日本人為何喜歡高呼“萬歲”

日本人為何喜歡高呼“萬歲”

日本人喜歡高呼“萬歲”,比較常見的是政治活動中,如議員選舉,獲勝的議員和團隊成員欣喜若狂,一起高舉雙手喊“萬歲”。團體的聚會或者舉辦某個名義的活動時,在最後往往也來個集體高呼“萬歲”,慶祝活動圓滿成功,祝願愈加繁榮昌盛,亦是為瞭彰顯向心力和團結的力量。2019年,日本新天皇即位,萬眾齊呼“萬歲”給我們留下瞭深刻的印象。2019年10月22日,天皇“即位禮正殿之儀”中,安倍首相帶頭高舉雙臂,三呼“萬歲”。此外11月9日,三萬人參加祝賀新天皇即位的“國民祭典”,中途至少有40次眾人齊聲高呼“天皇陛下萬歲、萬歲、萬歲”,有年長的日本人說此情此景讓人想起戰爭年代。這也難怪,萬眾一心是最讓人心驚的事。與國傢、權力沾邊的“萬歲”似乎是日本的另一首國歌,隱約顯露民族主義情緒,雖然隻有兩字。

日本人的“萬歲情懷”隨著時代發展在不斷演化。“萬歲”的習慣始於1889年大日本帝國憲法頒佈之時,在文部大臣森有禮的號召下,帝國大學學生5千人齊聲高呼“天皇陛下萬歲、萬萬歲”。這裡演繹的是“萬歲”的原意,即天皇萬壽無疆之意。1894年日清戰爭中,日本各地舉辦勝利祝賀會,民眾舉著日本國旗,高喊“萬歲”穿街走巷。人民一起喊萬歲,素不相識的人之間瞬間有瞭連帶感,產生瞭祖國和國民的意識。那種情景下的“萬歲”的的確確與民族主義和軍國主義連動。二戰中的1944年,日軍和美軍在塞班島激戰,日本臨時動員瞭眾多民眾參戰,釀成瞭太平洋戰場最大的自殺沖鋒悲劇——被稱為塞班島“萬歲突擊”。戰後的1947年,日本文部省做出決定:廢止學校裡學生高喊“天皇陛下萬歲”和遙拜皇宮的儀式,算是日本社會與戰前民族主義、軍國主義的一次“萬歲級別”的訣別。

經濟高度成長時代,“萬歲”以一種親切的形式深入民間。一傢會社的某位社員升職或光榮轉職,同僚們在車站淚眼朦朧歡送,高喊“萬歲”,這是昭和時代電影裡的常見鏡頭,表達瞭企業戰士間純粹的友情和昂揚的鬥志。小學生運動會結束之際,穿著運動服、帶著紅帽子白帽子的天真無邪的孩子們在老師帶領下,一起伸長手臂高喊“萬歲”,他們也許不理解萬歲的真意,但高高興興地照做瞭,在他們幼小的心靈裡,播下瞭用 “萬歲”表達喜悅的種子。而政治傢們的“萬歲”意味著獲得選票的勝利,“萬歲”是選舉的最高潮。

新天皇即位時的“天皇陛下萬歲、萬歲、萬歲”歡呼聲讓人聯想過去以致產生違和感不是偶然的。20年間日本經濟低迷,進入低欲望社會,加上少子高齡化的趨勢迅猛——2020年,兩名日本女性中就有一名超過50歲。人們對未來有一種迷惘和不安。不論是國傢抑或個人,茫然彷徨中往往導致過度的自我肯定,這些年,贊美日本是瞭不起國傢的書籍增加瞭,一個沉寂的社會需要興奮劑,此時國傢易於進行增強凝聚力的政治儀式。

日本的“萬歲”無疑也是從中國引進的,古代的“萬歲”象征至高無上的權力,動亂年代的“領袖萬歲”詮釋著瘋狂。今天,中國人極少在口頭上使用“萬歲”一詞,不知心底是否還藏著“萬歲情結”。80年代開始流行的“理解萬歲”可圈可點,是改革開放以來對人們觀念影響最大的十句口號之一。多年來“理解萬歲”也成為人際關系的潤滑劑。對於一個成長中的大國來說,該賦予“萬歲”地位的東西太多瞭,“祖國萬歲”首先要從“誠信萬歲”做起。

日本人為何喜歡高呼“萬歲”

隆重介紹早稻田大學的學生團體“萬歲同盟”,已經有40多年的歷史瞭。據說一年裡他們喊瞭兩千次“萬歲”,賦予“萬歲”文化和商業色彩,他們應邀在婚禮、企業的忘年會等喜慶的場合,進行高呼萬歲的演出。他們把“萬歲”修煉成一種集體行為藝術,據說有768種表演方式。比如在婚禮上,他們高呼萬歲時做出心形的手勢。有時根據對方的要求進行創作,推出瞭旭日東升式、千手觀音式的“萬歲”方式等等。他們的研究非常細致入微,舉起雙臂的幅度有嚴格的尺寸規定,腋下的弧度是166度。形體動作、聲音要伴隨著最自然動人的笑容。研究會成員20多人,他們每月一次在公園裡集體練習數個小時,切磋“萬歲”技藝。當代日本大學生追求的是文化層面和行為方式的“萬歲”,與歷史上以及政治色彩的“萬歲”劃清界限。通過喊“萬歲”讓自己開心,也讓他人高興,還能孕育出利益,何樂而不為呢。

所以,理應大力倡導早稻田大學學生團體那般大眾化、娛樂性質的“萬歲”表達方式,我們亦可不時給自己一個“萬歲”,高興時在心裡說聲“萬歲”,晚上對著星空喊聲“萬歲”,把“萬歲”當做對人對己的嘉獎。1964年東京奧運時,日本人曾用“萬歲”的形體動作來表達對選手的支援和鼓勁。2020年東京奧運會即將到來,讓我們懷著最高的敬意把“萬歲”獻給選手和奧運精神,而不是給哪個國傢。(黃文煒)

日本人為何喜歡高呼“萬歲”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