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矛盾升級,“協調者”安倍很尷尬

美伊矛盾升級,“協調者”安倍很尷尬

本文刊載於1月10日 觀察者網

最近幾天,美國和伊朗緊張關系的升級,讓日本一直跟著提心吊膽。

當地時間8日清晨,為瞭報復美軍殺害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伊朗向美軍駐伊拉克阿薩德空軍基地發動瞭兩輪導彈襲擊,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關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8日晚接受采訪時表示,“為瞭避免事態進一步惡化,將采取各種外交努力。”稍早前,在蘇萊曼尼被美軍殺害後,安倍首相回應稱“本月,各種條件允許的話,想要訪問中東。”

美國是日本重要的盟友,伊朗是與日本擁有90年友誼的好友,但從安倍首相前後兩次回應來看,當盟友和好友打起來的時候,日本既沒有勇氣譴責盟友的莽撞行為,也不敢批評好友的軍事行動,日本在美伊之間處於一個尷尬的外交境地。好在特朗普8日的聲明中表示不想使用武力,這才使得日本一顆懸著的心得以落地。

自2012年底再次擔任首相至今,安倍晉三將主要精力放在發展外交上。回顧過去幾年不難發現,外交成績確實給安倍政權加瞭分,但自去年底至今,安倍外交屢次碰壁。先是印度國內大規模騷亂導致安倍首相不得不推遲訪問印度,接著澳大利亞的森林大火又使得莫裡森總理取消訪問日本,而近期中東緊張局勢也讓安倍首相一度猶豫是否要取消本月中旬對中東4國的訪問。此外,日產汽車前董事長卡洛斯·戈恩的逃跑,也對日本與法國的關系產生微妙影響。

美伊矛盾升級,“協調者”安倍很尷尬

2019年6月,安倍訪伊期間與伊朗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會面。(圖/產經新聞)

外交活動或外事訪問因特殊情況取消很平常,畢竟還可以再找合適時間舉行,相關文件或合作協議的簽署隻不過推遲一段時間而已。然而,對於任期還剩不足兩年的安倍晉三來說,就不是這麼簡單瞭。比如,安倍首相訪印是為瞭說服印度重返RCEP、強化“印太構想”的落實;會見莫裡森是為瞭推進日澳同盟關系形成;訪問中東是為瞭在地區局勢緊張之際,扮演中間人,提升安倍外交影響。這幾項外交事務如果能按計劃落實,那麼不僅能成為安倍外交的具體成績,而且也能提升安倍政權的民意支持率,為接下來的修憲創造有利環境。人們常說外交是內政的延伸,但外交成績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填補因內政導致的民意缺失,畢竟安倍政權時下正因“賞櫻會”等問題遭受在野黨和媒體的詰責。

日本是一個能源極度匱乏的國傢,能源安全在經濟體系中的地位舉足輕重,對於作為世界能源重地的中東,日本主要以經濟合作為主,同時輔以經濟援助和尋求戰略夥伴。盡管此次沖突隻是在美國和伊朗之間,但如果走向失控,那麼對日本將會有不小的沖擊。一方面,中東局勢動蕩將會危及日本能源生命線。根據日本政府去年6月發佈的《能源白皮書2019》顯示,日本從中東進口的石油占總量的87.3%;日本從中東進口的石油絕大部分是經過霍爾木茲海峽,日本對中東的依存度為80%,遠高於美國的21.8%和OECD(歐洲國傢)的23.8%。雖然日本努力尋求能源進口多元化、分散化,但中東仍將是日本的主要和長遠石油進口來源地。因此,中東地區局勢的任何細微變化,都會對遠在千裡之外的日本產生蝴蝶效應。

美伊矛盾升級,“協調者”安倍很尷尬

澳大利亞森林大火(圖/AP)

另一方面,中東局勢動蕩也將影響日本戰略佈局。2016年,沙特提出“2030願景”後,日本政府就積極響應,努力實現本國經濟發展與該願景的戰略對接。2017年3月,沙特國王薩勒曼訪日期間,兩國政府簽署瞭《日本-沙特願景2030》等一系列文件,強化兩國在經貿、科技、醫療等領域的合作,並促進日本企業在能源、基礎設施、制造業等領域對沙特的投資。目前,日本與中東主要國傢的經貿合作不斷推進,截至2018年,日本已同科威特、伊拉克、阿曼、沙特、伊朗、以色列和阿聯酋等簽署瞭雙邊投資協定,一張全面推進日企進軍中東的大網已然鋪開。因此,中東地區局勢若不穩定,那麼日本在該地區的資產將會受到嚴重威脅,日本在該地區苦心經營的影響力也有可能毀於一旦。

特朗普總統在8日的聲明中,雖然表明不會出現美伊戰爭,但對伊朗的經濟制裁將會更加嚴厲。這對日本來說,是一個喜憂參半的結果。喜的是,中東局勢基本不會出現動蕩,日本從該地區的能源進口不會受到威脅。憂的是,日本的協調外交還能發揮多大的作用。2019年6月,安倍晉三以日本首相身份時隔41年訪問伊朗,隻為在美伊之間發揮協調者作用;同年12月,魯哈尼以伊朗總統身份時隔19年訪問日本,尋求在美國經濟制裁下,深化與日本的經貿合作。安倍首相一直希望能夠成功調節美伊關系,進而提升安倍外交在日本國內外的影響力。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安倍政權的協調外交是失敗的,其之前高調渲染的日伊特殊友誼和“史上最強”日美同盟幾乎沒有任何實際作用,日本不僅未能獲得美伊兩國的信任,而且也沒能成為美伊之間的協調者,今後日本也不大可能成為美伊之間的協調者。

美伊矛盾升級,“協調者”安倍很尷尬

1973年的石油危機導致日本廁紙一度短缺。(圖/時事通訊社)

回顧1945年戰後至今的歷史可以發現,日本的中東政策總體上是配合美國。

首先,1945年二戰結束到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機期間,日本對外戰略中心以經濟為主,並利用一切條件促進和保持日本經濟的高速發展,這一階段日本對中東問題並沒有特別關註,總體上追隨美國,在中東發生重大事件時,日本在聯合國都支持美國的提案。

其次,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機到1991年海灣戰爭期間,日本開始參與中東事務,並尋求自主的中東政策,比如從長期采取“親阿拉伯國傢”的中東政策;就伊朗人質問題發表“外務省見解”,參與對伊朗制裁;在蘇聯入侵阿富汗問題上,日本政府提出綜合安全保證政策方針。

最後,1991年海灣戰爭至今,日本對中東采取“平衡戰略”,即既保證日本的能源安全,同時又不與美國發生分歧。時下,安倍政權在美國和伊朗之間所采取的正是“平衡戰略”。

美伊矛盾升級,“協調者”安倍很尷尬

2017年,沙特國王薩勒曼訪問日本。(圖/路透社)

當然,由於日本僅是經濟大國,而非政治大國,所以日本在中東問題上所發揮的作用較為有限。比如,在海灣戰爭前夕,日本政府當時有意通過外交斡旋來避免戰爭,但並沒有成功,而且還沒美方抱怨反應太慢;在戰爭期間,日本曾向多國部隊提供99億美元援助和價值7.8億美元的各種設備,並派遣自衛隊提供後勤支持。但是,在海灣戰爭結束後,科威特政府刊登的“感謝廣告”中,卻單單漏掉瞭日本,這或許反映出日本在中東地區的存在感並不是那麼強。

最後,筆者註意到日本政府將如期派遣海上自衛隊前往中東海域參與維和,而且安倍晉三也將在本月中旬訪問中東四國。以“調查研究”的名義派海上自衛隊前往中東海域進行維和,是安倍內閣去年12月以內閣會議方式做出的決定。目前,在中東地區不太穩定的背景下,日本國內也有呼聲要求終止向中東派遣海上自衛隊。美伊沖突的升級說明瞭安倍協調外交的失敗,但相信安倍晉三不會輕易放棄在中東強化日本外交影響力的機會。接下來,安倍首相還會繼續在美伊之間進行穿梭外交,隻是不會太頻繁,而如何繼續參與、維持日本在美伊之間的存在感和中東地區的影響力,目前也就隻有派海上自衛隊這唯一的抓手瞭——畢竟,協調人不好當,也當不瞭瞭。

本文刊載於1月10日 觀察者網

美伊矛盾升級,“協調者”安倍很尷尬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