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的上海:飛速取代廣州的新星

清末的上海:飛速取代廣州的新星

今天的中國人想起上海就會想起那座名為“魔都”的一線城市。有著復古情懷的文藝青年,會回想起幾十年前的十裡洋場與民國大師們的文藝范。但是,很少有人註意到,這座城市真正崛起於清末,並飛速“ko”瞭原本的“冠軍”廣州,成為東亞大陸的第一外貿之城。

“一口通商”時代的矛盾

在不少人心中,鴉片戰爭前的清朝十分封閉,不允許外國商人來華通商。可這並非歷史的真相,實際上清朝隻是限制的通商的地點和規模,並沒有真正做到禁止一切外貿行為。相比明朝的“隆慶開關”,滿清的開放度更高,共有四個口岸用作外貿。它們分別是主營業務西洋的粵海關,地址位於廣州;主營南洋業務的閩海關,地址位於廈門;主營東洋貿易的浙海關,地址位於寧波;主營國內沿江貿易的江海關,地址位於松江。

清末的上海:飛速取代廣州的新星

【對於許多西洋人而言,廣東代表著整個中國】

此時,滿清的外貿對象主要是英國人,而英國的商人83%都在廣州做生意,所以這個時間段被稱為“一口通商”。

以近古的中國王朝標準而言,滿清或許能算得上開放,可對英國人來說,管制措施十分窒息。英國人不但被限制貿易地點,連自由接觸中國人都做不到。在一口通商時代,廣州的對外貿易是由廣州十三行負責的。這十三行,可不是如字面意義上的十三傢,而是清政府委托的私商統稱。因為滿清實在不擅長對外打交道,又害怕外來的力量沖擊傳統的儒傢社會,所以就招募瞭當地那些有實力的商人和洋人做生意。

清末的上海:飛速取代廣州的新星

【東印度公司的船隻停泊在廣東】

拿中國的茶葉來說,這是工業革命後。中國少有的拳頭產品,但是其貿易的環節堪稱繁瑣至極。首先由茶商從茶農處購買茶葉,然後再由茶商轉運至廣州給十三行,最後由十三行在指定地點和洋人貿易。過程多瞭好多本不必要的程序,極大地遲滯瞭整個系統的效率不說,也讓收購成本大增。又恰逢英國本土於1821年頒佈瞭新的貴金屬供給標準,導致遠東的白銀供給量減少,削弱瞭英國商人的購買力。

這一切的結果自然是讓洋商怨聲載道,吃朝廷飯的十三行賺的盆滿缽滿。而滿清也如願以償地隔絕瞭自己的人民和西方資本的聯系,將其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充分滿足瞭其控制欲。

清末的上海:飛速取代廣州的新星

【茶葉與瓷器是中國最後的兩個拳頭產品】

十三行利用自身的信息優勢和政策優勢大肆打壓英國商人,導致英國嚴重入超。據統計,十三行利用壁壘優勢前後從歐洲獲得2800萬公斤白銀。但是,歐洲人也不是聖母,一場風暴即將襲來。

解禁後的競爭

最終,英國商人無法忍耐這種限制,悍然要求本國政府借鴉片被扣的契機出兵,用武力改變規則。(鴉片本身能否貿易對英國人不重要,重要的是英國資本傢要以此作為借口)若在平時,大英帝國也不會徒生事端與遠東另一個大帝國開戰,可事有湊巧,當時在位的外交大臣是亨利.約翰.德普爾——一個以鐵血出名的人。戰爭終於還是不可避免地爆發瞭,英軍以絕對優勢摧毀瞭天朝上國的迷夢,送去“三千年未有之變局”。

清末的上海:飛速取代廣州的新星

【英軍打清軍難度不會高於拳王打小孩】

根據《江寧條約》,清朝需要徹底開放五個口岸,並保證再也沒有十三行這樣的中間機構幹涉。同時,清朝無權再幹涉英國人的人身自由,他們可以移居到中國人的城市裡,購房、貿易、定居,當地政府不得阻礙。犯法的英國人也享受治外法權,清政府無權審判英國人。

這些條約束縛瞭清政府的行動,使得他們無法再幹預境內的洋人。一時間,大量英國商人、傳教士、水手紛紛前往廣州定居,過去人為的種族隔離被徹底廢除。可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不會鉆規則漏洞也不配在天朝為官。既然無法用官府的力量阻止洋人,那麼民間的力量就該出動瞭。

清末的上海:飛速取代廣州的新星

【清軍的戰敗,讓官僚意識到對洋人無法用武力】

朝廷通過與廣州宗族的聯系,讓他們襲擊落單的洋人,並雇傭居民打砸洋人的店鋪、住宅。受到鼓動的廣州居民紛紛起來襲擊落單的英國人。雙方在街頭巷尾打瞭無數次巷戰,有時候洋人恰好帶著手槍,襲擊他的中國人會被反殺;有時候,洋人沒有帶槍,中國人就會利用地形、人數優勢將其拿下,砍下頭顱去找官府、宗族的人領賞。最後,當地人還總結出經驗,:1.看洋人的腰間是否配有槍套,盡量不要去招惹配槍的洋人;2.行動需要迅速,不要給洋人逃跑或者呼救的機會;3.盡量集體行動,確保20個中國人打一兩個洋人,徹底消除洋人的體格優勢。

一來二去英國人受不瞭瞭,出門在外處處被人襲擊,回傢後店鋪被人砸瞭。原本給予厚望的廣東市場迅速萎靡,英國人開始帶著自己的貨物北上,去其他港口尋找新的市場。很快他們就選中瞭新的目標——上海。

清末的上海:飛速取代廣州的新星

【19世紀的上海碼頭】

相比珠三角,長三角的劣勢很明顯:1.離歐洲更遠,貨物轉運需要更多的時間與成本;2.相比已經在一口通商時代,積累部分翻譯人才的廣州,當時的上海並沒有幾個會說英語的人。英國商人很難直接與當地人溝通。

不過,長三角的優勢完全能夠彌補上述劣勢:1.相比動輒以“鬼佬”“番”稱呼英國人的廣東人,長三角地區對洋人的排斥比較低,至少沒幾出襲擊事件;2.長三角的人口更多,有著珠三角難以匹敵的市場潛力;3.長三角的茶葉貿易更發達,更容易聚集資本;

清末的上海:飛速取代廣州的新星

【最初的上海工部局】

綜合考慮下,大量英國商人開始從廣州撤退,將自己的商店開在上海。

值得一提的是,在初期,洋人並沒有租界的想法。但是,清朝官員十分害怕洋人和當地居民接觸,害怕雙方一旦爆發沖突,自己也會被連累丟掉烏紗帽。於是,當地官員請求洋人在某處單獨居住,盡可能地與當地中國人隔離。這就是最早的租界,而在英語裡不存在中文含義的“租界”一詞,英國人對上海也沒有“租借來的地方”這一概念。“租界”的直譯應該是“居留地”,後來負責管理事宜的“工部局”直譯則是“納稅人委員會”。可惜,當時的人們並不能理解“納稅人”和“居留地”以及“社區”概念,這才有瞭今天我們常見的翻譯。

清末的上海:飛速取代廣州的新星

戰亂的加速

不過,此時的上海依舊有著巨大的劣勢——它周圍的老牌城市太多。當時的上海人口很少,縣城人口隻有幾萬,根本沒有辦法和蘇杭相提並論,甚至連寧波都要強於它。時人稱呼上海為“小蘇州”,當時上海的地位可想而知。相比之下,廣州在珠三角的地位就要高得多,乃是當之無愧的地區老大。

不過,這一切都隨著太平天國運動的爆發而改變。由於上海有著洋人的居留地,太平軍無法攻克有著洋槍隊的上海。長三角的富戶紛紛帶著傢眷與動產逃亡上海,地方官原先計劃的種族隔離因此宣告失敗。

清末的上海:飛速取代廣州的新星

【今天一些江浙老人罵人都是“一臉長毛相”】

這些富人進入租界後,開始按照洋人的生活方式與社會制度經營自己的財產。他們很快發現,英國人的自由貿易體系,在資本積累上有著無可比擬的優勢。於是,在太平天國運動後,他們拒絕回到自己的故鄉,轉而在上海紮根。數以千萬計的白銀極大地刺激瞭上海的經濟發展,百萬人口的入主給上海提供瞭充裕的勞動力。在短短數年間,上海就從“小蘇州”成長為長三角的龍頭城市,並將這個地位保持到今天。

借助著這股東風,上海一鼓作氣超越瞭廣州,並將差距越拉越大。到瞭1900年上海的進出口貿易額達到瞭驚人的一億六千萬兩之多,約為同時期廣州的5倍。

清末的上海:飛速取代廣州的新星

當然,打開大門固然讓廣州失去瞭龍頭地位,但是其居民的生活質量與官府的稅收也遠勝從前。據統計,在粵海關一傢獨大的時候,廣州的關稅隻有140萬/年,不到清末的一個零頭。如果將城市擬人化,廣州或許會在鳳尾與雞頭之間痛苦地抉擇吧?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