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勤的災難:第三帝國真正的敗因

後勤的災難:第三帝國真正的敗因

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犧牲最多的戰爭。此戰過後,歐洲列強紛紛隕落,唯有蘇聯勉強殘喘至90年代。(不過二戰帶去的“舊傷”,讓蘇聯生育率一直無法恢復,間接導致其解體)其中東線戰場巨大的戰損比差距,再加上紅軍前期的糟糕表現,讓蘇聯被不少歷史學傢和軍事愛好者鄙視。可是,不可否認,蘇德戰爭給瞭納粹致命一擊,終結瞭這場“人類的災難”。許多歷史學傢都致力於研究蘇德戰場,熱衷於討論為何幾年前打芬蘭都費盡的蘇聯,能夠擊敗征服歐陸的第三帝國。

後勤的災難:第三帝國真正的敗因

【蘇聯的冬天被視為重要因素】

在所有的研究中,最被中國人所熟知的一點,無疑就是“冬將軍”。俄羅斯的寒冷,不止擊敗過一次歐洲征服者。100年前不可一世的拿破侖一世比希特勒更成功——法軍已經成功攻下莫斯科。但是,最後他們依舊敗於“冬將軍”之手。

可是,隨著研究的深入,許多人發現“冬將軍”隻是蘇聯致勝的法寶之一。德軍真正的敗因,在一個本被蘇聯視為恥辱的地方。

德軍前期的高效,歸功於事先做的準備

很多人看蘇德戰爭有一個誤區——認為蘇聯人天生比德國人抗凍。或許蘇聯人比德國人更適應俄羅斯的寒冬,可是大部分蘇聯人和德國人來源自同一個祖先——古代北歐人。德國長期與丹麥有領土爭端,第三帝國借助收回北部領土之際,征收瞭不少北方人當兵。因此,蘇軍並不比德軍特殊,也不存在天生“抗凍”。冬天之所以讓德軍損失慘重,蓋因德軍的冬裝以及其他冬季作戰裝備沒有及時送到。

後勤的災難:第三帝國真正的敗因

【德軍的四號坦克,閃擊戰中立下赫赫戰功】

當然,德軍並非沒有想到做好後勤工作。早在拿下波蘭時,德國就扶持波蘭總督府,大興土木建造各種機場、鐵路、公路。根據德軍最高統帥部的命令,1940年夏季開始,德國將在波蘭原有的鐵路基礎上進行補修。截止次年春天,德國工程師們宣佈成功地將六條主幹道的通行能力提升,達到每晝夜600餘次,已經能負擔起大兵團後勤。

同年,德國開始新修四條公路,並與1940年年底完成。次年夏天,德國成功地將本國公路與東普魯士、波蘭、奧地利的原有公路連接。

後勤的災難:第三帝國真正的敗因

【德軍入侵時,摧毀瞭不少波蘭基建,事後將其重修,用於蘇德戰爭】

除瞭陸地運輸外,德國還大肆修建機場。短短一年時間,德國在本國修築瞭250個新機場和160個降落場,被攻占的波蘭機場也被修復、重建。截止1941年5月,波蘭總督府修復、新建瞭100個機場與50個降落場。與此同時,納粹還在羅馬尼亞、挪威、保加利亞等占領區興建大量軍港,可謂做足瞭準備。

事實證明,這些準備工作並沒有白做,德軍最高統帥部的戰略在開戰第一個月得到更好地執行。短短幾周時間,德軍占領瞭拉脫維亞、烏克蘭、立陶宛、摩爾達維亞、白俄羅斯。不到半年後,蘇聯原有550萬常備軍,損失瞭299萬,多達20500輛坦克與自行火炮被擊毀,17900架飛機被擊落。納粹的勝利已經觸手可及,甚至給打算不給蘇維埃求和的機會,連主動投降都準備拒絕。這段歲月堪稱德軍最巔峰的時刻。

後勤的災難:第三帝國真正的敗因

【節節敗退的蘇軍,讓德軍十分看不起】

噩夢的開始

然而,在節節勝利的榮光背後,一場浩劫正在籠罩第三帝國。誠然,斯大林為瞭個人目的有意識地清除列寧的痕跡,大批紅軍軍官被槍決,包括赫赫有名的“紅色拿破侖”。蘇軍經過“慈父”的“疼愛”之後,戰鬥力大幅度下滑,連芬蘭這個彈丸小國都打得十分費勁。可再墮落的蘇軍也是一直現代化軍隊,又是本土作戰。他們的奮力反擊給德軍帶去不少的麻煩。1941年8月,作為“閃擊”先鋒的德軍坦克師折損瞭一半左右的士兵與坦克,大批戰車的引擎遭到嚴重磨損,性能大幅度降低。但是,希特勒卻無法提供足夠的新坦克以補充損失的部分。

後勤的災難:第三帝國真正的敗因

【德軍的補給開始跟不上瞭】

更糟糕的是糧食和彈藥的補給,隨著戰線的延長,很多部隊開始過上有一頓沒一頓的生活。甚至有部隊10天沒有得到面包的補充,士兵們過著忍饑挨餓的生活。彈藥情況也不容樂觀,由於西線戰局趨於穩定,德軍最高統帥部又低估瞭蘇軍的抵抗意志,下令降低彈藥的生產。40-41年,德國的彈藥生產量從86.5萬噸,降低到54萬噸。結果,等到巴巴羅薩計劃施行時,德軍發現他們已經無法按照預定計劃,建立起可維持一年的彈藥庫瞭。

原本這些問題可以被德國解決。畢竟德軍已經占領瞭大批農業區域,從波蘭、烏克蘭等占領區輸送物資給前線軍隊,並非難事。德國最高統帥部發現彈藥補給不足的問題後,完全可以讓後方加緊生產,以供應前線部隊。可此時一個新問題暴露出來——蘇聯的道路狀況太差瞭。簡而言之,讓後方加緊生產糧食、裝備沒有問題,但生產出來的物資無法輸送到前線。

後勤的災難:第三帝國真正的敗因

【德國不缺糧食彈藥,但是無法送到前線】

德國並非沒有考慮到這種情況。根據最高統帥部指令,德軍計劃“閃擊”蘇聯,以最快的速度奪取其工業區,以及鐵路主幹道和蘇式的火車。但是,蘇軍在撤退前會想盡辦法破壞鐵道,甚至冒著德軍炮火在鐵路上設置障礙物,這導致德軍很難有效利用蘇聯的火車。而蘇式的火車軌距為1.524米的寬軌,比德式1.435米的標準軌要寬闊,德國本土的火車頭也無法有效利用。德國原計劃為每天開出24列火車,以保證前線的作戰。結果,一整個月隻有12天能做到既定指標,而且火車攜帶的貨物無法滿載。

公路方面的情況更加糟糕,蘇聯人的基礎設施狀況十分差勁。除瞭幾條有效的主幹道外,其餘道路都是泥土路,每逢雨雪都會讓機械化部隊陷入泥潭,大大遲滯瞭物流速度。隻有坦克和履帶式補給車能夠在這種路況下自如前進,可是德軍並沒有像後期美軍那樣徹底完成機械化,履帶式補給車很少,根本無法承擔起近200個師的補給工作。

後勤的災難:第三帝國真正的敗因

【德軍戰線越是推進,其壓力越大】

隨著戰線的不斷拉長,載具的損失也開始增加。1941年7月19日,德軍統計手上的汽車數量,發現汽車運輸連有一半已經失去運輸能力。摩托車的情況也不容樂觀,整個摩托部隊的編制缺瞭三分之一,而且處於損失大於補充的環境中。

糟糕的後勤遲滯瞭德軍的進攻,使他們無法按照原計劃於秋季前挺近蘇聯核心區域,戰爭被成功拖至9月。得以喘息的蘇軍開始重點防衛莫斯科,德軍則希望利用高昂的士氣去補足後勤的不足。雙方各懷心思,迎來瞭戰爭的第一個轉折點。

莫斯科戰役

9月6日,希特勒親自向前線發出35號作戰命令,該指令要求德軍在9月底之前,向莫斯科發起進攻。9月16日,德軍中央集團軍正式發佈進攻指令,行動代號“臺風”。

後勤的災難:第三帝國真正的敗因

【德軍力求在補給跟不上前,徹底解決蘇聯的抵抗力量】

德軍中央集團軍負責攻打莫斯科中央集團軍群。在準備“臺風”計劃時,特地從南北集團軍群調入8個坦克師,4個摩托師,以及空軍的一個軍。等到9月底,德軍中央集團軍群,一共有3個集團軍,下轄3個野戰集團軍以及3個坦克集群,總共74個師,其中包括14個坦克師以及8個摩托化師。“臺風”行動總兵力預計為180萬,坦克1700萬輛,火炮和迫擊炮14000餘萬門,飛機1390餘架,占據蘇德戰場38%的步兵,64%的坦克和摩托車。

此時的德軍就像一臺高性能的引擎,正按照主人的意志高速運轉。如果它的主人平時能註意維護,需要時加滿燃油,或許引擎能夠完成主人的既定目標。可惜,這兩個條件希特勒都沒能滿足,早在莫斯科戰役前,德軍就已經處於忍饑挨餓的狀態。某位將軍甚至透露他的軍隊“除瞭身上的單衣,根本沒有蔽體之物”。非戰鬥減員雖沒有之後幾年那麼嚴重,但已經初露端倪,甚至有軍官帶頭抗命,拒絕上戰場。

後勤的災難:第三帝國真正的敗因

【第三帝國的軍官並非一些人想象的那麼馴服】

等到莫斯科戰役正式打響,德軍的補給問題顯得更加嚴重。德軍高級將領佈魯門.特裡特坦言:“我們在人力和裝備方面仍是虛弱的,因為我們得到的人員和彈藥補充很少。”莫斯科戰役結束後,德國陸軍參謀長哈爾德在報告德軍冬季作戰的情況時說道:“軍隊損失90萬人,補充隻有45萬;馬匹損失18萬,補充隻有2萬;摩托車損失74000輛,補充隻有7400;裝甲車輛損失2300輛;補充隻有1800輛。”其還估算,接下來的一年,德軍將缺少“62.5萬兵員,2800支步槍,14000挺機槍,7000門反坦克炮,1900門火炮。”簡而言之,1942年的情況將會比1941年更糟糕。

後勤的災難:第三帝國真正的敗因

【德國瘋狂壓榨境內猶太人的重要原因之一:為前線剛需】

相比武器彈藥的不足,德軍的被服、糧食問題更加糟糕。原本德國已經占領瞭法國,還拿下瞭大半個烏克蘭,已經擁有全歐洲最富饒的幾個產糧區。這一次,糟糕的蘇聯基礎設施又一次發揮關鍵作用。根據德國最高統帥部的預計,德軍需要占領區鐵路維持31列/天的補給量,才能做到讓中央集團軍群正常作戰。但是,實際操作的過程中,由於蘇式寬軌與德式標準軌的差距,隻能勉強維持16列/天。

許多軍隊得不到作戰用的冬裝與糧食,隻能靠榮譽感維持戰鬥的士氣。一些部隊不得不就地征糧,以維持最低限度的戰鬥體力。位於第9集團軍左翼的萊茵-威特伐利亞師就是如此。由於遠離後方的補給線100多英裡,該師無法按時得到補給,隻得想盡辦法征用當地俄國農民的牲畜維持生計。最後,他們吃瞭“一個半月的馬肉”,許多士兵相比作戰更願意花時間去挖地下的凍土豆。挖出土豆後,又缺乏必要的燃料,一些人不得不選擇“生吃”。很自然,大批士兵因為胃病倒下,不少軍人沒有死於蘇軍槍口,卻死於各種各樣的“病從口入”。

後勤的災難:第三帝國真正的敗因

【被俘的德軍反而比較幸運】

當冬天來臨,德軍真正的噩夢也隨之開啟——他們缺乏冬裝。與糧食、彈藥問題一樣,德國並不缺棉花,也不乏被服廠,但是這些物資永遠無法及時送到前線。德國名將古德裡安巡查前線時發現“11月14日凌晨,我巡視步兵167師,補給情況糟透瞭。(士兵)沒有白色偽裝鬥篷,缺少絨衣,更缺乏呢褲。多數士兵依舊穿著單褲。鞋子和襪子也嚴重短缺,中午,我來到112師,情況大致相同。我的士兵穿戴著俄國人的軍大衣和皮帽子,隻有軍徽才能辨認出是德國士兵。我立刻將集團軍所掌握的冬衣送到前線,但(我知道)杯水車薪,於事無補瞭。”

後勤的災難:第三帝國真正的敗因

【許多德軍作戰的動力是繳獲對面的冬裝】

大量非戰鬥減員挫傷瞭德軍的士氣,也極大地拖延瞭進攻的步伐。最終,希特勒在一年內拿下莫斯科,打垮蘇聯的美夢破碎。德軍隻能望著莫斯科的紅星,發出長嘆。根據納粹德國國防軍陸軍中央集團軍群的報告,整個莫斯科會戰第一階段隻有35757人陣亡,9721人失蹤(假定全部陣亡),到第二階段,加上非戰鬥減員一共45478人陣亡,128716人受傷,一共174194人傷亡。蘇聯則聲稱,在這次會戰中,斃傷俘德軍40萬人,蘇軍則付出653924人陣亡和失蹤的代價。

後勤的災難:第三帝國真正的敗因

【莫斯科戰役中的德軍,他們歐完整的冬衣,算是德軍幸運兒】

雖然雙方肯定隱瞞己方的死傷數據。不過,無論哪個版本的數字都表明,作為進攻方的德軍死傷加上後勤不足帶去的非戰鬥減員,損失都沒有蘇軍大。若能在第一時間,按照最高統帥部的計劃獲得足量補給,或許蘇聯的命運將被改寫。連蘇聯人也沒料想到,原本被視作恥辱的糟糕公路,以及與不與國際接軌的寬軌鐵路會成為這個國傢的大救星。不得不說,歷史本身就充滿著偶爾與荒誕。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