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花病毒:摧毀印第安帝國的元兇

天花病毒:摧毀印第安帝國的元兇

在很多人心裡,印第安這個名詞代表著白人的屠殺、掠奪、殖民。在一些人的臆想中,“印第安”已經成為一個歷史名詞,土著人早就被歐洲殖民者屠戮殆盡瞭。可是,稍微讀過點歷史的人都知道,真正導致印第安人口銳減的元兇是天花病毒。(註:北美洲的印第安人口很少,大約90-200萬,中南美洲才是真正的印第安人聚集地)

天花是歐洲人能殖民成功的重要因素

翻開史書,歐洲征服者的人數往往不超過千位數——隻有當地人口的萬分之一。除瞭北美相對稀疏外(約90萬土著),中南美洲因安第斯山脈盛產火山灰,擁有充足的天然肥料,故而非常適合發展農業。據現代學者估算,墨西哥中部(原阿茲特克帝國)在1519年約有2500萬人口,同時代的秘魯(原印加帝國)則有900萬人口。僅僅是這兩者相加,就超過瞭大部分歐陸國傢。時至今日,墨西哥和秘魯(原阿茲特克與印加)依舊有大量印第安族裔,甚至在鄉村地帶,有印第安血統的人能占據多數人口。所以,部分人心裡“印第安人被白人屠戮殆盡”根本就是一個偽命題。(註:北美印第安人也有大量保留區,現代北美印第安總人口與殖民前相比並不低)

天花病毒:摧毀印第安帝國的元兇

【中南美洲才是印第安文明的中心】

更重要的是,歐洲征服者雖然強悍,但畢竟人數太少,無法占據這麼廣袤的領土。想要占領中南美洲,歐洲人必須獲得當地人的支持才行。印第安人的社會結構缺陷,為歐洲人殖民提供瞭優良的“助力”。

以阿茲特克為例,它周邊時常發生被征服部落叛亂的現象。阿茲特克常派遣年輕人鎮壓這些部落,並稱其為“花之戰”。一種學說認為,阿茲特克故意容忍周邊部族和城邦的存在,是為瞭訓練年輕人的戰鬥技藝,同時還能利用俘虜來補充祭品取悅神靈。吃掉敵人是阿茲特克年輕人的“必修”教程,有些類似於斯巴達青年捕殺希洛賤民的成人禮。

天花病毒:摧毀印第安帝國的元兇

【阿茲特克人的活祭服飾,電影《啟示錄》復原得很好】

同時,阿茲特克社會奉行封建制度,全國不設立常備軍,男子拿起武器就是戰士。他們隻效忠各自的領主或者氏族。每個氏族都有投票權,勇於選舉阿茲特克的君王,類似神聖羅馬帝國的選帝侯選舉皇帝。通過選舉產生的君王權威十分有限。阿茲特的“花之戰”,又導致阿茲特克和周邊部族關系惡劣。所以在蒙特祖瑪被俘後,這些敵對部族趁著西班牙人的入侵的時機群起反抗,這才致使阿茲特克帝國被西班牙和其他部落的聯軍所滅。

這些部族在日後也成為西班牙帝國的臣民,雖然屬於次等公民,但至少不用擔心被拖上祭品臺瞭。西班牙人也不會隨意對已經臣服的人舉起屠刀,畢竟勞動力是寶貴的資源。真正導致印第安人口大幅度降低的元兇,乃是人類世界的公敵——病毒。

天花導致的人口銳減

天花病毒:摧毀印第安帝國的元兇

【西班牙人的征服本身並沒有傷害到印第安社會根基】

在西班牙人征服墨西哥的過程中,一名叫做貝爾納爾·迪亞斯的老兵記錄瞭關鍵性的細節:“卻說納瓦埃斯和他帶來的一個黑人,這黑人渾身痘瘡,對新西班牙(墨西哥)來說這真是不祥之物,他的病在當地到處傳染,造成大量死亡,據當地印第安人說,他們從沒生過這種病,因為不懂這種病就一再用水洗(病毒通過河水大量擴散),因而引起大量死亡。”在秘魯,西班牙人也註意到這種情況“隊伍裡流行一種奇怪的疫疾。發起病來,全身長瘡,很像可怕的腫大肉贅,一弄破就會大出血,危及生命,有幾個病號因此而喪生。這種怪病,來勢迅猛,患者的體力消耗很大,有些人晚間上床時還安然無恙, 第二天清晨雙手就抬不起來。這種瘟疫在這次侵略中第一次發現,侵略戰爭結束後不久它就消失瞭。在此期間,它傳遍瞭整個地區,土著居民無一幸免。”

天花病毒:摧毀印第安帝國的元兇

【阿茲特克武士對決西班牙征服者以及他們的土著盟友】

現代醫學表明,這種瘟疫極有可能是赫赫有名的天花病毒。相比冷兵器和早期熱武器的屠殺,這種大規模的傳染病殺傷力要強上千萬倍。天花還極大地削弱瞭印第安人的抵抗力量,大大加速瞭歐洲人的殖民進程。

以墨西哥為例,在歐洲征服者到來前,當地人口為1000萬-2500萬;秘魯人口也在900萬左右(另一說為2000萬)。在天花病毒大規模傳染後,墨西哥和秘魯的人口密度都出現大幅度下跌。1580年墨西哥中部人口銳減到200萬,1630年僅剩下75萬。秘魯也遭遇到“人口滑鐵盧”,其人口數量在1570年下滑到130萬人口,1620年僅剩餘67.2萬。

天花病毒:摧毀印第安帝國的元兇

當西班牙征服者來到特諾奇蒂特蘭(阿茲特克的首都,後來的墨西哥城)時,阿茲特克人本已做好堅決抵抗的準備。無奈,天花病毒已經造成大量死傷,包括皇帝在內許多人病死。阿茲特克人又發現白人幾乎不染病,再加上當地流傳的“神使”傳說,讓他們備受打擊,最後導致特諾奇蒂特蘭的陷落。

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秘魯,當天花奪取印加皇帝,及其繼承人性命時,印加軍隊紛紛為各自的支持者站隊。皮薩羅(征服印加的西班牙征服者)就利用這點,將當地的反抗力量逐個擊破,最終征服瞭偌大的印加帝國。

天花病毒:摧毀印第安帝國的元兇

土著比白人更易染病的原因之一:抗體因素

天花、流感等來自歐洲的病毒極具破壞力,早已成為歷史圈的共識。但是,很少有人註意到作為攜帶者,白人面對這些病毒時,卻沒有出現印第安人那樣高的致死率。結果,原本隻占少數的白人殖民者,卻成功地占據瞭南美的半壁江山,甚至在城市人口比例中,占據多數。

導致印第安人更容易病死的原因,主要有兩個:1.白人先天抗體更強;2.印第安人的生活、勞作模式。我們先來看看第一條——為何白人的抵抗力更強。

天花病毒:摧毀印第安帝國的元兇

【當然白人並非免疫,隻能說抵抗力更高】

一些學者通過研究發現,歐亞大陸上的居民天然對眾多疾病有著抵抗力。這需要歸功於歐亞大陸發達的畜牧業。就像武漢肺炎來自於蝙蝠一樣,很多疾病其實一直伴隨著動物,與人類共同“發展”。比如殺豬後,沒有及時將豬肉煮熟便食用,就很容易患上旋毛蟲病;沒有將魚肉煮熟食用,很容易患上線蟲肉芽病;非洲野猴會將黃熱病傳給周邊的黑人,再通過黑奴貿易傳染到歐美。

在很久之前,歐亞大陸就學會瞭馴化馬、牛、羊、駱駝等十數種中大型生物。反觀美洲大陸,在13000年前,80%的大型哺乳動物都滅絕瞭。印第安人唯一能馴化的哺乳動物就是羊駝。同時,印第安人不會像引用牛奶或者羊奶一樣引用羊駝的奶水(奶水是重要的病源),這使得印第安人幾乎沒有機會被感染。

天花病毒:摧毀印第安帝國的元兇

【羊駝是印第安人唯一能馴化的大型哺乳動物】

根據進化論,大滅絕是常態,唯有適應者才能生存。通過食用傢畜的肉,以及引用傢畜的奶水,大量病毒進入歐亞大陸居民的身體,造成無數次瘟疫大爆發。這些病毒隨著絲綢之路,在歐亞大陸的東西兩端傳播,每次都能造成數百、千萬的死亡。但是,幸存者體內也會進化出對應的抗體,並且遺傳給下一代。所以,許多對印第安人致命的病毒,對白人很少起作用。對阿茲特克人而言,這種疾病仿佛真的是神祇散播出來,用於幫助殖民者。

土著比白人更易染病的原因之二:生活、勞作方式

除瞭缺乏先天的抗體之外,印第安人的生活區域與生活方式也造成瞭他們的悲劇。早先印第安人以村莊模式生活著,村莊與村莊之間的交通並不便捷,人口的密度也相對較小。當A村爆發瘟疫後,B村完全可以幸免於難。

天花病毒:摧毀印第安帝國的元兇

【征服者往往會將自己的生活方式移植給被征服者】

但是,西班牙人帶去瞭他們的生活模式。首先,西班牙國王於1551年下令“把印第安人集結到村鎮,不得分散居住在由大山和小山間隔的地方;不得剝奪其應享有的一切宗教和世俗權利。”雖然西班牙村鎮與印第安的村鎮看上去是一個意思,可實質的生活方式大相徑庭。後者更接近中國的小農模式,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前者完全是一個小城市,有著自己的教堂、司法、財政,有著明確的社會分工體系以及獨立的運作系統。

這套迥異的生活方式明顯更加高效,城鎮化的吸引對一直生活在鄉村的印第安人而言是致命的。很快各地印第安青年紛紛遵從指示,前往西班牙人為他們準備的印第安社區當建築工或者雜役。西班牙城鎮相對印第安鄉村的另一大優勢也顯現出來——明確分工的社會能夠容納更多的人口。16-18世紀,拉美的城鎮化大體處於上升趨勢。

天花病毒:摧毀印第安帝國的元兇

可是,大量人口的雲集也給病毒更多的傳播機會。城鎮的交通也遠比山脈環繞的印第安村莊便捷,更有利於商品流通的同時,也給病毒的傳播提供十分便利的條件。而進城打工的印第安人幾乎都是青年人,他們是生育的主力軍。青年人口的大量死亡,直接影響到印第安社會未來幾十年的生育率,也延遲瞭印第安社會的恢復速度。這一階段的城鎮化越是徹底,印第安人的死亡率便越高,直到幸存者及其後代也像白人一樣產生抗體為止。

另一方面,印第安人的勞作模式也比白人更容易患病。作為被征服者,印第安人的生活區域更加偏僻,而且需要向西班牙國王提供大量的勞動力,用於農場和礦場。相對於衛生狀況更好的市中心,小鎮和礦場的生活環境更為惡劣,也容易感染各種疾病。

萬幸的是,根據西班牙的人口統計,16世紀後半葉開始,印第安人口便開始緩慢地回升。到1796年秘魯總人口已經達到瞭1400萬。其中印第安人占到瞭57%,梅斯蒂索(mestizo)人(白人和印第安人的混血)占到瞭23%,二者相加已經超過巔峰時期的印加帝國。隻能感嘆人類的進化速度確實驚人。

天花病毒:摧毀印第安帝國的元兇

結語

不同於本次新冠狀病毒,16世紀蔓延在新大陸上的天花病毒是真正意義上的不可避免的劫難,因為美洲不可能一直保持與其他大陸的隔離。幸運的是,隨著初期的肆虐過去,印第安人的社會逐漸恢復瞭元氣。隨著牛痘的普及,曾經籠罩中南美洲的死亡陰雲,終於徹底散去。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