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戰疫一線手記十六:突然安靜的城市,小小的角落裡全是溫暖

2020年3月6日星期五,農歷二月十三

武漢新增確診病例還是維持在126例的高度,看來想要馬上達到低位運行不是一天兩天的功夫瞭。比這還難以消減的是民眾普遍的麻痹情緒,想當初一天幾千都下來瞭,一兩百不算個事,應該很快就OK瞭。

一輛城管的卡車戛然停在卡點處。七八名城管隊員轟轟隆隆地下水馬。看來是要在哪裡動大手術瞭。隨後,社區工作人員也趕到瞭。原來,他們是要把屢次被扒又屢次堵上的圍擋加固,還要把多次被居民投訴的小超市給徹底解決掉。之前的水馬被屢次推倒,他們這次來在水馬前面堆上廢棄的自行車,用鐵絲串起來,後面再用水馬固定,這樣就沒法翻爬,也沒法推倒,希望可以管得長久一點。退後十米,他們又在小超市門口又圍上一圈水馬,這樣,不光顧客難以靠近,就是超市老板自己進出都是大問題。封好後,社區工作人員還和超市老板交流瞭一會兒,大致應該是讓他暫時回傢歇業之類雲雲。超市老板也很無奈,老舊小區,他也沒漲價,都是賣給街坊的良心價。要說,還是很方便周圍居民的。道理說得通,但是疫情不饒人,隻能為大局犧牲一下。

一位居民傢中下水道堵塞瞭,這個時間,想多鬧心就有多鬧心。社區聯系瞭師傅上門,到瞭卡點,自覺登記,紅馬甲穿得齊齊整整,字跡也工工整整。住戶來到卡點,沒說兩句,就和師傅吵瞭起來。太貴瞭,比平時貴瞭這多?師傅也不耐煩,愛修不修。趕忙兩邊勸解,問是不是社區的定價,有沒有定價依據,勸住戶現在非常時期,不是生活所迫,誰願意出來?好在,師傅收拾起工具,兩人一起上樓瞭。

一位剛剛解除隔離的女人來到卡點,說要看出入登記記錄。我和小夥伴馬上警惕起來,馬上問她的理由。而且她要翻閱的時間是差不多二十天前,那時卡點還沒有設置。她說出的是一個女性的名字,任何人都會自動腦補她的丈夫乘她不在傢的這段時間,和其他女人有來往。她是希望從卡點的出入登記記錄上坐實這一事件。對於這樣的要求,我們隻能拒絕。如果是刑事案件,派出所會來取證的。如果隻是民事糾紛,街道、社區會來調取記錄。就是不能對你個人,你沒有權利查閱。女人目露兇光,擼起袖子,準備動手搶奪。我們把登記本收好,怕被她撕毀。我們警告她,破壞防疫工作,直接打電話報警。我就是派出所的,要查一個案子,剛才還一本正經的我們,聽到她這麼說,馬上知道她要翻車瞭。女人又鬧騰瞭一會兒,才罵罵咧咧地回到小區裡面瞭。說實話,不管她愛人做瞭什麼,先心疼他三分鐘,這樣的大媽,確實難相處。

網格員來圈存煤氣,一個電話,兩個電話,沒見住戶下來,她隻能繼續耐心等。為瞭不讓她的傷腿多站,就讓她坐下來慢慢等。最近市政府發出給予在漢的外地人員3000元生活補貼的通知。好傢夥,一下她的手機成瞭咨詢熱線。有人打通電話,直接問什麼時間可以領,但是又不告訴自己的信息,怎麼問,就隻關心何時領得到真金白銀。要是稍微有一點不順他的意思,就罵罵咧咧個十來分鐘。甚至還威脅說,是不是要見瞭面談,才能給呢。

她發現缺口被堵,馬上通知居民團購蔬菜得改變取貨線路瞭。光說到一棟的路口都不行,還要說到中國石油的大門口。其實兩地隻差瞭20米,這讓小夥伴們哭笑不得。她解釋說,一點都不能錯,隻要有一點不清楚都不行。萬一有爹爹找不到,又要急,投訴電話又打過來瞭。要說呀,這網格員就成瞭關瞭四十多天武漢居民的情緒垃圾桶。誰不開心,就可以噴她們一頓。

等圈存完結之後,我就入戶送煤氣卡。網格員把要買藥的幾個爹爹逐個帶到藥店去買藥,然後從還沒有徹底封死的缺口送回。隻是為瞭幾個爹爹不要因為通道封死後,再上一次藥店就要繞一大圈。她腿上有傷,走得就慢,幾個爹爹要麼是腿腳不方便,要麼是眼睛不給力,走得同樣的慢。這一前一後的兩種慢,竟然有瞭一種莫名的和諧感。借用歌手朋友F的一句話,突然安靜的城市,小小的角落裡全是溫暖。

回傢路上,發現前面居然,堵,車,瞭。好久不見!走近才發現,原來是為街道提供保障的的士,在排隊拉愛心蔬菜。好,這不算運力浪費,拉再多的蔬菜,也比拉人好。我們要一個陽光明媚的春天,一個沒有負壓救護車從身邊駛過的春天。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