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國光纖激光器產業回顧:逆境中的一股清流

對於整個中國光纖激光器產業,2019年是艱難的一年!在維持多年的高速增長後,它首次遭遇到瞭巨大的上升阻力。

一方面,經濟疲軟、中美貿易摩擦加劇,宏觀環境對制造業帶來的負面影響不斷擴大;另一方面,國內光纖激光器競爭白熱化加劇,多個玩傢入市,激烈的價格拼殺中,光纖激光廠商絞盡腦汁尋找新的生存空間。

盡管如此,中國光纖激光器市場在2019年仍逆勢上揚。據光電匯光子產研中心分析,該市場總營收預計為80.3-86.5億元,同比增長3.7%-11.7%。雖然增幅有所放緩,但相比制造業中的其他領域,中國光纖激光器市場也算得上逆境中的一股清流。

2019年中國光纖激光器產業回顧:逆境中的一股清流

為瞭準確、全面地瞭解2019年中國光纖激光器市場的總體情況,我們調研瞭銳科激光、創鑫激光、傑普特、飛博激光、海富光子、國志激光等國內十幾傢主流光纖激光器企業,試圖窺見不斷變化中的光纖激光市場發展趨勢。

1

營銷困惑:保銷量,還是保利潤?

“需求增長,競爭加劇”是調研中大傢對2019年市場的普遍感覺。切割、焊接、熔覆、清洗、3D打印……來自各應用領域的訂單都有所增加,各光纖激光器廠商的出貨量較往年也都隨之增長。

但是與出貨量增加相對應的,則是利潤的犧牲。據Laser Focus World 全球激光器市場分析文章中提到,隨著中國企業能夠廣泛提供更高功率的光纖激光器產品,光纖激光器價格急劇下跌,部分地區的平均售價在一年內就下降瞭25%甚至更多。而據我們瞭解,部分品牌1000瓦光纖激光器價格低至4萬元左右,部分型號產品較2018年價格甚至腰斬。

事實上,由光纖激光器激烈競爭、技術成熟度提高等原因導致的價格下降也波及到上遊原材料、下遊設備商,引起產業鏈的連鎖反應。抽運、元器件等上遊廠商受激光光源廠商的壓力,價格和利潤空間進一步下降,下遊設備商受到上遊激光光源影響,其激光設備價格也在進一步下降,以便更多地擴展應用領域。

2019年中國光纖激光器產業回顧:逆境中的一股清流

“保銷量”還是“保利潤”,成為擺在光纖激光器廠商面前的艱難選擇。從調研情況來看,大部分廠商選擇瞭前者。這也是我們看到光纖激光器在各行業遍地開花、欣欣向榮的根本原因。

從前幾年的陽春白雪,到現在的遍地開花,光纖激光器已經成為制造業領域一種較為普及的應用工具。技術不斷成熟、市場準入門檻不斷降低,進入市場的企業也隨著增多;企業增多使得競爭加劇,價格不斷降低,利潤空間進一步下降;價格下降又讓更多的光纖激光器產品和技術滲透到更廣的應用市場;應用場景的不斷擴大又讓更多人看好光纖激光器的前景,資本、從業者紛紛進入,競爭進一步加劇。

由此來看,各種因素累加形成閉環,利潤和市場開始相愛相殺,加之中美貿易摩擦造成的進出口加征關稅,讓企業生存環境更加惡劣。中小企業經不起長久的“折磨”,開始尋求突破,向細分領域發展,專註汽車、專註太陽能、專註激光焊接等等。

2

競爭格局:

三分天下,市場層次更分明

過去十年,IPG因其技術與先發優勢,成為中國光纖激光器市場上的一方霸主,即便到今天,他仍是中國市場上單傢占比最大的企業。而後,以銳科激光為代表的國內企業開始崛起,2018年銳科激光成功上市主板,成為可與之抗衡的國內傑出代表。2019年,國傢推出科創板,機制更加靈活,準入門檻進一步降低,傑普特、創鑫激光看準時機登陸;而其他一大批光纖激光企業雖未上市,也大有躍躍欲試,一爭高低的氣勢。

2019年中國光纖激光器產業回顧:逆境中的一股清流

時至今日,中國光纖激光器市場被三分天下:以IPG為首的國外廠商,以銳科激光、傑普特、創鑫激光為主的國內上市企業和以飛博激光、光恵激光、國志激光、聯品激光、海富光子、熱刺激光、湖南大科等為代表的非上市企業。對於這種市場格局,行業普遍認同和看好。

2019年中國光纖激光器產業回顧:逆境中的一股清流

有人認為:目前的格局會吸引更多方面的關註,上下遊的,資本方的,會對這個市場有更多促進。

2019年中國光纖激光器產業回顧:逆境中的一股清流

有人認為:企業上市是趨勢,大部分企業會慢慢都進來,上市即意味著透明,會讓市場變得更有序。

2019年中國光纖激光器產業回顧:逆境中的一股清流

有人認為:有資金優勢的企業可以做規模化發展,有技術優勢的企業可以向專業化發展。

2019年中國光纖激光器產業回顧:逆境中的一股清流

有人認為:這種格局對整個市場是有利的,可以形成良性競爭,但也要警惕市場資本分配不均,有可能會對資源匱乏的企業造成壓制。

細究國內廠商,不論是上市企業還是非上市企業,都在呈現多元化、多層次發展。已成功上市的銳科激光、創鑫激光、傑普特主打產業佈局。一位行業同仁認為:“2014年之前,創鑫激光比銳科激光更有活力;當光纖激光器應用的主場景從打標切換到切割時,銳科激光基於之前的行業積累,其優勢開始凸顯,直至成為光纖激光器的行業龍頭。”銳科激光和創鑫激光在鈑金加工、高功率激光器領域擁有長久優勢,而傑普特基於MOPA技術也擁有自己的特色和市場,三傢上市企業實則是有細分和側重的。

此外,飛博激光、光恵激光、國志激光在高功率光纖激光器市場中也各有亮點,例如飛博激光的環形光斑技術、光恵激光的高功率單腔連續光纖激光器的技術等。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都在努力尋找自己的突破點,力求在惡劣的市場競爭中占據更多市場資源。

3

技術趨勢:國內技術隻欠時間沉淀,芯片突破大有希望

就國內外技術差距而言,行業普遍認為目前國內光纖激光技術成熟度已經達到一定水平,並沒有根本性的技術問題。但激光器從研發到產業應用,還要面臨很多工藝方面的挑戰,“我們需要試錯和工藝磨合,這隻是時間問題。”

以連續光纖激光器作分析,對比IPG各功率段的產品和國內產品:小功率光纖激光器已全面實現國產替代;中功率連續光纖激光器,國產品質與其沒有明顯劣勢,價格優勢明顯;高功率連續光纖激光器,IPG產品穩定性更好,穩定性、光束質量等會使其保有的固有的優勢,但國內企業入局者增多,長期來看,國內連續高功率光纖激光器產品穩定度能否趕超IPG,要視進一步的技術進步。價格上國內仍具優勢。

2019年中國光纖激光器產業回顧:逆境中的一股清流

從核心技術來看,光纖激光器中的核心器件主要有芯片、抽運源、光柵、有源光纖、合束器等。其中,蘇州長光華芯2019年開始批量供貨,解決瞭國內部分功率段產品的芯片問題;抽運源供應商有凱普林、星漢激光等;有源光纖有長飛、武漢睿芯等,激光器企業中也有自制光纖拉絲塔的,如安揚激光;南京理工大學2019年研制成功國內首臺萬瓦級光纖激光器用光閘,由銳科激光驗收使用。

由此可見,核心器件中需要完全依賴進口的產品比例已經非常小,大部分已經可以找到國內替代。隻要市場給予更多的時間,允許這些企業進行反復試錯和改進,相信用不瞭多久,這些器件性能就能媲美國外產品,而其中最被看好的就是芯片。

4

下遊應用:激光切割仍是最大應用市場,激光焊接應用增速最快

曾幾何時,激光打標占據瞭整個激光加工一半以上的市場。2016年開始,激光切割市場開始爆發,切割應用開始普及。如今,激光切割已占據大約70%的激光加工市場,約20%為激光焊接,約10%為其他應用。2019年激光切割仍是最大應用市場,並且向萬瓦級高功率邁進。超600傢激光切割裝備制造的企業紛紛加入光纖切割陣營。

2019年中國光纖激光器產業回顧:逆境中的一股清流

同時,激光焊接成為增長速度最快的應用市場,有望在2020年進入高速成長期。行業關註度較高,一些企業開始佈局。2019年下半年,銳科激光宣佈與哈爾濱工業大學先進焊接與連接國傢重點實驗室、哈工大焊接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共同研究高功率激光器在激光焊接、3D打印等領域的新型應用。

焊接與打標、切割都不一樣,它最大的特點就是定制化。打標和切割可以生產大規模和批量化的產品,但是焊接很難。每一個客戶的需求都不一樣,這就制約瞭焊接的大批量發展。但是隨著互聯網和個性化需求的到來,中小系統集成商和自動化公司呈幾何級數增長,隨之而來的是越來越多對激光焊接的應用需求。2019年手持式激光焊接設備開始普及,越來越多的自動化公司開始關註激光焊接,以替代傳統電弧焊等,以期與機器人等自動化實現無縫連接。

其中,鋰電池焊接市場接受程度最快,性能和價格都得到大傢的認可,但當前激光焊接仍有些貴,若是價格下降到某一臨界點,則有可能進行大面積的傳統替代。

5

爭議:萬瓦級光纖激光器時代來瞭

參加過2019年上海工博會的同仁,一定還記得被“萬瓦”驚艷的場景:通快、IPG、恩耐、大族激光、華工激光、銳科激光、創鑫激光、傑普特、飛博激光、海富光子、凱普林、熱刺激光、光恵激光、奔騰楚天、宏山激光、鐳鳴激光、領創激光、邦德激光等近30傢激光光源和設備商展出瞭萬瓦級激光產品,火藥味十足。於是,大傢紛紛表示:我國已步入萬瓦時代,國產替代指日可待。

2019年中國光纖激光器產業回顧:逆境中的一股清流

單純從激光作為一種刀具和熱源在激光加工中的應用來看,功率越高(瞬時功率或平均功率),其加工能力越強。目前的萬瓦級產品可以對中厚型板材如碳鋼完成切割,並無需進行二次打磨。隨著高功率激光器性能、產出的提升,當收益超過成本,用戶也會轉而選擇更合適的高功率激光器。而從應用領域來說,高功率激光器主要應用在軌道交通、航空航天、輪船制造、軍工應用。以輪船的焊接來說,高功率激光器非常適用,但在國內卻尚未得到應用,具有很大的市場空間。同樣還要考慮高功率產品的穩定性和切割效果。

光電匯光子產研中心曾經進行過一次“光纖激光器功率是否越大越好”調查,也聽到瞭另外的聲音:產品穩定度尚不能與國外品牌PK;隻在很小范圍內存在特定需求;超過激光切割工藝中的“極限功率”,切割質量和速度就不再提升瞭。

國產萬瓦級高功率光纖激光器是未來的發展方向,是一個尚待完善、慢慢開啟的一個新領域,目前百傢爭鳴的情況並不能說明我們已經進入萬瓦時代,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各個廠商展示自己技術能力的一個窗口,或者說是進入瞭萬瓦萌芽期。因為目前國產產品穩定度與國外品牌相比仍有較大區別,國產品牌依舊是國外品牌的跟隨者,但是替代隻是時間問題。某企業負責人認為:“高功率光纖激光器帶來的是與切割頭、焊接頭、機床、控制軟件、電機等的配套使用,會慢慢起來,這是一個過程。但是萬瓦趨勢是毋庸置疑的。”

2019年末2020年初,我們不幸遭遇瞭新冠病毒,對激光產業和整個中國都產生瞭巨大的影響。各廠傢紛紛表示市場在一季度會受到較大沖擊。國外激光企業也紛紛調低瞭收入預期。但是大傢對中國激光產業長久發展的信心依舊不改,“凡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加強大”,我們也堅信,光纖激光器的未來仍舊前景光明。

2019年中國光纖激光器產業回顧:逆境中的一股清流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