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來自太空?NASA科學傢:三年前已在空間站發現變異病毒

核心提示:病毒、細菌發生突變是自然界正常現象,但空間站上的實驗會加速這個過程。2015年3月,NASA科學傢從空間站上分離出5種腸桿菌菌株,其中3種能夠感染免疫力較弱的人群,這些菌株在空間站上發生瞭突變,慶幸的是,菌株還沒有向致命方向突變。


宇宙印象 深度科普欄目第1157期 新冠病毒COVID-19正在全球肆虐,病毒作為一個微小的生命體,看似微不足道,也沒有三頭六臂,但是其攻擊能力卻非常強大,全球至今已經被感染瞭至少18萬人。在中國全力阻擊新冠病毒,並取得階段成果的時候,病毒又開始在歐洲、美國肆虐,如果防護不到位,很難獨善其身。前一陣有個說法是新冠病毒可能來自太空,這個觀點比較新穎,但頭條獨傢的宇宙印象認為,新冠病毒不可能來自太空,退一萬步講,該病毒來自太空的可能性也是很小很小的。雖然我們知道病毒、細菌能夠在長期在隕石、小行星、彗星上存活,但也是理論上可能存在的情況,真實案例中我們並沒有發現。

新冠病毒來自太空?NASA科學傢:三年前已在空間站發現變異病毒

圖片解讀:新冠病毒COVID-19來自太空的可能性很小很小

新冠病毒來自太空?NASA科學傢:三年前已在空間站發現變異病毒

圖片解讀:空間站多年前就已經開展細菌變異測試

病毒來自太空的可能性較小

從理論上說,長期冰封的環境有利於病毒、細菌存活,它們可以在小天體上休眠,一旦抵達合適的環境後就開始復蘇。甚至有人列舉瞭2019年10月在中國發生的火流星時間,認為這是新冠病毒抵達地球的證據,這種說法也是站不住腳的。全球每年有數百顆隕石落到地球上,平均過去每天都有隕石落地,如果新冠病毒存在於隕石中,那不可能隻有一顆隕石出現,應該是一大波隕石上都有病毒,我們也不會今天才遇到帶有病毒的隕石。隕石上存在病毒的概率就像喜馬拉雅山雪人之謎那樣,如果雪人或者大腳怪存在,那麼應該是一個群體,不可能隻有一個個體,雪人群體難以確保自己不會被發現。

在國外,研究病毒來自太空的科學傢還不少,比較有代表意義的就是維克拉瑪辛格、弗雷德-霍伊爾等人,數十年如一日在研究太空中是否存在病毒或者致命細菌。

新冠病毒來自太空?NASA科學傢:三年前已在空間站發現變異病毒

圖片解讀:病毒、細菌能夠通過天體進入地球表面,這僅僅限於理論

新冠病毒來自太空?NASA科學傢:三年前已在空間站發現變異病毒

圖片解讀:病毒需要宿主,但要保存數百萬年之久也僅限於理論上

從另一個角度看,太空中的病毒如果要感染人類,必須是同一物種才行,如果地外病菌擁有與人類不同的蛋白結構,那顯然不會感染人類。同理,能夠感染人類的病毒,隻有地球起源才行。因此新冠病毒COVID-19是來自地球無疑,由於病毒具有較高的變異能力,能夠在不同物種之間感染,之前我們非常擔憂的禽流感突變形成亞型,具備感染人類的能力,引起科學界的高度關註。

病毒、細菌發生突變是自然界正常現象,但空間站上的實驗會加速這個過程。2015年3月,NASA科學傢從空間站上分離出5種腸桿菌菌株,其中3種能夠感染免疫力較弱的人群,這些菌株在空間站上發生瞭突變,慶幸的是,菌株還沒有向致命方向突變。

新冠病毒來自太空?NASA科學傢:三年前已在空間站發現變異病毒

圖片解讀:宇宙中的輻射、微重力環境可讓病毒、細菌產生變異

新冠病毒來自太空?NASA科學傢:三年前已在空間站發現變異病毒

圖片解讀:宇航員身體內的菌群已經發生一些改變

空間站已發現變異病毒

值得註意的是,這些菌株還有不同程度的耐藥性。NASA給出的結論是:在微重力、輻射環境中,一些休眠的病毒、細菌也會被重新激活,在對89名宇航員進行血液、尿液、唾液樣本檢測時發現,有一半以上宇航員體內的皰疹病毒重新開始活躍,包括HSV-1病毒、EBV病毒、VZV病毒等。宇航員在太空中免疫系統處於低迷狀態,對抗病毒、細菌的戰力被削弱。換而言之,如果長期呆在空間站上的宇航員,將面臨病毒、細菌的威脅,如果宇航員將它們帶回地面,那麼可能在人群中傳播。

太空中的桿菌變異讓我們想起瞭《毒液》共生體,這是一個導演構想出來的液體生命,變身比孫悟空還強,事實上並不存在。但並不意味著地球之外就是絕對安全,恰恰相反,我們並不知道黑暗的背後隱藏著什麼,從空間站的實驗可以看出,病毒、細菌的變異是肯定存在的,隻不過還沒有朝我們不希望的方向發展,未雨綢繆才是我們現在要做到的。宇宙印象為今日頭條獨傢,其他均為假冒,轉載均為非法。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