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陰影而生,信條從未叛變——淺談《刺客信條:叛變》

1752年正值英法七年戰爭期間,有一位名為Shay Patrick Cormac背叛瞭兄弟會,加入聖殿騎士並致力於幹掉一切阻礙他的人。這隻是人們流傳知道的故事,謝伊背叛瞭兄弟會,背叛瞭信條,背叛瞭光榮的大業……

可對於謝伊來說,故事才不是如此的簡單……

我自陰影而生,信條從未叛變——淺談《刺客信條:叛變》

1731年,在紐約的一個愛爾蘭移民傢庭裡出生瞭,可命運的不公就如同大鐘裡的齒輪無法停止。在分娩時他的母親因為缺少藥品去世,而他的父親經營著一個商團,經常外出工作的他無法陪伴年幼的謝伊,傢裡的嬸嬸隻好陪伴並且撫養這個牙牙學語的孩子。

就是這樣過瞭十幾年,生活在市井之間並沒有良好的教育,打架鬥毆隻是傢常便飯,傷筋動骨也隻不過是習以為常。利亞姆也跟他一樣,這個遭遇與年齡和他差不多的同齡孩子,在之後也為他的道路畫上瞭重重一抹。

我自陰影而生,信條從未叛變——淺談《刺客信條:叛變》

本以為就這樣渾渾噩噩一生的謝伊在15歲那年隨父親一起出海,用一段時間適應瞭如今的生活,學習瞭劍術和槍法。甚至學以致用的他還擊退瞭一次海盜的襲擊,拯救瞭他父親的船。可歡樂總是短暫的,就像我之前說的,命運的不公對他來說仿佛無法停止。一場猛烈的暴風雨奪走瞭他父親和部分船員的性命。

在抱怨命運的同時,謝伊又再次回到瞭他熟悉的紐約,熟悉的那個街頭巷尾,熟悉的一幫惹人厭的傢夥身邊。

刺客之心 聖殿之面

謝伊本以為這樣渾渾噩噩就挺好,可利亞姆的勸阻讓他的生活再次回歸正軌,一段時間之後他的這位好朋友還將刺客導師阿基裡斯介紹給瞭他。天賦異稟的謝伊在四年的時間裡投身於兄弟會與信條之中,完成瞭無數任務,盡職盡責的服務。可時間越長,有個問題就如同魔咒一般圍繞在他的腦海。他開始好奇,好奇刺客的動機是什麼?他更不解聖殿騎士的動機。畢竟二者都有些不願透露的地方讓他無法說服自己。

時間仿佛過去瞭好久,謝伊終去找到好友利亞姆,表示刺客的行為和信條讓他無法繼續相信。而他更加認為他們的導師根本就是一個控制欲爆棚的偏執狂。

接下來的故事相信都會猜到,雖然中間還有很多個小插曲我們下面會提到,但並不影響謝伊最終加入瞭聖殿騎士。

我自陰影而生,信條從未叛變——淺談《刺客信條:叛變》

如果說有什麼能吸引謝伊這個人加入聖殿騎士,我認為是聖殿騎士裡的秩序二字。就仿佛某國天天以自由自稱實則被所謂的自由思想洗腦一般,AC三代的故事告訴瞭我們,聖殿騎士的秩序也不是近乎無情的統治。而遊戲的核心表達思想還是告訴眾人無論自由還是秩序,隻要不已某個詞語自居高尚,隨意進行統治就沒有善惡之分。

我依稀記得三代有個CG看到華盛頓坐在閃閃發光的王座上陰笑,我想那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反思所謂這個刺客組織的行為是否正義,又或者說康納是否正義,再或者說在某件事上他的選擇是否正義。

我自陰影而生,信條從未叛變——淺談《刺客信條:叛變》

裡斯本大地震 震蕩的不止是城市

如果真讓我說個謝伊叛變的契機,裡斯本大地震是擺到明面的劇本。那次與門羅的對話才是真正的自我博弈。

1755年謝伊到達裡斯本,為瞭得到伊甸碎片而潛入當地的彌撒儀式,找到碎片的那一刻本應該獲得思想上的救贖,可伊甸碎片隨即灰飛煙滅,周圍仿佛地動山搖,逃出去的謝伊親眼目睹瞭建築在不斷的倒塌,無數的市民死亡,這場被後世稱為裡斯本大地震的真正作俑者沒想到就是他自己!

一身怒火的謝伊找導師辯論,稱明知會預料到如此為何還要他執行任務!如若不知!為何四年前的太子港地震阿基裡斯也參與瞭任務!

我自陰影而生,信條從未叛變——淺談《刺客信條:叛變》

如今的謝伊不想再造孽,也不想再為這個冷血無情的組織做任何一件事!並且一意孤行的決定去偷取手稿,防止其他城市遭此厄運。可老辣的阿基裡斯怎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徒弟在想什麼,一連串的圍追堵截終把謝伊逼迫到懸崖之上。本想跳海逃離,但卻被拉維綸德開槍擊中,跌倒在巖石上。

在一般的故事中這個人本應該死瞭,但他是主角啊,故事當然沒有結束。

相遇 圍攻 獵殺 沖突 結束

1756年,謝伊在某個莊園醒瞭過來,他被一對年邁夫婦所救。說來也是巧,這時正趕上當地黑幫的騷擾,結局可想而知,不三不四的混混怎麼打得過長期訓練的刺客。當他準備一勞永逸除掉整個黑幫的時候,這對夫婦給予他一件長袍,這件長袍也許有些眼熟。

滲入據點、殺死首領、砍下旗幟、遣散幫會一氣呵成,這時一位叫喬治·門羅的傢夥找瞭上來,隻因為這次對話,謝伊對刺客的人生思考,也逐漸接受聖殿騎士理念,之後也開始幫聖殿騎士做事。

我自陰影而生,信條從未叛變——淺談《刺客信條:叛變》

1757年,謝伊收到瞭一個包裹,他發現包裹中是一份手稿,還有一封來自門羅的信。簡單來說就是門羅為瞭反抗法國軍隊,率先趕往瞭威廉亨利堡,希望謝恩能來相助。也許中間的過程有著些許復雜,可最終門羅死去,並將自己聖殿騎士的戒指交給瞭謝伊。

謝伊也正式加入瞭聖殿騎士,並且參加瞭又海爾森·肯威(3代主角的爹)主持的會議,並確切的提出阿基裡斯會不顧一些尋找神殿,哪怕無辜的人因此死去。

1758年,謝伊前往北大西洋回見英國海軍上尉詹姆斯,成功阻止瞭法國海軍的前進,並且得到瞭一個關鍵信息。就是阿基裡斯已經知道尋找更多第一文明神殿的方法。這怎麼可能讓他坐得住。1759年,謝伊再次回到紐約,竊聽到瞭阿基裡斯和其他刺客的談話,他們意圖重啟富蘭克林對先行者之盒的實驗。之後在霍普莊園竊聽到如何重現富蘭克林實驗的他被霍普發現(刺客大師都沒發現你哎~),並且放出毒氣拿走瞭謝伊的防毒面罩,忍痛殺死這個昔日的好友,他的追逐遊戲從未停止!

1760年,謝伊終於找到瞭昔日的宗師——阿基裡斯,親眼看到阿基裡斯和利亞姆研究者伊甸殘片,他好像知道接下來發生什麼一般。盡管阿基裡斯承認自己的執著,利亞姆指責自己出賣兄弟會。但他還是決定阻止他們愚蠢的行為,爭執一番仿佛不能起到什麼作用,甚至利亞姆還不小心碰掉瞭文物,一場地震再次引發。

曾經的朋友兵戎相見,激鬥的過程不長不短,可跌落懸崖確實真實發生。謝伊雖然抓住瞭懸崖邊幸免,但他的好友受到瞭致命傷。有句話說的好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雖然他的好友還在氣氛謝伊的背叛,可利亞姆死前最終的一句話卻是:希望你們所拯救的世界不是邪惡的……

我自陰影而生,信條從未叛變——淺談《刺客信條:叛變》

1776年,謝伊來到瞭巴黎,隻為做一件事,擊殺先行者之盒的持有者查爾斯。過程還是如此簡單,潛入、刺殺一氣呵成,雖然查爾斯臨死前說道:”康納·肯威領導的刺客正在美國挫敗瞭聖殿騎士的計劃。”

而謝伊則回復道:”聖殿騎士擁有一場屬於自己的革命,力量的天平即將被重置。”

總結

也許玩過這一作的和我一樣,都存在一個思想上的博弈,我相信廠商在制作的時候也是一樣。謝伊的遭遇絕不是偶然,而是一個當時普遍存在的現象,年幼的他失去瞭母親,得到瞭同齡人不應有的不公,並且混跡街頭。好不容易找到人生目標一般,卻被一場暴風雨攔腰斬斷。這一切在潛意識下給他灌輸瞭一個”無秩序的世界是不完整”的思想,更是後面導師的一意孤行與朋友的不相為謀導致瞭他認可瞭這種想法。

其實刺客信條粉絲一直都存在一個爭議,就是刺客的自由理念和聖殿騎士的秩序理念,到底誰是正確的。要擱我來看,隻要統治者不迂腐、不殘虐、不渾噩,任何一種模式都是可以接受的。

在我看來《刺客信條》歷代作品更像是給玩傢一個思想博弈的空間,而叛變這代作品更是把這層意義加以升華,希望玩傢們去仔細探討。還是那句話,也許你看我的文章並沒有看出什麼亮眼的特色,但是淺談的意義在於一個過程,一個閱讀文章自我思想博弈的過程。還是希望大傢能去遊玩一下這代作品,感受一下劇情的氛圍,然後再進行一個想法的碰撞。也許各位觀眾姥爺會對謝伊這個人物有一個獨特的看法。

我自陰影而生,信條從未叛變——淺談《刺客信條:叛變》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