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願軍為啥沒能全殲整建制美軍?這個案例很典型

“水門事件”眾所周知,“水門橋”事件你可知道?

嚴格來說,水門橋不是一座橋,而是一座大壩。在著名的長津湖戰役中,志願軍炸毀大壩的一段,斷掉美軍撤退的道路,欲圍殲之。我軍以為美國鬼子插翅難飛,結果對方這隻煮熟的鴨子居然“飛”瞭?

美軍是怎麼做到的?

志願軍為啥沒能全殲整建制美軍?這個案例很典型

水門橋現地圖

​1950年11月21日,志願軍第9兵團第20軍經十餘天長途奔襲,隱蔽潛伏到靠近長津湖的柳潭裡西南,第27軍則隱蔽潛伏到柳潭裡和新興裡北部。11月24日,美軍海軍陸戰隊第師長史密斯率部進占柳潭裡(位於長津湖畔,基本處於美軍整個戰線的最北端,接近中朝邊境的鴨綠江)。他戰場嗅覺靈敏,隱約感覺形勢並不像麥克阿瑟說得那麼樂觀,危機似乎就在身邊。比如,山上的動物突然驚恐奔走……

時至27日,長津湖一帶突降大雪,氣溫降到零下40餘度。至27日黃昏,蟄伏在長津湖地區的第20軍和第27軍接到發起總攻的命令,向美海軍陸戰隊第1師發起突襲。激戰至翌日,美陸戰1師戰鬥隊形被切斷,被緊緊壓縮在4個包圍圈裡。第9兵團司令宋時輪決定:甕中捉鱉,一舉全殲。

12月5日上午,美1師開始向南突圍,準備跑路。宋時輪命令第20軍和27軍展開圍追堵截,同時電令第26軍立即向長津湖地區挺進。

雙方指戰員同時將目光聚焦到位於長津湖古土裡以南5.6公裡處的水門橋。這裡,一時間成為“生死橋”。

志願軍為啥沒能全殲整建制美軍?這個案例很典型

水門橋衛星俯視圖

一、水門橋在哪兒?

水門橋這個名字是怎麼來的?

因其坐落處建有一個水力發電站而得名。日本統治朝鮮時期,為將其修建的長津湖水庫引水南行,在水門建造瞭四條巨大管道,使得長津湖的水順陡峭地勢下山,進入咸興、元山一帶平原。在管道和公路相交處,約兩座小山之間10米左右,修建瞭如水壩般的唯一道路橋梁——水門橋。

志願軍為啥沒能全殲整建制美軍?這個案例很典型

長津湖水就是這樣通過管道,被引到下面山谷裡的發電站的

​這一帶地勢由高原突然轉入平原,山勢陡峭,地形復雜。橋上,地勢險要,橋下,萬丈陡坡,周圍沒有任何可以繞行的道路。

水門橋是長津湖美軍向南機動的重要通道,跨過這座橋,再越過黃土嶺,就意味著美軍徹底逃離瞭長津湖地區,而前面是平原,便於美軍機械化部隊後撤。志願軍就算是“飛毛腿”,也難以追上在公路和平原行駛的機械化美軍。

在第9兵團全殲長津湖美軍的宏偉構思中,炸斷水門橋是必要的戰術環節。宋時輪當即決定:即便有天大的困難,也要不惜一切代價把橋炸掉,把美陸戰1師繼續阻隔在原地,予以全殲。

然而,美陸戰1師後撤的先頭部隊已搶先到達水門橋,用一個營的兵力和40輛坦克嚴防死守。

志願軍為啥沒能全殲整建制美軍?這個案例很典型

水門橋地形

二、志願軍三炸美軍三修水門橋

一炸水門橋

12月1日,柳潭裡、新興裡的美軍向下碣隅裡撤退。同時,第一支志願軍偵察小分隊穿插到位,在風雪交加中突襲瞭水門橋。

盡管隨身攜帶的炸藥很少,橋還是被炸毀。

志願軍分析,天氣惡劣,交通不便,美軍肯定不可能在半月或一月內修好。然而,不過數小時,美軍數百工兵趕到現場。僅僅一天之間,美軍工兵用隨車攜帶的材料並砍伐木料,很快修建瞭一座原木框架的橋梁。

志願軍為啥沒能全殲整建制美軍?這個案例很典型

被炸後的水門橋

二炸水門橋

12月4日,正當下碣隅裡美軍準備總撤退、第9兵團第26軍強行軍趕往下碣隅裡的節骨眼上,志願軍再次對水門橋發起襲擊。他們巧妙躲過探照燈、照明彈、警戒哨,悄無聲息地把炸藥安裝在橋上,並在四周堆積如山的工兵材料上放置瞭炸藥。

橋,再次被炸。

志願軍以當時的知識,認定這次美軍應該無力修復。

三炸水門橋

然而,志願軍再次判斷錯誤。

美軍工兵在坦克、裝甲車的掩護下,操作著志願軍偵察兵們見所未見的車輛和機器,卸下鋼制型材,在燈火通明的峽谷間忙活。天亮時,美軍在原橋殘留的底樁上,搭建瞭一座看似簡陋的橋梁,並用坦克和裝甲車來回駕駛測試橋梁安全性。此外,美軍步兵還在水門橋附近及主要高地修築陣地,擺開不惜一切代價保護水門橋的架勢。

志願軍第20軍第58師集中主力,對水門橋發起最後的突襲。在沒有任何重火力掩護,沒有打坦克的武器,低於零下20攝氏度的惡劣風雪中,數千志願軍官兵踩著厚厚的積雪,挪動著僵化的身軀,反穿棉襖、身負炸藥,向水門橋發起攻擊。

12月6日,指戰員們借著夜色發起突擊,用血肉之軀,把大橋連同基座全部炸毀。據說,第58師副師長親往觀察戰果,向上級拍瞭胸脯保證:水門橋已經被徹底炸毀,美軍決然無路可撤。

志願軍為啥沒能全殲整建制美軍?這個案例很典型

​被炸毀的水門橋

意想不到的航空架橋

得悉水門橋再次被徹底炸毀,聯合國軍司令部在東京連夜召集工兵、橋梁、材料和戰術專傢,很快決定瞭新方案——空投橋梁組件,架設一座鋼架新橋。

在搶制橋梁型材和組件的同時,美軍在日本、釜山等軍事基地反復進行空投測試,確定空投方案。僅僅一天之內,就完成瞭從方案確定、測試到機場預備空投的各項工作。

7日凌晨,美軍用C-119大型運輸機將8套M2型鋼木標準橋梁,運往一千多公裡外的水門橋上空。9:30,美軍用巨型降落傘將橋梁直接空投到美軍陣地。隱蔽在雪地裡的志願軍觀察哨發現,8架大型運輸機緩慢飛來,在地面引導下,巨大的降落傘懸掛巨大而沉重的鋼制組件,閃爍著指示燈,悠悠蕩蕩落向水門橋以北狹窄、平坦的沙洲。

志願軍為啥沒能全殲整建制美軍?這個案例很典型

空投的橋梁組件打開後

​由於河谷風大,空投組件除一套損壞,一套飄落到志願軍陣地外,其他6套組件陸續被美軍工兵安全收回。美軍工兵部隊經過一晝夜緊張施工,於8日下午4點重新將橋架設成功,整個過程前後不過兩天。

晚6點,美陸戰1師幸存的1萬多名官兵及1000多輛汽車和坦克,在接應部隊的掩護下通過水門橋,終於撤出長津湖地區的崇山峻嶺,繼續向興南港撤退。

12月10日之後很長一段時間,第9兵團因損失不小,進入長期休整狀態,遲遲不能恢復此前戰力。

志願軍為啥沒能全殲整建制美軍?這個案例很典型

美軍通過水門橋撤退

三、雙方作戰力量對比

1.參戰兵力

志願軍第九兵團是華東野戰軍最精銳的部隊之一,兵團司令宋時輪,下轄第20、26、27三個加強軍共12個師,總計15萬人。

美海軍陸戰第1師,裝備精良,訓練有素,在瓜達爾卡納爾島、帛琉群島、沖繩島戰功赫赫,從未打過敗仗,享有先驅師、長勝師的美譽,號稱美利堅之劍,編制人數2.5萬人。

2.武器裝備對比

(1)炮兵力量

美軍陸軍師師屬炮兵有432門榴彈炮和加農炮,還可以得到非師屬炮兵同類口徑和更大口徑火炮的支援。

志願軍一個師的師屬炮兵僅有一個山炮營,12門山炮或榴彈炮,團以下支援火力以82毫米口徑以下的火炮為主。

(2)通信器材

美軍一個步兵師擁有電臺1600部,無線電通信可以一直到達排和班,並且可以呼叫空軍火力支援。

中國軍隊入朝時,從各部隊多方抽調器材,才使每個軍的電臺達到數十部,團以上部隊才有少量無線電臺,營采用有線電話,營以下通信聯絡主要靠徒步通信、軍號、哨子及少量的信號彈等。

(3)被裝

美軍官兵穿著全套防寒服,並可根據戰鬥情況進行空中補給。

志願軍第9兵團一直在南方(福建)一帶厲兵秣馬,11月10日被緊急通知入朝。由於時間太緊,除瞭最後一批入朝的第26軍換上瞭一些冬裝,大部分士兵都沒有足夠的冬裝,有的分到一件棉衣,有的分到一條棉褲,但更多的就是穿著單薄的衣褲,戴著根本就不能抵禦風寒的大蓋帽,腳踏單薄的膠底鞋。同時,由於缺乏禦寒經驗,很多戰士因凍傷被截肢甚至失去生命。戰役結束時,9兵團戰鬥減員14000多人,凍傷30732人——凍傷人數幾乎是戰鬥減員人數的兩倍!

(4)後勤運輸

美軍運輸實現機械化,擁有充足的汽車和裝甲車輛,還可通過空投及鐵路、港口實現物資調運。從27日開始,美國遠東空軍的空運力量幾乎全部投入到長津湖,以元山機場為基地的第21運輸機中隊,日夜不停地向陸戰1師空投補給物資,僅一天時間就分別對新興裡和柳潭裡空投瞭16噸物資和10噸彈藥。幾天內,美軍先後出動313架C119和C47運輸機,使陸戰1師有瞭充分的後勤保障。

整個志願軍僅有1000輛汽車,空中、海上及鐵路運輸幾乎為零,運輸主要以騾馬和人力為主。

志願軍為啥沒能全殲整建制美軍?這個案例很典型

長津湖戰役態勢圖

四、幾點思考

1.作戰理念指導作戰實踐

我們常講“仗怎麼打,兵就怎麼練”,但對“仗”的認知不同,在其作戰理念指導下的練兵備戰效果,自然也有著迥然差異,這將直接影響戰爭實踐中的勝敗。

以長津湖戰役為例,在志願軍的作戰認知中,隻要炸掉水門橋就能斷掉美陸戰1師的後路,全殲其主力指日可待。部隊最害怕的事情就是退路被斷,身經百戰的宋將軍認識到水門橋的巨大戰略意義,國內戰爭的經驗使他堅定瞭自己的判斷,於是下達瞭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水門橋炸毀的命令,全殲美軍王牌師,打出志願軍國威軍威。

然而,志願軍想不到,美軍的現代化工業水平已經超出瞭自己的認知。美國人在遠離本土上萬公裡的北朝鮮懸崖上,僅用不到兩天的時間,就架設瞭一座載重五十噸、可以通過撤退部隊所有車輛的橋梁。以美軍當時的科技實力、物資實力以及強大的空軍實力、先進的戰爭觀念,朝鮮戰爭其實本無前方後方,內線外線的中國內戰時期的戰爭概念。這一點,是剛剛贏得解放戰爭的將領們難以認識到的,因為朝鮮戰爭的環境與解放戰爭已經發生瞭根本性改變。

志願軍為啥沒能全殲整建制美軍?這個案例很典型

飄蕩在空中的器材

2.現代戰爭更加註重體系支撐

顯然,我軍還是按照國民黨軍來比照美軍,覺得美軍就是比美械裝備的國民黨軍強一些而已——但強多少,並無足夠認知。

但在朝鮮戰爭中,美軍擁有絕對的制空權、制海權,以及強大的後勤物資保障。從戰爭系統論角度看待這場戰爭,盡管志願軍占絕瞭人數上的優勢,但戰爭是一個復雜的系統工程,人數隻是體系中的重要因素之一,武器裝備、後勤保障、制空制海權等均是取得戰爭勝利的重要因素。更為重要的是,不同系統之間相互融合,才能生產意想不到的戰鬥力。

毛主席軍事思想強調:從總體力量上看,敵強我弱,但在每一個具體的戰役或戰鬥中,如果我們用三倍、四倍、五倍甚至六倍於敵人的力量包圍和打擊敵人,打殲滅戰,就會不斷消滅敵人,把敵人一點點吃掉,最終就會將局部優勢逐步擴大、轉變成全局和整體優勢。長津湖戰役中,志願軍很好的貫徹這一戰鬥原則,並在一定程度上實現瞭分割包圍、逐個殲滅的態勢。但美軍經歷過兩次世界大戰洗禮,其陸空、陸海協同作戰水平已經非常熟練,遠東空軍每一架可投入使用的戰鬥機、戰鬥轟炸機以及澳大利亞的F-51飛行中隊,都奉命為陸戰1師的撤退行動提供空中掩護。同時,中型和重型轟炸機也不斷起飛,阻滯中國軍隊向長津湖前線運送物資和增援部隊。此外,美國海軍若幹航母上的“艦載飛機與美國空軍為美軍地面部隊提供瞭一個巨大的空中保護傘,在低空嚴密掩護陸戰1師向南撤退。由此可見,人數占優勢的志願軍面對戰爭體系較為完備的美軍,顯然難以實現“包圍並+殲滅”的目的。

3.以現代作戰視角看水門橋戰鬥

在這場慘烈的戰爭中,志願軍將士用血肉之軀抗擊機械化部隊,精神是可歌可泣的,不愧是“最可愛的人”。但是,精神不朽的背後,是志願軍在作戰理念和後勤保障方面的巨大差距。必要的反思和奮起直追,才是對英雄們最好的交代。

從戰役結束後的傷亡情況看,假如我們在進行必要的禦寒保障的情況下,再派遣部隊深入朝鮮境內,會不會因此大幅減少因凍傷而造成的非戰鬥減員?部署在水門橋附近因寒冷而喪失戰鬥力的連隊能否阻擊企圖通過水門橋的美軍?

從炮兵火力運用效果看,假如志願軍能夠集中其攜帶自己所有及繳獲的火炮,對被圍困於下碣隅裡的美陸戰1師集結部隊及向水門橋方向行進的狹窄路上的美軍進行準確及密集的火力打擊,陸戰1師會不會遭受重創?

從徹底炸毀水門橋的需求看,假如志願軍擁有一定數量的戰鬥機或擁有一定數量的防空武器,對低空飛行的美軍運輸機進行一定的威脅,陸戰1師會不會因為水門橋沒有修好,被全殲於通往平原的隘口前,戰局由此而發生根本性改變?

也許,這些假設在當時條件下顯得有些天方夜譚,但正是這些異想天開的假設和對歷史必要的反思,才使得後來人更加認識到和平的珍貴。

參考資料:

1、《血戰長津湖》何楚舞,重慶出版社,2014.1

2、《冰血長津湖》,紀錄片,八一制片廠,2011

3、《American Experience:The Battle of Chosin》(2016)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