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後,專用電子戰飛機從無到有,成為空戰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 核心觀點:二戰結束後,隨著電子計算機和電子對抗技術的發展,專用電子戰飛機從無到有,逐漸具備瞭”軟””硬”雙重殺傷能力,成為空中戰場上一支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本文主要研究瞭噴氣式、硬殺傷、”軟””硬”雙重殺傷等電子戰飛機,對於電子戰飛機研究具有借鑒意義。
二戰後,專用電子戰飛機從無到有,成為空戰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美軍EA-6B電子戰飛機,資料圖

一、專用電子戰飛機的誕生

二戰中雖然出現瞭早期的電子戰飛機,但隻是把電子幹擾設備安裝在轟炸機上,作為一種自衛武器,用以掩護自己和編隊中其他飛機突防。從嚴格意義上說,這些安裝瞭電子幹擾設備的轟炸機還不是專用電子戰飛機,專用電子戰飛機誕生於二戰以後。

二戰後,專用電子戰飛機從無到有,成為空戰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B-25J戰鬥機,圖片來源網絡

在1950年爆發的朝鮮戰爭中,美國空軍為瞭減少空襲的損失,對二戰中使用的電子幹擾設備進行瞭改裝,加裝在B-25J、B-29轟炸機上,使其成為專用的電子戰飛機,用以壓制中朝方面的預警引導雷達、火控雷達、無線電探照燈雷達等。這些專用電子幹擾機裝載的電子設備與器材雖然隻是二戰中相關設備與器材的改進型,並沒有大的發展,但把其作為主要裝備組裝在飛機上構成專門用途飛機,卻標志著一個新的作戰機種——電子戰飛機的誕生。

專業電子戰飛機的出現,大大提高瞭”軟殺傷”在空戰中的地位和作用,也為電子戰實踐和電子戰理論的進一步發展提供瞭一個全新的平臺,對戰後高技術局部戰爭中的空戰形態產生瞭重要影響。

二戰後,專用電子戰飛機從無到有,成為空戰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B-25J戰鬥機停放草坪,資料圖

二、噴氣式電子戰飛機問世

電子戰飛機誕生後很快就遇到瞭空中作戰環境的挑戰。一方面,作戰飛機實現噴氣化後,飛行速度、高度和航程都大幅度提高。活塞式電子戰飛機已經不能滿足需要。主要表現在,飛行速度慢,高度低,航程短,與噴氣式飛機性能差距大。當空襲作戰需要電子戰飛機共同編隊飛行時,噴氣式作戰飛機不得不降低高度,減小速度。這樣,不但會影響作戰飛機性能的發揮,而且也不利於飛行安全;另一方面,防空體系的發展要求研制電子對抗能力更強的武器與之對抗。

二戰後,專用電子戰飛機從無到有,成為空戰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美軍B-29轟炸機,資料圖

這個時期的防空體系,以計算機為核心,包括以雷達為基本手段的防空預警系統、通信系統、以各級指揮所為核心的指揮控制系統和由戰鬥機、地空導彈及高射炮組成的防空武器系統等,實現瞭情報探測、傳輸分析、判斷決策、指揮控制全過程的自動化,有效提高瞭防空作戰效能。在空襲作戰中,僅僅依靠B-25J和B-29等早期的電子戰飛機和作戰飛機的有限電子自衛和火力自衛能力,很難有效突破這種現代化的防空系統。

二戰後,專用電子戰飛機從無到有,成為空戰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美軍B-29轟炸機,資料圖

在作戰飛機噴氣化和防空作戰體系變革對電子戰飛機發展的雙重需求牽引下,美軍加緊研制新型電子戰飛機。1956年,根據美國空軍的要求,在輕型噴氣式轟炸機B-66的基礎上,研制成功第一代噴氣式電子戰飛機EB-66,其飛行性能與噴氣式作戰飛機相近,能夠伴隨作戰飛機飛行,是世界上最早的有能力為作戰飛機提供電子戰支援的噴氣式專用電子戰飛機。

二戰後,專用電子戰飛機從無到有,成為空戰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美軍EB-66電子戰飛機,資料圖

噴氣式電子對抗飛機出現後,電子戰飛機逐漸形成一個獨立機種,並在機種內部形成瞭與空中作戰內容相配套的具有不同功能的多種機型,主要有電子偵察機、消極電子幹擾飛機和積極電子幹擾飛機。其中,電子偵察機又可劃分為戰略偵察機和戰役戰術偵察機;消極與積極幹擾機中,按幹擾設備的作用距離又可分為遠距離支援幹擾機、近距離伴隨幹擾機,按照幹擾對象又可分為通信幹擾機和雷達幹擾機。隨著專業化程度逐漸提高,電子戰飛機的幹擾能力也越來越強,成為空中作戰力量的重要組成部分。

二戰後,專用電子戰飛機從無到有,成為空戰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美軍B-29轟炸機,資料圖

三、”硬殺傷”電子戰飛機出現

在越南戰爭中,越南北方在防空作戰中大量使用地空導彈和高射炮。其中,在河內地區部署瞭使用火控雷達制導的薩姆-2式地空導彈27個團約500部導彈發射架。在部署的2100門高射炮中,57毫米高射炮也使用雷達瞄準具進行瞄準。另外,還部署瞭180架裝備瞭空空導彈的戰鬥機。這些使用雷達瞄準和制導的武器對美國作戰飛機構成瞭嚴重威脅。對於這些能夠對飛機進行比較精確攻擊的武器,使用”軟殺傷”的電子幹擾飛機雖然能夠對其正常工作產生重要影響,但這種影響隻能是暫時的,一旦電子對抗飛機停止對敵方電子設備的幹擾,它們立即可以恢復正常工作。

二戰後,專用電子戰飛機從無到有,成為空戰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薩姆-2導彈,資料圖

為瞭削弱越南北方預警雷達和地對空武器制導和控制雷達的威脅,從1966年起,美軍開始在越南戰場上使用裝備瞭第一代反輻射導彈——AGM-45″百舌鳥”的電子戰飛機,由此形成瞭專門用於攻擊各種雷達的”硬殺傷”電子戰飛機。由於美軍把這種使用反輻射導彈專門攻擊雷達的行動稱之為”野融鼠”行動,也就把這種飛機稱為”野融鼠”飛機。美國空軍首先使用的”野融鼠”飛機是在F-105 F戰鬥轟炸機基礎上研制的F-105 G。該飛機加裝瞭各種雷達探測設備和電子幹擾設備,掛載4枚AGM-45″百舌鳥”或AGM-78″標準”反輻射導彈。F-lO5G型機的研制成功,標志著”硬殺傷”電子戰飛機的誕生。

二戰後,專用電子戰飛機從無到有,成為空戰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AGM-45“百舌鳥”,資料圖

F-105G型機裝備部隊後,立即投入越南戰場使用,專門攻擊地面防空雷達、薩姆-2地空導彈制導雷達和高射炮炮瞄雷達。由於EA-6A和”野勛鼠”飛機的使用,使越軍防空導彈和高炮的命中精度大為降低。據美軍統計,1965年越南軍隊發射10枚防空導彈就可擊落一架美軍飛機,而到1966年,則需發射70枚導彈才能擊落一架美軍飛機。

二戰後,專用電子戰飛機從無到有,成為空戰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F-105G電子戰飛機,資料圖

四、具有”軟””硬”兩種殺傷手段的新一代電子戰飛機

反輻射導彈研制成功後,研制具有”軟””硬”兩種殺傷武器和作戰手段,並將其緊密結合在一起的新一代電子戰飛機的技術條件已經成熟。隨著美軍對越南戰爭的空中介人規模日趨擴大,受到越南不斷發展的防空系統的威脅也越來越嚴重,原有的電子戰飛機已經遠遠不能滿足空襲作戰對空中電子支援的需求,迫切要求研制功能更全、能力更強的新一代電子戰飛機。在電子戰技術、裝備發展的推動與越南戰場空中作戰的迫切需求牽引下,美國海軍與空軍加緊研制新型電子戰飛機。

二戰後,專用電子戰飛機從無到有,成為空戰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美軍F-105G電子戰飛機,資料圖

1971年,針對越南戰場的實際情況,尤其是對薩姆-2導彈制導雷達具有明顯幹擾效果,裝載瞭第一套機載綜合性戰術電子戰系統的EA-6B艦載電子戰飛機研制成功並投入使用。該飛機既能對敵雷達和通信系統進行強烈電子幹擾,也能使用反輻射導彈攻擊敵方雷達,標志著具有”軟””硬”殺傷雙重能力的電子戰飛機登上戰爭舞臺。

二戰後,專用電子戰飛機從無到有,成為空戰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薩姆-2導彈,資料圖

具有”軟””硬”兩種殺傷能力的電子戰飛機研制成功後,在局部戰爭特別是高技術條件下局部戰爭中得到瞭頻繁使用,發揮瞭重要作用。與此同時,電子戰飛機與電子戰樣式也獲得瞭重要發展,電子戰飛機成為一種主要的作戰飛機和支援作戰手段,電子戰則成為重要的甚至是相對獨立的作戰行動,對戰爭的進程與結局有著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