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護紅軍渡湘江,彭德懷立下大功,主席親贈六言詩,彭總改詩回贈

長征中,彭德懷任紅三軍團軍團長,軍團政委是楊尚昆。1934年10月17日,彭德懷指揮三軍團渡過於都河,踏上瞭紅軍戰略大轉移的漫長艱難征途。蔣介石為瞭阻止紅軍突圍轉移,湘軍何鍵在通往湘西沿途要地、險隘,設置瞭幾道封鎖線,進行阻截。彭德懷指揮三軍團同兄弟軍團經過浴血奮戰,相繼突破瞭國民黨軍的三道封鎖線。

掩護紅軍渡湘江,彭德懷立下大功,主席親贈六言詩,彭總改詩回贈

26日,彭德懷率三軍團紅四師,出敵不意,進入廣西,攻占瞭界首,過江控制瞭渡口。這時,紅一軍團也進至全州以南地區,紅二師涉水過江,占領要地,阻擊全州之敵,奪取瞭沖破敵第四道封鎖線的有利條件。沒想到,由於中央縱隊行動遲緩,貽誤瞭渡江的有利時機,使敵人有時間調整12個師的兵力從多路壓過來,使形勢急劇惡化。為掩護中央縱隊和紅軍大部隊渡過湘江,彭德懷指揮三軍團進行英勇壯烈的激戰。

掩護紅軍渡湘江,彭德懷立下大功,主席親贈六言詩,彭總改詩回贈

28日,桂軍兩個師向紅五師堅守的新圩發起猛攻。紅五師僅有兩個團堅守,槍支彈藥不足,如陣地被敵人攻占,紅軍就有被敵攔腰斬斷的危險。在萬分危急的時刻,彭德懷火速趕到陣地,親自部署兵力,指揮戰鬥。戰士們看到軍團長親自來指揮作戰,一次次地跟沖上來的敵人拼殺、肉搏,苦戰兩晝夜,始終沒有讓敵人占領陣地。在阻擊敵人中,雖然堅持完成瞭任務,但戰鬥到最後,除瞭少數人撤回,大部分壯烈犧牲。

掩護紅軍渡湘江,彭德懷立下大功,主席親贈六言詩,彭總改詩回贈

11月29日,位於興安與界首之間的光華鋪阻擊戰,這又是能否保證紅軍渡過湘江的生死存亡之戰。彭德懷指揮三軍團背水一戰。光華鋪距離界首隻有1公裡多,前面是一片開闊地帶,不利於防守。戰鬥一開始,就打得非常艱難、殘酷,傷亡不斷增加。彭德懷決心不惜一切代價,奪取阻擊戰的勝利。

掩護紅軍渡湘江,彭德懷立下大功,主席親贈六言詩,彭總改詩回贈

彭德懷為瞭指揮好戰鬥,不顧自己的安危,將指揮部設在湘江西岸距界首七八百米遠的一座祠堂內。特別是到瞭29日晚,敵人向堅守陣地的紅四師發起猛烈攻擊,兩天的激戰,彭德懷沒有讓敵人通過阻擊區。紅軍突破敵人第四道封鎖線,粉碎瞭蔣介石妄圖將紅軍殲滅在湘江邊的狂妄夢想。

掩護紅軍渡湘江,彭德懷立下大功,主席親贈六言詩,彭總改詩回贈

在整個長征中,尤其是在長征時一些重要戰役戰鬥中,如突破烏江、攻占遵義、搶渡金沙江等,彭德懷都親臨前線指揮。1935年9月,彭德懷兼任紅軍陜甘支隊司令員(毛澤東兼任政委)。10月下旬,彭德懷指揮瞭紅軍長征中最後一仗,以出敵不意的戰術擊潰瞭馬鴻逵、馬鴻賓5個騎兵團的追擊,確保瞭紅軍長征的勝利。

掩護紅軍渡湘江,彭德懷立下大功,主席親贈六言詩,彭總改詩回贈

毛澤東得知勝利消息後,動情地寫瞭”山高路遠坑深,大軍縱橫馳奔。誰敢橫刀立馬?惟我彭大將軍”的六言詩贈給彭德懷。彭德懷收到毛澤東贈詩後,覺得主席對自己過獎瞭,便將詩的最後一句改為”唯我英勇紅軍”,並將詩送還給毛澤東,以表示對毛澤東的謝意。

掩護紅軍渡湘江,彭德懷立下大功,主席親贈六言詩,彭總改詩回贈

1947年8月,彭德懷指揮人民解放軍在陜北沙傢店戰役獲勝,毛澤東得知消息後,又將原詩抄瞭一遍贈送彭德懷。因此,此詩成瞭毛澤東惟一的兩度相贈之詩,充分反映出毛主席對彭德懷軍事才能的贊譽與肯定。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