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軍進藏前,官兵”病號”猛增,張國華親自動員,率先帶孕妻進藏

進軍西藏的任務一公開,對於18軍中許多人來說,這個彎子實在轉得太急。眼看一些問題有希望解決瞭,如幹部傢庭、婚姻等問題,一進西藏又全都顧不上瞭。不說別的,連通封傢信都不容易。進軍西藏雖然沒有大仗硬仗可打,但都是苦差事,思想工作任務實在艱巨。

團長:”老子從此不作動員啦!”

有這樣一件事情生動地說明當時”突變”帶來的難題:

有一個團的團長在部隊離開安徽過江西至湖北時給他的部下作動員說:這下全國解放瞭,我們要在湖北安傢瞭,要做好支援地方建設的準備,該成傢的可以成傢瞭。

話說出沒兩天,18軍繼續南下,進入湖南。部隊到長沙時,這個團長又對他的部下說:這下好瞭,請大傢放心瞭,這次肯定在長沙安傢落戶瞭,該娶老婆的這次可以娶瞭。

可是沒有幾天,部隊又繼續南下到瞭貴州。這個團長這時又說:這次肯定在貴州安傢瞭,別看貴州現在窮,但它的氣候好,物產豐富,將來發展起來一定是個好地方,在這裡安傢是很理想的。

可是一個星期後部隊又向前開進,進入瞭四川。成都戰役結束後,18軍奉命駐守川南,張國華兼川南行署主任,譚冠三為自貢市委書記。這個團長一看全國除臺灣、西藏、海南島外都解放瞭,蔣介石在大陸上的最後一支主力胡宗南部也被消滅瞭,軍長兼地方職務、政委到地方任職,仗已是沒有打的瞭,川南安傢已成定局瞭,於是這一回他拍著胸脯對他的部下打保票說:你們該找對象的可以找瞭,想結婚的也可以作準備瞭,這次我敢保證川南安傢已定局瞭。我們在天府之國息養終身,這就是先苦後甜,這次如果要再走,你們就罵我是個混蛋!

就在他發誓幾天後,18軍進軍西藏的任務下達瞭。這個團長捶著自己的腦袋說:”老子從此不作動員啦!”

連長:老子槍斃你們,戰士們一下翻身坐起來,齊聲吼:你槍斃誰?

當時一些連隊可以說是失去瞭控制,”病號”與日劇增,到瞭開飯時間沒有人來吃飯。連長、指導員急瞭,下命令叫司務長搞好夥食,夥食標準一下提高瞭,豬肉一盆一盆地端出來,還是看都沒人看。連長喊不動排長,排長喊不動班長,班長喊不動士兵。有個連隊的連長,為瞭做好思想工作,想殺豬改善夥食,從排裡派四個公差殺豬,從早上到下午公差硬是不來,連長把那個排長找來,說:”你這個排長是怎麼當的?叫派幾個公差,一個也派不來。”

排長說:“我叫不動。”

連長說:“當排長連個兵都叫不動,你還算什麼排長,你這個排長幹脆別給老子當瞭。”排長說:“我正不想幹哩,你有本事你去叫來。”連長說:“叫就叫,叫來瞭你給老子坐三天禁閉!”

於是連長親自到排裡去喊出公差。幾個戰士用被子蒙住腦袋,理都不理。連長急瞭,說老子槍斃你們。戰士們一下翻身坐起來,齊聲吼:你槍斃誰?連長一看這陣勢,愣瞭。說:好好好,你們睡你們睡。

後來,這個連長親自殺豬給戰士們吃,邊殺邊罵:“反瞭反瞭!讓老子來殺豬!”

鬧情況壓鋪板倒也罷瞭,最要命的是逃跑,沒有兵靠什麼打仗。逃兵日益增多,18軍的頭頭們急瞭,張國華這個軍長更急瞭,他氣得直跺腳,拍著桌子說:“去,把他們都給我抓回來!”

下面的幹部就等軍長這句話。所以命令一出,”抓兵隊”四面出擊,一會兒就綁回來一串逃兵。憋瞭一肚子氣的連隊幹部有的就抽出瞭皮帶,狠狠地抽那些逃兵的屁股。

最使張國華痛心的是於部隊伍裡也出現瞭逃兵。本來他熟悉的原18軍炮兵營政委、後提升為52師154團副政委的劉結挺(此人在”文革”中成為風雲人物),第一個向張國華和譚冠三政委提出身體不好,不願進藏。

張國華氣得手都抖起來瞭,他本來挺賞識劉結挺的聰明能於,已經準備提升劉結挺當政委瞭。這時候劉結挺竟第一個跳出來聲言不進藏,張國華氣得一個勁地說:”這劉結挺太壞瞭,想不到他這樣壞!他為什麼會這樣壞?我這一輩子不想再見到他!”

譚冠三更是氣得七竅生煙,他拍瞭桌子,破口大罵:”他不去?就這麼便宜他?給我把他捆來!不去?我把他捆到西藏!我到哪兒,就叫馬把他拖到哪兒!”

劉結挺硬是給捆回來瞭。

可張國華思考再三,覺得進藏是件光榮的事,不能讓這些人敗壞瞭18軍的名聲,便規定凡是逃兵一律不準去藏,就地轉退地方。新生的共和國和軍隊的歷史,把”榮譽”兩個字澆鑄得十分鮮亮,多數人還是把榮譽看得比生命重要。另外地方也特別看重歷史,”思想有問題的人”是不受歡迎的。於是開過小差的人急瞭,生怕被裁減,給自己或後代留下抹不掉的污點。當真得不讓其人藏並清出隊伍時,這些人又急瞭,痛哭流涕的,寫血書表決心的,隻要能保持自己那份”清白”,刀山火海也敢上瞭。

軍長張國華:進藏找老婆不成問題

為瞭確保進軍西藏,18軍黨委召開瞭緊急會議,張國華要求各級部門做好深入細致的思想工作,要求幹部們的腦子全部開動起來,尋找解決思想問題的良策,無論如何要把全體官兵的思想引導到進軍西藏這個主航道上來。

18軍還在各師召開動員大會,軍的領導分別參加各師的動員會,張國華參加瞭52師的動員會。動員會一開始,張國華就站起來說:”我是張國華!”

臺下人見軍長親臨本師,立即報以掌聲。張國華說:”你們師的前身是全軍聞名的蘇楊縱隊20旅,知道不知道?”

臺下的官兵們高聲回答:”知道!”

張國華再問:”打日本你們怕過嗎?”

“沒有!”

“打老蔣你們後退過嗎?”

“沒有!”

“打日本、打蔣介石都沒人怕死,可是現在要進軍西藏瞭,有人卻怕苦瞭!”

臺下鴉雀無聲瞭。

張國華繼續說道:”有人說2野這麼多部隊不派進藏,偏偏派我們,你們說為什麼派我們?這是劉鄧首長對我們18軍的信任,這是我們的自豪和驕傲!過去我們協同兄弟部隊解放一個省會,消滅幾萬敵人,就興高采烈,覺得很瞭不起。而現在進軍西藏是以我們18軍為主,不隻是解放一個省會,而是解放全西藏,把帝國主義勢力趕出西藏,完成統一祖國大業。這還不值得我們自豪嗎?”

張國華又道:”你把西藏看成不毛之地,可是帝國主義卻從不嫌它荒涼,長期以來拼命往那裡鉆。難道我們對自己的國土反倒不如帝國主義熱心?一省不保,四省不安,如果西藏真被帝國主義分割出去,我們的西南邊疆後退到金沙江,恐怕我們在四川也坐不安穩吧!”

臺下出現一些輕輕的騷動,誰能說這番道理不對呢?可多數人更擔心的是切身的傢庭、婚姻之事。軍長的話鋒一轉,緊鑼密鼓地敲到瞭人們心坎:”個人老婆問題的解決,有句老話,叫做’自古美人愛英雄’,我們去完成解放西藏這一偉大的歷史任務,可以說大傢都是英雄。我們隻要好好學習,努力工作,精神愉快地進藏,找個老婆是不成問題的。不管是農村或城市的姑娘都會愛你們的。有人提出能不能和藏族姑娘結婚?

大傢都知道,在1000多年前的唐朝,就有文成公主和金成公主先後與西藏王松贊幹佈和赤德祖贊結瞭婚。現在我們到瞭西藏,也可以同西藏姑娘結婚,而且藏族姑娘都非常勤勞和善良,也很漂亮。結婚條件,過去由於戰爭環境的限制,應當嚴一點;一兩年後,我們國傢實行薪金制,條件就會放寬,就可以允許幹部帶傢屬;戰士婚姻問題,隨著義務兵役制,也就很好解決瞭。”

不知是誰起的頭,會場裡鼓起掌,掌聲越來越熱烈。許多緊繃的臉隨之舒展。張國華用手勢壓瞭壓掌聲,臉色又嚴肅起來,道:“必須看到,我們這次進軍西藏不同於紅軍長征,那時我們是作戰略轉移,蔣介石派兵在前面堵截,後面追擊,天上飛機跟著轟炸。而這次有全國人民支援,還有蘇聯人民的支援和幫助,比長征時的條件好上千百倍;比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也優越。我們的裝備和供應將是建軍以來從來沒有過的。我知道還有一些老一點的同志不想去,認為胸前已經有瞭兩三枚光榮紀念章瞭,就想躺在光榮上面睡大覺,不想再前進瞭,這是不對的。幹部要起帶頭作用,所有的人思想都要通,要高高興興地去西藏!”

張國華的報告印發到全18軍貫徹傳達,全軍官兵的積極性調動瞭起來,幾乎人人都寫瞭決心書。

丈夫張國華:”一塊去吧。把孩子生在西藏,咱們都在一起!”

張國華第一個孩子難難進藏去因病離世,妻子樊近真坐在一旁,已經哭得泣不成聲。

張國華強忍著悲痛,咽下苦澀的淚水。他能說什麼,隻好把這作為進藏的第一個犧牲,他身為軍長付出這樣的犧牲,他相信他的部下會振作起來的。

張國華的妻子當時已在川西銀行當瞭業務科長,並且正懷孕,她本不想去西藏。張國華動員她:”一塊去吧。把孩子生在西藏,咱們都在一起!”

樊近真與丈夫一同進藏瞭,後來孩子生在進藏的路上。

1950年2月15日,西南局、西南軍區、第二野戰軍發出瞭進軍西藏的政治動員令。3月7日,18軍在樂山舉行進軍西藏誓師大會,張國華、譚冠三在會上作瞭講話,號召全軍官兵堅決執行中央命令,發揚解放軍的光榮傳統和革命英雄主義精神,進軍西藏,解放西藏。稍後,張國華率領18軍主力部隊開拔,踏上瞭進軍西藏的艱險征程。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