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將周希漢,性格傲且犟,當參謀差點被砍頭,當科長差點被槍斃

在第2野戰軍的將領中,有這樣一位,他從士兵到軍長,所擔任的職務沒有帶”副”字的(隻任過一次分區副司令員,但司令員未配,他行施的是正職權力)。此人不當副職,除瞭其能力超人外,還與其孤傲的性格有關,凡在他的權力范圍內的大事,他要做主決斷,他要說話算數。

對於他的傲氣,領導上當面批評過,私下裡敲打過,然而成效不大。有道是江山好改、性格難移,久而久之,上下各級也就承認瞭他的作風。

因為傲和犟,他也常引出一些麻煩,甚至帶來生命危險。

中將周希漢,性格傲且犟,當參謀差點被砍頭,當科長差點被槍斃

他19歲那年,擔任紅4方面軍總部參謀。一天宿營,為瞭工作方便,他把一處土豪的大莊園安排給黨中央的代表張國燾住,生性多疑的張國燾看那房子周圍無其他建築,覺得目標太大,容易受到飛機的襲擊,便認定他是在有意陷害。訓斥瞭他一頓,他火瞭,怒目圓睜據理力爭,死活不認錯。張國燾竟當即下令砍他的頭。

就在押赴刑場時,紅4方面軍軍事總指揮徐向前恰巧路過,出面解救瞭他。

松綁時,他的脖子還是梗著的,嘴裡仍憤怒地嘟嚷著。

中將周希漢,性格傲且犟,當參謀差點被砍頭,當科長差點被槍斃

他20歲那年,擔任瞭紅9軍的作戰科長。一次作戰,舊軍閥出身的紅9軍軍長何畏,非要把自己的指揮失誤推給這個年輕的作戰科長。他的犟勁上來瞭,非要與軍長論個是非。何畏惱羞成怒,竟然氣急敗壞地抽出手槍,對準他連開數槍。

不知是何畏的槍法不準,還是他的命大,何畏連發數槍居然一槍也沒打中他。槍聲落瞭,他仍然梗著脖子在陳述自己的道理。倒是身為軍長的何畏冒出一腦門子虛汗,癱在椅子上再也罵不出聲來。

他輩,他傲,他卻常打勝仗,於是又有瞭”常勝將軍”之譽。

此人名叫周希漢。

中將周希漢,性格傲且犟,當參謀差點被砍頭,當科長差點被槍斃

1946年9月,晉冀魯豫解放軍連續取得瞭聞夏、同蒲戰役的勝利,狠狠地教訓瞭向解放區進犯的國民黨軍。胡宗南集團不甘心失敗,又拼湊瞭11個旅,再度向晉南進犯。晉冀魯豫解放軍主力悄悄地隱蔽在洪洞東南,在浮山一帶設下瞭口袋,就等著國民黨軍朝裡鉆。

9月22日,國民黨軍第27旅和167旅鉆進瞭這個”口袋”。胡宗南一見浮山告急,便令他的第1軍第1旅前去救援,這又恰恰中瞭我軍”圍點打援”之計。

擔任打援主要任務的就是周希漢的第10旅。

中將周希漢,性格傲且犟,當參謀差點被砍頭,當科長差點被槍斃

胡宗南的第1軍第1旅,自封為”天下第一旅”,它是由原第1師改編而成的。該部首任司令長官即是胡宗南。它是胡宗南起傢的本錢,所以倍受寵愛。無論多麼昂貴的外國武器裝備,隻要蔣介石能弄進國內的,總要先盡著這個旅挑。旅長黃正誠不僅是蔣介石的得意門生,而且留學德國,上過希特勒的軍事學校。他與蔣、胡的關系非同一般,一個旅長竟授瞭中將軍銜,兩個副旅長,甚至團長也都是少將。這在國民黨軍隊中是絕無僅有的。這個旅老兵特別多,訓練有素,戰鬥力在國民黨軍隊中也的確是佼佼者。

黃正誠的前衛2團剛到官雀村,即被陳賡兵團的第11旅包圍起來。黃正誠惱瞭,帶著他的第1團殺奔上來。

中將周希漢,性格傲且犟,當參謀差點被砍頭,當科長差點被槍斃

到底是”天下第一旅”,機械化程度高,天剛過午,黃正誠便帶著第1團沖過瞭陳堰。過瞭陳堰,公路拐瞭一個小彎,然後一路上坡,視野寬闊瞭,遠遠地可以看見公路前方左右各有一座小土坎,宛如一個天然的隘口。過瞭這個隘口,便可以看到官雀村瞭。

眼看尖兵就要通過坡頂的隘口。望著坡頂,黃正誠心裡想,你陳賡也不過如此!若是我黃某,才不去官雀那鬼地方呢,我就在這裡圍點打援瞭。

中將周希漢,性格傲且犟,當參謀差點被砍頭,當科長差點被槍斃

黃正誠正自鳴得意時,”轟!轟!”幾聲炸雷,炸斷瞭黃正誠的思緒,他急忙抬頭望去,隻見他的尖兵在坡頂被炸得人仰馬翻。黃正誠慌忙跳下汽車,伏在路旁的小土坡後,舉起望遠鏡觀察隘口處的情況。然而眨眼間隘口處又變得寧靜瞭,沒有通常見到的那種火力追擊,也沒有人影移動,山岡上隻有稀疏的樹木和錯落的巖石,好像剛才發生的一切都隻是幻覺。然而,被炸毀的裝備還在冒著濃煙,被擊斃的士兵屍體橫陳公路,被抬回的傷兵在痛苦地呻吟。這一切都明白地告訴黃正誠,去路已經被攔住,要想沖過去絕非易事。

中將周希漢,性格傲且犟,當參謀差點被砍頭,當科長差點被槍斃

黃正誠狠狠地罵瞭一句,揮手示意1團向前發起沖擊。

令他意外的是,他以全部美械裝備,在飛機大炮的配合下,連續發起兩次沖擊,竟未能前進一步,

黃正誠知道自己遇上瞭強悍對手瞭。

此時,周希漢坐在離指揮所不遠的一棵樹下,居高臨下地觀察戰場情況。他一臉的平靜,平靜中甚至有點悠然自得。像駐足觀棋,又像登高覽景。此處離戰場近得幾乎用不著望遠鏡便可看到一切。

但周希漢還是舉起瞭望遠鏡,他想在某一個角落裡找到黃正誠,看一看這位”天下第一旅”的中將旅長是何模樣。

中將周希漢,性格傲且犟,當參謀差點被砍頭,當科長差點被槍斃

後來,黃正誠被俘,被帶到瞭10旅旅部,帶到瞭周希漢面前。油燈下,兩個旅長相視而立。周希漢又高又瘦,黃正誠墩墩實實,一個穿著土佈軍裝,一個套著呢料軍褲。

良久,黃正誠氣惱地扭過身:”你不是陳賡!”

周希漢明白瞭,黃正誠想見的不是他。周希漢被對方的傲慢激怒瞭,冷冷地說:”我是周希漢!”

黃正誠再次上下打量周希漢一眼,說:”我要見陳賡,他為什麼不見我?”周希漢拉過椅子坐下瞭,瞟瞭黃正誠一眼:”殺雞焉用牛刀?捉你,我周希漢足矣。”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