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比完酒量,秦基偉:老總為啥端我的烏紗帽?陳毅:這是最高機密

抗美援朝回國後,秦基偉又回到瞭西南邊疆。從1953年到1967年,他先後任雲南軍區副司令員、昆明軍區副司令員和司令員等職。

雲南不僅邊境線長,鬥爭復雜,而且是多民族聚居的地區。秦基偉在雲南工作期間,始終和軍區黨委一起堅決執行黨中央、毛主席提出的”人民解放軍既是戰鬥隊,又是工作隊、生產隊”的指示,一面加強對敵鬥爭,不斷打擊匪特竄擾,嚴守千裡邊防線;一面認真遵照黨的民族政策,大力開展民族工作,團結和依靠各族人民,共同建設和保衛邊疆。

剛比完酒量,秦基偉:老總為啥端我的烏紗帽?陳毅:這是最高機密

每年,軍區都抽出成千名優秀幹部和戰士,組成若幹個民族工作隊,在省委統一領導下,分工分片包於邊沿一線的民族工作,從幫助各兄弟民族疏通關系,加強團結,到幫助他們發展生產,防疫治病,興辦學校,逐步改變他們貧困落後的面貌。

軍政、軍民關系日益親密,建立起以軍隊為骨幹,以群眾為基礎的人民防線,從而使長期受到各種紛擾的西南邊防得以安寧和鞏固。

剛比完酒量,秦基偉:老總為啥端我的烏紗帽?陳毅:這是最高機密

招待會上,秦基偉妙語連珠

六十年代初期,當美帝國主義在印度燃起侵略戰火的時候,雲南則成為我國人民支援越南和老撾鄰邦抗美救國鬥爭的前哨基地,履行瞭光榮的國際主義義務。那時候,周恩來總理曾多次親臨雲南視察,予以贊揚。

1964年初春,周恩來總理、陳毅副總理兼外長訪問亞非14國。歸國途經昆明時,受到雲南省和昆明市黨、政、軍、民的隆重歡迎。

在歡迎招待會上,時任昆明軍區司令員的秦基偉發表瞭即興致辭。面對100多名滿腹經綸的外交官,面對共和國總理和赫赫有名的元帥,這位50歲的少壯派中將面不改色心不跳,一歡迎,二祝賀,三感謝,四呼籲,層次分明,條理清楚,內容簡潔而全面,其神態又是從容自信,聲音洪亮而抑揚有致韻味盎然,妙語連珠,時有精彩之辭博得陣陣掌聲。

剛比完酒量,秦基偉:老總為啥端我的烏紗帽?陳毅:這是最高機密

周恩來總理頻頻點頭,左手抱著右上臂愉快地拍打,在場的外交官們則頗感驚奇。還是陳老總幹脆,碰杯的時候一掌拍在他的肩上,說:”秦基偉,看不出你這嘴巴還硬是厲害,你在哪裡學的這一手?”

秦基偉咧嘴一笑:”我這嘴巴跟老總比差遠瞭。要說學,還不是跟老總學的嘛!”

陳毅搖瞭搖碩大的腦袋,舉起酒杯,哈哈大笑:”你個秦基偉,狡猾狡猾的。我看你這個司令當球不長瞭!”

秦基偉不解其意,眨瞭眨眼睛問:”老總,我可沒惹你呀,平白無故就要撤我的職啊?我想不通呢。”

剛比完酒量,秦基偉:老總為啥端我的烏紗帽?陳毅:這是最高機密

陳毅與秦基偉比酒量,總理善意提醒

陳毅拍瞭拍肚皮,又把酒杯舉起來,說:”格老子,你娶瞭我們四川的漂亮姑娘,你就是我們四川的女婿,我呢,也算是你的半個老丈人。你給我先幹瞭三杯酒,我才跟你說為啥子要撤你的職。”

秦基偉狡黠地笑瞭笑說:”老總有雅興,別說三杯,再加三杯,我也絕不後退。”

陳毅一把抓住秦基偉的胳膊,”此話當真?”

秦基偉說:”老總,我死都不怕,還怕喝酒嗎?隻要老總同意,我喝六杯,老總喝三杯。”

剛比完酒量,秦基偉:老總為啥端我的烏紗帽?陳毅:這是最高機密

陳毅叫道:”好哇,好哇,秦基偉你仗著年輕,要將我的軍呢。別人怕你,我不怕你!”說完,就把酒杯放在桌子上,吃喝服務員斟瞭六杯滿酒,又大呼小叫:”總理,總理,你過來。秦基偉年輕氣盛喲,敢跟我叫陣。你來當裁判,看我怎麼調教他。”

周恩來端著酒杯,從敬酒的隊伍中掙脫出來,微笑著踱到陳毅身邊,說:”好嘛,敢摸老虎屁股嘛。秦基偉你不要怕,陳老總這隻虎是個紙老虎。不過,你可要防止他耍賴喲,他這個紙老虎可是一隻狡猾的紙老虎,連總統的酒都敢賴。”

陳毅把眼瞪得老大,腮幫子也鼓瞭出來,嘟噥道:”總理你是螂個搞起的嘛,攪啥子渾水嘛。秦基偉,來,不要受他的影響,我們決鬥開始,幹!

剛比完酒量,秦基偉:老總為啥端我的烏紗帽?陳毅:這是最高機密

秦基偉端起酒杯,笑容可掬。他心裡暗想,老總啊老總,我的好老總,你今天可是掐錯頭皮瞭。在喝酒這個問題上,我秦基偉是鐵皮腦袋不怕打,你要是硬同我比個高低,你可就栽瞭。

60年代初,秦基偉一次可以喝一斤茅臺,而且基本上沒什麼反應。

鬥酒正式開始後,頓時形成瞭高潮。在那個場合,陳毅副總理兵多將廣,外交官們又多是智多星,魔術雜技全都用上瞭,替陳老總遮掩瞭不少”戰術動作”。秦基偉手下雖也有一幫部長參謀之類,可是一見陳老總瞪眼,誰還敢靠前啊。盡管如此,喝到最後,陳老總還是堅持不住瞭,連叫暫停,”算嘍算嘍,秦基偉,我不跟你一般見識。喝酒你是喝不過我的,但是我不能眼看你犯錯誤,你不能再喝就算瞭,別放屁裝在竹竿裡——充棍嘍。”

剛比完酒量,秦基偉:老總為啥端我的烏紗帽?陳毅:這是最高機密

比完酒量,陳毅老總說出”最高機密”

秦基偉說:”老總說停就停,隻是想請老總說個明白,為啥子要端掉我的烏紗帽嘛。”

陳毅拍拍肚皮,神秘一笑:”這是最高機密瞭,明天說,明天說。”說完,轉身走瞭,直到招待會結束,陳老總沒有再同秦基偉單獨說過話。

那一夜可苦瞭秦基偉,回到軍區傢裡,左思右想不得要領。陳老總的話半真半假,不像是玩笑,又不像是實情。

剛比完酒量,秦基偉:老總為啥端我的烏紗帽?陳毅:這是最高機密

直到第二天早晨秦基偉到賓館陪同總理和陳老總吃完早點,陳老總把他叫到自己的房間,這才交底:”秦基偉同志,昨晚我跟總理商量瞭一下,決定暫時把你調出軍隊,給我當大使去。”秦基偉吃瞭一驚,定睛再看陳老總,臉上全然沒瞭昨晚招待會上的嘻哈模樣,嚴肅而又認真。顯然這不是開玩笑。

“有些意外,是不是啊?”見秦基偉半晌不語,陳毅站起來瞭,”我告訴你秦基偉,我手下缺人,缺得很吶。政治上可靠,腦子轉得快,嘴巴子抹得光,腿桿子站得直,我就是要這樣的。”

秦基偉問:”老總,已經決定瞭嗎?”陳毅說:”我們不搞強制命令,給你半天時間考慮,下午回話。”

秦基偉略一沉吟,”沒什麼考慮的,老總認為我合適,我打起背包就出發,隻是……”

剛比完酒量,秦基偉:老總為啥端我的烏紗帽?陳毅:這是最高機密

陳毅扭過臉問:”隻是啥子嘛?……我知道,你不是舍不得那頂司令的烏紗,就是怕沒文化,跟洋人打交道吃虧,是不是啊?”

秦基偉笑瞭,說:”老總,我的心思都摸在你手裡,我還有什麼話說呢?堅決執行命令,保證完成任務。你下達命令,我馬上回軍區交代工作跟你走。”

陳毅一屁股坐進沙發裡,把肚皮拍得山響:”你看,你看,我姓陳的沒有看錯吧,我挑的人就有這麼個幹勁!”話鋒一轉,伸手招呼秦基偉:”坐下,坐下,你格老子急啥子嘛。實話告訴你哇,昨晚我跟總理說,總理對你也很欣賞。總理說你是文化人中的沒文化人,沒文化人中的文化人,你看,這個評價不低吧?啊,這還隻是我們的意向,還要向主席報告。向軍委報告。你就等通知吧!”

剛比完酒量,秦基偉:老總為啥端我的烏紗帽?陳毅:這是最高機密

秦基偉說:”老總放心,我是召之即去。”

後來,總政治部果然通知秦基偉,讓他做好調動準備。隻是因為在檢查身體時發現秦基偉心臟有問題,不適應異國氣候,才收回成命。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