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山集血戰艱苦慘烈,40年後兩軍司令員相見,一飲而盡不提此事

羊山集的鏖戰引起瞭遠在陜北的毛主席等人的註意。7月23日,中央軍委和毛主席給劉鄧發來電報,提醒道:”……對羊山、濟寧兩點之敵,判斷確有攻殲把握,則殲滅之;否則,立即集中全軍休整十天左右,除掃清過路小敵及民團外,不打隴海路,不打新黃河以東,也不打平漢路,下決心不要後方,以半月行程直出大別山,占領大別山為中心的數十縣,肅清民團,發動群眾,建立根據地,吸引敵人向我進攻,打運動戰。”

毛主席意見很明顯:羊山集若是一時拿不下來,就不再打瞭;調整部隊趕快南下。

羊山集血戰艱苦慘烈,40年後兩軍司令員相見,一飲而盡不提此事

劉伯承、鄧小平十分清楚毛主席的意見,兩人不想延誤大軍南進的計劃,可是兩人卻也不想放棄消滅羊山集守敵。在這急需作出決策的時刻,兩人顯得十分沉穩慎重,他們決定再征詢一下一線指揮員的意見。

劉伯承打電話給陳再道:”你如實說:是想繼續打?還是想撤下來?”

陳再道斬釘截鐵地回答:”打下去,送到嘴邊的肥肉不能扔瞭!”

劉伯承說:”好!我和鄧政委馬上就過來。”

羊山集血戰艱苦慘烈,40年後兩軍司令員相見,一飲而盡不提此事

劉伯承和鄧小平親臨羊山集前線,仔細詢問瞭敵情和地形情況,對陳再道等人說:越是勝利越要細心謹慎,不能疏忽大意,更不能急躁。你們要親自到前沿看看地形,瞭解一下為什麼攻不下來。要和下面的指戰員研究打法,盡快把羊山集之敵殲滅!

陳再道和縱隊幾個領導下到前沿陣地,經過火線觀察,發現前幾次攻擊沒有解決戰鬥,主要是羊山制高點沒有攻下來,我們攻進去受到山上的炮火射擊,仍站不住腳,下一步總攻要把羊山主峰拿下來就好辦瞭。

陳再道又來到13團3營的陣地上,這個營和14團、15團各一個營全在羊尾的小山包上堅守陣地。當陳再道來到3營7連時,連長一聲高喊:”全體起立,敬禮!”

羊山集血戰艱苦慘烈,40年後兩軍司令員相見,一飲而盡不提此事

隨即呼啦啦站起瞭一群士兵。陳再道仔細一瞧,隻見這群戰士有的隻穿一件背心,有的隻穿著一條褲權,滿身都是泥。陳再道心中明白,天熱加上陣地條件差,戰士們幹脆脫掉外衣。陳再道心頭一熱,說:”你們在這些小山頭上堅持七八天瞭,要不要下去休息一下?”

沒等他把話說完,一個胳膊受傷的戰士,一下子跳出來,交給陳再道一份按有血印的請戰書,說:”我們向首長保證,剩下一個人也不撤,我們要求當突擊隊,盡快總攻!”

一個小戰士也站瞭出來,帶有哭腔地對陳再道說:”為瞭讓俺營長能當營長,俺也不能撤!”

陳再道一驚:”怎麼,你們為何營長不能當營長啦?”

小戰士回答:”俺營長寫瞭決心書,說打不下羊山集,他這個營長就不當瞭!俺們要撤下來,他不是就不能當瞭嗎?”

陳再道心頭又是一熱,多好戰士啊!他動情地說道:”你們營過去打仗是好樣的,你們營長和你們連長都出席過英模大會,這次又在山坡上堅守瞭這麼長時間,真是進可攻、退可守的英雄部隊。

羊山集血戰艱苦慘烈,40年後兩軍司令員相見,一飲而盡不提此事

這次不換你們瞭,希望大傢做好準備,待命總攻!”

戰士們一下子歡呼起來。

回到指揮部,陳再道將視察情況向劉鄧首長作瞭報告,並把下一步如何總攻方案也向劉鄧首長作瞭匯報。劉伯承、鄧小平很快下達瞭總攻命令。

7月27日,火紅的太陽從東方升起。天氣晴朗,萬裡無雲,連續幾天的陰雨終止瞭。天怨人怒,困守羊山集的國民黨部隊真是氣數已盡,老天爺也不站在他們一邊瞭。下午6時半,我各路大軍開始向羊山發起總攻擊。

榴彈炮、野炮、山炮和迫擊炮朝著羊山山頭不停地轟擊,整個羊山硝煙彌漫,炮聲雷鳴。戰士們隨著炮火延伸,向羊山主峰和羊山大街發起沖擊。戰至22時,我軍攻克羊山,占領瞭羊山制高點。國民黨軍雖多次進行反沖擊,企圖奪回羊山主峰,均被我們攻占主峰的部隊打退。

羊山集血戰艱苦慘烈,40年後兩軍司令員相見,一飲而盡不提此事

與此同時,陳再道縱隊的第6旅3個團從西關沖進西大街,逐屋逐院向東發展,13團的部隊也從羊尾沖進羊山集。陳錫聯的3縱部隊從東面攻進東大街。整個羊山集的敵人被我軍攻擊部隊分割包圍。

但是敵人仍在頑抗,巷戰激烈。我軍每占領一個碉堡都要經過激烈拼搏。6旅18團攻到大街中心,一座堅固的地堡出現在眼前,地堡內4挺機槍封鎖瞭我軍前進的道路。團長李開道當即命令1連連長劉茂盛將這座碉堡幹掉。2班的戰鬥小組薑金城、於樹貞兩人帶上許多手榴彈沖向碉堡。開始他們從射擊口奪敵人的機槍,由於槍筒打得火燙,奪瞭幾次沒有成功。最後他們把8個手榴彈捆在一起從射擊口塞進碉堡,”轟轟”幾下爆炸聲,碉堡裡的機槍不響瞭。

這樣的爭奪戰,敵我兩方傷亡都很大。僅18團營以上幹部就傷亡好幾個,1營的營長、副營長都倒下瞭。

羊山集血戰艱苦慘烈,40年後兩軍司令員相見,一飲而盡不提此事

許多年以後,當陳再道回首往事時,萬分感慨地說:”羊山集這一仗,是我打得最艱苦的一仗!犧牲的戰士也最多!”

一個旅參謀長這樣說:”那是一場惡仗,那樣的仗,我一生中沒打過幾次。”

當戰鬥結束時,敵66師師長宋瑞坷被押解走出羊山集時,陳再道縱隊有個幹部望著身邊倒下的戰友淚流滿面,他沖上去就揍宋瑞坷,若不是被人拉住,他就要拔槍瞭。

後來,這個幹部受到陳再道的批評。我軍的政策是不殺俘虜,盡管這個俘虜曾殺過人,但他已經放下武器瞭,我們就得執行俘虜政策。

這就是人民軍隊可敬之處。

羊山集血戰艱苦慘烈,40年後兩軍司令員相見,一飲而盡不提此事

7月28日上午,羊山集的槍炮聲漸漸稀疏。陳再道從掩體裡走出來,想到羊山大街看看情況,作戰參謀一把拉住,不讓陳再道出去。因為金鄉城內的國民黨軍的榴彈炮正盲目地向羊山集發射。陳再道剛回到掩體,外邊的炮彈就爆炸瞭,塵土濺瞭他一身。

從7月17日發起進攻,到7月28日戰鬥結束,羊山集一仗竟打瞭12天!雖然打得艱苦,最終以我軍勝利而告結束。此戰殲敵1.4萬餘人,加上羊山外圍作戰共殲敵23000餘人。劉鄧大軍以自己的犧牲調動瞭國民黨軍7個整編師17個半旅馳援魯西南戰場,從而有力地支援瞭其他戰場上解放軍的作戰。

羊山集之戰結束後,不常作詩的劉伯承高興之餘欣然命筆,賦詩一首:

狼山戰捷復羊山,

炮火雷鳴煙霧間。

千萬居民齊拍手,

欣看子弟奪城關。

羊山集血戰艱苦慘烈,40年後兩軍司令員相見,一飲而盡不提此事

戰鬥結束後,陳再道專門看瞭他的敵手、已成為戰俘的宋瑞坷。

宋瑞坷的外表形象有些出乎陳再道的想象,宋瑞坷個子不高,當時40多歲,長得白凈,外表看上去挺文雅,不像位戰將。陳再道重重地拍瞭一下宋瑞坷的肩膀,道:

“沒想到你在堅守上還真有兩手!”

真正的軍人是渴望與強手交戰的。

宋瑞坷向陳再道提出:他的部隊傷亡太大瞭,請解放軍為傷員治療。陳再道這時的臉色變得嚴峻起來,他盯看瞭宋瑞坷一會兒,說:”你如果早兩天放下武器,就不會造成雙方這麼大的傷亡!”宋瑞坷垂下瞭頭,片刻後才說:”我是軍人,是奉命打仗的,當然我也有責任。”

陳再道喘出幾口粗氣,這才平緩地說:”你們的傷員,我們全部都會進行治療的,這你就放心吧。”

羊山集血戰艱苦慘烈,40年後兩軍司令員相見,一飲而盡不提此事

宋瑞坷後來被送到華北解放區進行學習,以後被特赦瞭。1984年6月,黃埔軍校成立60周年紀念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召開,陳再道應邀參加瞭這次會議。落座後,聽說宋瑞坷也來瞭,陳再道就問身邊的人:宋瑞坷坐在哪兒?宋瑞坷聽說陳再道來瞭,就端著一杯紅葡萄酒走到陳再道的身邊,舉杯向他敬酒。陳再道端起酒杯與宋瑞坷幹杯。宋瑞坷一見陳再道端得是白酒,就回到座位上放下紅酒,也倒上一杯白酒,與陳再道碰杯後,一飲而盡。

兩人誰也沒提羊山集之戰的事。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