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守重癥科,他說:我要把隊員全部安全帶回傢

作為軍隊重癥專傢組成員,蔣東坡曾多次參加應急救援任務,更有著長達39年的救治經驗。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場上,蔣東坡明白,隻有將最後一名病人治愈出院,這一硬仗才算取勝。

堅守重癥科,他說:我要把隊員全部安全帶回傢

“紅區中的紅區”

“這裡是紅區中的紅區,病人是重癥中的重癥。”蔣東坡盯著監控屏幕,看著隔離門一次次打開又關上。這不是一扇普通的隔離門,它是醫護人員的治療之門,病人的希望之門,一扇可以阻止死神進來的生門。“守住瞭這扇門,就守住瞭希望。”蔣東坡說。

2月14日,蔣東坡和戰友們抵達武漢泰康同濟醫院。接上級指示,須盡快建成重癥病區收治病人。而這所醫院剛建完主體,還沒來得及做任何裝修。

在醫療隊張雲福等領導指揮部署下,蔣東坡帶領醫護骨幹,克服諸多困難,發揮醫學專傢特長,還承擔起“設計師”“裝修工” “水電工” “搬運工”等多重勞動任務,在短短3天之內成功建起瞭符合傳染病房要求的戰時標準的重癥監護室。

重癥科是新冠肺炎病人最後的希望,如果在這裡都不能好轉,後果可想而知。

堅守重癥科,他說:我要把隊員全部安全帶回傢

首個轉進來的病人是一位年近8旬的老人,異常消瘦,四肢末端遍佈花斑,背部有褥瘡伴感染,生命體征很不穩定。蔣東坡與醫護骨幹仔細研判病情後,決定讓醫療隊經驗豐富的心內科專傢方玉強帶領幾名醫護骨幹首發出場。

在他坐鎮調度下,方玉強和隊友順利完成進入紅區診療任務,老人的情況逐漸穩定下來。恢復神智的老人面對醫護人員時,流下瞭熱淚。一周後,老人安全轉出科室。

一位新冠肺炎危重型病人進院時,氧飽和度低、呼吸窘迫,危及生命,隻有進行緊急插管機械通氣方可挽救患者生命。但該操作醫護暴露風險很大,必須在負壓病房進行,最大限度作好防護。

整個插管過程十分驚險,患者口腔不時有大量病毒噴濺。雖然隻有短短幾分鐘,參與搶救的隊員所穿衣物均已被汗水浸透……

堅守重癥科,他說:我要把隊員全部安全帶回傢

“一個都不能少”

談及這批隊員,蔣東坡眼裡充滿瞭驕傲,也透著愛惜。他們中有年逾五十的專傢,也有二十多歲的“90後”,在祖國和人民最需要的時候,他們都作出瞭最勇敢的選擇。

而保證隊員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是蔣東坡每時每刻都要關註、考慮和必須落地的事。他和隊員們都很清楚,醫護人員救治病人需要直面病毒,稍有不慎就可能出現職業暴露引發感染,後果不堪設想。

感控最危險的環節之一是從紅區病房輪班下來的醫護人員脫防護裝備的環節,稍不註意就可能讓病毒沾到臉、手等薄弱位置。隻要有時間,蔣東坡就會盯住監控屏幕,在麥克風裡大聲說:“你們不要急,請看墻上的步驟圖,按照操作規程,每個環節都要準確到位……”

“我們的目標是‘打勝仗,零感染’”,蔣東坡說:“我要把他們全部安全帶回傢,一個都不能少。”

堅守重癥科,他說:我要把隊員全部安全帶回傢

來源:軍報記者微信

作者:羅進、朱廣平

編輯:王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