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霆鋒也是個正能量的男人,真男人

1980年8月29日謝霆鋒出生於香港演藝世傢,父親謝賢是60至80年代紅極一時的明星,人稱“四哥” ;母親狄波拉是70年代第一位港姐冠軍,人稱“拉姑” ;有一妹妹名謝婷婷,是演員、模特 。謝霆鋒從出生那天起就註定成為明星,他出生的那天引來50多位記者圍觀,出生的第二天就被各大媒體報刊雜志報道 。出生一周後,謝霆鋒的第一個封面雜志就誕生瞭,創造瞭香港雜志封面年齡最小的紀錄同時也是該記錄的保持者。可以說從一出生謝霆鋒就註定不平凡。

謝霆鋒也是個正能量的男人,真男人

謝霆鋒小時候照片

好,小編直接進入正題。提到創業,娛樂圈在商界賺錢的不在少數。但是能有像謝霆鋒一樣在一個行業裡鳳毛麟角的恐怕隻有謝霆鋒一人瞭。

謝霆鋒也是個正能量的男人,真男人

謝霆鋒花無缺劇照

初入演藝圈時,他經常困惑於一個現象:拍戲現場,導演希望改變或者增加一些效果去找後期時,後期經常出現拿不定主意的現象,得給公司打電話,公司也不能馬上給答案,於是現場變“冷場”,一拖就是兩、三天,很多天,費時又費錢。謝霆鋒經常出現這樣的困惑,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到底問題出現在哪裡。

謝霆鋒也是個正能量的男人,真男人

不肯服輸的謝霆鋒終於找到瞭問題的關鍵,2001年,他拍《玉蝴蝶》MV,付出很多精力和金錢,卻始終無法達到預期效果。事情真的這麼復雜嗎?一番追根究底後,他發現後期制作存在的問題。這時他就在想為什麼我們不自己去做後期制作,這樣作品就能很快的投入市場。從這時起他便開始系統的,重點的去瞭解後期制作的具體事項。

謝霆鋒也是個正能量的男人,真男人

謝霆鋒

通過瞭解,他發現香港本土的後期制作都被韓國、泰國、澳大利亞等公司壟斷,而且大傢也已習慣這種受制於人,即使這些外資提供的服務並不理想。那麼為什麼不自己做吶,得到的回饋也都是搖頭,嘆氣。“想要做後期制作沒那麼容易的”

謝霆鋒說:“別人不做,我自己來”。後來他把自己的決定告訴的傢人和朋友。他的主意幾乎遭到所有知情者的反對。包括傢人在內,也都警告他:謝傢就沒有會做生意的基因。而謝霆鋒打定瞭主意。“就我瞭,我來做給你們看!”

謝霆鋒創業初期,沒有很多的資金,在采訪時自己也說瞭。當時自己是把房子抵押瞭。貸款100多萬港幣再加上自己手裡的錢,創立瞭PO朝霆。

謀定而後動且極賦自我控制能力,可能是他至今不為人知的性格特征。

當時,23歲,眾人眼中的“壞孩子”,已看準自己下的是有勝算的棋:第一,我作為歌手有不錯的收入,可以養活公司走一段時間,當時的唱片市場還是不錯的;第二,雖然終極目標是整個後期,但我選擇瞭門檻相對低的廣告後期作為開始,這可以舒緩業務和財務壓力;第三,我自己手上已經有好幾條廣告片子,可以作為業務的開端。有瞭這個開端,就可以一生二,二生三。

談到當年的情形,他特別強調:創業需要勇氣,但更重要的是尊重現實、看清形勢、冒“有把握”的險。因而,他不希望看故事的年輕人覺得,單憑意氣就可以去創業。“押房產看上去是挺勇敢的一件事,但這真的是算計之後的決定。我當時是算過的。至少,可以支持一年半的時間。”他說。

謝霆鋒的謀劃與清醒還不止於此。喜歡足球的他比喻,帶領一個球隊去挑戰大力神杯,最重要的不是自己的球技高低,而是能否找到一個好教練,並建立一支頂尖的球隊。他一開始就把人的問題擺在首位,並成功請到大神級的人加入戰隊。

“最重要的是請對人,把對的人放在對的位置。”創辦公司之初,他就已明白此理,這也成瞭他日後成功的關鍵原因。

人對瞭,事就對瞭!

謝霆鋒相信,“人對瞭,事情也就對瞭。雖然設備很重要,但一百臺好機器也趕不上一個對的人。”

PO執行董事、已與謝霆鋒親密搭檔十二年的楊文傑是謝霆鋒請到的第一個高人。性格略顯內向的楊文傑先後就職於兩傢頂尖制作公司:Show reel、Centro Digital Pictures Ltd.,練就瞭一身後期制作的技術和管理本領。

謝霆鋒也是個正能量的男人,真男人

楊文傑和謝霆鋒

楊文傑清晰記得與謝霆鋒初見的情景:“起初心裡想,‘謝霆鋒,這個壞孩子能做什麼事’。但交談後,我感到他和傳媒描述的不一樣。他很堅定,有長遠思維和規劃,對行業、自己的機會和挑戰看得很清晰。最重要的,他的願景和決心,說香港人要證明一下自己,這個很鼓勵我。”

楊文傑尤其對謝霆鋒理念非常認同。後來,這成為PO最重要的理念。若向他們分別提問公司成功的秘訣?他們一定異口同聲:因為人。

謝霆鋒對楊文傑的印象是,“談下來,感到他比我還壞。但這就對瞭。”兩個人於是很快達成一致:做出一個香港人自己的後期制作公司來。

管理的核心在於自己的心態

創業者要成功,把自己的夢想變成團隊一致的目標。如何實現這一點,他的辦法是:帶人帶心。

一、對人好,二、對自己狠。

什麼事情都一起商量,一起解決,是謝霆鋒對人好的第一招。從根本上體現瞭對人的尊重。楊文傑總喜歡講述的一個故事是:PO中國香港總部搬遷到現址之前,謝霆鋒曾讓公司集體停工一天,所有職員一起考察公司新址,看大傢是否滿意。“他跟同事們說,一定要大傢都滿意,這個環境才有意義。”。隻有你尊重別人瞭,別人才會更加尊重你。管理的靈魂。

謝霆鋒還有一個習慣,從不稱呼自己的下屬為員工,而是稱呼他們為同事,以此表明自己對職員的尊重,對人格平等的堅持。

在這裡突然想起魯豫曾經采訪謝霆鋒時的一段話。走進PO的辦公室,除瞭感受到這裡作為亞洲後期制作重鎮的創意與科技氣息,更有一種難得人性化溫暖與光輝。在電梯裡碰到員工時,魯豫問:“你感覺在這公司上班的氛圍怎麼樣?”大傢看下員工的回答“他們設置瞭各種體貼員工的設備,還成立瞭羽毛球隊、腳踏車隊、足球隊,經常舉辦各種集體活動,謝霆鋒都一一全情參與。雖說這一行很辛苦,但是工作環境能夠讓我們勞逸結合,很舒適的環境。謝霆鋒不光對員工好,也對員工的傢屬好,公司組織出國旅行,傢屬也都在邀請之列。“我們的工作很辛苦,傢屬們付出很多。每一年我要感謝的,當然會包括我的同事,但首先要感謝的,還是在傢裡默默支持的傢屬們。”

謝霆鋒也是個正能量的男人,真男人

他的管理故事寫入商學院案例的謝霆鋒還廢掉很多商學院課堂的管理常識。在PO,沒有嚴格考勤,隻要工作能完成,晚來早退都可以。即使有工作在手,隻要不是非常緊急,覺得不在狀態或者有私人事務要處理,也是很隨便,打個招呼就可以去處理自己的事情。

管理者首先是服務員,PO成立後很長時間內,他的名片上都印著“茶水部主管”。

“你希望人傢怎麼做,就先自己做,我覺得這就是最好的管理。“謝霆鋒說。自己能做到親力親為,隻要是有上進心的員工都會跟上步伐,向好的方向發展的。

記得聽過過一個關於別的公司向朝霆公司挖人的故事。

2008年,因為業績出眾,有對手提供5倍的工資向PO挖人,結果20個人隻走瞭一個。這大大超出謝霆鋒的預期:“坦白講如果我是他們,走不走不敢說,但起碼會很心動。”這也讓他更加堅定,自己琢磨出的管理之道正確的。

當然,商業是一個物質為基礎的世界。謝霆鋒也是很清楚這一點的。他對別人講,真正留人的,還是不斷提升事業的發展,給大傢美好前程。每年他都會提出有挑戰的目標,既包括業務發展,也包括薪水漲幅。而且會帶頭向前沖,全力確保目標的完成,讓大傢對PO、對自己有心。

朝霆發展之路,是一步步向前進的步伐。

2009年,謝霆鋒接拍的《全城熱戀》是PO的第一個電影後期制作項目。他們花1200多萬港幣更新設備,精心準備三個月,做出令導演和攝影師驚喜的畫質,影片還未拍完,劇組的外國攝影師便與PO預約瞭下部電影的後期制作。

PO在電影領域飛速發展。《李小龍》、《東風破》、《單身男女》、《婚前試愛》、《一路有你》、《桃姐》、《救火英雄》、《中國合夥人》、《一九四二》、《痞子英雄 黎明升起》、《一步之遙》、《親愛的》等等都成瞭公司PO的生意。薑文、馮小剛、陳可辛、許鞍華等大牌導演的眼中,謝霆鋒也不再隻是演員,而是他們可以信賴的合作夥伴。

在廣告、電影這兩個最重要後期市場搶位的同時,謝霆鋒也不斷開疆拓土,跨區域佈局:2009年,PO在上海成立瞭分公司,成為大中華地區第一傢跨兩地的後期制作公司。2012年底,PO又在北京開設瞭分公司。

當時,有同行來公司做後期,碰見他打招呼,“霆鋒你也來配音?”他隻能敷衍著說“是啊”,同時也會試著向對方“打探”一下:“這傢公司怎樣,還不錯吧?”對方回答:“很好啊,這種公司可不多見啊。”相視而笑。

謝霆鋒也是個正能量的男人,真男人

“想要名利,想要愛情,想要房子,想要車子,想要成功,你有沒有問自己,你真正要的是什麼?如果知道自己要什麼,你可以不打遊戲、不談戀愛、不睡覺、不KTV,不跟朋友開party,不做與此無關的一切,就隻為這個努力嗎?”謝霆鋒講的話還是很中肯。年輕人要多努力。

除瞭後期制作,謝霆鋒在飲食、時尚、電視等領域也早已佈下一盤大棋。都說明星的使命是娛樂眾人,但在明星這件商品背後,謝霆鋒通過商業領域的跑馬圈地向世人證明,他正在最大限度地掌控自己的人生。

明星都在為自己的理想而奮鬥,我們還有什麼資格不努力吶。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