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沖刺IPO到全員解散僅三個月:美利車金融到底發生瞭什麼?

從沖刺IPO到全員解散僅三個月:美利車金融到底發生瞭什麼?

(美利車金融線下推廣門店 圖片來源:企業官微)

本報特約記者袁詠 “所有人!把電腦關上,手機放到桌面,坐在座位上不要動,不要說話,否則後果自負。”2019年11月11日上午10點左右,星期一,和以往每個周一一樣,劉悅(化名)正在電腦上敲著字,突然聽到一陣威嚴的聲音,緊接著一群警察快步走瞭進來,辦公室被“包圍”瞭。

作為美利車金融的前員工,劉悅和當時的絕大部分同事一樣,第一次面對這樣的情況,都懵瞭。而也是從這一刻開始,美利車金融,這傢擁有約6000名員工、業務覆蓋全國300多個城市、剛剛提交美股招股書的二手車金融公司,以極快的速度全面走向瓦解。

突如其來的檢查

當天,警方的檢查持續到下午7點左右才結束。期間,所有人都隻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在對財務室、合同檔案室進行重點檢查以後,警方開始清點要帶走的人員名單,被點到名字的員工,需要將電腦、手機交給警方,然後被帶走。

北京公司這一塊,大概有幾十名員工被帶走瞭,這些消息媒體當天都有報道。劉悅後來看新聞才知道,就在同一天,武漢、深圳等地的辦公室也被警方調查,大量員工被帶走。次日,公司創始人也被警方帶走。(編者註:後據媒體報道,公司創始人劉雁南因卷入有用分期特大涉黑“套路貸”案被抓。)

這些跡象顯示瞭事情的嚴重性。但至於美利車金融是因為什麼被查,至今沒有具體消息披露,但從協助調查人員所屬業務線以及種種跡象表明,調查源於深圳有用分期業務,大量媒體報道時,也將該事件稱為有用分期“1105”專案(上述套路貸事件)。

有用分期與美利車金融早期同屬美利金融集團旗下子公司。2017年,公司計劃將車金融業務單獨上市,於是將美利車金融與有用分期進行瞭獨立拆分。美利車金融專註於二手車分期服務,有用分期早期做3C類產品的消費分期,後轉型做線上分期業務。

2019年10月31日,美利車金融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瞭招股書。據瞭解,11月11日這一周,美利車金融股票會確定定價范圍,當時公司高管都在境外路演。不過,這一切在調查事件後戛然而止。

警方離開以後,公司發現美利車金融的服務器、銀行賬號也被查封瞭。沒有服務器和資金,公司所有業務瞬間癱瘓。

員工工資發不瞭,新增業務無法開展,美利服務的車貸存量用戶賬戶也無法完成還款。根據美利車金融招股書數據,截至2019年6月,美利車金融汽車融資貸款餘額是219億元,這些錢都是由美利車金融的合作銀行發放。

加上公司高管都在境外,公司進入群龍無首的局面。

業務全面癱瘓

11月12日早上,聯系不上親人的員工傢屬、扣不瞭款的銀行代表擠爆瞭美利北京辦公室。而一群自己也不知道何去何從的員工接待瞭他們,但針對來訪者的所有疑問,其實都沒有答案。“我傢孩子長這麼大,第一次在外面過夜,你說我能不擔心嗎。”一個50歲左右的中年人在公司前臺哭瞭起來。接待他的女同事強作鎮定安慰他,“沒事的,他們隻是協助調查,24小時之內會出來的,再耐心等一等。”

更多傢屬,是帶著滿腔怒火趕過來的。公司不少部門的員工都自發加入這場接待工作中。人最多的時候,幾乎所有會議室都坐滿瞭員工的傢屬,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瞭深夜。當天等不到親人的傢屬們,有的直接睡在瞭公司的會議室裡。

11月12日深夜11點開始,陸陸續續有員工被警方放出來。直至第二天,大部分被帶走的員工都出來瞭。據瞭解,武漢、深圳也是類似的情況。

雖然大部分員工出來瞭,但被警方扣留的員工該怎麼辦,公司接下來的業務該怎麼辦,沒有人有答案。

混亂持續瞭好多天,但至少有一個積極因素存在:結合協助調查員工反饋的信息等種種跡象顯示,警方的調查不是針對車業務,而是有用分期業務,這就意味著,車業務還有恢復的可能。大傢似乎看到瞭一絲希望,接下來股東的介入,又進一步放大瞭這個希望。

股東介入

作為美利車金融第一大股東,新希望集團占股16.3%。新希望集團不僅對美利車金融進行瞭財務投資,同時,其旗下新網銀行,也是美利車金融最主要的合作銀行。219億元在貸餘額中,新網銀行占據瞭很大一部分。

從沖刺IPO到全員解散僅三個月:美利車金融到底發生瞭什麼?

(美利車金融網站停留在其融資的新聞 來源:企業官網)

在日益混亂的情況下,包括新希望集團、京東金融等在內的股東方,成立瞭應急運營小組,負責人包括新希望集團代表謝暉及優信前首席戰略官井文兵等。2019年12月初,應急運營小組入駐美利車金融,以推進車業務恢復。

恢復業務,需要恢復後臺系統,需要人員配合,但最關鍵的還是錢。

所有正常的運營都需要錢,房租、員工工資社保,甚至打印機需要的油墨和紙張、保潔阿姨的工資。因為賬戶被凍結,公司自有資金指望不上瞭。活下去的唯一可能,就是有新投資人進場,或原有股東追加投資。但這個時候,還會有人給美利車金融投錢嗎?還有銀行願意給美利推薦的用戶放款嗎?

實際上,在多重困難之下,應急運營小組的工作重心,也許早已悄然改變。1月7日,大傢沒有等到車業務進展的消息,卻等來瞭大裁員的消息。

內部理財爆雷

2020年1月初,公司絕大部分員工收到瞭裁員郵件。郵件內容稱,“股東們舉各方之力,積極解決流動性資金枯竭的問題,但見效甚微,目前可用資金已完全支撐不瞭公司的正常運營,提出與部分員工通過協商一致的方式解除勞動關系。留守公司的員工主要是維系存量資產管理的需要”。

此次裁員,加上11月底武漢分公司宣佈解散,美利車金融原本約6000人的隊伍,已經所剩無幾。實際上,除瞭收到裁員郵件和電子離職文件外,並沒有人與員工進行任何形式的協商。應急運營小組,以及股東的駐場律師,也都不見瞭蹤影。

大規模裁員,加上工作重心轉向存量資產管理,股東顯然意圖將自身損失最小化,這引發瞭大量員工的不滿。北京總部員工紛紛到相關部門申請勞動仲裁,此時,距離春節僅有2周的時間。

失去工作,沒有工資、社保、年終獎,員工隻剩下渺茫的維權之路,甚至都不知道該投訴誰。對於美利車金融大部分員工而言,這註定是一個難忘的春節。

但員工損失還不僅僅如此。一直以來,美利車金融有一個內部理財產品名為“樂享計劃”,以員工福利名義對內開放,按一定利息比率向員工募集資金,超過200名員工參與該計劃,涉及資金總額約1.2億元,平均投資金額約60萬/人,不少人投入資金超過百萬,甚至數百萬。

調查事件導致樂享計劃實質上已經“爆雷”,因為寄希望於車業務恢復,頂著巨大經濟壓力,這些員工依然堅守在公司。

其實,11月事情剛發生時就有員工提出要報警,但有一種擔心是,報警以後會牽連車業務,業務恢復就更難瞭。直至大裁員發生,才有員工就樂享計劃報警。事實證明,報警會影響車業務恢復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因為警方相關部門都認為自己不適合受理該案件。

有員工打瞭110,電話被轉到轄區的朝陽公安分局。朝陽分局表示應聯系受理美利案件的昌平分局,昌平分局表示警方對此案件的調查不涉及樂享計劃,建議員工先去法院備案。海淀法院則表示,沒法備案,建議聯系相關公安部門。同時,有員工去到海淀區上地法院,要求就樂享計劃逾期提起民事訴訟,但法院的答復依然是,因為涉及刑事案件,建議聯系相關公安部門。

就這樣,轉瞭一圈回到原點,沒有一個機構願意受理,樂享計劃成瞭一宗懸案。後期,員工雖有委托律師跟進,但至今依然沒有立案。

一地雞毛

如今,新冠疫情的陰霾還沒有散去。而3月16日,美利車金融剩下的員工也收到郵件:公司將與全體員工解除勞動合同。從2019年11月11日至今,歷時125天,美利車金融這傢公司就這樣從巔峰到谷底,留下一地雞毛。

但很多東西不會憑空消失:219億元銀行放款的回收、數十萬購車用戶的征信影響以及後繼還款解押處理、近6000員工突然暫停的職場生涯及財產損失,還有1.2億元不明去向、無人過問的集資款。這些影響將真實存在,而解決方案是什麼,沒有人知道答案。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