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這麼搞下去,芒果臺的王牌《歌手·當打之年》前景堪憂

文丨黃小米

因為疫情,「芒果臺」老牌音樂綜藝《歌手·當打之年》最近的幾期都采用所謂「雲錄制」的分場錄制方式操作。

這是特殊時期之下不得已的辦法,但卻嚴重影響瞭節目的效果,本來走到現在的《歌手》就已經變成瞭以青年一輩歌手為主,不再有最開始的那種大牌陣容,能給人一種非看不可的吸引力,也就直接導致瞭關註度的降低,你能很明顯感覺到關於節目話題的討論度遠不如第一二季那麼火熱,金曲不再頻出,朋友圈沒有刷屏,就連選手的八卦爭議熱搜也遠不如前;再加上這種分場錄制的方式,也極大地削弱瞭音樂綜藝中占很大比重的現場感,那種選手和選手之間的競技的張力,乃至和觀眾之間的互動感,都盡數流失瞭。

選手的中生代化、關註度的下降,都是《歌手》不如從前的客觀因素,如今再失去瞭音樂最具感染力的現場,也就怪不得它在豆瓣的評分隻有5.8。

再這麼搞下去,芒果臺的王牌《歌手·當打之年》前景堪憂

我看在恢復同場競技以前,大可以改成「雲吃播」的形式,類似金球獎頒獎禮那樣,也像春節前班級裡停課搞聯歡茶話會,大傢吃吃談談,輪流上去表演節目,畢竟醬油廠都贊助瞭,何至於不倫不類到要周深表演醬油蘸水果呢?

隻希望這段時間不要太久,不然湖南臺的這個王牌節目可真的是前景堪憂瞭。

再這麼搞下去,芒果臺的王牌《歌手·當打之年》前景堪憂

《歌手》今年雖然大刀闊斧改變賽制,以「奇襲」代替踢館,卻保留瞭原節目的佛系內核,矛盾適度,不太戲劇化,都是經驗豐富的歌手瞭,也都是熱愛音樂的實力唱將,來參加節目為瞭維持話題度而已,無謂搞得太血淋淋。

因此新一季的《歌手》比起「藍臺」野心頗大的同類新節目《天賜的聲音》還是順眼多瞭。與其看知名歌手照著劣質劇本撕來撕去或看他們假裝新人積極競爭,非常時期,我們隻想靜靜聽歌。

再這麼搞下去,芒果臺的王牌《歌手·當打之年》前景堪憂

《天賜的聲音》

上周五,晚進場的觀眾已經錯過瞭當代中文歌壇的「哀愁書生」毛不易,但也沒什麼好為他可惜的,可能他有更重要的項目要忙。

他在今年的《歌手》僅僅留下瞭第一輪的兩首歌,好在錄得早,不僅有現場觀眾,還有出手大方的舞臺配置,唱《借》的那場有中西樂器聯合伴奏,淘汰賽那場選唱校園民謠風格催淚彈《一葷一素》時也有民樂手伴奏及小型合唱團配唱,這把嗓音不管唱什麼,導播都能在觀眾席捕捉到起碼一對淚眼。

《歌手》讓人欣慰的一點是,即便現在的這些選手們臺下已經沒有瞭觀眾,對手也不在他們身旁,但他們依然是拿出瞭競技的態度,在好好唱歌的。

再這麼搞下去,芒果臺的王牌《歌手·當打之年》前景堪憂

沒有瞭毛不易的第三輪排位賽,讓人心臟跳針的是周深和華晨宇。這兩位也在很多人的冠軍名單上。

再這麼搞下去,芒果臺的王牌《歌手·當打之年》前景堪憂

可能因為這一季主要參賽選手蕭敬騰、米西亞早就是能開萬人演唱會的歌手,徐佳瑩在《歌手》的前身《我是歌手》時期就已經成名,袁婭維風格穩定,可惜至今無法找到結合國人欣賞口味的突破點(並不是件壞事)。黃霄雲的走勢還不好說(可能因為實力完美到讓人說不出話,外形過於合乎傳統偶像美少女的定義?)

再這麼搞下去,芒果臺的王牌《歌手·當打之年》前景堪憂

周深和華晨宇則是處於上升期的華語流行男歌手當中最有個性魅力的,九零後們都即將踏入而立之年,像周傑倫那樣紅遍亞洲的新天王還沒出現,華晨宇在努力當傳統的唱作人,周深逐漸擺脫「和音小王子」的命運(跟造型改進和軟糯的人設分不開),再加上他和動漫的緣分,相信很討二次元粉絲的喜愛。

再這麼搞下去,芒果臺的王牌《歌手·當打之年》前景堪憂

老實說華晨宇這一季還沒有火力全開的跡象,我記憶中他的現場高光時刻是2018年參加《歌手》時一身紅裝演繹臺灣樂團「草東沒有派對」的成名曲《山海》。第三輪首選陳奕迅的《我們》是聰明的,這首歌屬於Eason作品裡「看不出很難唱」的一類(大部分都是這類),加上他在表演之前的鋪陳,演唱時直視鏡頭的迷離眼神,感覺有段過去的隱痛,讓聽者自行腦補可能發生過的故事。

再這麼搞下去,芒果臺的王牌《歌手·當打之年》前景堪憂

目前為止,周深已經把那首成名曲《大魚》唱瞭,這次挑的《Monsters》雖然抓耳,其實挺普通的,倒是新的編曲給瞭周深施展「拳腳」機會,這次周深在有限的錄影棚放開表演瞭一番,雖然踢腿還不如「老蕭」遊刃有餘,但起碼證明瞭自己也沒在怕三次元「油膩」的舞臺指定動作。

再這麼搞下去,芒果臺的王牌《歌手·當打之年》前景堪憂

直接導致毛不易淘汰的黃霄雲是目前出場的「奇襲」歌手中的科班出身,因此被人詬病炫技和沒有感情。她顯然是可以作為實力派兼偶像派出道的,目前資歷尚淺的她似乎還沒有能像歐陽娜娜那樣有表現個性的機會。除瞭幾首網紅翻唱歌曲,個人作品記憶點都不深。第三輪下半場淘汰賽她會表演張靚穎的《我用所有報答愛》,看得出是奮力一搏瞭。

再這麼搞下去,芒果臺的王牌《歌手·當打之年》前景堪憂

蕭敬騰是可怕的翻唱者,很多原唱就此消失在人們的記憶中。他這次選唱瞭鄧見超《好的晚安》,這首歌周深去年在《這!就是原創》裡翻唱過。之前蕭翻唱瞭街頭藝人出道的臺灣創作人邱振哲的《太陽》 ,知道原唱的人不多,算是起到瞭宣傳作用,但經過他的演繹,誰還記得黃義達原唱的《那女孩對我說》長什麼樣?

再這麼搞下去,芒果臺的王牌《歌手·當打之年》前景堪憂

徐佳瑩對各大音樂綜藝的套路再熟悉不過瞭,她始終保持著出道多年來一貫校園女歌手外形,以至於每次開唱都讓人對她的歌聲重新肅然起敬。她懂得挑適合自己的,也懂得制造意外,陳粒的《小半》是忠實原唱,老王樂隊的《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則是對原唱的大反轉,這一輪她唱的都是自己的原創曲,艾怡良寫給她的《言不由衷》不功不過。

還沒發聲的主題曲專業戶胡夏下一場「奇襲」徐佳瑩,挑的是李壽全的《張三的歌》,情懷分實在太高,不過就算徐佳瑩被奇襲成功,起碼還有機會唱一首自己的歌。

再這麼搞下去,芒果臺的王牌《歌手·當打之年》前景堪憂

米西亞全程的參與感很強,每個表演她都不吝給出「すごい」的反應,她自己的表演則讓人以為是中場休息,看一段不搭界的日本女歌手的演出錄像,直到結尾宣佈她本場第三我們才想起來她也是來參賽的。她要像Jessie J那樣以外籍身份奪冠的機會目前看來不大,不過能提高在中國的知名度那是肯定的。

再這麼搞下去,芒果臺的王牌《歌手·當打之年》前景堪憂

奇襲黃霄雲失敗的秦凡淇比米西亞更亂入,屬於她的攝影棚應該是是焦點在捧新人和發掘唱作人的節目。《不透氣的房間》雖然已經是她作品集裡比較主流的瞭,但她目前的作品集整本都還在習作的階段,離走出怪怪音樂才女的小圈子還有一段距離。

再這麼搞下去,芒果臺的王牌《歌手·當打之年》前景堪憂

然後,吉克雋逸也參加瞭。她奇襲袁婭維成功本來是本場的懸念,結果也不瞭瞭之。《歌手》就是這樣很難有戲劇效果的老節目,都是出道歌手瞭,輸贏的籌碼實在不大。

再這麼搞下去,芒果臺的王牌《歌手·當打之年》前景堪憂

《歌手》幾乎是近十年來華語流行樂壇的縮影,紅過的歌賞味期限無限延長,會在各路歌唱綜藝中被反復翻炒。冷門的歌也有機會獲得重生,老將出新歌不會有人買單,隻有參加音樂綜藝才能圈到新粉。

新人幾乎都靠一再參加音樂綜藝出道,而出道瞭以後賣專輯是沒前途的,隻有為影視配唱主題歌,和不斷參加各路綜藝保持正面的知名度。這麼描述未免喪氣瞭點,有活力的音樂產業本身就是娛樂產業支柱,不需要依附影視和綜藝。但《歌手》的成功在於不斷提醒我們華語樂壇是有好歌手的。

再這麼搞下去,芒果臺的王牌《歌手·當打之年》前景堪憂

分場錄制的《歌手》現場感無法全面施展,卻讓人回憶起聽廣播音樂節目的感覺(對,就是用收音機的那種),本來每個人對自己的音樂品味都十分堅持,你回憶一下,以前班上哈日、哈韓、聽國語流行的、聽粵語流行的,聽歐美流行的,和聽團的,能玩到一起嗎?隻有音樂綜藝節目能讓我們願意放下個人喜好,像容忍廣播節目DJ的選擇那樣。音樂暫時不是彰顯個性的標識,而是陪伴我們度過惶惶不安日子的安慰劑。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