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途島之戰

中途島之戰

  1942年4月,經羅斯福總統批準,由陸軍航空兵司令阿諾德上將挑選瞭美國陸軍航空兵中的傳奇人物,曾在二三十年代多次創造飛機競速比賽記錄和歷史上第一次進行儀表飛行的優秀飛行員杜立特爾中校,組織16個B—25轟炸機的機組人員,經短期強化訓練後,於4月18日在杜立特爾的率領下從海軍“大黃蜂”號航空母艦上起飛,轟炸瞭東京。這次空襲給日本造成的物質損失微不足道,但在心理上極大震撼瞭日本朝野,並使日本軍方對珍珠港事變後的戰略進攻方向的爭論有瞭結果——4月底,中途島作戰計劃由山本五十六海軍大將正式提交軍令部總長永野修身海軍大將,迅即獲得批準。5月5日,永野海軍大將奉天皇敕令,發佈瞭《大本營海軍部第十八號命令》,正式下達代號為“米號作戰”的中途島作戰計劃。這一命令簡單地命令聯合艦隊司令長官“與陸軍協同,占領中途島和阿留申群島西部要地”。同時,大本營陸軍參謀本部和大本營海軍部簽署瞭聯合“中央協議”,規定瞭陸軍和海軍在中途島作戰中相互協作的事項。根據這個協議,陸軍將派一個加強聯隊參加中途島登陸作戰,這些部隊在完成占領後撤出,由海軍部隊負責守備該島,登陸部隊將於5月25日前後在塞班島集結。協議沒有具體規定作戰日期,隻是說作戰將在“6月份前二十天內”,與阿留申的作戰同時開始。

中途島  中途島作戰計劃是在聯合艦隊司令山本五十六親自主持下由聯合艦隊司令部制定的,聯合艦隊參謀長宇垣纏海軍少將總負責,聯合艦隊首席參謀黑島龜人海軍大佐籌劃計劃綱要和輪廓,其他參謀則按專業分工制訂該計劃的各個細節。作戰目的一是占領中途島,奪取航空兵前進基地,二是引誘並殲滅美國太平洋艦隊。為確保戰役勝利,將首先對阿留申群島發動佯攻,以分散牽制美軍,日軍主力則隱蔽前往中途島,奪取懊島並消滅前來增援的美軍太平洋艦隊。如果達成戰役企圖,將極大消耗美軍的有生力量,沉重打擊美軍的戰鬥意志,並能將美軍在太平洋上發動戰略反擊的時間至少推遲到1944年以後,為日本贏得寶貴的時間,從而積蓄起充足的力量來保持有利而穩定的戰略態勢。

  1942年3月底計劃出臺,4月初提交海軍軍令部討論,遭到瞭強烈反對,海軍軍令部認為由於中途島距離較遠,無法得到岸基航空兵的支援,而且難以做到出其不意,退一步說,即便占領中途島,組織防禦和維持補給都是非常困難的。但在山本的堅持下,軍令部在原則上表示同意,但在戰役發起時間等一些細節上還有分歧。而日本陸軍則反對海軍的計劃,主張進攻澳大利亞。東京遭到空襲後,日軍大本營感到瞭來自東面的威脅,使一切反對中途島作戰的意見煙消雲散。從這一點上講,杜立特爾無疑是中途島大捷的第一功臣。

  日軍計劃投入航空母艦8艘,水上飛機母艦5艘,戰列艦11艘,重巡洋艦13艘,輕巡洋艦9艘,驅逐艦68艘,潛艇24艘,掃雷艦5艘,運輸艦16艘,後勤補給艦21艘,飛機700架,陸軍8600人,海軍2.3萬人的龐大兵力來執行這一計劃。戰役最高指揮官為聯合艦隊司令山本五十六海軍大將。

中途島之戰

  作戰序列為:

  一、主力編隊,由山本五十六親自指揮,下轄航空母艦1艘,水上飛機母艦2艘,艦載機19架,水上飛機50架,戰列艦7艘,輕巡洋艦3艘,驅逐艦21艘,補給艦4艘擔負策應中途島和阿留申群島的任務;

  二、機動編隊,由南雲忠一海軍中將指揮,下轄航空母艦4艘,艦載機266架,此外還搭載計劃用於中途島的岸基航空兵飛機46架,戰列艦2艘,重巡洋艦2艘,輕巡洋艦1艘,驅逐艦12艘,補給艦5艘負責對進攻中途島的空中支援,並尋機消滅美國太平洋艦隊;

  三、登陸編隊,由近藤信竹海軍中將指揮,下轄航空母艦1艘,水上飛機母艦2艘,艦載機23架,水上飛機40架,戰列艦2艘,重巡洋艦8艘,輕巡洋艦2艘,驅逐艦21艘,運輸艦14艘,補給艦8艘,運載地面部隊5800人(由太田實海軍大佐指揮的第二聯合特別陸戰隊和由一木清直陸軍大佐指揮的一木支隊組成),負責在中途島登陸;

  四、北方編隊,由細萱戌子郎海軍中將指揮,下轄航空母艦2艘,搭載艦載機82架,水上飛機母艦1艘,水上飛機10架,重巡洋艦3艘,輕巡洋艦3艘,驅逐艦12艘,潛艇6艘,掃雷艦5艘,運輸艦3艘,補給艦3艘,運載地面部隊1800人,其中穗積松年陸軍少佐指揮一個步兵大隊(相當於營)和一個工兵中隊(相當於連)組成陸軍北海支隊,共約1200人負責在阿圖島登陸,向井一二三海軍少佐指揮的舞鶴鎮守府第三特別陸戰隊約600人負責在基斯卡島登陸,作為佯攻;

  五、先遣偵察編隊,由小松輝久海軍中將指揮,下轄輕巡洋艦1艘,潛艇供應艦1艘,潛艇17艘負責在中途島與夏威夷之間建立三道潛艇警戒線,偵察美軍的動向。

  此外還有塚原二四三中將指揮的以南洋諸島為基地的214架岸基飛機,其中戰鬥機108架、魚雷機72架、轟炸機10架、水上飛機24架,擔負空中偵察和掩護。

  懊計劃規定6月2日偵察編隊的潛艇進入中途島與夏威夷之間以及中途島以東海域的預定陣位,建立三道潛艇警戒線;6月4日對阿留申群島進行空襲,以配合中途島方向的主攻;6月5日機動編隊對中途島進行空襲,壓制消滅島上的航空兵力,隨後進至中途島以北海域一面支援登陸作戰,一面準備迎擊美軍艦隊的反擊,待奪取中途島機場之後,其航母所搭載的岸基飛機立即轉至島上;6月6日在基斯卡島和阿圖島實施登陸;6月7日代號為N日,登陸編隊實施對中途島的登陸,之所以選擇6月7日為登陸日,因為那是6月中一個有月光的夜晚;主力編隊於6月7日抵達中途島西北海域,為登陸編隊提供火力支援,並與美軍艦隊展開海上決戰。該計劃將在兩個方向展開,中途島為主攻方向,阿留申為佯攻方向,兩個方向密切配合,相互支援,一旦美軍前往任一方向迎戰,都將由主力編隊負責以海上決戰將其殲滅。整個計劃組織嚴密,規模宏大,日本海軍可以說是傾巢而出,幾乎投入瞭所有能動用的艦艇。這一行動的耗油量幾乎相當於日本海軍在和平時期一年的耗油量,甚至還有人說所有參戰軍艦的甲板面積總和比中途島的面積還大。但該計劃有一個致命的缺點,那就是犯瞭分散兵力的兵傢大忌,當時日軍在太平洋上占有絕對優勢,隻需集中全力進攻中途島,就可穩操勝券,卻反而把部隊分為幾個相距遙遠又難以及時相互支援的編隊,削弱瞭自己的優勢,分散瞭自己的兵力,埋下失敗的契機。

  趾高氣揚的日軍自峙占據優勢,作戰準備難免有幾分疏漏,特別是既沒有及時修復在珊瑚海海戰中負傷的“翔鶴”號航母,也沒有迅速為飛行員傷亡慘重的“瑞鶴”號航母補充飛行員,致使這兩艘航母無法參加中途島作戰。如果這兩艘航母能及時恢復戰力,按原定計劃加入南雲的機動編隊,那麼在中途島作戰方向,日軍航母在數量上就將占有6:3的絕對優勢,南雲就可以擁有足夠的力量遊刃有餘地應付美軍中途島岸基航空兵和航母艦載機的同時攻擊,極有可能改變戰役的最終結局。

  5月18日,參加中途島登陸作戰的指揮官一木清直陸軍大佐來到“大和”號,接受山本關於作戰計劃的指示。至此,各參戰部隊都已領受瞭作戰任務。

  5月20日,山本發佈各部隊作戰部署的最後命令,考慮到聯合艦隊還需要七天才出海,為瞭不白白浪費這幾天,聯合艦隊組織瞭為期兩天的大規模實戰演習。

  5月25日,在“大和”號上進行瞭一次中途島和阿留申作戰的圖上演習。演習中卻最生動不過地說明瞭日軍狂妄自大和輕率愚蠢達到瞭何等地步!謗據演習的裁判計算,美軍投中瞭九枚炸彈,擊沉日軍兩艘航母。這一客觀結論,卻被先改為命中三彈,擊沉擊傷航母各一艘,最後竟索性改為一艘也沒有損失。完全可以這麼說,此時此刻,日軍根本沒有想到過失敗。剛參加珊瑚海海戰歸來的高木武雄海軍中將還向參加演習的指揮官和參謀人員作瞭詳細報告。當晚山本海軍大將和參加圖上演習的參戰部隊指揮官及參謀人員在“大和”號聚餐,喝著天皇所賜的米酒,為祝願即將到來的作戰獲得成功而幹杯。至此,日軍戰前準備一切就緒。 1942年5月27日,瀨戶內海西部著名軍港柱島錨地,朝霞映照著規模龐大的日本艦隊。柱島位於廣島以南,錨地周圍是許多丘陵起伏的小島,小島上從岸邊直到山頂都是農田,每座山頂都部署著嚴密偽裝的高射炮群,錨地之大足以容納整個日本海軍,而且遠離商船航道,優越的天然條件簡直是為聯合艦隊度身定做的。開戰以來,第一艦隊和第一戰列艦戰隊就一直停泊在柱島,以等待傳統的海上決戰,以至於一直征戰在外的航空母艦飛行軍官們,以諷刺的口吻把它們稱為“柱島艦隊”。

中途島之戰

  此時,這支龐大的艦隊正靜靜地等待著出擊,每艘軍艦都已完成瞭出海準備,加滿瞭燃油、彈藥和補給品,因此沉重的載重將水線壓得很低。整個錨地一片寂靜,除瞭軍艦上的旗幟在風中獵獵作響,但是人們卻分明感覺到激動的情緒彌漫著整個艦隊。這天正是日本的海軍節,三十七年前的今天,東鄉平八郎海軍大將率領的日本聯合艦隊在對馬海峽戰勝瞭俄國艦隊。太平洋戰爭開始半年以來,日本海軍取得的戰績足以與三十七年前的輝煌勝利相媲美,聯合艦隊士氣高昂,官兵們都確信,此次出海將為日本海軍再添新的光榮!

  8時正,“赤城”號航母升起瞭起航信號,第十驅逐艦戰隊,第八巡洋艦戰隊,第三戰列艦戰隊第二小隊,第一航空母艦戰隊和第二航空母艦戰隊依次拔錨,開赴戰場。

  當艦隊駛出錨地時,晚出發的其他部隊官兵列隊歡呼,揮動帽子為他們送行,整個氣氛是喜氣洋洋的,每個人都深信自己即將參加的是另一次輝煌勝利。艦隊在中午前後通過瞭豐後水道,傍晚時已深入太平洋,以環形巡航隊形向東南挺進。——出航後不久,“赤城”號飛行長,偷襲珍珠港時的空中總指揮淵田美津雄海軍中佐就因急性闌尾炎,被送進瞭艦上的醫務室。幾天後第一航空艦隊作戰參謀源田實海軍中佐也因重感冒引發肺炎而住進醫務室,這兩位日本海軍最優秀的航空軍官因病缺陣,對於不熟悉航空業務的南雲來說,簡直就是失去瞭左膀右臂。而聯合艦隊總司令山本此時也正遭受著胃病的煎熬,日本海軍三位精通航空業務的人傑,在這大戰前夕不約而同病倒,似乎預示著這次海空決戰流年不利! 接下來幾天其他部隊也按計劃出發瞭。細萱海軍中將的北方編隊,於5月28日從大湊起程;同天晚上,運送中途島登陸部隊的運輸船在田中賴三海軍少將指揮下從塞班島出發,為瞭欺騙美軍潛艇,運輸船隊先向西航行繞到提尼安島南面,再轉向東;幾乎同一時間栗田健男海軍少將的重巡洋艦支援部隊從關島出發,在運輸船隊西南約40海裡並肩東進;近藤海軍中將指揮的登陸編隊和山本直接指揮的主力編隊,是最後出發的部隊,於5月29日清晨從柱島啟程。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