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足協副主席杜兆才本月退休,亞洲杯籌備組或發生人事調整

中國足協副主席杜兆才本月退休,亞洲杯籌備組或發生人事調整

特約記者張翰然報道 國傢體育總局副局長、中國足協副主席杜兆才將在本月退休。1960年3月出生的杜兆才,到本月已經年滿60歲,按照國傢相關政策,杜兆才將結束在總局的任職,離開工作崗位。杜兆才還兼任著亞足聯裁委會主任等職,同時他還有一項較為重要的工作是負責2023年亞洲杯籌備,目前尚不知他退休後是否會繼續負責相關工作。

杜兆才出道於冰球,曾效力吉林、八一隊兩支冰球隊,退役後到沈陽體院深造,畢業後曾擔任遼寧省體育局副局長等職務,後調入國傢體育總局任手曲棒壘球中心副主任,又擔任田管中心主任以及中國足協黨委書記,“跨界”管理過四個運動項目。

2017年他以國傢體育總局局長助理身份負責足協工作,成為足協實際的“掌門人”,還擔任著國際足聯理事和亞足聯裁委會主任,在足協任職期間他曾分管過國傢隊、青訓、聯賽等工作。

中國足協副主席杜兆才本月退休,亞洲杯籌備組或發生人事調整

▲杜兆才和亞足聯主席薩爾曼

作為運動員出身的足球管理者,杜兆才習慣從訓練的角度來看待中國足球,他曾表示“中國足球落後的主要原因”是:訓練體系沒有按照足球發展的規律和國情現狀很好地構建起來。

為此,杜兆才在解決青訓等問題上,提出瞭很多設想,提出發展青訓要以“職業俱樂部青訓體系、省區體育局青訓體系、城市青訓體系、體教結合校園青訓體系、社會俱樂部青訓體系”等五大青訓體系為一體的多元化後備人才培養體系,要建立“有中國特色足球青訓體系”。為瞭落實他提出的青訓發展方案,提出簽約百名外教引入中國青訓的計劃,至今還在落實當中。

作為總局的“空降幹部”,杜兆才同樣格外重視國傢隊成績,他認為國傢隊的問題還是在訓練上,他曾表示“現在國傢隊的訓練時間太少瞭,隊員的個人能力有限,而足球又要靠整體,需要相互磨合。這就必須要給出相應的解決辦法,調節聯賽和集訓之間的沖突,分配好比賽、訓練時間。”

中國足協副主席杜兆才本月退休,亞洲杯籌備組或發生人事調整

▲杜兆才和足協主席陳戌源

在2019年陳戌源當選中國足協主席入主中國足協後,身為足協副主席的杜兆才逐漸淡出足協的核心圈,作為足協黨委書記,他履行召開黨委會議等職責,具體足球業務則是在2023年中國舉辦亞洲杯的籌備組。他退休後,足協的黨委書記將會有新人履職。亞洲杯籌備組或許也會發生人事調整。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