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萬達、武漢光谷、陜西國力……頂級聯賽26年,消失的十大番號

大連萬達、武漢光谷、陜西國力……頂級聯賽26年,消失的十大番號

記者陳永報道 因無力補發巨額欠薪,擁有67年歷史的遼足將要告別中國足壇,距離解散隻剩下最後的官宣。在中國職業聯賽的歷史上,遼足的名字如雷貫耳,那些年,它征戰過甲A、甲B、中超、中甲,周轉多個城市比賽,也更換瞭股東,更是更換瞭無數的贊助商,但一直以來,它其實擁有一個名字:遼足。或許新遼足名字可以重起,但曾經非職業聯賽的十冠王,在職業聯賽摸爬滾打26年的那個名號卻可能永遠難以再現。

與此同時,天津天海和其前身權健也即將正式結束歷史使命,不過,入主的萬通能否接盤還有待審批。2015年進入足壇的權健中超一年級就奪得中超第三名,2018年更是在第一次征戰亞冠時就淘汰恒大進入八強,如果不是後來的變故,砸巨資復制恒大,權健幾乎可以看到一絲亮光。而相比之下,另一個開始時一樣雄心勃勃的大連阿爾濱,也曾奪得中超第五名的成績,不過沒能堅持下去。

其實,職業聯賽26年,面臨解散或更名的何止遼足、權健,更不要說一大批以前曾混跡在次級聯賽或較低級別聯賽的球隊,就連很多曾經征戰頂級聯賽多年的如雷貫耳的名字,如今都已成瞭過眼雲煙,如四川全興、大連萬達(大連實德)、陜西國力、雲南紅塔、廣東宏遠、武漢光谷、前衛寰島、延邊、上海申鑫,包括八一隊等,而它們消失的同時,也給中國足球留下瞭令人唏噓的記憶。

大連萬達、武漢光谷、陜西國力……頂級聯賽26年,消失的十大番號

▲時間以球隊第一次現身頂級聯賽為節點

延邊隊

散瞭一次,又散瞭一次,未來呢?

2019年2月26日,中國足協下發通知,因延邊富德足球俱樂部存在嚴重拖欠稅款行為,撤銷其聯賽準入資格,傳承瞭25年的延邊隊告別中國職業聯賽。

1994年的時候,他們的名字還不叫延邊隊,叫吉林三星,以省為名,國際品牌贊助,一切都很好的樣子,這可是中國職業聯賽有史以來第一次外資贊助球隊的,一年後,現代汽車又來瞭,這一次出現瞭延邊隊的名字,但不管是三星還是現代,還是再後來的敖東,他們表達的隻是情懷而已,並不是要一路追隨,或者換句話說,他們隻是想和你談個朋友,根本沒有和你過日子的意思或實力。

高大上的開始,無法改變未來坎坷的命運。

有很多的故事,輝煌或者灰暗。比如老帥崔殷澤,老球迷們一定印象很深,他可是率領這支邊陲小城的小球隊豪取頂級聯賽第四名。還比如高仲勛在1998年喊出的那句無比悲憤的話:“中國足球沒戲瞭!”隻是,很多年之後,他又把兩個孩子送去踢足球,如今長子高準翼已經是國傢隊隊員。

其實,延邊隊19年前就死瞭一次瞭,2000年球隊降級之後,一線隊和甲B的參賽名額就已經賣給瞭浙江綠城,所以嚴格意義上,後來的延邊富德,其實不再是老延邊隊瞭。

2001年,延邊二隊參加中乙,2004年回到中甲,球隊在2014年一度降級到瞭中乙,但隨後遞補回歸中甲,有意思的是,2015年他們竟然成功沖超,但在兩個賽季的中超之後,延邊隊再次降級,又打瞭一年中甲之後,延邊隊解散瞭。

延邊還有一支職業隊:延邊北國,2018賽季開始參加中乙聯賽,但兩個賽季過後,2020年年初,延邊北國沒有遞交2019賽季的工資確認表,退出職業聯賽。

散瞭一次瞭,好不容易回來瞭,結果又散瞭,不管是老延邊隊、還是後來的新延邊隊,終究逃不過命運,連延邊隊的小弟都一同散去……

一直以來,這是一支以朝鮮族球員為主的球隊,他們愛球如命,就像曾經有一個延邊的球迷,在去世後吩咐球迷協會和傢人,把他的骨灰灑在瞭延吉市人民體育場裡,可是,職業足球真的在意過“熱愛”這兩個字嗎?

大連萬達、武漢光谷、陜西國力……頂級聯賽26年,消失的十大番號

▲2000年甲A,熱情的吉林敖東隊球迷爬到樹上觀看比賽

大連萬達/大連實德

倚著大連人的肩膀,回望曾經輝煌的八冠王

2020年1月8日,大連民政局發佈公告,對大連實德等46傢社會組織予以“撤銷登記”,至此,從大連萬達到大連實德時代開創瞭八冠王的這個足球俱樂部,徹底煙消雲散瞭。

其實,早在2013年初,大連萬達/大連實德,已經沒瞭。

1994年甲A元年,大連萬達就獲得瞭第一個冠軍,隨後的1996年到1998年,大連萬達又贏得三連冠,2000年更名大連實德以後,從2000年到2002年再次三連冠,2005年奪冠之後實現八冠王,但從那一年開始,大連足球徹底走向瞭下坡路。

2012年底到2013年初,大連阿爾濱對大連實德整體收購,但和2007年年初聯城和申花的“合並”不同,當時聯城和申花同樣存在取舍,上海和朱駿選擇瞭放棄聯城,申花也得以一貫地延續下來,但大連阿爾濱和大連實德“合並”之後,被註銷的卻是大連實德。

不過,當初的大連阿爾濱、如今的大連人,總是有一些大連萬達/實德的血脈的,我們從大連人的身上,也可以回憶八冠王的輝煌,甚至在情感上也可以等同視之,而且,大連萬達集團目前又重新擁有瞭大連一方(大連人)的主導權,但從法理上來講,這已經不是同一支球隊的傳承瞭。

昔日的輝煌煙消雲散,未來的輝煌望遠難見,一個足球隊的衰落,有時候和一個地區的經濟發展還是息息相關的,大連這個昔日的明珠雖然如今發展仍舊不錯,但受限於整個東北地區的沒落,其發展缺乏足夠的支撐,大連足球的滑落也就在所難免瞭。

如今的中國足球,其實已經快速地向三個中心地帶集中,這便是首都經濟圈、長三角經濟圈和珠三角經濟圈集中,中超豪強便集中在廣州、上海和北京。

雖然足球俱樂部的發展有其特殊性,但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這一點是無論如何都改變不瞭的,而絕大部分球隊的沒落最終都是因為經濟因素導致的。

大連萬達、武漢光谷、陜西國力……頂級聯賽26年,消失的十大番號

▲2012年中超聯賽第30輪:大連實德告別足壇

廣東宏遠

省隊命賤如狗?幾十年傳承轉賣他鄉終消散

這是又一支職業聯賽元年參加甲A卻又最終解散的球隊,此前的是大連萬達、八一、延邊(吉林三星)和四川全興,再算上即將解散的遼足,至此,中國職業聯賽元年12支參賽球隊,一半的球隊已經消失。

另外六支球隊得以延續,目前整體表現也很強勢:廣州太陽神(廣州恒大)、北京國安、上海申花、山東濟南泰山(山東魯能)、江蘇邁特(江蘇蘇寧)和沈陽六藥(廣州富力)。

其實廣東宏遠是從廣東省隊轉變而來的,有著更為悠久的歷史,廣東宏遠的前身廣東省隊組建於1958年,中國足球一度的“南北之爭”,其中一個主角就是廣東足球,比如大名鼎鼎的容志行就是廣東隊隊員。

廣東宏遠創造瞭無數的紀錄:比如1995年他們引進瞭黎兵和馬明宇,其中黎兵以64萬元成為標王,但這一年他們僅僅拿到第四名,到瞭1997年甲A,他們就不幸降級瞭,1998年宏遠集團購買全部股權,成為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職業隊。

然而,2001年12月9日,宏遠一隊、二隊及甲B資格被青島海利豐收購,廣東宏遠已死,後來三四線隊重新註冊成為東莞南城,但那就是另一個故事瞭。至於青島海利豐,2010年反賭掃黑被取消註冊資格,至此,廣東宏遠連個影子都消失瞭。

現在的廣東足球,其實主要是由兩個市級球隊廣州恒大和廣州富力支撐的,湖北足球同樣是由市隊支撐的,廣州、武漢、成都也都是市級中國足協會員單位,此外還有大連、青島、深圳這些非省會的中國足協市級會員單位。

如果算上直轄市,目前16支中超市級(含直轄市)球隊有12支,其中直轄市足協球隊6支:北京國安、上海申花、上海上港、重慶當代、天津泰達、天津天海;足協直屬省會城市足協球隊3支:廣州恒大、廣州富力、武漢卓爾;足協直屬計劃單列市足協球隊2支:大連人、青島黃海;此外還有非足協直屬的省會城市球隊1支:石傢莊永昌。

省級球隊僅剩下4支:山東魯能、江蘇蘇寧、河北華夏幸福、河南建業。

省隊命運賤如狗?或許是吧。城市化的進程中,省隊確實是命運多舛,更值得註意的是,山東、江蘇、河北和河南,大都屬於均衡發展的省份,這或許也是他們省隊存在的意義所在。

大連萬達、武漢光谷、陜西國力……頂級聯賽26年,消失的十大番號

▲1997年甲A聯賽,廣東宏遠VS大連萬達

八一隊

久遠的記憶光影閃爍,恍若塵封又偶爾拾起

2003年7月30日,八一足球俱樂部正式撤編,不過球隊仍舊堅持打完瞭全年的聯賽,最終以倒數第二的名次降級,隨後解散。

早在1951年,八一隊就開始參加全國比賽,先後獲得7次冠軍、8次亞軍、6次第三名,這裡走出的教練和球員,即便在今天仍舊如雷貫耳:曾雪麟、徐根寶、劉國江、裴恩才、賈秀全、郝海東。

八一隊也有很多故事,比如鬧轉會的郝海東,還比如從韓國尚武引進的“外籍教練”李康助,他一度實質性地指揮比賽。

但八一隊終究無法繼續存在下去,專業的體制在職業聯賽的浪潮中顯得有些格格不入,盡管中國的職業聯賽看起來很偽職業,但在關註度、投入方面卻毫不含糊,而在這兩個方面,八一隊總是捉襟見肘,最終八一隊最終告別瞭中國足球,八一男籃倒是沒有解散,如今仍舊在CBA拼殺,但成績一貫慘淡。

如今,年輕一代的球迷早就不記得八一隊的故事瞭,但老記者、老球迷總是能夠回憶一些,而八一這兩個字似乎有著神奇的魔力,歷史雖然已經被塵封,但記憶卻恍若老電影的光影閃爍,偶爾閃過人們的腦海。

大連萬達、武漢光谷、陜西國力……頂級聯賽26年,消失的十大番號

▲當年的八一隊

上海申鑫

表面是技術流的失敗,其實是大樹底下寸草不生

因為沒有遞交工資確認表,2020年,上海申鑫正式退出職業聯賽。

申鑫在近年來活躍於中國足壇,所以它的退出在中國足壇引發的反響更大。

值得註意的是,申鑫是中國足壇少有的技術流派的球隊。另一個是廣州富力,目前沒有生存之憂,但也一直是中國足球很有意思的話題,什麼“我傢大門常打開,開放懷抱等你來”之類的調侃經久不衰。

技術流派的申鑫退出職業聯賽,自然是讓人頗為遺憾的,但必須要說的是,申鑫的退出,非技術流之罪,實在是足球戰略的失誤。

申鑫是上海的球隊,2004年初買下八一青年隊並將主場遷移到南昌八一體育場,2010年開始征戰中超,2012賽季回遷上海,當年就降級,但因為實德和阿爾濱的合並起死回生,但2015賽季,上海申鑫最終還是降級瞭。

申鑫在中超的那段時間,恰恰是上海足球低谷期,這也為其生存提供瞭一定的土壤,而隨著上港的崛起,申花的底蘊依舊持續,申鑫在最近幾年徹底失去瞭球迷基礎,加上本身財力的不足,進一步失去瞭生存的本地條件,沒有瞭一定的球迷土壤,最後走向凋謝也便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瞭。

未來的中國職業聯賽,或許仍舊會有一些老牌球隊徹底告別,換句話說,足球的穩定與否,其實未必取決於足球本身,而需要整個社會環境、經濟環境,包括教育環境都趨於穩定,唯有如此,百年俱樂部才會有真正的土壤。

大連萬達、武漢光谷、陜西國力……頂級聯賽26年,消失的十大番號

▲朱炯的申鑫隊風格鮮明

四川全興

曾經是它,不再是它,後來沒瞭……

如果說講故事,四川足球的故事真的是三天三夜說不完,在記者看來,中國職業聯賽26年,最跌宕起伏的就是四川足球的故事。

就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就2019年年底到2020年年初這段日子,三支四川球隊就上演瞭悲喜劇:先是成都興城沖甲,然後是四川FC在甲乙附加賽上成功保留瞭中甲的資格,雙中甲,看起來很好,結果沒過幾天,四川FC沒有遞交工資確認表,解散瞭,再然後,四川九牛等著遞補資格,準備遞補進入中甲。

但這些隊加起來,算上此前兩度征戰中超的成都謝菲聯,都比不上一個四川全興。

這是一段火熱、瘋狂和灰暗交加的歷程:1994年,四川全興聯賽第六,少帥餘東風(當年僅僅34歲,另一名執教山東隊的殷鐵生也年僅38歲)率隊開創瞭四川足球的歷史,進入1995年,11個主場上座高達44.2萬,冠絕甲A,但因為馬明宇的出走,全興隊陷入保級圈,也正因為如此,“保衛成都”上演,成為甲A大事件之一。

再後來,“保衛××”成為中國聯賽的流行詞,但卻再也沒有在球迷心中掀起什麼波瀾。

隨後多年,全興堅守甲A,但2002年年初,全興退出,此時這傢俱樂部和這支球隊迎來一段恥辱的歷史:大連實德收購之後繼續征戰甲A,隨後更名四川大河和四川冠城,但因為關聯關系,被人處處喊打,中國足協強迫大連實德和四川冠城解除關聯關系,隨後大連實德開始出售俱樂部,但卻無人接手,最終在2006年1月27日,四川冠城正式解散。

再之後多年,操控那場收購的實德俱樂部也沒有能夠善終。

它曾經如火焰般火熱,卻又陷入地獄般的灰暗,很多年之後,你竟然無法去給這個球隊一個準確的評價,或許如一個四川的朋友所說:“它曾經是我們用身心去擁抱和熱愛的球隊,但從它蛻變為實德小弟的那一天,它就已經不再是它瞭。”

它曾經是它,它不再是它,它後來沒瞭……它是四川全興,後來的四川冠城。

大連萬達、武漢光谷、陜西國力……頂級聯賽26年,消失的十大番號

▲1995年甲A聯賽,川足球迷排成長龍購票

武漢光谷

至暗時刻的“驚弓鳥”,退出一年後開始反賭掃黑

2008年10月2日,因對中國足協處罰李瑋鋒表示不滿,武漢光谷足球俱樂部宣佈退出中超,這是中超成立以來唯一一支中途退出的球隊,兩天後,中國足協做出瞭取消資格、罰款30萬元的處罰,至此,武漢光谷不但無法征戰中超瞭,連中乙都參加不瞭。

雖然叫武漢光谷,但它的前身其實是湖北隊,隨後參加職業聯賽,從1994年到2008年,這支球隊名字多不勝數,湖北武鋼隊、湖北美爾雅、武漢雅琪、武漢紅桃K、武漢紅金龍、武漢東湖高科、武漢國測藍星、武漢黃鶴樓,直到武漢光谷。

關於武漢光谷退出的恩恩怨怨,不多說瞭,其實真正想說的是,武漢光谷退出之後不到一年,反賭掃黑開始瞭。

並不是說武漢光谷退出背後就一定有多少黑幕,但至少有一個事實是:2008年屬於中國足球“黎明前的黑暗”——2002世界杯之後,中國足球就進入快速下滑通道,而2008年時候的中國足球,無疑是最黑暗的時候。

在這灰暗的時刻,任何俱樂部,任何足球投資人,其實都很容易成為驚弓之鳥,但凡有風吹草動,便容易出現過激反應,而武漢光谷無疑是比較典型的過激反應。

後來,湖北綠茵成立,參加瞭2009年乙級聯賽,這支球隊後來更名為武漢卓爾,雖然有血緣關系,但已經是兩支球隊瞭。

大連萬達、武漢光谷、陜西國力……頂級聯賽26年,消失的十大番號

▲2008賽季的武漢光谷

雲南紅塔/前衛寰島

借屍還魂:摻雜著拋棄、重生、放逐和堅守

2020年2月27日,重慶當代力帆俱樂部和SWM斯威汽車聯合發佈公告,SWM斯威汽車不再對球隊冠名。看來,這傢俱樂部遇到瞭一些困難,不過,目前生存應該不是問題。

這個球隊的前身究竟是誰呢?這是一個問題,這其實也是一個借屍還魂的故事,雲南紅塔是它的身體,重慶足球是它的魂魄。

故事先從前衛寰島說起,前衛寰島可謂是燒錢的鼻祖之一,另一個是同樣沒瞭的廣東宏遠,我們前面已經說過。前衛寰島最初是武漢前衛,現在重慶當代的主要股東當代科技也是武漢的公司,真的是有點扯不斷理還亂——當然下面的故事更亂。在武漢的時候,來自海南的合作企業寰島集團就開始燒錢,並成功沖A,1996年年底,前衛寰島主場遷到瞭重慶,據說還涼透瞭武漢球迷和海南球迷的心,因為武漢球迷覺得它不該走,因為海南球迷覺得應該來我這兒。

到瞭重慶之後,前衛寰島繼續燒錢,引進瞭高峰、薑峰、韓金銘等名將,還聘請瞭“頭發都可以拍賣”的施拉普納,不過僅僅拿到聯賽第五,1998年,前衛寰島繼續燒錢,引進瞭彭偉國、符賓等名將,還聘請瞭劉國江,但最後僅僅勉強保級。

不過,2000賽季前衛寰島獲得瞭重慶足球歷史性的突破——榮獲足協杯冠軍,也就在這一天(2000年11月12日),重慶力帆接手,這在當時可是一個瞭不得的企業,但2003年末代甲A,重慶力帆降級瞭。

這個時候就要說雲南紅塔瞭,它最早叫深圳金鵬,1998年成為雲南紅塔,2000年開始參加甲A聯賽,2003年末代甲A,雲南紅塔還獲得瞭第七名,當年的雲南紅塔也是大名鼎鼎,高原主場更是讓不少球隊有些心驚膽戰。

但紅塔因為政策原因不再投入足球,俱樂部面臨轉讓,雲南足球被拋棄瞭。

這個時候,恰恰從甲A降到瞭甲B的重慶力帆就買來瞭雲南紅塔的中超資格(2004年中超元年),所謂重生不過如此,但必須要說的是,現在的重慶隊,最初其實是深圳金鵬和雲南紅塔,而不是當初的前衛寰島和重慶力帆,重慶力帆那個俱樂部去瞭哪裡瞭呢?當時把資格轉讓給瞭一個叫湖南湘軍的俱樂部,也可以說是被放逐瞭,然後這個球隊在湖南踢瞭三年中甲,2006賽季中甲降級之後,球隊就解散瞭。這個湖南湘軍,和湖南湘濤沒有關系,而現在,湖南湘濤也很可能失去職業聯賽資格,那是另一個悲慘的故事。

嚴格意義上,最初的前衛寰島和最初的重慶力帆,那個球隊已經沒瞭,但最初的雲南紅塔,身體仍在,但魂魄卻早也沒瞭。

是不是很亂?其實以前亂也就亂瞭,隻希望未來的重慶隊能夠過得很好,能夠始終堅守。

大連萬達、武漢光谷、陜西國力……頂級聯賽26年,消失的十大番號

▲雲南紅塔球員劉越同外援基裡亞可夫慶祝勝利

成都謝菲聯

從四川足球到成都足球,都逃不過顛沛流離

如果把整個四川足球比喻成蜀漢,全興時代就是蜀漢的劉備時代,當時劉備占據成都之後,意氣風發,但一場夷陵之戰(和實德的關聯關系)幾乎葬送瞭一切。後來,成都謝菲聯中興,這個階段算是“七擒孟獲”到“六出祁山”,但終歸是沒有成功,至於如今的四川足球,有點薑維“九伐中原”的意思,一次又一次,似乎看不到成功的希望。

當然,這個比喻也有不恰當之處,那就是四川足球和成都足球,其實不是一回事:我們一般說的四川足球,包括四川足球和成都足球,外人總是把他們當成一個整體來看,但實際上它們從來不是一個整體,在當地足球工作者看來,四川足球是四川足球,成都足球是成都足球,所以現在我們會看到四川有多個球隊,有的冠以“四川”,有的冠以“成都”,你方唱罷我登場。

究其原因是因為成都足協同樣是中國足協會員單位,和四川足球地位是一樣的,類似的還有湖北足協和武漢足協,廣東足協和廣州足協,等等。

成都謝菲聯原名成都五牛,1997年沖入甲B,2001年作為“甲B五鼠”之一遭遇重罰,2005年底,英國謝菲爾德聯足球俱樂部入股五牛,這是中國首傢獲得國外職業俱樂部投資的俱樂部,開創瞭外資投資中國足球的先河。

2008賽季,成都謝菲聯開始征戰中超,但在征戰兩個賽季之後,2010年反賭掃黑遭遇處罰被降入中甲,雖然當年球隊再次逆勢沖超,2011年再次征戰中超,然而此時資金問題開始困擾成都謝菲聯,2011年中超再次降級,2013年俱樂部更名成都天誠,2014年中甲降級,2015年1月5日,成都天誠解散。

大連萬達、武漢光谷、陜西國力……頂級聯賽26年,消失的十大番號

▲2007年,成都謝菲聯慶祝沖超

陜西國力

東南飛東北走,死於冰天雪地,留下兩個狼崽

2016年3月29日,2018世界杯亞洲區40強賽最後一場,中國隊2比0擊敗卡塔爾隊,起死回生殺入12強,那一場比賽座無虛席,陜西球迷的熱情讓人感動,但觀看國足比賽的球迷總是忍不住說一句:我們的職業球隊在哪裡?

僅僅一個夜晚之後,陜西長安競技成立,2017年陜西長安競技開始征戰中乙,創造瞭中乙的神奇上座紀錄,2018年獲得中乙第三名,但因為延邊富德解散,陜西長安競技遞補進入中甲,2019賽季,陜西長安競技獲得中甲第9名,但目前球隊將頭號球星奧斯卡出售給瞭石傢莊永昌。

在這一年,征戰中乙的西安大興崇德降級,但目前存在遞補進入中乙的可能。

陜西足球常常被我們稱為“西北狼”,但不管是陜西長安競技,還是西安大興崇德,它們目前僅僅是“狼崽”,曾經的“西北狼狼王”是陜西國力。

和陜西滻灞不同,陜西國力是真正的陜西球隊,1996年由李志民創建,賈秀全是首任主帥,1998年開始征戰甲B,2001年開始征戰甲A,其中,2000賽季率隊沖A的卡洛斯教練在甲A賽場延續神奇,首輪擊敗魯能,3比4輸給實德也是甲A的經典之戰。

2003年8月,王珀入主國力,這個球隊的命運被徹底改寫:當年倒數第一無緣中超,2004年打瞭半年中甲又移民寧波,2005年又搬去瞭哈爾濱,結果2005年4月1日,哈爾濱國力就因為欠薪被取消瞭資格,“西北狼”東南飛再東北走,最後死在瞭冰天雪地裡。

大連萬達、武漢光谷、陜西國力……頂級聯賽26年,消失的十大番號

▲2003賽季的陜西國力

然後王珀又在其它地方繼續他的“足球之旅”,多次玩火之後,2012年2月18日,王珀因非國傢工作人員受賄罪和詐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8年,並處罰金23萬元,2017年減刑出獄。希望王珀能夠擁有新的人生,但陜西國力的“球生”已經湮沒在紛飛的風雪之中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