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人性的表演何時休?

反人性的表演何時休?

千百年來,人們一直將恭順、盡責視為良好的品質,但似乎總有人忘記這條鐵律:突破瞭人倫底線的恭順和盡責,必定是虛偽的表演、精致的鉆營——一個連自己和父母親人都不愛的人,還有什麼理由去愛別人?

反人性的表演何時休?

齊桓公41年,管仲病重,桓公親自到病榻前探望,並詢問管仲:“群臣之中有誰可以代你為相?”
管仲說:“您是國君,應該比我更瞭解臣子,您來說吧。” 桓公問管仲:“你覺得易牙怎麼樣?”
管仲答:“易牙不可信任。”
桓公不解:“易牙聽我說想嘗嘗人肉,就把自己的親兒子煮給我吃瞭,說明他愛我這個國君超過瞭他兒子,為什麼還不值得信任?” 管仲說:“虎毒尚不食子,人世間最重的親情莫過於父母對子女的愛。易牙連自己的親兒子都舍得下此毒手,怎麼可能愛您這個國君呢?”

反人性的表演何時休?

易牙獻子

反人性的表演何時休?

桓公又問:“衛國來的公子開方如何?”
管仲答:“此人不可信任。”
桓公不解:“開方舍棄瞭太子之位,任勞任怨地為我效力瞭十五年,就連父母死瞭都不回國奔喪,說明他愛我超過愛他的父母,難道這樣的人也不能信任?” 管仲說:“正常人都有孝道為先的觀念。父母活著時他不侍奉,父母死瞭都不回去奔喪,恰恰說明他的政治野心非常大,這樣的人如何能信任?”

反人性的表演何時休?

桓公再問:“那豎刁如何呢?
管仲答:“豎刁也不值得信任。”
桓公更加不解瞭:“那豎刁主動把自己閹割瞭,隻想進宮來專門服侍我,說明他愛我這個國君超過瞭愛自己啊,為什麼連他也不可以信任?” 管仲答:“他對受之於父母的身體都不愛惜,怎麼可能愛您這個國君呢?”

反人性的表演何時休?

桓公連續列舉的三個最“忠心”的人,都被管仲以“不合人情、難以親愛”為由否定瞭。於是管仲死後,齊桓公立即按照管仲的遺囑將易牙、開方和豎刁罷免。
但時間一久,桓公又懷念起他們的種種忠心體貼。於是把管仲的告誡拋諸腦後,將三人全部召回,並且愈發親近他們。後來,這三個人果然在朝中結黨專權,禍亂朝政。 桓公病重之時,公子們爭權奪利,相互征伐,齊國陷入大亂。三人假傳桓公命令,不許任何人進宮探視,並且派人將桓公的宮室用高墻圍瞭起來,把桓公關在裡面活活餓死瞭。桓公的屍體在床上停瞭四十七天,屍蟲都爬出瞭窗戶,才由新立的國君收殮。

人是善惡並存的復雜存在,人有趨利避害、貪生怕死的天性;人有同理心,但這種感情是由近及遠的……這些都是最基本的人性。然而,總有形形色色的看似違背基本人性,實則為瞭某種現實目的的表演無休無止。

這種反人性的表演一旦被樹為榜樣、標桿,不僅不能提升人的道德自覺,反而成為社會墮落的明證、道德淪喪的推手。雖然時間過去瞭這麼久。但,殘忍依然殘忍,悲劇依然在重復上演。

現代人似乎對自己的認知總是充滿信心,但在一些最淺顯的道理上,人們或許還比不上2000多年前的古人。
這一切都源於人性。但什麼是人性?如何看待人性?這幾乎是一切社會科學的基本問題,也是不同制度的分水嶺。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