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我們所有人,都在為這場人禍買單

作者:方方 來源:作者微博

方方:我們所有人,都在為這場人禍買單

方方:生於1955年,本名汪芳。1978年,在當過4年搬運工後,考入武漢大學中文系。1989年開始從事專業創作,湖北作傢協會原主席,著有長篇小說《烏泥湖年譜》、《軟埋》等。現居武漢。

本文選自作者微博,特此鳴謝。網址

https://m.weibo.cn/status/4468737140601553?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昨天立春。今天的天氣果然就像春天。我傢門前有一排老香樟和兩株桂花一棵玉蘭,樹葉都綠得仿佛冬天根本沒有來過。

今天仍然處在專傢們預計的疫情高峰期中。確診病人數字據說還在上升。一個我所知的著名畫傢也處於病危之中。我的同事YL說,她的朋友圈有三個一起玩攝影的人死瞭。我的朋友圈人很少,感謝大傢都還活著。

武漢的嚴峻局面,縱然不像前陣那麼混亂,但也尚未真正緩解。網絡上,悲傷的視頻和絕望的呼救似乎少瞭許多,更多的正能量正在充當鼓勵角色。

不知是真正解決瞭那些問題,還是直接遭遇刪除。在我們經歷過很多刪除後,對這個套路也都開始麻木。我昨天說我們自己也是自己的敵人,我們與己為敵,大概正是從這種麻木開始。

眼下我們現在還必須提著心,對自己的身體保持高度警覺。我仍然成天跟傢人和朋友嘮叨:不要出門不要出門。已經都關瞭這麼多天,不在乎再多關幾天。飯菜質量差就差點,以後疫情結束後,把這些天想極瞭的餐館輪著去吃一遍。讓我們盡興,也讓餐館賺錢。

下午看到一條消息,我覺得有點意思。除瞭開頭一句說的像官方媒體:“武漢抗疫攻堅戰已經打響瞭”。但內容還是頗有價值。

我將它梳理瞭一下:

1、將病人分成三級隔離。

2、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定點醫院是一級,負責隔離和治療重癥病人;

3、已建和新建的共十一個方艙醫院為二級,負責隔離並治療輕癥病人。

4、酒店、黨校為三級,負責隔離疑似和密切接觸過病人的人群。

5、這三部分人隔離後,全市全方位消毒殺菌。

6、所有醫院恢復正常接診(曾經關停的其他門診馬上恢復)。

7、其他行業也可以開始運行工作。

8、當重癥緩解為輕癥時,即回到方艙,反之輕癥如加重,就進定點醫院。根據病人病況隨時進行調整。以此類推,直到病患完全消失!

我無法確認真偽,但按照常理推斷,覺得應該是真實的。自部隊入漢後,武漢的效率似乎明顯提高。這個打法,也有點軍人做派,顯得蠻幹脆利落。我對此懷有期待。更希望,在各級隔離中的病人,能有保證質量和值得信任的治療。

疫情打亂瞭人們所有的生活秩序,醫院更是。各路醫生都忙於抗疫。其實,若無疫情,其他病人平時也是非常多的。現在這些病人都耐心讓位於抗疫,自己默默地忍受病痛。有些病痛,其實拖延下去的後果會是什麼,病人自己也惴惴不安。但是他們還是讓路瞭。這些人相當不起。

我的一個同事,不幸恰在元月連續做瞭兩次手術。而且並非小病,也並非小手術。春節前,疫情爆發,她從醫院回到傢裡。但術後必須換藥打針。自己咬牙開車去醫院換藥。傷口的恢復並不理想,並且已經化膿。醫院人多病雜,醫護人員也不敢叫她天天過去,隻好帶著護理包自己回傢換。護理包不夠時,還得自己去藥店買。炎癥控制不住,也隻有在社區醫院打針。著急難過,甚至也哭。 但是怎麼辦呢?她自己說,先扛著吧,等疫情過去再說。[淚]

我的另一個同事,因為父親癌癥,今年特意把父母都接來過年。結果一傢三代,全都被封住在傢。哪兒也去不瞭,父母也無聊,她隻能每天陪著父母打牌,好讓他們的時間容易打發。剛才電話說,打牌打得我煩死瞭。其實這也不是輕松的事。

還有更焦急的孕婦們。她們可以忍,但肚子裡的小東西不肯忍。這些孩子來的不是時候,他們讓準媽媽和準爸爸所有的歡天喜地,都變成焦灼不安。唉,這不是一個完美的世界,但是孩子們,既然膽大,那就來吧。

盡管這裡是疫區,也要相信,接待你們的地方,一定還是溫暖的並且幹凈的。

我記錄下這些細碎,是要告訴那些有罪的人們:不是隻有死者和病人承受瞭災難,我們所有的普通人,都在為這場人禍付出代價。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