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志《求是》副總編自殺辭世,遺作堪稱絕唱

作者 | 朱鐵志 來源 | 互聯網

雜志《求是》副總編自殺辭世,遺作堪稱絕唱

都說人生是一條生生不息的河流,而我以為,那是就整個人類歷史而言。

對個體生命來說,生命是短暫而脆弱的。不論你是榮華富貴,還是窮困潦倒,生命的起點與終點不過咫尺之間。

有道是人生苦短,轉眼就是百年。又有人說“神龜雖壽,猶有竟時”,生命的長短不過是一道簡單的相對論命題。如此說來,需要那麼在意長壽與否麼?需要在生命的自然延伸中那麼在意世俗的評價麼?

雜志《求是》副總編自殺辭世,遺作堪稱絕唱

  

如果我不得不死於癌癥,我請求單位的領導和同事不必為我作無望的救治。

因為我知道,有些癌癥之所以叫做癌癥,是因為現代醫學暫時還拿它束手無策。所謂人道主義的救治,本意在延續人的肉體生命,其實無異於延長人的雙重的痛苦。

我知道我雖然叫“鐵志”,但其實意志很薄弱,很可能經不起癌癥的痛苦。我不想辛苦掙紮一生,到頭來再喪失做人的起碼尊嚴,纏綿病榻,身上插滿各種管子;也不想傢人為我的生不能、死不得而悲傷難過;更不想單位為一個已經完全不能生存的人發工資、報藥費,增加額外的負擔。

我甚至還有一種或許自私的想法,就是不想以肉體的痛苦成全子女的孝道和醫生的人道。病長在我身上,痛苦是自己的,而那些外在的道德評價要以一個病人的痛苦作條件,不是顯得有些殘酷麼?

我的傢人、我熟悉的醫生,沒有一個這樣的人。雖然我們國傢至今沒有安樂死立法,在我的有生之年也未必能夠通過這樣的法律,將在可能的范圍內盡其所能呼籲這樣的法律,並且非常願意身體力行這樣的法律。

即便我做不到“生如夏花之絢爛”,但我期待“死如秋葉之靜美”。

雜志《求是》副總編自殺辭世,遺作堪稱絕唱

如果我死,決不希望別人為我寫什麼生平事跡之類的東西。

我的生平早已用我的行動寫在我生命軌跡上,用我的文字寫在我的作品裡。“榮”不因外在材料而多一分,“辱”不因外在評價而少一毫。

乞求高評價,說明缺乏底氣,沒有自知之明,無異於自取其辱;假作謙虛狀,顯得故作姿態、裝模作樣,也不免貽笑大方。如果再為被確認是一個“什麼工作者”,而不是“什麼傢”而煩惱,那就更加不堪,更加滑稽可笑,更加叫人不齒。

我知道通常的情形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其實我清楚,“也善”的“其言”不隻出自將死之人,更是出自單位的人、周圍的人,誰會對一個彌留之際的生命吝惜贊美呢。評價越高,說明將死之人彌留的時間越短。明白這一點,還有什麼想不通的?還有什麼不能通達一些、超然一些呢?既然生命都將隨風而逝,幾句好話又何必太當真呢?

假如一個人活到彌留之際還不清楚自己是誰,還要靠外在的評價確認自己,做贊美者贊美的奴隸,做詆毀者詆毀的奴隸,不是非常可憐又可悲麼?

別人怎樣想使別人的事,我決不想做這樣可憐的人。

如果我死,決不希望舉辦什麼追悼會、告別會、追思會一類的會議。

喜歡我的人早把我留在心裡,討厭我的人巴不得我早點兒滾蛋。開那麼一個會有什麼意思呢?開給誰看呢?

無非是在我毫無生氣的臉上塗俗不可耐的胭脂,將我冰冷的屍體裝進嶄新的西裝,然後抬將出來,擺在鮮花叢中,如果幸運,身上或許還會蓋上一面莊嚴的旗幟。接下來是我的親人被悲戚戚地肅立一邊,喜歡我和不喜歡我的人魚貫而入,或真情悼念,或假意悲哀,都要繞著我走一圈兒。

如果我真有靈魂,我會為此感到莫大的不安。在北京擁堵的街道上,我要為展覽自己的屍體耗費同志們起碼一個小時的路途時間,還要為瞻仰自己並不英俊的冷臉在耽擱大傢起碼一個小時的時間。兩個小時加在一起,半天就交待瞭。

一個人的半天是何等寶貴,假如真有那麼幾十人上百人前來,其損失真可用“巨大”來形容。

朱某終其一生,不願給任何人添麻煩,何必死瞭倒來折騰大傢呢?

雜志《求是》副總編自殺辭世,遺作堪稱絕唱

如果我死,決不購買高價骨灰盒,決不定墓碑、墓地之類的玩意兒。

我雖然在學術上毫無造詣,但我畢竟混進最高學府,正兒八經地學過幾年哲學,至今還保留著母校頒發的哲學學位證書。

我知道人死如燈滅,生命不復返。雖說“物質不滅”,但作為生命形態的個人死就死瞭,轉化為別的什麼東西,已不是我所能左右和關心的。既然生命都沒瞭,還在乎那堆骨灰放在什麼盒子裡幹嘛?

不少人一輩子沒活明白,有一室的房子時要爭兩室的,有瞭兩室的又爭三室的,一生這樣爭啊爭的,其實最後大傢都復歸“一室”。

而就這一個小盒子,還要分出寶石、瑪瑙、檀木、樟木,抑或普通石料和木材,真是想不開啊。

雜志《求是》副總編自殺辭世,遺作堪稱絕唱

我死以後,決不保留骨灰,決不把那無聊的東西放在盒子裡嚇唬孩子。

如果妻兒聽我的話,應該先將我所有能用的器官免費捐贈,假如它們能在其他的生命裡獲得新生,我將感到莫大快慰。

然後應該將我的屍體交給醫學院作解剖教學用,假如學生們從我身上能夠學到一點有用的知識,我又將感到莫大快慰——人死還能有一點用處,豈不反證瞭活著的時候也不是浪費糧食的貨?

再接下來就該果斷地把我火化,趁熱把我的骨灰埋在隨便哪顆樹下,我的靈魂或許可以隨著綠葉升騰到天國去。既然骨灰都作瞭肥料,墓地就更沒必要瞭。咱們國傢本來地少人多,我就不要跟活人爭地盤兒瞭。

既然連墓地也沒整,墓碑就更沒必要瞭,還是留給農民蓋房子、砌羊圈吧。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