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路遙,銷量一千八百萬冊,足足是白鹿原的十倍

《平凡的世界》:路遙,銷量一千八百萬冊,足足是白鹿原的十倍

《平凡的世界》:路遙,銷量一千八百萬冊,足足是白鹿原的十倍

沒有一本書,能夠如此深刻的影響一個時代,和這個時代的最廣大讀者,不管是喧囂的城市,還是靜謐的農村,總有人抱著這本書,看的淚如雨下,當他們擦幹淚水之後,一種崇高的,原生的,激勵的感情油然而生,像是看見瞭應該去做的事情,到底是什麼。

也許,就是這種感觸,使得路遙深入人心,使得這部書暢銷至今,前前後後,銷售瞭一千八百萬冊之多!是第二名,《白鹿原》銷量的十倍。當然,這空前絕後的巨大銷量,沒有給作者路遙帶來任何經濟的喜悅,而撒手人寰的路遙,死的時候,還欠著足以感到屈辱的外債。

路遙在平凡的世界中,貫穿一個觀點,就是人隻有勞動才能活得更有價值。我非常贊成這種觀點,一個人如果不能在這個社會中,以勞動創造社會價值為榮,我想這個社會已經夠悲哀瞭,遺憾的是,辛苦寫作的路遙,從窯洞裡重見天日的時候,已經油盡燈枯。

從來沒有一本書,像平凡的世界這樣,貫入如此強勁的價值觀!我認為這是平凡的世界最珍貴的,它給無數個青少年抑或中年的人,給他們這個社會最光明的希望,就在於奮鬥,就在於抗爭,我認為這就夠瞭。至於很多評論傢說它不夠深刻,那不過是沒有理解路遙,沒有理解那個時代。

讀路遙,到底該讀懂什麼?這麼一個時代的棄兒,這麼一個走不出鄉村的靈魂,這麼一個掙紮著奮鬥的失敗者,給瞭我們什麼?讓我們提起他,就想到瞭巧珍,高加林,就想到瞭孫少平,田曉霞,那一個個似乎遠去,卻越來越清晰的面孔,一個個從眼前飄過,歷經歲月蹉跎,愈加清晰動人。

《平凡的世界》:路遙,銷量一千八百萬冊,足足是白鹿原的十倍

人物如何生動,來源於真正的感同身受。

近年來,我們總是感嘆,很多東西看起來,就是那麼不真實,戰爭的炮火連天,也難以弄臟主角的幹凈衣服,來自偏遠農村的姑娘,卻總是透著都市的浮誇,而這些,在路遙的作品裡是絕對不會存在的,他很笨拙,笨拙到描述真實,沒有一絲的誇張和想象。

在人生裡,巧珍喜歡溫文爾雅的高加林,就盡量的接近他,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開始刷牙,牙刷,把嘴裡戳的冒著血沫,路遙沒有避開這份來自農村的真實,而那個時代,真正刷牙的又有幾個,即便是漂亮青春的姑娘,她的土氣,沒有讓我們看不起,反而讓我們心碎。

學校的操場上,飄著雪花,自卑而窮困的孫少平,猶豫著,觀察著,等待其他人遠離,才躲躲藏藏的出來,拿最便宜的飯菜充饑,跟他同樣如此的,還有一個可憐的姑娘,郝紅梅,幾年之後,郝紅梅又出現在瞭亂糟糟的集市上,背著孩子,賣著水餃,這就是生活的本真,沒有任何掩飾,就這樣,赤裸裸的呈現在你面前。

路遙知道,他無法掩飾生活,更無法扭曲真實,於是,剛剛踏入城鎮的高加林,隻能賣饃,挎著籃子,怯生生的喊著自己都聽不清的話語,感受著無人理睬的窘迫,他沒有看見,就在拐角處,愛著他的巧珍,心疼他的巧珍,早已淚流滿面,傷心欲絕。

《平凡的世界》:路遙,銷量一千八百萬冊,足足是白鹿原的十倍

意義從何而來,隻能是發自內心的吶喊

沒有人願意,墜入平凡,哪怕倒在追求的路上。即便在幹零工的窩棚裡,孫少平也沒有沉淪,他要追求更好的人生之路,哪怕承受屈辱和苦難,那一盞昏黃的油燈,照亮的,是心靈,是物質之外的豐富內心,他不知道會不會脫離貧困,會不會脫離鄙視,他隻知道,他在路上,一步步前行。

哪怕背負著傢人和故土,孫少安也在抗爭命運,他想改變的,不僅僅是自己傢庭的生活,還有那個魂牽夢繞的傢鄉,愛人遠去,那份深情埋入心底,他不怪命運的不公,而是腳踏實地,開辦磚窯,給自己,給鄉親們一個前途,一個希望。

高加林,一個被唾罵的角色,也在苦苦的掙紮,他不想留在農村,看不到遠方的地方,為瞭抵抗命運的安排,他做瞭錯誤的選擇,背離瞭可憐的巧珍,他錯瞭嗎,是的,他錯瞭,他錯在生在農村,卻有著對於城市的眷戀,對於富足的期盼,時代,就是造化弄人。

《平凡的世界》:路遙,銷量一千八百萬冊,足足是白鹿原的十倍

經典因何永恒,時代變瞭精髓不變。

路遙的作品,都有很強的時代局限,城鄉區別,早已模糊,戶口隔閡,也已淡漠,但沒有人忽視他的小說,平凡的世界,仍然高居銷量榜首,為什麼?我想,是一種精神力量,永遠被我們念念不忘,那就是勞動光榮,那就是哪怕平凡,也要奮鬥的正確觀念。

高加林們,到底去瞭城市,當瞭農民工,他們在搬貨的倉庫,在建築的工地,在送貨的路上,因為他們,傢鄉也改善瞭生活,有瞭快餐面,有瞭礦泉水,城鄉差別,終於越拉越近,歲月無痕,年輕一代已經買房買車,路遙沒有看到,卻早已幻想的情景,實現瞭。

即便是農村的二流子,王滿銀,也走入城鎮,靠著辛苦的勞動,成為商人,個體戶,將農村的媳婦孩子接到瞭城鎮,開始關註學區房,關註美容化妝品,時代的腳步,越來越快,時代的變遷,也越來越大,沉寂的,落後的農村,也悄悄的起瞭變化,綠色農業,養殖,旅遊;路遙,那種農民臉上的困惑和苦難,已經遠去,假如在天有靈,也會含笑九泉,倍感欣慰吧。

《平凡的世界》:路遙,銷量一千八百萬冊,足足是白鹿原的十倍

題外話,路遙作品的生命力。

我們知道,任何文學作品,都有自己的生命力,有的如同浮萍,風吹浪打去,有的如同佳釀,歲月更加香醇,玩弄任何文筆,技巧,流派,都是外在的包裝,內核,才是生命力密碼,一部足以傳世之作,必然震撼心靈,給人以源源動力,路遙,僅僅幾部作品,就獲得瞭千萬讀者的青睞,和幾十年滔滔不絕的贊譽,絕不是偶然得之。

沉下心來,潛心創作,是路遙的寫作本色,在灰蒙蒙的前途面前,在擺脫不瞭的經濟困境下,路遙沒有退縮,沒有喪失鬥志,拖著病體,跨入窯洞,在一隻隻香煙繚繞中,陷入創作的世界裡,進入時代的漩渦裡,他傾註瞭所有心血,奉獻出這部作品,是一種精神力量,而不是物質的鼓勵。

相比莫言,陳忠實,他的文筆顯然不夠老辣,豐富,更沒有魔幻色彩加持,有的,隻是一份真心,一份堅持,資料不夠,就老老實實的把時代數據一一對照,情節不夠,就苦思冥想,立起一個個鮮活的人物,讓他們自己活起來,動起來,沖突,矛盾,推進,就自然來瞭,路遙窯洞裡的燈光,照亮瞭他的精神世界,也照亮瞭我們。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