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肉》:池莉,下鄉第一次聚餐,就看見這個吃肥肉的女孩

《肥肉》:池莉,下鄉第一次聚餐,就被這個吃肉的女孩嚇呆瞭

《肥肉》:池莉,下鄉第一次聚餐,就看見這個吃肥肉的女孩

一百餘位作者,竟然都不約而同提到瞭蘇東坡的“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看完瞭整本書,就被這句話洗腦瞭,幾乎到瞭念念不忘的地步,據池莉回憶,上山下鄉的時候,她十七歲,第一次發現,有人吃肥肉簡直是一種享受,那個坐在對面的女孩,抓起肥肉,一口下肚,眉飛色舞,及其享受,而池莉,一個從小不缺吃喝的人,看呆瞭。

如今肥肉成瞭讓人討厭的東西,好像現在你說你愛吃肥肉會被當成怪物。“這種飽和脂肪酸什麼的,多吃不好呀!。””肥肉多惡心吖你怎麼吃得下去!“雲雲。愛並恐懼著,饞並別扭著,而我怎麼就成瞭另類,並不討厭肥肉。

連豬的品種都在改良,改良成隻長瘦肉不長肥肉的豬,這種豬肉總是讓人生疑,聽說它們都吃瞭萊克多巴胺。很不幸我就在這個根本餓不著的年代。還愛吃這貧困時期的奢侈品,直到醫生叮囑不能再吃肥肉連五花肉都不行。我懊惱萬分,覺得孤獨又心酸。找不到跟我一樣愛吃肥肉的同盟就算瞭,連自娛自樂在肥肉世界裡的資格也被無情地剝奪。

《肥肉》:池莉,下鄉第一次聚餐,就看見這個吃肥肉的女孩

所幸有瞭這麼一本溫暖的書,在那個很醬油色,很年代劇,被很多很多劃痕刮蹭的模糊不清的畫面裡,還有那麼多喜愛肥肉的同僚們,他們以前愛現在愛,他們也有和我一樣不被他人理解的處境,我自詡為他們的知音,雖然他們大都是大叔大嬸瞭。

不知道現在的人是真的不愛油汪汪的柔軟質感,還是怕胖怕不健康?估計還是現在早不是擔憂溫飽的時光瞭,再也感受不到那種殷殷期待用僅有的肉票在過年或是招待客人時換取一小塊肉的感動瞭,據說,紅軍長征時,村民招待戰士,粗飯上面放一片黑黑的肉片,隻能看不能吃的,那隻是貧困農民的一種善意,一種禮儀。

《肥肉》:池莉,下鄉第一次聚餐,就看見這個吃肥肉的女孩

很多人問,現在為什麼沒有年味兒瞭,因為小時候過年還有一個星期爸媽就會給你買一身新衣服,隻有過年那天才許穿,而現在你天天淘寶天天拆貨,過年隻不過也是平凡不過的幾筆訂單。大概漸漸地,肥肉要被大傢被世界無情得拋棄瞭,菜場肉鋪的大叔們不用詢問也會自動切除僅有的幾縷肥肉把純精的肉抵到你手上。

讀《肥肉》的時候,看到裡面也有提到用肥肉煉油後剩下的油渣,這是童年留給我的一個香噴噴的記憶。記得小時候,媽媽常常會讓爸爸買來大塊的肥肉煉油,而媽媽在鍋臺前忙活的時候,我就舍不得出去玩,而是守在門口,一會兒過去扒一下頭。雖然當時吃不到什麼,但是鼻子裡充滿瞭油炸肉的香氣,即使是聞聞,心裡的那個大花也忍不住怒放起來。

《肥肉》:池莉,下鄉第一次聚餐,就看見這個吃肥肉的女孩

這麼一部散文集,匯聚瞭那麼多名人作傢的回憶,而他們,或者她們,都曾經保持一份對於肥肉的美好印象,那是貧瘠生活的期盼,也是苦難時刻的理想,而如今,池莉的女兒早早的去瞭英國讀書,別說肥肉,就是五花肉,恐怕也很少吃瞭,時代變瞭,不變的,是回憶。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