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鴻爪:父在觀其志,父沒觀其行

記得九十年代,農村主要以種稻谷為主,稻谷不好賣,你有我有大傢都有,而且實行國傢統一價,所以大傢境況基本相差不瞭多少,都是窮。要改善經濟狀況,得種一些經濟作物。當時農村信息比較閉塞,絕大部人都不知道種什麼好,多半采用跟風的方式,卯準上一年得錢的那些人傢,看他們種什麼,就跟風什麼。

東西好不好賣,是由市場供需關系決定的。上一年好賣,多半是因為種的人少,供不應求,所以價格高。如果跟風的人一多,供大於求,價格就猛跌,很多人連老本都會虧進去瞭。比方說西紅柿,上年人少種,收購價達到一塊以上,種的人都賺瞭。第二年一跟風,產量是上去瞭,但市場就那麼大,結果價格就跌到一毛錢一斤,甚至是五塊錢一擔,於是一大波人就虧錢瞭。

虧瞭一次,大部分人第二年就會改弦易轍瞭,又會去打聽上一年賺錢的人種的是什麼。哦,原來是種煙草,於是大傢又一窩蜂的跑去種煙草。毫無例外地,結局都是一樣,改變瞭供需的生態,最後賺錢的都是極少部分。

跟風煙草的人一多,堅持種西紅柿的人又變少瞭,當年市場就又會出現供不應求的狀況,價格自然又會回到前一年的水平,所以堅持下來的人基本都會賺。

如此循環,折騰兩三年,喜歡跟風的人傢基本上都是元氣大傷,不敢再去折騰什麼經濟作物瞭,發傢致富的嘗試失敗,都會老老實實的返回主打稻谷的老路去。

與之相反,那些不跟風,不管當年虧賺,幾年都能堅持種某一種經濟作物的人傢,基本都會變得富裕一些。因為長期主打一種作物,慢慢的就積累瞭種植經驗,也會瞭解一些市場商機,知道降低成本的門道,所以越種就越得心應手。隻要不異想天開,亂折騰,最後都會成為農村中最先致富的人傢。

其實,隻要去總結一下,原理倒是簡單,就是三的妙用,無外乎就是一賺二虧三平。好象鐘擺,在它向左的時候不要認為那是究竟,它還會往右的;在它往右的時候,也不能錯認它是究竟,它還會往左的。左右都隻是一種中間狀態。既觀察完左,也觀察完右,如果還認為它非左即右,那這樣的人放在農村,就永遠是個跟風的人,整天跟著形勢跑,今天羨慕張三,明天效法李四,既不能發傢也不能致富,一輩子的勞碌命。

所以自從老子說過“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以後,中國文化就跟這個三字結下瞭不解之緣,天道以三為生物之本,人情未嘗不是如此呢。

子曰:父在觀其志,父沒觀其行,三年無改於父之道,可謂孝矣。

人生,做任何事,都在於堅持。

所謂“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就是站在天道的角度而言,天以健行為貴,人要效法天道,又以恒心為貴。

天有四時,春夏秋冬,春草、夏荷、秋菊、冬梅,哪一物都有盛開的機會,天意無貴賤,何嘗棄過哪一事一物呢。

天行健,其實就是天意的循環往復,升降往來。

天行順,不能追,更不能逆天而行,站在當地等候天心復轉總是可以的吧,這就是恒以待時。所謂自強不息,能以恒心,就是自強,待時不怠就是不息。

父在觀其志:父母在,就是父母還活著,行為上還有表率作用,還能切實的影響孩子。從父母以身作則的示范中,孩子偏好的記憶是什麼,他的理解邏輯怎麼樣。所以這裡用一個觀字,就是要用心觀察,然後有針對性的示范,迎合他們偏好的記憶。

父母的影響,隻在父母不在以後,小孩當傢瞭,無形中就反映出來,當初的傢教是不是合格。這是天生的,不待人言。基於這一點,當父母的也不要爭功近利,老想到一教孩子點什麼,孩子就能立刻用得出來。另外一點,孩子對父母的記憶,估計不在乎某一句話,某一個道理,而是父母以身作則的背影,這才是他們的財富。

父沒觀其行:父母不在身邊瞭,孩子要自己撐起一片天地,這片天地能不能蔭庇自己和傢庭,對傢庭有什麼實質影響,就看他的行為。孩子的行為並不是天降地生,而是父母當年無言教化的結果。

三年無改於父之道,可謂孝矣:為何是三年,原理跟上面說的農民跟風一樣。父母當年的行為,對孩子而言,也隻是一種未經嘗試的記憶。他在面臨相類的場景或問題的時候,首先想到的會是當初父母處理這類情況的方式,這種記憶是在骨子裡的,一定會是他們的首選。但畢竟沒親自嘗試過,個中要義不深刻,沒體會,需要一個過程。一試有效用,二試通原理,三試發揮出自己的風格,然後終身不棄,世代相傳,就有瞭延續性。能把自己父母的東西應用到生活中,傳承到下一代,天下之孝,未嘗有過於此者!

所以,所謂的孝,是一種精神與生活方式上的傳承。

作父母的,能讓孩子成其孝,得捫心自問,身上有些什麼光輝點能讓孩子傳承的。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