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鴻爪:你可能多沒聽過的育兒經

小女在我的臂彎裡已經睡瞭三個小時瞭,還沒有要醒的意思。一傢人做事都躡手躡腳、說話也細聲細節,生怕把她吵醒。她的小腦袋枕在我的小臂上,這麼長時間都沒轉動過,手臂開始感覺到酸麻、沉重,有點吃不消瞭。

我朝坐在對面的兒子使瞭一個眼色,往旁邊努努嘴,他馬上放下書,小心翼翼地跑到旁邊,端過一張椅子,輕輕地把它放在我的臂彎下,頂著我的手臂,配合我把椅子的位置調節到讓我舒適的地方,見我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才離開。

類似這種無聲的交流,在我跟兒子之間並不稀奇,我也比較享受這種跟兒子的默契。

兒子今年十一歲瞭,在他四歲之前,我一直在深圳做程序員,他也一直跟媽媽住在外婆傢,相隔幾百裡,一年見面也就兩三次。

夫妻、父子天各一方,在我們這一代人身上估計是再普遍不過的事瞭,所以開始也沒什麼覺得不好。

後來一個哥們跟我吐槽說,他兒子生下來後2歲就放在老傢由父母撫養著,他跟老婆一直在異鄉打工,已經七八年瞭,兒子也10歲瞭,他們一年基本就過年回去一次。他後來發現有點不對勁,就是兒子跟他們不親,而且越長大越有隔閡。有一欠他回傢,兒子老遠就看到瞭,但就遠遠的站著不吭聲,叫兒子名字幾聲後,兒子才大聲地吼瞭一句:在這呢,叫個毛啊!

這哥們很傷心,說一年兒子跟父母才見面一次,本該充滿喜悅,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說在外面辛苦掙錢,本來是為瞭傢庭,現在好瞭,錢沒賺到幾個,兒子卻跟自己形同陌路,還這麼小就這樣,以後怎麼辦。

我當時聽瞭很是感觸,細細想下自己的處境,比他好不瞭多少,一樣的兩地分居,萬一以後兒子跟自己不親,人倫之情依歸何處!人生在世,如果傢庭不和睦,人倫有殘缺,還有什麼能讓自己開心的呢?

常言說: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如果錢財是柴,那麼人就是青山,沒有瞭人,或者說一個人自小的教育就是失敗的,又錯過瞭相應的時段,事後不知道要花幾倍的代價去彌補。而且一旦性格成型,跟做父母的又沒什麼相通的意識形態,以後想在他的生活中施加什麼影響,基本是不可能的。

想起孔子在易經裡說的:是故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財,有財此有用。德者,本也;財者,末也。

孩子的德是父母身體力行感化出來的,教育不到位,孩子很難說得上有德。倘是無德之人,那又啥事不敢幹呢。如果他們偶爾大膽地幹上一票,父母賺的錢估計都還不夠幫他搽屁股,這種事現實之中實在是太普遍瞭。

權衡瞭利害關系,抉擇也就不難下瞭,2013年下半年,我毅然從深圳回到瞭傢鄉。

幾年前,我到一個小學幫朋友安裝系統,忙完已經是晚上九點鐘瞭,見他們樓上還亮著蠻多燈,以為是學校的老師還在批改作業,禁不住贊嘆一番。他忙解釋說不是的,都是一些帶著全托學生的老師住在上面。

我當時才知道還有全托這麼一回事,原來都是些賺錢忙得沒空帶孩子的傢長,把孩子托付給老師。方式嘛,有月托,也有按學期的,甚至還有按年的。讓我驚訝的是,有的傢長居然還是常年把孩子托給老師的,如果沒什麼事,孩子一年都難得見一次父母!

我這朋友還說,有的老師為瞭賺全托的錢,分身乏力,甚至把自己的孩子也托出去的!

近幾年,社會上一直有一種聲音,提倡、鼓勵“彎道超車”。大到國傢之間的競爭,城市的發展,小到公司的運作,傢庭的致富,個人的成功,采用的模式都在不停的給這幾個字賦予新的內涵。

彎道就那麼好超車嗎?

論語鴻爪:你可能多沒聽過的育兒經

道路就那麼寬,眾車競路,如百舸爭流,隻要露出一個空位,同時就會有不少於三雙眼睛盯上。

再說瞭,但凡是名利之地,奇招是一著比一著高明,隻要有人出第一著,後來者馬上就能破解出新的玩法,這叫後發治人,先發者被人治。千萬不要覺得就自己最聰明,古今中外哪個吹噓刀槍不入的沒有罩門呢。

南懷瑾:尤其我們老頭子看來,現在年輕人越來越詭,手段越來越高,比我們這些老頭子還老,老奸巨滑到瞭太上老這個程度。將來什麼人成功呢?一個笨人,一個不玩手段,對人做事非常誠懇的人,這是天地的法則。

人間紅日易西斜,萬巧施為總莫誇!

有子曰:‘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

建房子有個基礎,基礎打牢固瞭,向上的末節想怎麼建就怎麼建。

常言說的:磨刀不誤砍柴功。刀磨麻利瞭,木柴想砍多少就砍多少,否則,拿著一把鈍刀,半天吹不斷一根,比別人先一步到山上又能如何。

欲速則不達,其實就看一個人的格局,是要曇花一現的名利,還是要萬古垂青的事業。

修身,齊傢,治國,平天下,身是傢的基礎,傢是國的基礎,國是天下的基礎。

本固邦寧,易經說的:上以厚下安宅。

孫子兵法上說的,凡治眾如治寡,分數是也。

傢是眾,身就是寡;國是眾,傢就是寡;天下是眾,國就是寡。把一身修到位瞭,管好一個傢的思路自然就在其中瞭,無外乎推己及人,不同的隻是人數上差異罷瞭。傢國天下,都以一人之身為本。

人一出身,先是有父母,所以跟父母的關系是一切關系的根本,這是孝,然後有兄弟姐妹,跟他們的關系就是悌。

易經說的:有父子然後有君臣。

父子關系是君臣關系的基礎,隻是一個在傢,一個在國罷瞭,後者是前者關系的發揮。

在傢能孝於父母,恭敬兄弟的,在外自然能忠君之事,與朋友有信譽瞭。

善於治國的人,總是尋求在根本上解決問題,而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更不會把玩弄權術當作治國的常道。

根本的問題,就是在傢能孝悌的問題,這是“仁”的根本。

一個連自身都不愛的人,還能愛別人嗎?是不可能的,好比那些通過自殘追求自己愛慕的人一樣,最後又多半是通過同樣殘忍的方式結束愛情。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一個不自私的人,連利他的基礎都是不具備的。

自私,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然後能推而及人,能理解別人也是這種想法,能寬容、幫助別人,就是自私的升華。

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

易經說的:有父子然後有君臣,有君臣然後有上下,有上下然後禮儀有所措。

禮儀是治國的大經,依然隻是傢庭內父子關系的制度化而已。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