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紫蘭:一個絕代風華的女畫傢

中國畫壇是男性畫傢主導的世界,女性畫傢顯得鳳毛麟角,即便是美術愛好者,也是很難列舉出幾個著名女畫傢的名字,今天我們要認識這樣一個女畫傢,她絕對是一個絕代風華的時尚女性,上海灘最後的名媛,但現在已經很少有人知道她,在我的記憶中,似乎隻有畫傢陳丹青還經常提及她,她就是女畫傢關紫蘭。

關紫蘭:一個絕代風華的女畫傢

關紫蘭

關紫蘭(1903—1985)廣東南海人,1903年1月出生於上海一個紡織商人之傢,其父關愛康年輕時闖蕩上海灘謀生,由一個窮小子逆襲為東傢的乘龍快婿,不但繼承瞭嶽父的紡織傢業,而且還不斷發揚光大,在商賈如林的上海灘占據瞭一席之地。

關紫蘭出生在這樣一個殷實傢庭,從小就耳濡目染地接觸到各式各樣的花佈圖案,父母見其對美術圖案感興趣,心中也是暗自歡喜,開始有針對性地進行教育和培養,十幾歲時考入上海神州女校圖畫專修科,後來又轉入中華藝術大學西洋畫科,師從洪野、陳抱一等人學習西洋畫。

1927年6月關紫蘭畢業時,曾以一幅油畫《幽閑》參加瞭校園美術展,當時剛創辦不久的《良友》畫報主編梁得所等人應邀前往參觀,梁得所也是廣東人,他被《幽閑》和作者簡介及照片所吸引,遂將《幽閑》和關紫蘭的照片發表在《良友》畫報第17期上。

關紫蘭:一個絕代風華的女畫傢

關紫蘭畢業證書

當時學西畫者都以去法國留學為最高追求,關紫蘭受此影響,也想前往法國留學,但她的西畫老師陳抱一卻勸她去日本留學,陳抱一原籍也是廣東並出生在上海,關紫蘭與其經歷相似,深得陳抱一的真傳,而且他曾在日本學習西畫八年,在日本有許多人脈,因此關紫蘭在陳抱一的引薦之下,前往日本東京文化學院學習西畫。

關紫蘭:一個絕代風華的女畫傢

關紫蘭(右三)與日本友人合影

東京的學習西畫的條件要優於上海,圖書館收藏的美術史料較為豐富,不但有印刷精美的西畫印刷品,而且還有許多西方油畫原作的臨摹手稿,這讓關紫蘭大開眼界,各種畫展也比較頻繁,關紫蘭一邊補習日語,一邊勤奮作畫,並廣泛接觸一些優秀的畫傢,尤其是油畫傢島生馬和中川紀元給予她很多指導,因為這兩位畫傢曾留學法國,深諳西方油畫技藝,擅長野獸派的藝術,關紫蘭深得其中精髓。

關紫蘭很快就在神戶舉辦瞭她的個人畫展,展出瞭50餘幅作品,主要以油畫為主,還有少量的木炭畫、水彩畫和鉛筆畫,不但受到日本美術愛好者的追捧,而且還得到畫壇圈內人的高度評價,尤其得到瞭日本女畫傢龜高文子的贊賞,盛贊關紫蘭的作品色彩艷麗而構圖巧妙,而上海《申報》也曾刊登《關紫蘭個展的觀感》進行瞭報道。

關紫蘭:一個絕代風華的女畫傢

關紫蘭(坐者)在畫展時留影

關紫蘭在留日期間,曾參加過日本各地舉辦的美術展,其參展作品深得日本民眾的喜愛,著名藝術月刊雜志《婦人——女士造型》還對關紫蘭其人其畫進行瞭專題報道,其油畫作品《水仙花》,甚至被制作成明信片發行,其影響力可見一斑,而天津的《北洋畫報》和上海的《良友》畫報,也都曾刊登關紫蘭的繪畫作品及對她的報道。

關紫蘭:一個絕代風華的女畫傢

《良友》畫報

1930年,關紫蘭從日本回國,在陳抱一創辦的上海晞陽美術學院任教,這所私立性質的美術學院,專門招收具有一定繪畫基礎的青年進行培養,關紫蘭一邊從事美術教學,一邊進行美術創作,其作品能把東方的優雅含蓄與西方野獸派的激情奔放結合起來,鑒於關紫蘭在日本的影響力,國內許多刊物爭相刊登其作品並進行報道,尤其是《良友》畫報更是經常刊登關紫蘭的作品。

關紫蘭:一個絕代風華的女畫傢

關紫蘭(右)與陳抱一在畫室留影

1930年暑期,關紫蘭在華安大廈舉辦瞭個人繪畫作品展,時任財政部部長宋子文親自出席開幕式並給予高度贊譽,展出的主要作品幾乎都是她的佳作:《彈曼陀鈴的姑娘》、《湖畔》、《綠衣女孩》、《秋水伊人》、《慈姑娘》、《藤蘿》、《小提琴》等,參觀者絡繹不絕,甚至導致擁擠,可見其當時的影響力,不久,法國現代女畫傢羅郎香在上海舉辦畫展,許多人將關紫蘭與之進行比較。

關紫蘭:一個絕代風華的女畫傢

《秋水伊人》

關紫蘭的老師洪野當時在松江縣立中學任教,1932年“一.二八淞滬抗戰”爆發時,舉傢逃難並在貧病交加中去世,其妻子和孩子生活更加艱難,關紫蘭始終給予資助,並供給洪野的兒子上瞭大學,其一顆感恩之心在圈內得到贊許。

關紫蘭經常與陳抱一在一起切磋繪畫,上海淪陷之後,陳抱一不願為日本人做事,而導致經濟上陷入窘境,關紫蘭也是暗中資助陳抱一一傢,此舉更是不被外人所知,而關紫蘭在“八.一三淞滬抗戰”之後,也開始沉寂起來。

關紫蘭:一個絕代風華的女畫傢

關紫蘭(坐者)與陳抱一(左)在畫展時合影

關紫蘭是於1938年與一個梁姓牙科醫生步入婚姻殿堂的,從此深居簡出,不但不參加社交活動,而且也不舉辦任何形式的繪畫展覽,如同梅蘭芳的蓄須一樣,關紫蘭也以封殺自己的藝術活動來抗議日本侵略者,因為日本人幾次三番地遊說關紫蘭出來工作,為所謂的“大東亞共榮圈”塗脂抹粉,但她以自己獨有的方式,表達對侵略者的不滿和憤慨,絕不為日本人做事。

關紫蘭:一個絕代風華的女畫傢

關紫蘭

關紫蘭再次舉辦個人畫展時,已是十年後的1941年,此時她的畫風已經轉入寫實,大部分作品都是描寫祖國的大好河山,以畫喚起民眾美好傢園的熱愛,渴望和平早日來臨,與日寇鐵蹄下的淪陷區形成鮮明的對比,《永安月刊》上發表的《女畫傢關紫蘭》的報道,讓已經沉寂十年之久的關紫蘭再次出現在公眾的視野中,而且都是以中式服裝示人。

關紫蘭:一個絕代風華的女畫傢

關紫蘭

上海解放以後,關紫蘭一傢搬回在虹口區溧陽路上寓所居住,這裡當年曾被一個日本工程師霸占居住,此時的關紫蘭開始嘗試著創作一些反映時代變遷的作品, 她在花甲之年被聘為上海文史研究館館員,這表明她有瞭一份正式職業,每月可以領取薪水,這一年她還被吸收為上海美術傢協會會員和中國美術傢協會會員,這表明她是有組織的人,而不是“個體戶”,可以參加美協組織的采風和創作活動,《南湖紅船》、《番瓜弄》、《上海街景》、《靜安寺》等就是這一時期的代表性作品。

關紫蘭:一個絕代風華的女畫傢

《南湖紅船》

關紫蘭在文革時期又沉寂起來,頗有先見之明的把自己的畫作分散藏在墻壁的夾縫中,此時的她希望自己被人遺忘,忘記她曾經畫傢的身份,她隻是上海弄堂裡的老太太,每日買菜、燒飯及帶外孫子成為她生活的主旋律,其開牙科診所的丈夫已經去世多年,她與女兒梁雅雯一起生活。

關紫蘭:一個絕代風華的女畫傢

關紫蘭與外孫合影

關紫蘭一生大都生活在上海,她最鐘愛的地方是西湖,她最後一次遊覽西湖是八十年代初,她希望把自己的骨灰灑在西湖裡,便於後輩來此祭奠的時候,既是祭祖又是旅遊,豈不美哉,多麼瀟灑的人生觀,也確實表明瞭她的獨立人格與追求。

關紫蘭:一個絕代風華的女畫傢

《西湖》

1985年6月30日,關紫蘭因心臟病突發卒於自己的寓所,享年82歲,這個一生追求美的上海名媛,即便是走向另一個世界,也是悄然而去,不驚動任何人,也不給他人添麻煩,走的瀟灑和富有尊嚴。

關紫蘭:一個絕代風華的女畫傢

關紫蘭

關紫蘭一生高貴而典雅,是時尚和美的追求者,不但會騎馬,而且會開汽車,我們從她留下來的照片中就可以看出端倪,比電影明星照有過之而無不及,上海王開照相館曾是著名的照相館,在其留存的底片資料中,就有許多是關紫蘭的,表明關紫蘭經常光顧這傢照相館,留下瞭不少絕代風華的照片,而這些照片中有許多是2007年才被發現的,人們曾一度認為是影星阮玲玉的照片,最後由關紫蘭女兒梁雅雯證實,這些照片是她的母親關紫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