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老師沒簽合同懷孕後公司停瞭工資,該補多少法院這樣算……

羅敏曾是南京一傢舞蹈中心的舞蹈老師,她沒有想到,自己在懷孕的時候因為工資和公司會發生糾紛並最終鬧上法庭。日前,該案有瞭結果,南京中院二審判決該舞蹈中心支付所欠工資,並進行相應的經濟補償。那麼,相關款項的數額法院又是如何計算的呢?

羅敏從2016年7月開始到舞蹈中心上課,但一直沒有與單位簽訂勞動合同。從這一年的9月份開始,舞蹈中心每個月都會轉賬發給她一筆工資。

2017年5月,羅敏懷孕瞭,因身體原因從8月5日開始休病假。可是,從10月份開始,她就沒有再收到舞蹈中心給的工資,於是將對方訴至法院。

雖然沒有簽訂勞動合同,且轉賬記錄並未標明所付的為何種費用,但從其每月支付時間、金額相差不大的情況上來看,一審法院審理認為這些款項應為工資,故應認定羅敏與舞蹈中心之間應存在事實勞動關系。羅敏回傢休息後,舞中心未出具任何書面解除勞動關系的通知,雙方之間的勞動關系應實際存在。因此,對於羅敏請求確認於2018年7月24日雙方解除勞動合同,予以支持。

不過,一審法院認為羅敏回傢休息期間既未提供勞動,又沒有證據證明自己提供瞭有效的病假條,故對其主張由舞蹈中心支付2017年10月至2018年7月的工資54000元不予支持。

舞蹈老師沒簽合同懷孕後公司停瞭工資,該補多少法院這樣算……

【法院判決】

產假期間單位應視同正常勞動支付工資

二審期間,羅敏提交瞭自己與舞蹈中心行政人員的微信聊天記錄截屏、醫院出具的診斷證明書、出生醫學證明,以此證明醫院建議自2017年8月5日至9月30日休息,其將病休的情況也向舞蹈中心行政人員進行瞭告知。

南京中院認為,《江蘇省工資支付條例》第二十九條規定,女職工孕期產前檢查、產假、哺乳期內的哺乳期間,用人單位應當視同勞動者提供正常勞動並支付其工資。故在其產假2017年12月24日至2018年5月1日期間,舞蹈中心應當視同羅敏提供正常勞動,並支付工資約3萬餘元。

而在2017年10月至12月23日,2018年5月2日至7月24日期間,羅敏確實未上班,考慮到羅敏因孕期存在胎盤內血池、產後需要休息的實際情況,從保護女職工身體健康、雙方利益平衡的角度,法院酌定舞蹈中心按照南京市當時最低工資的80%向羅敏支付上述期間的工資。

據此,舞蹈中心應支付羅敏2017年10月至2018年7月24日期間的工資共計4萬餘元。而對於羅敏因公司未足額及時支付勞動報酬、未依法繳納社會保險費為由提出的1萬餘元經濟補償,因不高於舞蹈中心應支付的數額,法院也予以支持,並於近期做出相應判決。(文中當事人為化名)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