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瞭,趙忠祥!再見瞭,動物世界

再見瞭,趙忠祥!再見瞭,動物世界

再見瞭,趙忠祥!再見瞭,動物世界

2020年1月16日7時30分,中國著名主持人、播音員趙忠祥先生去世瞭。對於此事,網友們反應愕然,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再見瞭,趙忠祥!再見瞭,動物世界

再見瞭,趙忠祥!再見瞭,動物世界

再見瞭,趙忠祥!再見瞭,動物世界

再見瞭,趙忠祥!再見瞭,動物世界

再見瞭,趙忠祥!再見瞭,動物世界

他是一個倍受爭議的人物,喜歡他的人敬他重他,不喜歡他的人罵他諷他,他說,

“我從18歲起就一直是聽著兩種意見成長起來的”。

46的主持生涯,趙忠祥帶來瞭太多的“第一”。

中國電視史上的第一位男播音員,《新聞聯播》的第一個播音員。

中國媒體第一位進入白宮采訪美國總統的人。

1981年第一個主持中央電視臺第一檔益智類節目《中學生智力競賽》。

1983年中央電視臺第一屆春節晚會趙忠祥是第一個出場的人。

1985年,在中央電視臺,趙忠祥也是第一個由播音轉入主持專題節目的主持人。

電視主持人出書的第一人……

對於如此多的“第一”,趙忠祥先生這樣回應:“在做許多第一的事情時不會知道是第一,就像熊貓它不知道自己就是國寶一樣,往往覺得第一很神聖的時候他做不出第一來,在歷史不經意一回首間,他就成第一瞭。”

再見瞭,趙忠祥!再見瞭,動物世界

不把名譽頭銜掛在身上,隻是盡心盡力做好自己該做的事,努力讓自己進步成長,僅是做好這些,趙忠祥先生便開拓瞭許多的“第一”,讓自己的人生變得金光熠熠。當然,他的機會和幸運離不開持之以恒的努力和堅持。

1959年,周恩來總理到電視臺視察,當瞭解到電視臺缺少播音員的情況後,親自批示在北京的中學生裡挑選電視播音員。趙忠祥先生從千人中脫穎而出,成為瞭新中國的第一位男播音員。

再見瞭,趙忠祥!再見瞭,動物世界

可在那時,中國的電視事業才剛剛起步,工作人員少之又少,播音員更是隻有沈力一個,於是自此以後,趙忠祥便成為瞭大忙人,天天都在緊張地工作,夏天一身熱汗,冬天一身冷汗,他的精力也在迅速地消耗著,他1米78的個子,體重隻有62公斤。

日復一日的工作鍛煉瞭趙忠祥的能力,他的業務水平得到大眾廣泛的贊許,已然成為中國播音界的中流砥柱。

再見瞭,趙忠祥!再見瞭,動物世界

趙忠祥先生曾采訪過三十餘位國內外政要,包括兩次采訪卡特及采訪過裡根、基辛格等人。當然最著名的一次還是1979年跟隨鄧小平訪美的報道,他在訪美期間進入白宮專訪卡特,當時的《人民日報》報道瞭趙忠祥采訪的整個過程。

再見瞭,趙忠祥!再見瞭,動物世界

他在日後的回憶中寫道:“我微不足道,但我代表的是五千年的一種文化傳統,我所應體現的是站起來的正在日益強大的中國人民的氣質、風度和自尊自重的尊嚴……”

美國媒體曾將趙忠祥與美國著名主持人沃爾特·克朗凱特相提並論,稱他是中國的克朗凱特。然而他卻不以為然,因為克朗凱特65歲退休時,僅主播瞭20年的新聞節目,而他當時還不到40歲,就已有瞭近20年的新聞播音經歷。

再見瞭,趙忠祥!再見瞭,動物世界

趙忠祥要求自己在采訪與提問中體現人文關懷、尊重與善待對方,適可而止;避免逞口舌之利難為對方。新聞評論中,要世事洞明,不要自以為是;新聞評論的重要功能在於預判未來,而不是糾纏過去。

先生那認真嚴謹的工作態度總是讓人動容,因為他的堅持為我們帶來瞭一場場優秀的演繹。

再見瞭,趙忠祥!再見瞭,動物世界

他曾說:“如果沒有碰上電視的時代,沒有碰上改革開放,我想也沒有現在的趙忠祥。這50年來,我能說,每一項工作我都盡力而為,不拖人後腿。”

再見瞭,趙忠祥!再見瞭,動物世界

1981年,尚未跨入不惑之年的趙忠祥迎來瞭第一個屬於自己的節目,那就是老少熟知的《動物世界》。

“雨季過去瞭,又到瞭交配的季節。”,這一段解說流傳至今,雖然略帶調侃,但毋庸置疑,《動物世界》是一檔流傳甚廣的經典節目。

再見瞭,趙忠祥!再見瞭,動物世界

有人曾經統計,他為《動物世界》和《人與自然》共配解說2500多集,解說文字1800多萬字——相當於18部《紅樓夢》的字數。

在剛剛接手《動物世界》的時候,趙忠祥對自然萬物並不瞭解,他也很多人一樣,希望那些玲瓏可愛的食草動物,能夠擺脫獅子、豹子的捕獵。後來他用一句“我差點走上為動物懲惡揚善的解說路數”來描述他當時那段時間的心態。

慢慢地,他發現在自然面前,獅子也是弱者,忍饑挨餓是常有的事兒,每當發生幹旱,會有很多幼崽會丟掉性命。所有在旺盛生長的生命,都值得去贊頌,他漸漸地愛上瞭《動物世界》。

趙忠祥通過他極富表現力的聲音和口語化的解說,通過《動物世界》,為全國的觀眾帶來瞭一股清新的“自然氣息”。白雲(宋丹丹)在小品中的那一句“改革春風吹滿地”,如果用在影視行業的語境裡,那說出的應該就是《動物世界》這檔節目,給那時的觀眾所帶來的感覺。

再見瞭,趙忠祥!再見瞭,動物世界

“五月底,當嚴冬獨自籠罩北極地區八個月之後,夏季迫不及待地不等春季的出現,便在依然冰凍的土地上驅趕著殘冬。”

“隼絕不在巢穴的附近捕食。即使美味就在屋簷下,它也決不破壞老規矩。”

要論趙忠祥的哪一句解說,最為經久不衰,相信大傢都會異口同聲地念出那句“春天來瞭,萬物復蘇,大草原又到瞭動物們交配的季節。”在中國的傳統觀念中,談性讓人色變,萬物復蘇的自然,也是人們思想復蘇的種子

《動物世界》與趙忠祥,成為瞭幾代中國人的共同記憶。

再見瞭,趙忠祥!再見瞭,動物世界

我們想說:如果沒有你的出現,我們也許沒有那麼多的美好的回憶,如果沒有你的努力,中國播音界也就沒有那麼多光彩的時刻。

我們忘不瞭他曾陪伴我們度過每一段重要的時光,忘不瞭他展現的每一個精彩時刻,忘不瞭他帶給我們的歡聲和笑語,也忘不瞭他解說時候的睿智和冷靜。

如今,趙忠祥先生已經離開瞭我們,但他曾經的輝煌和奉獻會被永久銘記!謝謝你,趙忠祥先生!一路走好!

再見瞭,趙忠祥!再見瞭,動物世界

趙忠祥先生可不止是主持采訪功力瞭得,他在文學的創作上,同樣大放異彩。下面讓我們一起去欣賞趙忠祥先生留下的作品。

《非洲草原印象》

纖雲如絮轉飄蓬,

大漠無邊起野風。

威猛金獅驅草綠,

驕狂黑豹隱花紅。

煙騰兀鷲巡天際,

枝晃孤猴躍樹叢。

又見南飛一行雁,

長鳴如號徹蒼穹。

《小愛犬》

眼似黑葡萄,

身披白雪袍。

昵稱乖貝貝,

溫順似羊羔。

《春晚六首》(節選)

歲歲銀花日,

千傢映彩虹。

願將雙鬢雪,

來付管弦中。

《悼虎》

已提建議十餘年,

噩耗傳來實可憐。

重利商人唯忘義,

無知園主敢欺天。

隻求開拓新財路,

卻說親和大自然,

殘害獸王天下怒,

老夫無奈作詩篇。

《訪美途中兩首》

(一)

大西洋上白雲飄,

俯瞰蒼茫細浪搖。

心系此行多少事,

前方任重路迢迢。

(二)

思緒紛紛千百條,

一聲英語斷思潮。

抬頭笑望西洋客,

人在途中慢慢聊。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