柑橘傢族是如何占據冬日水果攤“半壁江山”的?

“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

這是蘇東坡在杭州任知州時贈友人之作,所謂一年中最美好的風光,莫過於橙黃橘綠的初冬景色。雖是蕭瑟冷落,卻也碩果累累

後人曾將後兩句與韓愈的“最是一年春好處,絕勝煙柳滿皇都”相提並論,認為其詞殊而味同,曲盡其妙。這個對比你要是讓一個吃貨來評論,八成就是“橙、橘要比煙柳高到哪裡去瞭!”

畢竟,橙橘這一整個傢族是可以支配冬日水果攤的半壁江山的。

確實,好像在常見的水果傢族中,很難有比柑橘傢族更復雜,更“奇葩”的種屬瞭

柑橘傢族是如何占據冬日水果攤“半壁江山”的?

1.傢譜草圖

按照科學松鼠會@植物人史軍的說法,之所以叫柑橘傢族的傢譜“草圖”,是因為:“柑橘傢實在是太混亂瞭,任意的兩種拉在一起都可能產生“愛情結晶”,並且這些後代還能跟其他柑橘屬植物再度結合,產生更多的變異。就這樣,整個柑橘傢族的關系就變成瞭一團亂麻——剪不斷,理還亂”。

柑橘傢族是如何占據冬日水果攤“半壁江山”的?

▲此圖包含瞭常見的柑橘屬們

檸檬為啥兩頭尖,柚子為啥滾滾圓,為什麼西柚長得一副橙子樣,為什麼橙子的皮比橘子難剝,為什麼橘生淮南則為枳,為什麼橙子的氣味更像檸檬?冰糖橙和砂糖橘有沒有親戚關系,沙田柚和葡萄柚是不是親兄弟。能代表柑橘傢族成員關系的詞語,除瞭亂,還能是什麼呢?

有一個回答是這樣:植物圈普遍沒節操。。。

估計多數人對那種圓圓的、橙色的、剝皮吃的東西隻能分出三類:橘子、橙子、柚子,如果除去顏色限制,那還有檸檬。英文名兒嘛,就知道前兩個叫orange,柚子叫grapefruit,黃檸檬叫lemon,青檸檬叫lime,嗯。

柑橘傢族是如何占據冬日水果攤“半壁江山”的?

▲手繪來源:蔓玫·知乎

2.混沌之前:柑橘三元老

英國女作傢Jeanette Winterson有一本書叫做oranges are not the only fruit ,用在這裡真是恰到好處,因為在中國,你根本沒法用orange區分各種橙橘

《植物學傢的鍋略大於銀河系》書中在介紹柑橘傢族前提到瞭兩個“編外成員”和“旁觀者”:枳和金橘。

簡單來說,枳(Poncirus trifoliata)和橘(廣橘,Citrus reticulata)是完全不同的兩個種。“生於淮北則為枳”並不準確,而且枳的果子,除非你想嘗試——真是吃不下去的。金橘屬(Fortunalla)的各種金橘可能是更接近於橘,不過他們個頭偏小,常見於盆栽,與整個柑橘傢族相較隻能算“編外”吧。

柑橘傢族是如何占據冬日水果攤“半壁江山”的?

▲金橘瓤酸皮甜,皮中的汁水甚至比果肉還飽滿,就這麼任性。

植物學傢們達成的共識是,枸櫞(Citrus medica),柚(Citrus maxima)和寬皮橘(Citrus reticulate)是真正柑橘傢族的三大元老。“說實在的,這三位無論是長相,香氣味道,以及果皮的厚度都各有特點,頗有領袖氣質。元老嗎,玩得就是個性”。

柑橘傢族是如何占據冬日水果攤“半壁江山”的?

▲三元老真容

枸櫞(或香櫞)據說是柑橘傢族最年長的,也最陌生。如果你知道佛手的話,對它就是香櫞的栽培變種,不過這一支目前的觀賞價值遠高於食用價值。

柚子大傢都熟悉瞭,最早的自然是野生柚,肉好吃、皮難剝、略帶苦味是明顯特點,而且野生柚為我們今天能吃到各種橙、橘提供瞭基礎。

寬皮橘相較於前兩者要平易近人的多,像南豐蜜橘就是典型的寬皮橘,小時候四處可見,甚至可以說“主導瞭幾代中國人的味覺”。

3.當我們在吃橙橘時,我們在談論什麼

農業研究人員對於柑橘雜交的一個發現是:柑橘雜交的變異會遵從幾條軍規。第一,個頭會偏向於個頭小的親本;第二,果實的形狀會取個中間值,跟雙親都有點像;第三,糖含量會取中間值;第四,也是我們不希望看到的,酸度會偏向於更酸的一方。所以,如果你打算用甜橙來拯救檸檬,還是趁早放棄吧。

第一波混亂之後——甜橙和酸橙

橙結合瞭柚和寬皮橘,根據雜交規律,甜橙顯然跟小橘子的個頭差不多,至於味道嗎,顯然是誰酸跟誰,於是有瞭兩種味道截然不同栽培種——甜橙(Citrus sinensis)和酸橙(Citrus aurantium)。而且你看,橙皮厚度介於橘、柚之間,易剝度也介於兩者之間,這樣就好理解得多。

柑橘傢族是如何占據冬日水果攤“半壁江山”的?

第二波混亂之後——柑,檸檬和葡萄柚。

酸橙和甜橙顯然是重要中介,因為檸檬來自香櫞與酸橙,兩者本來就酸,得來的檸檬真是酸中極品瞭;葡萄柚來自甜橙和柚(與葡萄沒有關系),顯然味道就中和瞭許多;柑是甜橙和寬皮橘的結合,我們常見的蘆柑、貢柑、以及一些蜜桔,都有橙、橘的蹤影。

柑橘傢族是如何占據冬日水果攤“半壁江山”的?

▲第二次雜交成果

還有沒有第三波大混亂。

“讓人想象不到的混亂,竟然是大自然一手指揮”,不過吃貨的力量是無窮的,除瞭自然,當然還可以人工幹預:“不用吐核的橙子,不帶苦味的橙汁,更大更飽滿的柑橘”……當然,這種混亂並不是什麼壞事。

柑橘傢族是如何占據冬日水果攤“半壁江山”的?

4.柑橘傢族才不是隻有吃

作為水果,當然直接吃最方便,當然,還能入菜——

柑橘傢族是如何占據冬日水果攤“半壁江山”的?

▲圖片來源:下廚房菜譜

作為如此“多風味”的一個傢族,柑橘屬可不僅限於菜市場水果攤,在香水界,柑橘調可是最古老,最萬能的香調之一。

『柑橘的味道清爽可人,而且它聞起來酸酸的,穿透力很強,它的出現幾乎可以掩蓋大部分的難聞氣味,而且無毒副作用,不會讓人產生“暈香”的感覺。即使是聲稱討厭香水的人,面對柑橘調也會恨不起來。』

柑橘傢族是如何占據冬日水果攤“半壁江山”的?

柑橘調香水通常會使用多個柑橘成分來讓整體更加飽滿馥鬱,可以說多個柑橘的混合搭配才是柑橘調香水的常態。

5.柑橘傢族其他好玩的

前面提到的,oranges are not the only fruit ,就像orange在國內外定義的差別,如果你在超市貨架見過類似黑佈林、紅佈林、啤梨等名稱標簽的話,你就知道好多水果的叫法很有意思——

洋氣的:
黑佈林=黑佈朗=黑李子(plum)
紅佈林=紅李子
車厘子=櫻桃(cherries)
士多啤梨=草莓(strawberry)
鳳梨=菠蘿
奇異果=獼猴桃(kiwi fruit)
不洋氣的:
龍眼=桂圓
馬蹄=荸薺
山裡紅=山楂=紅果
從屬關系:
提子 葡萄
蛇果 蘋果
……

在自然和人為的幹預下,柑橘傢族越來越復雜,但種類豐富的各類水果確實好吃,給我們的生活帶來瞭很多驚喜,那麼你最喜歡柑橘傢族的哪個成員呢?

柑橘傢族是如何占據冬日水果攤“半壁江山”的?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