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身在河東河西,聰明的人都能活得風生水起

極愛三毛,愛三毛的文筆,更愛她骨子裡的那份灑脫。整個青少年時代,三毛的書就沒離開過我的枕下,我心甘情願的陪她萬水千山走遍。在繁華熙攘的都市,她從容淡定得如一株青草,在荒涼貧瘠的沙漠,她卻像一朵有姿有色的牡丹。一把插在帽沿的香菜,一副駱駝的頭骨,就能讓她把婚姻的手伸給瞭她的摯愛,木箱拆改的傢俱,汽車淘汰的輪胎,竟然能讓她得意得儼然成瞭富可敵國的女王。她用她的心詮釋著她卓爾不群的婚姻觀和幸福觀,那就是,金錢地位全抵不住三個字:我喜歡。

這就是三毛,對自己的尊重,莫過於順應內心的召喚,即使用一條絲襪結束生命,也是告知世人,即使毀滅,也要由她親自毀滅,輪不到別人動手。

不論身在河東河西,聰明的人都能活得風生水起

曾經幻想自己也能像三毛那樣,舒展著心性在這個世界行走,可我終究是一個凡夫俗子,舍不得孤註一擲,舍不得生活中的枝枝蔓蔓,每天在如梭的眼光中老老實實扮演著自己的角色,不管精神私奔出多遠,腳下的根都紋絲不動。

不論身在河東河西,聰明的人都能活得風生水起

常言道,十年河東十年河西,可究竟哪邊算河東,哪邊算河西對每個人來說都大相徑庭,大眾的眼光往往都出於大眾的一廂情願。你驚艷她的沉魚落雁,傾國傾城,卻不知她在為自己的紅顏薄命而暗自嗟呀;你羨慕他的前呼後擁,權傾朝野,卻不知他渴望的是有人能與他勾肩搭背,稱兄道弟;你仰視別人的瓊樓玉宇,卻不知他的高處不勝寒。你殺雞給猴看,卻不料猴學會瞭殺雞。

由此看來,也許載入史冊的英雄美人亦不過閑愁,王者之興亦不 過是愛管閑是非,乃至釋迦度人,唐僧取經亦皆不過是心思熱,一切皆可歸於性情。就像泰戈爾所說的:你知道,你愛惜,花兒努力地開,你不識,你厭惡,花兒努力地開。花兒就是花兒,無論怎樣的換位思考,旁觀者永遠也替代不瞭當事人。

不論身在河東河西,聰明的人都能活得風生水起

記得剛畢業那年,我還住宿,晚上沒事湊在門房給同事看手相,有的問婚姻,有的問財運,有的問事業,正熱鬧著,忽然我眼前伸過一隻蒼老的手,“給我也看看”,我抬頭,原來是看門王大爺。他小時候得過小兒麻痹,左手和左腿都有毛病,沒有親戚,單位就是他的傢。他的工作就是打掃好衛生後搬把椅子坐在門口看著來往的車輛。他整天的飯一成不變的是白水煮掛面,就像他所自嘲的那樣:小禿篩鑼,鏜鏜鏜(湯湯湯)。他想算什麼呢?“我就想算算我將來怎麼死,要是我將來得一快病,幹脆的死,誰也不拖累,那就好瞭”一句話說出瞭我的眼淚,這就是他所想往的幸福,很實際,有點讓人心酸。後來,我調離瞭那個單位,也失去瞭與王大爺的聯系,我想,他會如願吧。

如願,就是幸福的,不是嗎?

不論身在河東河西,聰明的人都能活得風生水起

這些日子,我總看一檔節目《鄉土》,裡面紀錄的是霓虹之外鄉野人傢的生活和習俗,他們的崇拜圖騰,他們的男耕女織,他們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們的日升而作,日落而息,他們的衣著是那麼的絢麗,極盡張揚,他們的笑容是那麼的幹凈清爽,無拘無束。有一期給我留下的印象最深,那是一個傣族的胖大叔,他酷愛孔雀,在鏡頭前,他穿上瞭艷麗的孔雀服翩翩起舞,那麼專著,是一種全身心的投入。讓人覺得,他就是他心中那隻孔雀的化身,誰敢說,孔雀舞跳的最美的,隻能是楊麗萍?他們真的讓我嫉妒,嫉妒他們在青山綠水之間生活得那麼的本真。

不論身在河東河西,聰明的人都能活得風生水起

其實事情很簡單,隻要你開心,又何必在乎別人眼裡你在河東還是河西?

朋友來找我玩,手裡拎著個小塑料袋,說是送我的。我趕緊打開,裡面是幾棵翠綠的香菜。朋友說,是她媽媽自己種的,於是,這幾棵香菜在我眼裡,身價陡增。

不論身在河東河西,聰明的人都能活得風生水起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