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隻是晚唐的兩個逃兵,卻邁出瞭重振六朝古都的第一步

前情提要

南京市有“六朝古都”之稱,因為東吳、東晉及南北朝時期的南四朝都曾經以位於今南京的建康城為都城,直到隋文帝開皇九年(589年)隋滅陳終結南北朝三百餘年的分裂局面為止。

隋文帝下詔拆瞭建康城的城池、宮殿,重新設立瞭一個行政區劃:蔣州,治所在原先東吳修建的要塞石頭城(在今南京市清涼山)。

他們隻是晚唐的兩個逃兵,卻邁出瞭重振六朝古都的第一步

於是陳國皆平,得州三十,郡一百,縣四百。詔建康城邑宮室,並平蕩耕墾,更於石頭置蔣州。

隋煬帝大業元年(605年),改蔣州為丹陽郡,次年以建康等縣合並為江寧縣。唐高祖武德三年(620年),改蔣州為揚州,江寧縣為歸化縣。武德七年(624年)平定輔公祏叛亂後,又改揚州為蔣州。武德八年(625年)又改揚州,設大都督府,改歸化縣為金陵縣。武德九年(626年)揚州治所改到江都,金陵縣遷到白下村,改稱白下縣,貞觀七年(633年)回歸舊治,貞觀九年(635年)恢復江寧縣名。

一言以蔽之,就是武德九年後,南京地區就失去瞭州的行政區別,再怎麼換名字挪治所,也僅僅是揚州下屬的一個縣。這一局面曾短暫被改變:唐肅宗至德二載(757年)改江寧縣為江寧郡,乾元元年(758年)改昇州,大書法傢顏真卿就曾擔任過昇州刺史。但到瞭上元二年(761年),昇州這一區劃又被取消瞭。

然而在一百多年後,這座六朝古都不僅重新恢復到瞭州的行政級別,並在之後的時代裡重拾輝煌,重新成為瞭一個乃至多個新政權的都城。

而帶領這座古都邁出重振第一步的,竟然是徐州的兩個不得志的逃兵。

亂世漂泊

那時,唐朝已經進入瞭末年的亂世:雖然黃巢之亂被平定,但各地藩鎮都趁機坐大,形成瞭事實割據,朝廷對此已經無可奈何。

當時治理徐州的藩鎮叫感化軍節度使,時任節度使叫時溥。他因碰巧得到瞭黃巢的首級,成瞭平叛的大功臣,很是出風頭。

可偏有人要拿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煩他:偏將馮弘鐸被小吏侮辱瞭,官司打到瞭他這裡。

更讓他心煩的是,另一位偏將張雄竟然還不嫌事大,出言為馮弘鐸辯護。

張雄和馮弘鐸原本就交好,又都是淮南治下楚州漣水縣人,老鄉,這事又是受害人馮弘鐸占理,張雄挺身而出,再正常不過瞭,可在時溥眼裡,這就是有問題的,畢竟當初他是利用領兵討伐黃巢的機會發動兵變做上這個節度使的,心裡有鬼,草木皆兵。

張雄和馮弘鐸察覺到以後,帶瞭三百人出走瞭。時溥這種領導,值得他們效忠嗎,值得他們陪葬嗎?在未來的日子裡,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想明白這個道理,本文不表,單說這張雄和馮弘鐸的故事。

時值唐僖宗光啟二年(886年),在亂世,區區三百人能幹什麼?

但張雄就是靠這三百人邁出瞭在亂世立足的第一步,趁浙西鎮海軍節度使周寶貪圖享樂荒廢軍務,完成瞭後世很多名將都沒做到的事:襲取蘇州!

然後,他就以蘇州刺史的名義招兵買馬,擁兵五萬,戰艦千艘,還給自己的軍隊取名為天成軍。

他們隻是晚唐的兩個逃兵,卻邁出瞭重振六朝古都的第一步

周寶雖然佛系行事,但眼看張雄搶瞭自己的地盤又日漸壯大,心裡還是不舒服的,於是想瞭個辦法,借助相鄰的老哥們淮南節度使高駢的力量鏟除張雄。雖然這時候周寶和高駢已經翻臉瞭,但周寶看出瞭高駢手下手握精兵的六合鎮遏使徐約是一個可以利用的人,於是以蘇州刺史一職誘導徐約攻打蘇州。

張雄不是徐約的對手,光啟三年(887年)被趕到東海上漂流去瞭。但他沒有在海上漂太久。

他留瞭一手,派部下趙暉沿長江西進,奪取上元縣。

上元縣在哪?就是原來的江寧縣,六朝古都建康城的所在!

群雄爭霸之際,曾經的六朝古都卻被遺忘在歷史的角落,被這樣的一個小角色趁亂占領,實在是令人唏噓。

立足古都

更重要的是,同年淮南發生瞭兵變:將領畢師鐸囚禁高駢,迎接宣歙觀察使(治宣州)秦彥入主,廬州刺史楊行密則以討賊為名圍攻淮南治所揚州,也就是當初的江都郡。

於是張雄趁機來到揚州附近的東塘,買票看戲。

秦彥、畢師鐸屢戰不利,糧食短缺,見張雄就在附近,仿佛看到瞭救星,就以淮南節度使名義授予張雄仆射榮銜、馮弘鐸等尚書榮銜,並用城中的金銀財寶買張雄的糧食,一條通犀帶換米五升,一錦衾換糠五升,二斤銀子換米一鬥……

張雄一夜暴富。

然而,暴富瞭的張雄卻根本沒想幫秦彥的忙,不僅顧自走瞭,還反過來秘密幫助楊行密。

不得不說,審時度勢的能力在亂世真的很重要。

不久,秦彥、畢師鐸實在守不住瞭,殺瞭高駢後出奔。他們竟然還對張雄心存幻想,希望張雄收留他們。張雄十分感動,然後拒絕瞭他們。

眼看淮南的戰事告一段落,張雄想去上元縣和小弟趙暉會師。

可是,趙暉已經變瞭。

趙暉從來不是一個乖孩子,先前秦彥從宣歙發兵三萬乘竹筏沿江而下去幫畢師鐸打架,他就在上元縣截擊,導致秦彥的軍隊打瞭五折。

就在高駢遭難的時候,無獨有偶,鎮海軍的周寶也被兵變驅逐瞭,周寶的軍隊大多逃散投奔瞭趙暉。

收攏周寶部眾後,趙暉的軍隊也達到瞭數萬人。身處南朝繁華之地,他變得驕傲自滿,想體驗一下南朝帝王的生活,於是修復原來的建康臺城(宮城)給自己住,也不和老大張雄聯絡瞭,當張雄想來看他的時候,他還想阻止。

他們隻是晚唐的兩個逃兵,卻邁出瞭重振六朝古都的第一步

翅膀硬瞭想自己幹瞭?沒那麼便宜的事,張雄當場教趙暉做人,趙暉去世。

張雄善於統禦軍隊,很得軍心,但那是對自己人,他對敵人還是像嚴冬一樣冷酷無情的,把趙暉的降卒全數坑殺瞭。

幹掉瞭趙暉,張雄就真正當上瞭上元縣的老大,重新擁有瞭自己的根據地,雖然沒有能力在亂世爭當第一第二,但當個城主還是一個可以實現的小目標。

榮升刺史

樹欲靜而風不止,大半年後,張雄又卷入瞭淮南的戰局中,這次找上他的,是他曾經幫助過的廬州刺史楊行密。

先前,楊行密雖然把秦彥、畢師鐸趕出瞭揚州,但這時他的日子並不好過。

先前割據淮西的奉國軍節度使秦宗權得知淮南有變,派弟弟秦宗衡率孫儒等將領去開拓新局面。然而,秦宗權很快敗亡,孫儒不想給秦宗權陪葬,就殺瞭秦宗衡奪取瞭軍權,順便托勢窮來歸的秦彥和畢師鐸下去向秦宗衡賠個禮道個歉。

楊行密自知不是孫儒的對手,隻能退出揚州暫避鋒芒,退回廬州,擔心孫儒又殺來,決定把秦彥的舊部和繼任者宣歙觀察使趙鍠吃掉,希望曾經的隊友張雄及和州刺史孫端幫個忙,搭把手。

於是張雄和孫端一起對趙鍠發難,被趙鍠打敗。

眼看隊友竟如此不堪一擊,楊行密是不是很失望呢?

其實,這都在楊行密的計劃之中,等趙鍠專心對付張雄、孫端,他就可以乘虛而入瞭。

在楊行密最終奪取宣歙的功勞簿上,當有張雄一份;而南京地區得以在一百多年後恢復州級行政區劃,也是張雄的功勞。

唐昭宗大順元年(890年),以上元縣為昇州,至於刺史人選,除瞭張雄還有誰?

張雄當瞭三年昇州刺史,於景福二年(893年)去世,士兵們出於懷念,為他立廟。

山雨欲來

一個勢力從軍事聯盟發展到傢天下是需要時間的,張雄顯然沒有完成這個過程,所以繼任的刺史不是他的親屬,而是二把手馮弘鐸。反正已經天下大亂,就算是自稱的刺史,朝廷也不得不承認。

馮弘鐸身為武將,騎射不在話下,還能像儒生一樣侃侃而談。

為瞭自保,他擴建城防;為瞭造出耐久的樓船,他不惜從遠方運來上好的木材。

他們隻是晚唐的兩個逃兵,卻邁出瞭重振六朝古都的第一步

於是,手握豪華艦隊的他成為瞭當時周邊水軍實力最強大的人。

但是,他沒有驕傲,因為當時,他以前的合作夥伴楊行密也已經打敗瞭孫儒,真正成為瞭淮南節度使。

於是,乾寧二年(895年)或乾寧三年(896年),馮弘鐸請求歸附楊行密。說是歸附,其實還是半獨立的城主。

馮弘鐸顯然也不願久居人下,曾派牙將尚公乃向楊行密索要鎮海軍治所潤州。楊行密當然不肯,尚公乃竟然說:“您不批可以,但您能打過我們的樓船嗎?”

天復二年(902年),唐昭宗被鳳翔節度使李茂貞劫持,宣武軍節度使朱全忠以救駕為名討伐李茂貞。李茂貞以昭宗名義下詔,命令馮弘鐸在楊行密領導下出兵勤王,任馮弘鐸為武寧軍節度使。

武寧軍節度使就是原先的感化軍節度使,當時徐州已經是朱全忠的地盤,馮弘鐸的老領導時溥早在9年前就被朱全忠收拾瞭。

也就是說,唐昭宗命令馮弘鐸殺回自己的老單位。

馮弘鐸想不想殺回老單位呢,史無明言,無從得知。楊行密雖然奉詔出兵,但很快因為缺糧不瞭瞭之,馮弘鐸的執行力顯然也不可能好到哪裡去。

勤王大功對馮弘鐸來說太奢侈瞭,因為很快他就要自顧不暇瞭。

力盡失守

楊行密有個發小叫田頵,當初他吞並趙鍠時,就是田頵抓住瞭趙鍠;後來打敗孫儒,也是田頵活捉的孫儒。楊行密創業初有成之際,宣歙觀察使升為寧國軍節度使,就由田頵擔任,一當就是十年。

但是,楊行密想守業,田頵卻想擴張,這對發小之間因為理念分歧漸行漸遠。

而馮弘鐸的昇州,正處在兩位大佬之間!

馮弘鐸雖然有瞭無法獨善其身的危機感,但覺得隻要不盲目站隊,暫時總不要緊吧?畢竟自己手裡的豪華艦隊也不是那麼容易吃掉的,誰會嫌自己實力太強兵太多吃飽瞭沒事幹來啃硬骨頭玩?

然而,這是亂世,人不找事,事也會找人,也還真有人舍得下本錢去啃硬骨頭。

田頵找到瞭馮弘鐸以前的造船工人,讓他們給自己造船。

工人們說:馮弘鐸的船是遠方運來的上好木料制成的,所以耐久,您這裡有這樣的木料嗎?

田頵不以為意:本帥的戰艦隻要用一次就夠瞭,耐久度是什麼,能吃嗎?

得知田頵也學自己組建瞭艦隊,馮弘鐸知道大事不妙瞭。手下建議他先下手為強。於是他以攻打江西節度使鐘傳為名,發兵沿江南下找田頵聊聊造船心得。

他們隻是晚唐的兩個逃兵,卻邁出瞭重振六朝古都的第一步

宣城市就是田頵的老窩宣州

楊行密派使者去阻止,無果。

不隻是楊行密攔不住,老天爺也攔不住。

這段時間,昇州屢現怪象,人們背著抱著嬰兒到處跑,勸止不住;馮弘鐸發兵當日,淮口突然刮起瞭大風,卷起房屋,大木頭在空中飛舞,昇州人大驚,說如此怪象,意味著昇州城要變天瞭。

此戰,馮弘鐸大敗,收集餘部想重復老大哥張雄的道路,回東海。

馮弘鐸的敗訊也傳到瞭楊行密耳朵裡。楊行密開始思考,萬一馮弘鐸真的回東海,也像當初張雄一樣重整人馬東山再起,怎麼辦?

於是楊行密派使者去采訪馮弘鐸:別去海上漂瞭,來揚州跟我混吧!我不會虧待你,也不會虧待你的手下們。如果你想入主揚州當淮南節度使,我也會讓給你的!

馮弘鐸還沒表態,左右已經哭得稀裡嘩啦。

等馮弘鐸到瞭東塘,楊行密又乘飛艫帶著十多個人穿著尋常衣服,不拿兵器,登上瞭馮弘鐸的船,抓住馮弘鐸的手,安慰他,勉勵他。

於是在一片歡呼聲中,馮弘鐸正式加入瞭楊行密集團。

後記

楊行密說願意讓馮弘鐸接手淮南節度使一職應該隻是做姿態,馮弘鐸也不會傻到真的提出這個要求,但淮南節度副使這個職務楊行密還是樂意給他的,當然也舍得給馮弘鐸及其部屬其他的物質待遇。

當然,馮弘鐸當昇州刺史太久瞭,也該歇歇瞭,楊行密派名將李神福代任。

楊行密想起瞭老朋友尚公乃,問:“你還記得當初索要潤州的事嗎?”

尚公乃說,各為其主罷瞭。

楊行密笑瞭:“隻要你以後像當初侍奉馮公一樣侍奉我楊老頭,我也就不擔心瞭!”

不久,田頵仗著擊破馮弘鐸的功勞,來揚州向楊行密索取池州、歙州,楊行密不肯,窗戶紙終於捅破,田頵決定起兵反楊,但僅僅一年後便被平定。

馮弘鐸再無後顧之憂。

有一次,馮弘鐸陪楊行密祭祀漢高祖廟,楊行密看到樹上有兩隻鳥,命馮弘鐸射之,馮弘鐸隻發瞭一箭,就完成瞭任務。

他們隻是晚唐的兩個逃兵,卻邁出瞭重振六朝古都的第一步

天祐四年(907年),馮弘鐸去世。

他弄丟瞭老大哥張雄的地盤,昇州也從此並入瞭淮南的版圖,但這對昇州來說,卻未必是壞事。

唐朝滅亡後,淮南地區形成瞭吳國,不久,吳國大權落入權臣徐溫之手。徐溫養子徐知誥任昇州刺史,修建州城,經營得有聲有色,徐溫見狀就調走徐知誥,自領昇州,遙控朝廷。武義二年(920年),傀儡吳國王楊溥改昇州大都督府為金陵府,拜徐溫為金陵尹。

後來,徐溫死瞭,徐知誥自己也成為瞭吳國權臣,也出鎮金陵,遙控朝廷,以金陵為吳國西都,建立齊國,成為瞭吳國的異姓王,並在迫使傀儡皇帝楊溥禪位後建立南唐,就在金陵建都。

這座六朝古都因而煥發新春,第七次成為瞭一國都城。

而讓這一過程邁出第一步的,僅僅是兩個被疑心生暗鬼的上司嚇得跑路的偏將。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