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羹堯位極人臣,權傾朝野,真是因為“一盤白菜”而翻身下馬?

​正所謂伴君如伴虎,為官雖可享盡榮華,聲名遠揚,但同時也伴隨巨大風險。年羹堯位極人臣,權傾朝野,以“鐵腕”統治出名的雍正,都對他信賴有加,可最後年羹堯還是摔下馬,身敗名裂。表面上一盤“翡翠白菜”是年羹堯下馬的原因,但其實這盤白菜背後蘊含著君臣相處之道,步步都是荊棘,一著不慎,滿盤皆輸!

年羹堯位極人臣,權傾朝野,真是因為“一盤白菜”而翻身下馬?

年羹堯的一生其實相當成功,早先從文官起傢,康熙39年年羹堯高中進士,從此就開始瞭他的仕途,未到而立之年就擔任四川巡撫,年羹堯的仕途在前期可以說是順風順水,通達得志,除瞭與本人的運氣和傢事有關,也可以體現出年羹堯本人的才幹也相當出眾,在年羹堯擔任四川巡撫期間,兢兢業業,興利除弊,保一方百姓安寧。當時康熙對年羹堯青睞有加,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年羹堯還展露瞭他的軍事才能。

  • 當時是在平定青海叛亂的戰役中,為瞭要平定叛軍,要經過一個淤泥深坑,在行軍出發之前,年羹堯就命令士軍每個人攜帶一束稻草,一片木板,當時很多人都感到不解,直到來到這個深坑前,眾人才理解瞭年羹堯的做法,年羹堯讓將士們將稻草投入淤泥之中,再在上面鋪上木板,難以通行的淤泥深坑立馬如履平地一般。
  • 當時的青海叛軍還據此為天險,卻沒想到年羹堯迅速就通過瞭此處,叛軍被打瞭個措手不及,而這一戰清軍也大獲全勝,從這一戰開始,年羹堯迅速在朝中嶄露頭角,康熙死後,雍正也非常信賴年羹堯,並加以重用,甚至連年羹堯推薦的官員都得到重視,特意定為“年選”
年羹堯位極人臣,權傾朝野,真是因為“一盤白菜”而翻身下馬?

雍正對於年羹堯的好,真的是讓不少臣子羨慕,當時的雍正特意給年羹堯賞賜荔枝,為瞭保鮮,讓驛站派人快馬加鞭,從京師趕到西安隻用瞭6天。

在雍正登基不久,就親自頒佈禦旨,將西北軍務通通交給年羹堯處理,有任何兵權方面的調動獲得年羹堯許可即可。這無異於將兵權直接交給年羹堯,這對於一個臣子來說,絕對是莫大的殊榮。所謂愛屋吉屋,雍正對年羹堯的妻子都非常照顧,甚至還特意送給年羹堯妻子一副耳墜,這在中國歷史上從未有君王如此做過,不少臣子紛紛感嘆,雍正和年羹堯不像君臣,倒像是知心好友。


  • 雍正和年羹堯之所以如此親密其實並不是一日而就,早在雍正登基之前,就已經和年羹堯私交甚好,當時的年羹堯為瞭輔佐雍正上位,為雍正做出不少貢獻,所以雍正一直非常信賴年羹堯。但在雍正二年,兩人關系急劇惡化,雍正相當討厭貪污腐敗,結黨營私,尤其對於陽奉陰違的人非常厭惡,早在雍正還是阿哥時,年羹堯為瞭自己的前途,一方面巴結八阿哥,討好張廷玉,一方面又對雍正表忠心,做多手準備。其實在皇權更替時,他的這種行為無可厚非,但偏偏雍正極討厭心思不純的人,其實雍正對於這一切早心知肚明,但是由於年羹堯畢竟有功於自己,所以暫時壓瞭下來。
年羹堯位極人臣,權傾朝野,真是因為“一盤白菜”而翻身下馬?

要想使其毀滅,必先使其膨脹。

雍正對年羹堯這麼好,也同時在考驗年羹堯的為人,但顯然年羹堯沒能經住考驗。年羹堯自恃功高蓋主,在後期,結黨營私,貪污腐敗,生活作風高調奢侈,就像那道名菜“翡玉白菜”,光聽名字就讓人覺得價值不菲,這道菜其實就是隻拿白菜最裡邊白菜心做菜,剩下的菜葉全扔掉不吃,當時年羹堯就特別愛吃這道菜,聽到這個消息後的雍正,也對年羹堯重重的處罰一番,但是年羹堯死在雍正屠刀之下的真正原因,怎會隻因為一盤白菜,年羹堯之所以必須死,主要是因為這幾條原因。

第一、目中無人,對皇帝不敬。

年羹堯出身鑲黃旗,而雍正曾當過鑲黃旗旗主。二人之間有這層親密的關系,所以在早年間兩人在朝堂上互相扶持,但其實年羹堯在血統上來說,並非是真正的滿人。

雖然與雍正關系親密,但二人之間始終君臣有別,年羹堯卻絲毫不避諱,甚至多次在言語之間得罪雍正。康熙末年九子奪嫡,年羹堯早知曉雍正的心思。急於求成的年羹堯,頻頻向雍正示好,直接抖露雍正想要上位的心思,當時的九子奪嫡正是水深火熱之中,年羹堯這些話,很容易將雍正置於危險之中。

  • 在雍正登基以後,年羹堯本來是一番好意,上書皇帝,也許是年羹堯性格耿直,竟然在奏折中建議皇帝“為善日強”,這4個字其實有點得罪雍正。好像雍正平常不做善事,胡作非為,需要他年羹堯來勸誡雍正多做善事,年羹堯本身文化水平相當高,犯這種低級錯誤,純粹是態度問題。
年羹堯位極人臣,權傾朝野,真是因為“一盤白菜”而翻身下馬?

在平定青海叛亂以後,年羹堯更是居功自傲,當時雍正極為興奮,激動的說年羹堯是他的恩人,正常情況下臣子自然受之不起,但沒想到年羹堯不僅欣然接受,在領賞時態度輕佻,在古代皇帝掌握一個國傢的生殺大權,殺伐決斷,尤其是像雍正這種的鐵血皇帝,手段強硬,碰上年羹堯這種不思收斂的輕佻之人,其實內心早就不滿,年羹堯卻毫不自知。

第二、居功自傲,囂張跋扈。

選官用人的權力,是每個皇帝都非常註重,這事關皇權穩固,可是年羹堯偏偏在這個方面犯瞭忌諱,當時年羹堯在西北帶兵,雍正為瞭前線戰事給予瞭年羹堯很大的權力。如果說年羹堯隻是選拔自己手下的軍官將士那也無妨,可他偏偏還將手伸得更長,當時雍正任用一些朝中的大臣,也會三不五時的征求一下年羹堯的意見。

其實雍正隻是想多收集一些資料來權衡利弊,一個懂得尺寸的大臣,自然會避免行使這種出格之權。年羹堯不但沒有避免,還怡然自得的享受這種權力,甚至就連皇帝選拔官員都指指點點。仗著雍正對自己的信任,年羹堯越來越大膽甚至插手巡撫等高官任免,雍正其實早已對他忍無可忍,在年羹堯入獄的時候,擅權用人成為他最嚴重的一條罪名

年羹堯位極人臣,權傾朝野,真是因為“一盤白菜”而翻身下馬?

第三、一傢獨大,排擠其他心腹大臣。

雍正最恨專權專制,結黨營私,偏偏年羹堯就要去觸犯雍正這個底線,不僅在朝中囂張的拉幫結派,還仗著雍正的信任和寵愛,爭權逐利,怡親王和雍正如此親密,竟然還在雍正面前詆毀怡親王,年羹堯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其實年羹堯一生最大的錯誤就是忘記瞭“君臣有別”這4個字。

無論雍正怎樣的寵愛他,信任他,雍正到底是君王,他也不過是臣子,在封建社會中,二人永遠不可能站在同一個社會階層。《清史稿》:“隆、年二人憑借權勢,無復顧忌,罔作威福,即於覆滅,古聖所誡。”

縱觀歷史,其實很多大臣都有這個通病,自恃寵愛就無法無天,把別人的信任和關愛當作理所當然,毫無自省之心。雖年羹堯曾權傾朝野,位極人臣,其實他不過隻是雍正用於制衡大臣的一顆棋子,結果他的自大和貪心,把他送入絕路自知自省之人,方能笑到最後

【參考文獻】

《清史稿》

《郎潛紀聞》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