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凱六姨太:流落到寧夏,死後買不起棺材,誰知銀行存有巨款

袁世凱六姨太:流落到寧夏,死後買不起棺材,誰知銀行存有巨款

“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楊貴妃喜吃荔枝,唐明皇特派人專程快馬從福建運荔枝到京城。實際上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楊貴妃曾是唐明皇的兒子壽王李瑁的妻子,後被唐明皇納為貴妃。

民國時期同樣有位女子本嫁給一位翩翩少年,卻陰錯陽差嫁給這位少年的父親。這位女子就是葉蓁——袁世凱的六姨太。隻是她沒楊貴妃那麼幸運,袁世凱很快喜新厭舊連續又娶三房姨太太進門,沒多久撒手西去留下葉蓁和兒女一起艱難度日。

與子相戀,與父結婚

清光緒十七年,葉蓁出身在江蘇南京一戶富貴人傢,父輩在江寧,揚州,鎮江等地均有產業。葉蓁從小就習讀四書五經,並心靈手巧擅做女紅。轉眼葉蓁出落得亭亭玉立,面容秀麗,一雙金蓮小腳,讓人看瞭尤為憐愛。

袁世凱六姨太:流落到寧夏,死後買不起棺材,誰知銀行存有巨款

此時已是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正任直隸北洋大臣的袁世凱吩咐16歲的次子袁克文到南京辦公。

紈絝子弟袁克文來到南京,和正值豆蔻年華的葉蓁巧遇。葉蓁的花容月貌讓袁克文甚是垂憐,兩人初次相見就彼此傾心,隨後兩人私定終身,不久袁克文準備回天津復命,葉蓁前去相送並贈給袁克文一張照片

袁克文回袁府後,首先就去給父親請安。誰知袁克文剛給袁世凱磕頭,衣袖裡落下葉蓁的照片,袁世凱再三追問袁克文照片上的女子是何人。

當時婚姻都由父母作主,尤其是袁傢這樣的大傢族更不允許子女私定婚約。袁克文為免於責難,情急之下慌亂地說道:“這是兒子專程為父親尋得的江南美女。特拿照片給父親相看。”袁世凱見照片上的女子楚楚動人甚合心意,當即令管傢火速趕赴南京的葉傢提親。

自袁克文走後,葉蓁是翹首企盼,這時聽到袁傢來人喜出望外,連忙收拾行裝,與袁傢派來的人一起前往天津。

一場歡天喜地的婚禮後,洞房裡滿心期待的葉蓁待紅蓋頭揭開時,呈現眼前的是一個年近半百的袁世凱。47歲的袁世凱抱得美人歸自是欣喜若狂,可難為僅14歲的葉蓁。

此事已成定局,葉蓁無奈和袁世凱一起生活11年,生有二男三女,後袁世凱又納三房姨太太。袁世凱從大臣到民國總統,後稱帝到退位直至去世期間,五六八九四房姨太太輪流服侍袁世凱。

袁世凱六姨太:流落到寧夏,死後買不起棺材,誰知銀行存有巨款

好景不長,袁世凱僅當83天皇帝就病逝。生前袁世凱妻妾成群,兒女眾多。死後萬貫傢產全留給眾兒女,每個兒子得到1萬銀圓現款和股票8000餘股以及房產20餘間,女兒每人得到7000餘銀圓。各姨太太隨子女生活,分文未給。

尚還年輕的葉蓁帶著年幼的兒女舉傢從北京遷往天津。葉蓁所得全部遺產均由袁府總管申明善掌管。

隨子生活,傢產用盡

葉蓁雖自幼識文斷字,可對錢財不善管理。當時政局動蕩不安,葉蓁曾利用手中資金創辦企業均血本無歸。這期間葉傢人花錢無節制,抗戰還沒結束傢財就已散盡。申明善最後交給葉蓁一本空賬敷衍瞭事。

葉蓁的兩個兒子生活都不如意。長子袁巨勛曾就讀天津南開大學,娶一女招待生下兩子。

次子袁克友感情一波三折,最終英年早逝沒留下子嗣。長女袁福禎過早去世,次女袁奇禎在天津一師范學院工作。三女袁瑞禎解放後到臺灣定居。

葉傢人揮霍完巨額傢產後,隻得將所剩房產拿出來變賣。自上世紀40年代,葉蓁和兒子的生活舉步維艱,全靠袁奇禎每月接濟30元左右的現金度日。而袁巨勛此時已離異帶著兩個孩子子淪落到街頭賣冰糖葫蘆維生。葉蓁一直跟隨長子生活。

袁世凱六姨太:流落到寧夏,死後買不起棺材,誰知銀行存有巨款

解放後,葉傢人的日子一直非常困苦。1955年5月,葉蓁和子孫總共四人從北京遷徙到寧夏銀川區賀蘭縣京星鄉三村。在此,葉傢人分得兩間房屋還有一些生活用品,政府每月提供油,煤等吃用足夠一傢溫飽。每月還有袁奇禎的30元現款,當時葉傢人的生活水平在北京移民中算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此時已年逾花甲的葉蓁深居簡出,在傢中縫縫補補從沒出去勞動過。葉蓁自小就過著十指不沾陽春水,三寸金蓮的她幹不瞭重活,傢中所有傢務均由兒子一手操勞。她閑暇之餘看書讀報,每月吸紙煙多達30盒以上,而且她隻抽當時一盒0.12元的”耕牛牌”紙煙。

袁巨勛對母親極其孝順,將葉蓁照顧得十分周到。就這樣葉傢人度過兩年的安穩生活。

1957年,少言寡語的袁巨勛因出身問題成為打擊對象。一傢人生活一落千丈。平時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葉蓁步履蹣跚地去食堂就餐,眾人才得以見到傳說中”娘娘”的尊容。

此時的袁巨勛卻要從事繁重的田間勞動,政治上的重大壓力讓他愈發孤僻。1958年,袁巨勛倒在渠溝裡再也沒醒過來,被人發現時屍體已冰冷僵硬。當時傢裡條件艱苦,袁巨勛的屍體隻用葦席卷起埋在公共墳地裡。

死後淒涼,留有巨款

失去袁巨勛的葉蓁悲痛欲絕,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後病倒在床。

葉蓁所在大隊的大隊長高鈞得知後,讓小隊長徐勤對患病的葉蓁進行安置。徐勤請來醫生給葉蓁看病,派人將她居住的房屋重新修整一番,又差人通知她的孫子。在高鈞和徐勤等人的特別關照下,葉蓁生活才得以好轉。

袁世凱六姨太:流落到寧夏,死後買不起棺材,誰知銀行存有巨款

然而在她兒子去世兩個月後,1958年的最後一天,67歲的葉蓁還是追隨自己的長子而去。她的兩個孫子袁傢震和袁傢威第二天一大早向高鈞報喪。可當時條件太差,買不起棺材,葉蓁的遺體隻裹上葦席埋在袁巨勛旁邊。

葉蓁死後一個月後,高鈞收到中國銀行分行寄來的信,信中要求葉蓁親自去取袁世凱死後她存在本行的6千銀圓存款

高鈞隻得將實情告知對方,請求可否由葉蓁的孫子代取,後對方一直沒回應。1959年,高鈞又收到南京人民委員會發來的公函,要求葉蓁本人接收南京某條街的近半條街房產

上世紀50年代南京方面證實這些房屋在1937年就已歸葉蓁所屬,在得知葉蓁已遷去北京後才發函讓葉蓁前來辦理相關手續。高鈞回信說葉蓁已逝,要求由孫子接收。後來也杳無音信。兩孫子從此成為孤兒離開北京的傢,後都成為普通工人。

葉蓁出身富貴,卻錯嫁袁世凱。時代鑄就她一生的悲哀,至死隻能草草下葬。空有巨款,子孫都得不到。當時的女子,正所謂”我心傷悲,莫知我哀”。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