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異鄉人的孤島——重慶大廈

王傢衛於1994年拍攝的《重慶森林》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支撐著人們對重慶大廈的無數想象,香港之外尤其如此。實際上,拋開電影的拍攝主要地不在重慶大廈,真切發生在這裡的悲喜也遠比不上電影中奢華的浪漫氣息,而是由生活的笑和淚慢慢壘成的。

走進異鄉人的孤島——重慶大廈

關於他的一切像是開啟瞭太久的罐頭,光陰消弭瞭新鮮的或腐朽的味道。這幢十七層高,由三段建築連接的混凝土大廈,在20世紀60年代,曾是俯瞰尖沙咀的豪宅,一流的商業中心,最後逐漸演變為小商品批發市場。各地的商人們蜂擁而至,大廈裡充盈著紙幣的油墨香和發黴的紙條板味道。

走進異鄉人的孤島——重慶大廈

然而,喜愛王傢衛的人自然是會進去感受一番,才不虛香港之行。倘若你順利的在燈光昏暗的底層直抵電梯的所在,大概還要經歷幾輪才能擠上那臺容積為5人的老電梯。出瞭電梯,撲面而來的是迷宮般的走道。廉價旅社,販售山寨產品的商鋪,餐館的霓虹招牌混合若幹種氣味,讓人生出落荒而逃的心理。身處其中,幾乎難以想象這樣的邊緣地帶正處於香港這座繁華都市的中心。

走進異鄉人的孤島——重慶大廈

大廈裡盛放的熱情會給人帶來更強烈的不適,某個好奇的女遊客遊覽時可能會收獲好幾次告白。你或許會驚訝的感慨到,其簡潔而鋒利的相處模式,偶爾會帶來迥異於常態的親密。而這些,是《重慶森林》和大廈之間,僅有的,詩意的重疊。

走進異鄉人的孤島——重慶大廈

想起一件非常溫暖的事,一位飯店清潔工說他白天很討厭碎嘴的老板,但在下班後,老板會給他發無聊的信息,他不願回復,老板就說我太寂寞瞭,咱倆說會話。一瞬間,他被這柔軟擊中。這位清潔工每兩個月回一趟傢,帶回飯店所需的原料,而老板給他買機票作為送貨的酬金。為生意奔忙的路程缺不瞭顛簸風險,也會點綴著生離死別。當我們聽慣瞭相似的事,就會從大廈的孤獨暗號裡解讀出厚重的蘊意。

走進異鄉人的孤島——重慶大廈

不用顧慮其他,你可以輕松的向周圍的陌生人說出“我很孤獨”。談論過後,話題經常會跑到他們久未謀面的傢人身上,他們都願意給你欣賞口袋裡的小飾品,或者手機上孩子的照片。如逢聊興正濃,對方說不準會強拉著你去喝奇怪的飲料,和你說長長的故事。這一會子的功夫,金城武和林青霞喝酒的場景就跳到瞭腦海裡。

走進異鄉人的孤島——重慶大廈

其實它最初也並非便是如此讓人畏懼。它原本也是豪宅般的存在,但隨著非正式人員的入住,許多的勞動力紛紛投宿於此,它開始變得雜亂無章,爾後,90年代的火災,使疏於管理的弊病暴露於世,盡管政府采取瞭理性化的整頓,也安置瞭不少的CCTV,然而依舊挽回不瞭墮落的結局。或許,喪失灰色地帶的存在,這棟樓也消失瞭本身的特色吧。

走進異鄉人的孤島——重慶大廈

這裡的人們通常會使用英語交流,粵語早無立足之地。而當遊人出門,彌頓道的對面就是高樓林立,車水馬龍的景象,十分的熱鬧。與這裡相形見絀,是完全不同的鮮明對比。似乎大廈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孤島,守護著異鄉人的落寞。它不屬於香港,遺世獨立,在喧囂中秉持著桀驁的性格。

走進異鄉人的孤島——重慶大廈

寫到這裡,我突然覺得,重慶大廈對多數人說是臟亂、無序、不可接近的孤島,而現在,它變得整潔又規范,但在居住的印巴人、非洲人眼中,他們永遠也融不到香港主流社會,隻好存活在這棟樓裡。其實,他們不知道,永遠離不開的重慶大廈才是一座真正的孤島。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