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這段時間,“夾心層女孩”這個詞突然走紅網絡。 它指的是年輕在25-30歲左右的女生們,因為這個年齡段的她們並不是單純的迷茫與青澀,但擇偶未定、事業未成,往往處在人生高不成低不就的尷尬境地,在中間的瓶頸地帶裡困著,故而被稱之為“夾心層”。
有一個社會時鐘在催促著:“註意,你到瞭這個年紀,還有任務沒完成。”
雖然男性也會受到類似的壓力,但圍繞女性的,從結婚、工作到生育,無疑更為急促。
到底是什麼在定義女性?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以婚戀為例,“剩女”本是一個老掉牙的話題,媒體都熱議過十幾年瞭,雖然大有改善,但還是眼看著很多人入坑。
前段時間,以色列導演拍攝的紀錄片《中國剩女》(Leftover Women)裡,從農村出身的精英律師、國企工作的有房有車的北京女孩,到某所大學的助理教授……每個女性都活出瞭自己的精彩,但依然還會被貼上“剩女”的標簽

(免杠聲明:此處隻是針對紀錄片中舉例,不代表說其他女孩就應該被貼上“剩女”標簽。)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被傢裡人催婚,被婚戀網站的員工說“年紀大”“眼高手低”“過於強勢”“不願生育會嚇退男人”,似乎無論接受過怎樣好的教育,有著怎樣優秀的品質,女性的價值都還是會被在年齡、面容和婚姻上度量。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片中的一位母親在女兒準備婚禮時這樣說,“這是千百年來人類的習俗,咱們總是越不過這個還是應該走常人走過的路。”
片中34歲的北京律師邱華梅,在被婚戀平臺“打擊”瞭一番之後,回到位於山東一個小村莊的傢裡,搖身一變,成瞭一個年紀大還沒結婚生娃的不幸福的人。新舊兩種觀念和力量,在她身上作怪糾纏。“讀書讀傻瞭”“不正常”是人們對她常見的評價。 父親說:“咱們村別人一問(你),我都沒法說。”母親說:“所有人都結婚,你怎麼能不結婚不生娃呢。”已經婚育的姐姐說:“不結婚,再幸福也不叫幸福!”就連外甥,也叫她“光棍姨”。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和傢人因婚姻問題爭吵後獨自哭泣的邱華梅 孝順的邱華梅也想解決父母的煩惱,她不斷進行各種相親,然而卻總是遇不到合適的人。
在相親角遇到的一位阿姨,更是直接瞭當的表示對她的“嫌棄”:“學法律的女孩厲害,娶到傢裡就完蛋瞭,鬧出點矛盾都得搬出國法,不敢要不敢要。” 想必許多伶牙俐齒、思維敏捷的女孩,都曾在成長的年代裡遭到過長輩的暗示和訓斥吧:“你太好勝瞭,這麼能說還不服軟,沒有婆傢敢要的。”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這仿佛印證瞭波伏瓦所言:“一旦她思索、夢想、期待、毫無節制地呼吸,她就會背叛男性的理想。” 邱華梅這樣形容自己的感受:“就像在大海裡溺水瞭的感覺,四面八方忽然就湧上來,我覺得我隨時可能會掉下去淹死,心底裡很恐怖。從這個海平面裡逃出來是一回事,最根本的解決辦法是逃到陸地上,逃到岸邊。我還是要奮力地奔跑。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最終,她哭著和傢人告別,前往法國留學。她說,那是一個很浪漫的地方。如今,她又搬到瞭德國,開啟瞭自己全新的人生。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開啟全新生活的邱華梅 雖然有些人未必覺得這個結局完滿,但在邱華梅身上我們看到瞭一種力量,她並不是多麼的反叛,也沒有多麼的反對婚姻,她自己也期待著美好的愛情,隻是不願將就罷瞭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選擇離開,拒絕被別人定義,這是一種“求生”的本能,也是對自由的渴求。她是在為自己爭奪自己應有的尊重——可以自由地選擇婚戀對象,自由地選擇自己的人生,而不是活在別人的尺度之下。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獨立,並不意味著非此即彼,而是尊重所有性別,尊重所有不同的人生選擇,包括那些看上去很傳統的選擇。
新版《小婦人》裡,在梅格結婚之前,喬極力勸阻,告訴姐姐如果結婚便“很快厭倦”,但兩人若都不選擇結婚去自由生活,則會“永遠有趣”,梅格便說出瞭全篇最戳人的獨白之一: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過安穩的生活,或走一條艱難的道路,都是自己的選擇。
就像J·K·羅琳在紀錄片《哈利·波特中的女性》說的那樣,女人應當能隨心做自己的決定,她選擇在傢或職場打拼,都是她自己的權利,絕不應受人指指點點。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當年,山口百惠在事業高峰時,選擇嫁給三浦友和,並從娛樂圈引退,成為全職的傢庭主婦。
因為之前她獨自打拼的精力,被很多日本女性視為榜樣,這時候,她們感到這是一種背叛、倒退和恥辱。
但山口百惠很直接地回擊說:“我覺得真正的女權,就是可以選擇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這個事情可以是事業,也可以是相夫教子。”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前些天去世的NASA數學傢凱瑟琳·約翰遜,也是一個不斷打破局限的女性。
她憑借一支鉛筆、一個計算尺,就精確計算瞭阿波羅11號在 1969年登陸月球的軌道,並在阿姆斯特朗創造歷史的月球漫步之後,讓它安全返回地球。
《紐約時報》在悼念她的文章中這樣寫道,“他們向凱瑟琳 · 約翰遜要月亮,她給瞭他們。”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但性別和種族讓約翰遜曾經⻓期被邊緣化和忽視。
她們面臨著雙重歧視:黑人女性與白人女性隔離開來;而女性整體,則要與機構中的男性數學傢和工程師隔離開來。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約翰遜想要打破這些界限。她說,“我知道歧視就在那裡,但我選擇無視它們。 ”“ NASA 是一個非常專業的組織,他們沒有時間關心我的膚色。” “我沒有自卑感。” “從來沒有。我和其他人一樣優秀,雖然也好不到哪裡去。”“我隻是在做我的工作。”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約翰遜喜歡說,她工作的時代 (從1953年到1986年退休)是“計算機穿裙子的時代”,女性工作者在發揮著自己的力量。
NASA局⻓吉姆 · 佈裡登斯評價她“……除瞭在科學上取得的巨大進步,她也為女性和有色人種打開瞭探索太空的大⻔。
憑借無與倫比的貢獻,約翰遜拿到瞭“總統自由勛章”,故事被拍成電影《隱藏人物》。
在她身上,有這麼多枷鎖,非裔,女性,階層,數學。她的傳記作者謝特利還說,“她在35歲之前死亡的可能性比完成高中學業的可能性還要大。”
但她打破瞭這一切,而且從不誇耀自己的貢獻。
她隻是說,“我非常喜歡那些星星,還有太陽系。”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以凱瑟琳·約翰遜為原型的電影《隱藏人物》

她始終有一顆自由的靈魂,既沒有被別人的歧視所困,也沒有被反歧視所局限,然後,她擁有瞭宇宙和星辰。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聯合國開發計劃署人類發展報告辦公室主任佩德羅·孔塞奧講到:“最近幾十年來,我們在確保婦女與男子一樣能夠獲得生活的基本需求方面取得瞭很大進展。但在其他領域,性別差距仍然非常明顯,尤其是那些挑戰權力關系、對實現真正平等影響最大的領域。今天,關於性別平等的鬥爭仍然充斥著各種充滿偏見的故事。” 很多事情正在變化。
今年,德國小姐的桂冠,就落到瞭現年35歲的裡奧尼·馮哈澤身上。她不僅是一位3歲男孩的母親,還經營一傢出售仿古服裝的網店。
馮·哈澤表示:”我希望用美麗、尊嚴、魅力和力量代表德國。”
“德國小姐“ 還做出瞭一些改革,比如不再允許選手們穿比基尼亮相舞臺。
今年的普利茲克獎頒給瞭兩位女建築師——來自愛爾蘭的搭檔伊馮娜·法雷爾 和雪萊·麥克納馬拉。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長期以來,這個被稱作建築界諾貝爾的獎項,一直被批評缺乏對女性建築師的表彰。直到2004年,紮哈 · 哈迪德才成為第一位獲獎的女性。自獎項1979年創立至今,算上伊馮娜和雪萊,一共也僅有5位女性獲獎。 但很顯然,她們帶來瞭非常獨特的貢獻。她們的建築理念,充滿瞭人性色彩:保持人性化的尺度,營造親密環境。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評審團在頒獎詞中這樣說,“在這個傳統上一直是、現在仍然是男性主導的職業領域裡,她們是先鋒……她們也是其他女性的指路明燈,幫助她們打造自己堪稱典范的職業道路。”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她們做瞭自己,而世界從她們的智慧中受益。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偏見的形成,部分原因在於落後的性別教育。從傢庭到學校。

201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針對30所中國初中做過一次比較全面的性教育調查,發現現狀並不太樂觀。比如在學校裡,性教育基本是“人人管,無人管”,被強塞在某些課程中;再比如孩子們對身體變化的知識很敏感,延伸知識則所知甚少。

這份報告顯示:學校性教育目前較多關註青春期生理發育、HIV/AIDS 和性傳播感染、友誼和人際關系主題,但對暴力、性權利、性和性別多元、社會情感技能、大眾媒介與性、避孕和流產等話題的關註相對較少。

在性別角色、婚姻與性權利問題上,普遍沒有建立平等意識。女生比男生做得更好一些,但對婚前性行為方面,女生較男生更為保守。總體來看:

約一半(52.02%)的學生同意“對於和誰結婚以及何時結婚,女孩應有發言權”,其中,隻有45.57%的男生同意此觀點;

不到一半的學生(45.39%)明確反對“一個女人不能拒絕和她的丈夫發生性關系”;

很大一部分學生(42.69%)對同性之間的性行為持負面態度;

大約四分之一的學生對於婚前性行為持接納態度;

56.68% 的男生和 72.23% 的女生同意“在任何情況下,丈夫都不應該打妻子”的說法;

……

很多時候,我們的性別教育還不如一份幾十年前的玩具說明書: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在上世紀70年代的樂高玩具的說明書裡,這樣提醒父母們:“創造的沖動在所有孩子心中都同樣強烈,無論是男孩還是女孩……最重要的事情是,把合適的材料放到他們的手裡,讓他們創造自己喜歡的東西。”

波伏瓦說:“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後天形成的。任何生理的、心理的、經濟的命運都界定不瞭女人在社會內部具有的形象,是整個文明設計出這種介於男性和被去勢者之間的、被稱為女性的中介產物。” 女性不應該被定義成任何一種特定的形象,她們是多樣的,豐富的,是充滿力量的獨立個體。不應該用此去定義別人,更不應該拿此標準來約束自己。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與其說“堅持做自己”“隻有你才配給自己定義”,不如說,如果你不去定義自己,就一定會有種種其他力量,時刻想要定義你、控制你。

學著偶爾對這個世界說“去你的”

主要參考資料:

https://www.bustle.com/articles/90746-refinery29s-take-back-the-beach-project-and-body-image-survey-show-exactly-why-we-need-body

https://www.refinery29.com/en-us/women-body-type-positivity-survey

https://www.forbes.com/sites/jackzenger/2018/04/08/the-confidence-gap-in-men-and-women-why-it-matters-and-how-to-overcome-it/#2a5cd0af3

This Is Me And I’m Not Editing It For Your Benefit | Paloma Elsesser

https://en.m.wikipedia.org/wiki/Body_positivity

https://www.allure.com/story/plus-size-model-paloma-elsesser-interview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03/arts/pritzker-prize-female-team.htm

Artist Of The Week: Evelyn Bencicova

lbfa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