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戰中的碰撞:蘇軍米格-21武器全失效,悲憤撞擊伊朗“鬼怪”式

冷戰中的碰撞:蘇軍米格-21武器全失效,悲憤撞擊伊朗“鬼怪”式

米格-21撞擊RF-4C

美國“鬼怪”式戰鬥機,曾被誇為“米格機殺手”。在越南和中東,這款重型戰鬥機是蘇制戰鬥機頭頂上的陰影,出色的性能、多樣化的武器以及高水平的訓練,在戰場上穩穩壓倒瞭對手的米格-21。

1973年,一名蘇軍飛行員駕駛著一架米格-21戰鬥機,在武器完全不給力的狀態下,硬是撞下來一架入侵領空的RF-4C“鬼怪”,書寫瞭一段無奈而又悲壯的挽歌。

冷戰中的碰撞:蘇軍米格-21武器全失效,悲憤撞擊伊朗“鬼怪”式

蘇軍的米格-21機群

米格-21打光瞭導彈,也沒打中“鬼怪”

1973年11月28日,一架伊朗皇傢空軍的RF-4C偵察機闖入瞭蘇聯領空。這架“鬼怪”式的前座駕駛員是伊朗空軍少校舒科尼亞,後座卻是一名美軍飛行員——空軍上校約翰·桑德斯。這種奇怪的組合,可謂是一種冷戰時期的特色。

這架“鬼怪”從大不裡士機場起飛後不久,很快就被蘇聯防空軍地面雷達發現。RF-4C偵察機以超音速的狀態,沿著穆幹河谷的蘇聯-伊朗邊界上空飛行,並且很快偷偷鉆入瞭蘇聯阿塞拜疆共和國的領空。

冷戰中的碰撞:蘇軍米格-21武器全失效,悲憤撞擊伊朗“鬼怪”式

蘇-15截擊機

確認“鬼怪”式入侵蘇聯領空後,位於巴庫的蘇聯防空軍指揮所立刻下達攔截命令。首先,一架蘇-15戰鬥機被派出進行攔截,但這架蘇-15未能找到目標隻能返航。隨後,部署在瓦吉安利機場的蘇聯第982殲擊機團被要求出擊,該團負責戰備值班的飛行員根納季·葉利謝耶夫上尉立刻駕駛米格-21戰鬥機升空。

在地面雷達的指揮下,葉利謝耶夫在接近目標後打開瞭米格-21的機載雷達,雷達顯示器準確顯示出RF-4C的行蹤。很快,葉利謝耶夫迅速咬住瞭RF-4C“鬼怪”式的尾部。在地面指揮部“堅決消滅目標”的指令下,葉利謝耶夫按下瞭K-13(北約稱AA-2)紅外跟蹤空空導彈的按鈕。

冷戰中的碰撞:蘇軍米格-21武器全失效,悲憤撞擊伊朗“鬼怪”式

根納季·葉利謝耶夫上尉

然而,RF-4C後座操作員桑德斯響應及時,連續發射紅外幹擾彈,“鬼怪”式也做出規避導彈的機動動作。老式的K-13還屬於第一代空空導彈,導引頭性能非常落後,抗幹擾能力差,經不住這種紅外幹擾的誘騙,葉利謝耶夫連續發射兩枚導彈全部失的!

這時候,“鬼怪”式打光瞭54枚幹擾彈,而米格-21也用光瞭空空導彈。但是,米格-21還有最後的武器——機炮。葉利謝耶夫咬住“鬼怪”式,按下瞭機炮發射按鈕,萬萬沒想到的是,機炮竟然卡殼瞭……

冷戰中的碰撞:蘇軍米格-21武器全失效,悲憤撞擊伊朗“鬼怪”式

K-13空空導彈

美國對蘇聯的空中偵察,伊朗負責買單

這架RF-4C“鬼怪”式,是當時伊朗皇傢空軍從美國引進的偵察機。當時的伊朗還是美國的重要同盟國,再加上自身財力雄厚,伊朗空軍能裝備美國最新式戰鬥機型號。例如F-4和F-5戰鬥機,伊朗幾乎都是美國以外第一個裝備的國傢。

1970年代,美蘇冷戰處於最高潮的階段,雙方之間的偵察行動非常頻繁。從間諜飛機、偵察衛星到無人偵察機,美國采取的偵察手段不斷推陳出新。但是,對於蘇聯境內的雷達、防空、導彈以及電子信號等情報,美國仍難以做到全面覆蓋,主要原因就是蘇聯面積過於遼闊,美軍的偵察仍存在大量死角。

冷戰中的碰撞:蘇軍米格-21武器全失效,悲憤撞擊伊朗“鬼怪”式

伊朗的RF-5A偵察機

為此,美國將目光落在瞭位於蘇聯南邊的伊朗身上。由於美國和伊朗國王巴列維的友好關系,伊朗方面爽快地同意參與美國空中間諜行動。從1968年開始,美國將12架RF-5A戰鬥/偵察機提供給伊朗,開始瞭對蘇聯邊境的偵察飛行,代號“黑暗基因”。出於保密需要,美國諾斯羅普公司甚至在生產清單裡刪除瞭這些RF-5A的序列號。

這些RF-5A戰鬥/偵察機主要用於收集蘇聯邊境地區的軍事機密,尤其是電子信號情報。有時為瞭獲取價格更高的電子情報,這些間諜飛機不惜越過邊境線,闖入蘇聯領空。在一些偵察行動中,RF-5A甚至直接由美國空軍飛行員駕駛。

冷戰中的碰撞:蘇軍米格-21武器全失效,悲憤撞擊伊朗“鬼怪”式

伊朗的RF-4C偵察機

但是,美國方面對RF-5A的偵察能力還不滿意,所以很快又向伊朗提供瞭更先進的RF-4C偵察機。伊朗國王對這些情報也很感興趣,因此全盤買單,自行支付瞭所有費用。據說,這些RF-4C偵察機造價極為昂貴,由於配備遠距離成像、前側方雷達、紅外線探測器、夜間攝影照明彈等先進電子偵察設備,該機在1970年左右就達到瞭1200萬美元的造價,幾乎匹敵後來的F-14“雄貓”戰鬥機,而當時普通“鬼怪”式造價也不過400-500萬美元。

美國向伊朗提供的全部RF-4型偵察機的數量無法確定,但至少不少於22-25架。需要強調的是,這些RF-4雖然是偵察機,但都具備普通“鬼怪”式的作戰能力,甚至可以攜帶核武器。

從1971年到1978年,在美國空軍和美伊混合情報小組的指導下,六個RF-4C偵察機小組平均每月對蘇聯執行兩次任務。這些飛機一旦遭到擊落,伊朗和美國的借口將是“美國空軍在訓練伊朗飛行員時因天氣惡劣而迷路,意外闖入蘇聯邊境”。在歷史上,這批RF-4C至少有兩架在蘇聯境內被獵殺,第一次在1973年,第二次在1976年。

冷戰中的碰撞:蘇軍米格-21武器全失效,悲憤撞擊伊朗“鬼怪”式

RF-4C偵察機

米格-21悲憤地撞擊RF-4C

1973年11月28日的空中攔截中,葉利謝耶夫上尉駕駛的米格-21打光瞭導彈,仍然沒能擊落RF-4C“鬼怪”式。在最後一次攻擊嘗試中,米格-21的機炮竟然也卡瞭殼。相對於美國戰鬥機的先進性能,蘇聯米格-21配備的武器不僅落後,而且地勤維護水平也差。

根據後來俄方歷史學傢克雷洛夫的說法,當時蘇軍地勤對於戰備值班的飛機並沒有做好充足的戰前準備,武器的檢驗粗心大意。結果,在關鍵時刻又誤瞭事!

盡管如此,葉利謝耶夫面對眼皮底下的獵物仍不肯放棄。此時,超音速飛行的RF-4C距邊境線隻有15公裡瞭,僅需一分鐘就能飛出蘇聯領空。關鍵時刻,蘇聯地面指揮部傳來瞭“強行迫降敵機”的指示。

冷戰中的碰撞:蘇軍米格-21武器全失效,悲憤撞擊伊朗“鬼怪”式

伊朗RF-4C與蘇聯米格-21的對比

悲憤的葉利謝耶夫上尉當機立斷,駕駛米格-21以1.4馬赫高速向超音速飛行的“鬼怪”式撞去!米格-21的機鼻切斷瞭RF-4C的垂直尾翼,導致“鬼怪”式陷入瞭致命的高速俯沖,向地面墜落下去。葉利謝耶夫上尉則在碰撞中當場犧牲,年僅35歲。

駕駛RF-4C的兩名飛行員緊急進行彈射,雙雙降落在蘇聯阿塞拜疆的領土上,被地面的蘇軍俘虜。可惜的是,RF-4C以近乎2馬赫的高速撞上瞭地面,完全成瞭碎片,沒能成為美國入侵的罪證。

冷戰中的碰撞:蘇軍米格-21武器全失效,悲憤撞擊伊朗“鬼怪”式

蘇聯英雄根納季·葉利謝耶夫上尉

後記

伊朗少校舒科尼亞和美軍上校桑德斯,被蘇聯俘虜後僅僅16天後,就幸運地被釋放瞭。據說,當時蘇聯一枚偵察衛星返回地面時意外墜落在瞭伊朗,所以兩名被俘飛行員被用來交換這顆衛星。也有資料稱,美國為盡快要回兩人,還付出其他高昂代價。

返回後,舒科尼亞和桑德斯都被伊朗和美國授予瞭勛章。伊朗飛行員舒科尼亞的結局有兩個說法,一個說法稱他在1980年被霍梅尼政府處決,另一個說法稱他在1982年被伊拉克的米格-21擊落身亡。美國飛行員桑德斯在返回國內後,一直對這次亡命飛行保持沉默,直到多年後才公開瞭一些內幕細節。

蘇聯防空軍犧牲的葉利謝耶夫上尉,則被追授“蘇聯英雄”的稱號。據瞭解,他所在的第982殲擊機團在每天例行點名時,第一個點到的仍然是這位蘇聯英雄的名字。

冷戰中的碰撞:蘇軍米格-21武器全失效,悲憤撞擊伊朗“鬼怪”式

蘇軍米格-25戰鬥機

額外說一下,此後蘇聯也出動米格-25RB高速偵察機對伊朗進行同樣的入侵偵察。伊朗方面則多次出動F-4D和F-4E戰鬥機進行攔截,最終在1976年成功擊落瞭一架米格-25RB,但偵察機墜入瞭蘇聯境內。蘇聯作為報復,在同一年成功擊落瞭第二架入侵的RF-4C偵察機。

不過這一系列互相入侵的鬧劇,很快就落下瞭帷幕,首先原因是F-14“雄貓”式戰鬥機抵達瞭伊朗。1978年10月,伊朗空軍的F-14在裡海上空,憑借先進雷達遠距離鎖定住米格-25偵察機,而且時間長達一分多鐘。米格-25雖然被F-14主動放跑,但這次事件標志蘇聯戰鬥機徹底喪失瞭技術優勢。

冷戰中的碰撞:蘇軍米格-21武器全失效,悲憤撞擊伊朗“鬼怪”式

伊朗F-14戰鬥機

再然後,美伊聯合偵察RF-4C蘇聯的行動也終止瞭,因為親美的巴列維王朝在1979年被推翻瞭,伊朗和美國從此變成瞭仇敵。

通過蘇聯和伊朗歷史上的空中攔截事件,我們清楚地看到“技術落後就要挨打”的殘酷現實。葉利謝耶夫上尉的壯烈行為,更多體現的是這位蘇聯英雄的悲憤和無奈。(作者:陶慕劍)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