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沙特政變坑慘全球股市,”兄終弟及”的故事要結束?

寫在前面的話——

新冠肺炎疫情正在禍害全世界,根據世衛組織的通報,已經有超過一百個國傢和地區受到影響,但這幾天跑出來搶頭條的沙特王室又結結實實地給全球經濟補瞭一刀——歐佩克組織和俄羅斯等國談判破裂,破罐破摔的降價增產大促銷開始瞭。

新冠肺炎對制造業和國際貿易的打擊已經夠深重瞭,現在油價狂跌引發全球股市崩盤,本來就前途暗淡的2020全球經濟形勢變得更加看不到光亮。

主動開啟石油價格戰隻是一方面,沙特現在的局勢比亂世佳人還亂。

國內的新冠疫情走到爆發邊緣,沙特在也門的爛仗也越打越糟——隨著也門北部邊境重鎮哈茲姆的易手,下一步戰火燒到沙特境內不是沒有可能。

再有就是這兩天沙特疑似爆發宮廷政變的消息。

拜沙特王室所賜,身處21世紀的吃瓜群眾還能親眼目睹封建王朝傢的宮鬥大戲。不過這裡的宮鬥不是《羋月傳》、《如懿傳》或者《延禧攻略》,不用背”賤人就是矯情”,也不用學怎麼賞別人一丈紅。一幫大老爺們能動手就絕不BB,叔侄兄弟之間的奪嫡大戰已經刺刀見紅,傳說中的”兄終弟及”制度眼看要崩。

財政、也門、繼承權、油價,發生在沙特的故事有向事故方向發展的趨勢,順帶把一腦門子官司的全世界拖進混水……

先來說說油價的問題。

沙特牽頭的歐佩克和俄羅斯談判破裂,雙方開啟互相傷害模式——你增產我加倍,你降價我比你降得還狠。2020真是一個不同尋常的年份,根據最新油價計算,500毫升石油的價格僅為0.6元,比礦泉水還便宜。如此魔幻的場景如今真真切切地發生這個世界中。

那些覺得油價跳水是大利好的想法可以歇歇瞭,油價下跌有利於制造業降低成本,但油價暴跌卻會把世界經濟帶進溝裡。

石油和制造業的關系互為因果,受疫情影響,上個月中國PMI(采購經理人指數)不到30,2008年以來最低,全球主要工業國的相關數值也都降到瞭50%以下,跌破榮枯線。這意味著全世界制造業都面臨開工不足的問題,對石油的需求大幅降低,原有的石油供需平衡關系被打破。

應對此種情況,常規邏輯應該是大傢坐下來好好談,集體限產,令石油價格維持在一定的水平線上。但現在的問題是,坐是坐下來瞭,然後直接談崩瞭。歐佩克和非歐佩克組織產油國的日子都不好過,又都無法說服對方一起共克時艱,所以才會操起價格戰的武器。

表面上看,價格戰對打的雙方是沙特和俄羅斯,但最先躺槍的卻是美國。

美國近年炒起來的頁巖油概念其實並沒有解決成本問題,隻有國際油價在60美元以上才有盈利空間,此前幾次增產降價,美國的頁巖油企業都是靠貸款硬抗過來的。一旦油價砸穿地板,這幫企業的老板跳樓都要搖號搶位置。

昨天美國三大股指開盤即暴跌,海量拋盤觸發熔斷,這是2008年以來的第一次。道瓊斯指數創下一年來的最低點,石油板塊一潰千裡,連累金融概念股跟著倒黴,美股市場一個交易日蒸發三萬億美元市值。

坑瞭全球股市的沙特自己沒獨善其身,中東股市一片綠油油,沙特主權基金沙特阿美跌破發行價,一天之內損失12000億,相當於沒瞭兩個中石化。

原本全球股市要頭疼的,主要是新冠疫情帶來的利空,現在油價暴跌又在背後狠狠推瞭一把。世界銀行昨日繼續調低全球上半年經濟復蘇預期,這個春天真的有點兒冷。

沙特為什麼突然發狠?和俄羅斯叫板不是目的,搶奪世界石油市場份額不是主因,國內的政局才是他們的利益攸關點。

全民免稅+超高社會福利是維持沙特王室統治的兩大基石,這需要每年不停地往裡砸錢,大量的錢。一旦任性買買買的日子過到頭,你看國民會不會起來鬧事?現在的沙特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擔憂資金鏈的問題,很多人想不到,這個平日裡一擲千金的油霸真的快沒錢瞭。

因為高度依賴石油產業,80%以上的財政收入靠賣油煉油,所以沙特受油價影響比其他國傢更大。2015年油價大幅下跌的時候,沙特一年財政收入縮水42%,不得不動用外匯儲備支付高額的國民福利,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推算,如果油價沒有起色,沙特的國庫最多能撐到2020年。

如今2020年到瞭,沙特不僅沒有等來油價回暖,更是賭氣式地自己出手砸盤,難道利雅得的王室都瘋瞭嗎?其實,沙特手上最大的牌不是石油儲量,而是開采成本。目前的油價沙特還扛得起,隻要低價策略維持一段時間,其他國傢勢必要損失一定的市場份額,這些空出來的市場沙特有望照單全收。

簡單的說,價格低瞭不怕,隻要還能走量就成。至於未來,呵呵,個人顧個人吧,先讓自己活下來再說。

老實說,在經濟層面上,主動開啟石油價格戰是一步險棋,弄不好就會引火燒身——俄羅斯目前還玩得起,因為手上有中國早年提供的保價合同大單,短期油價波動不會讓它傷筋動骨;美國不會坐視油價連累股市,特朗普更不會讓沙特的砸盤行為影響到年底的大選,估計很快會有幹預措施出臺,外交層面也會有動作。那麼沙特鬧這麼一出有什麼用呢?

還是那句話,根子在國內。

沙特老國王和王儲殿下是在用無比激烈的方式告訴國民,放心花,大膽花,咱傢的錢現在夠用,將來也夠用。所以,乖,該幹什麼幹什麼去,別鬧事。

沙特老國王已經84歲瞭,按照中國古代的說法,這是一個”活在坎兒上的年紀”。從疑似政變後的公開亮相看,老爺子的身體狀況很不好,所以王儲小薩勒曼接班的問題已經提到議事日程上瞭。

沙特不可能永遠靠賣石油過日子,否則開國君主伊本·沙特的傢業早晚要被敗光,這一點薩勒曼父子很清楚。早在2014年底,他倆就提出過”沙特願景2030″計劃,這個野心勃勃的方案立志於把沙特打造成中東核心CBD,全球性投資強國和歐亞非超級交通樞紐。在產業結構調整方面,也準備向高科技產業、智能制造、新能源和旅遊文化方面轉型。

這種程度的改革勢必要極大觸動國內傳統能源產業集團的利益,而這些既得利益者又全在王室內,其中很多人理論上都有王位繼承權。因此各種腥風血雨,近些年來一直沒斷過。

這次新冠疫情引發的全球制造業危機為沙特宮廷政變提供瞭一個爆發點。當油價看低不再是預期而變成瞭現實,最近幾周,沙特國內有關財政破產、國民福利受影響的傳聞甚囂塵上,沙特國傢情報局也至少三次接到過政變風險預警。特別是3月6日,沙特親王艾哈邁德殿下突然從美國回國,這讓王儲小薩勒曼覺得,再不動手就晚瞭。

開國君主伊本·沙特傳位於長子,但後來身為王儲的老四費薩爾奪權成功,成瞭第三任沙特國王。至此”費薩爾秩序”這種兄終弟及的傳承方式就變成瞭沙特的傳統。其實兄終弟及這種權利交接並非必然,政變奪權的例子比比皆是。但真正試圖徹底打破這一方式的,還是現任國王老薩勒曼。

廢掉王儲兄弟,直接交權給親生兒子,老薩勒曼走得比他的父輩和兄長們都遠。近些年來,圍繞在他們身邊崛起的”薩勒曼系”雖然身居高位,手握重權,但畢竟發跡的時日還短。擁護兄終弟及傳統的”蘇德裡系”依舊樹大根深。

在蘇德裡系看來,薩拉曼系勢力的改革措施不僅會動自己的奶酪,更威脅到瞭沙特王權的基礎——所有的改革措施都是在損害與傳統政治盟友瓦哈比派別的關系,這將直接動搖雙方的聯盟。一旦沙特世俗化轉型成功,在慶祝之前,恐怕首先要面對的就是國傢分裂打內戰的問題。

油價危機同時給瞭雙方機會,蘇德裡系和薩拉曼系都想借機給對方一刀,隻不過王儲小薩勒曼先下手為強罷瞭。

這一次王儲發動的宮廷政變,規模不大但傳遞出來的信息量極大。

3月6日親赴機場迎接從美國回國的叔叔,轉天就實施抓捕,擒賊擒王;一同落網的還有兩位和小薩拉曼同輩的親王,他們也都是反對派中舉足輕重的角色;以疫情管控為由,要求國際航班降落在指定機場,杜絕外部勢力武裝幹涉風險;抓捕行動動用瞭國王衛隊,這說明內廷的軍權實打實地在小薩勒曼手上;國防軍和國民警衛隊也參與其中,意味著一旦撕破臉全面開打,小薩勒曼至少不會落得個困守王宮,外無救兵的下場。

此外,小薩勒曼的叔叔艾哈邁德親王在美國人脈極廣,口碑頗佳,也是美國潛在支持的對象。雖說小薩勒曼與特朗普一傢,特別是和他的大女婿私交甚篤,此前老爹又曾砸下天價軍購大單為自己的政治前途背書,但讓美國人有選擇從來都是一件危險的事情。

更不要說此前虐殺《華盛頓郵報》沙特籍記者卡舒吉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小薩勒曼一夜之間崩瞭人設,壞瞭口碑。這種實錘的把柄足夠反對派大搞文章,動用遊說集團把他拉下馬。

成大事者要心狠手辣,小薩勒曼必須確保自己是唯一有機會上位的繼承人。

艾哈邁德親王等人面臨的罪名是叛國,這個理由是可以執行死刑的。不用懷疑小薩勒曼的決心——剛當上王儲的那一年他就搞過一次”反腐”風暴,一口氣抓瞭500多宗室子弟,要是沒有這樣的雷霆手段,他真不見得能比老爹活得長。

發動石油價格戰的時機應該是精心計算過的,損失和收益也在計劃當中——

一手在油價上搞事情,逼美國主動上門,雙方交換籌碼,一手打掉潛在威脅,讓美國不再騎墻觀望,兩件事必須同時進行。對於美國而言,小薩勒曼掌權本就不是不能接受的結果,更何況還有火燒眉毛的股市要救,這一回合小薩勒曼註定穩賺不賠。

最近兩天內,因為新冠肺炎全球肆虐,油價跳水搞崩股市,關於也門的消息被湮沒瞭。

沙特軍隊在也門內戰中再遭敗績(這當然不是新聞,沙特兵打贏瞭才是新聞),關鍵是失利的地點會觸動某些人的神經。

哈茲姆是也門北部邊境省份的首府,也是戰略要地。沙特軍隊為首的聯軍日前剛剛被胡塞武裝趕出哈茲姆,至此,沙特南部大門敞開,隨時可能改姓胡賽。對於沙特王室而言,這才是最要命的威脅。

一旦胡賽武裝繼續做大並揮軍北上,外戰打不贏的沙特軍隊在保傢衛國上的戰鬥力也不會太高。不要說胡塞武裝占住瞭地方賴著不走,就是破壞一下沙特的油井和煉油廠就夠利雅得喝一壺的瞭——此前導彈無人機襲擊事件誰幹的並不重要,對產能的影響卻是實打實的。產能沒瞭,油價又在低位,到時候沙特內部想不亂都不行。

所以,結合也門的局勢,沙特的一系列操作就顯得更加合理瞭——攘外必先安內,別等邊境地區真的有事,內部不安定因素統統連根拔起;油價打擊不到俄羅斯本就在意料之中,美國方面該給的利益輸送也在計劃之內,肯定中招的就剩下伊朗這樣的國傢,伊朗是胡塞武裝背後的金主大佬,斷瞭對方的財路才是釜底抽薪。

一場小范圍的政變穩住瞭沙特的政局,同時也搞崩瞭世界經濟,這個代價真的大出瞭圈兒。不過沙特的宮鬥劇遠沒到曲終人散的時候,宮墻之內依舊暗流湧動,誰能笑到最後真的還有變數……

文:艾瑪與騎士

您的關註與點贊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