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兩年市值跌去近九成 拍拍貸“變身”信也科技可否“洗白”?

上市兩年市值跌去近九成 拍拍貸“變身”信也科技可否“洗白”?

P2P轉型助貸之後,主要挑戰在於新的業務和公司當前的能力能否支撐公司後續正常的經營發展。

文:王倩

ID:BMR2004

更名為信也科技(FINV)後的拍拍貸,並沒有給自己的股價帶來改觀。

截至2020年3月9日美股收盤,信也科技股價為1.54美元,市值約為4.78億美元。盡管這發生在美國股市“熔斷”之日,但拍拍貸自從上市之後,股價就跌跌不休。2017年,拍拍貸上市發行價為13美元/每股,總市值為40億美元,拍拍貸的市值已經跌去八成多。這距離拍拍貸上市也不過才兩年的時間。

其實,在其更名當日,股價就大幅跳水。

拍拍貸在發佈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時稱,上海拍拍貸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更名“信也科技”,股票代碼更改為“FINV”。這意味著,拍拍貸正式開啟瞭自己的轉型之路。

更名當天,其股價大跌23.34%。

自監管對於P2P平臺提出“三降”的要求起,P2P平臺們開始積極地避開P2P業務,唯恐避之不及。對於P2P平臺而言,要麼清退,要麼轉型。不同於一些平臺還對P2P業務保留一定的期許,拍拍貸明確表示,自己不再涉足P2P業務,已經不是P2P公司。

與P2P徹底“拜拜”並改名的拍拍貸,轉型前路是否可期?

前世今生

公開資料顯示,成立於2007年6月的信也科技(原拍拍貸),全稱為“上海拍拍貸金融信息服務公司”,總部位於上海,是中國第一傢網絡借貸信用平臺。2009年10月,拍拍貸註冊用戶突破10萬人,2012年,拍拍貸正式更名為“上海拍拍貸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公司經營范圍拓展至“金融信息服務,是P2P網絡借貸行業內第一傢拿到金融信息服務資質的公司。

早期的拍拍貸,通過網絡借貸業務,借款用戶向拍拍貸提交個人信息,拍拍貸經過審核之後,為其發放貸款,彼時的拍拍貸,出借資金全部來自個人,“出借人-平臺-借款人”是拍拍貸的主要借款鏈條。

成立之初的拍拍貸,存在感並不強。這從其融資軌跡就能體現出來。企查查數據顯示,2011年拍拍貸才獲得天使輪投資。這距離拍拍貸的成立已經有接近4年的時間;2012年才獲得由紅杉資本投資的A輪融資。

彼時的拍拍貸“前有猛虎,後有追兵”。較早一年,宜信的宜人貸成立,2010年人人貸成立;2011年融360成立,後來樂信、趣店等互聯網金融機構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在拍拍貸最早獲得融資的2011年裡,已經至少有三傢競爭對手存在。

從2014年B輪融資開始,拍拍貸才正式進入迅猛發展的時刻。2015年是P2P全面開花的一年,一個新的業務也隨之而起——現金貸業務。

通過旗下現金貸業務曹操貸,拍拍貸獲取瞭較好的營收。2017年包括拍拍貸在內的多傢P2P平臺赴美上市。“上岸”一時間成為這些成功上市的P2P平臺們的戲稱。在P2P平臺們看來,成功上市就意味著暫時安全瞭。

2019年11月,拍拍貸正式更名為“信也科技”,按照信也科技聯席CEO章峰的說法,更名以後,拍拍貸會成為信也科技旗下的互聯網借貸子品牌延續下去,而信也科技的業務佈局則更為廣闊,包括針對服務和賦能的金融科技業務、面向海外業務擴展的國際化業務、關註行業內新興業務和技術的科技生態孵化業務。

更名後的信也科技,能夠念好“轉型”的經麼?

股價下跌

截至2020年3月9日美股收盤,信也科技股價為1.54美元,市值約為4.78億美元。而拍拍貸上市發行價為13美元/每股,總市值為40億美元,拍拍貸的市值已經跌去八成多。這距離拍拍貸上市也不過才兩年的時間。

拍拍貸股價大幅度下跌,與拍拍貸的業績有直接關系。梳理拍拍貸上市之後的財報可以發現,2019年第一季度未經審計的財務顯示,其凈利潤為7.031億元,較上一季度的7.746億元環比下降9.2%;2019年第二季度凈利潤為6.61億元,環比下滑9.4%;而拍拍貸2019年第三季度,凈利潤5.98億元,環比下滑9.5%,同比下滑7.9%。

這也就意味著,2019年拍拍貸的凈利潤呈現持續下滑狀態。伴隨凈利潤的下降,還有營收的持續下降。財報顯示,2019年第三季度,拍拍貸營收為15.124億元人民幣,第二季度營收為15.62億元人民幣。

信也可科技(原拍拍貸)方面在回應《商學院》記者關於營收下降的采訪時表示,“Q3營收環比出現小幅下滑的原因,在於我們的客群質量不斷上遷,平臺吸引瞭更多優質借款用戶,風險定價得到不斷優化。

但是其成本卻在不斷攀升。拍拍貸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其原始和服務開支為人民幣3.321億元(約合4650萬美元),與上年同期的人民幣2.262億元相比增長46.8%;銷售及營銷開支為人民幣2.292億元(約合3210萬美元),與上年同期的人民幣1.845億元相比增長24.2%;總務及行政開支為人民幣1.248億元(約合1750萬美元),與上年同期的人民幣1.005億相比增長24.2%;研發開支為人民幣1.082億元(約合1510萬美元),與上年同期的人民幣8210萬元相比增長31.7%。

凈利潤的持續下降、營收的增速疲軟,再加上成本的上漲,最終還是引起瞭資本的恐慌。即使其在財報中公佈的更名信息,也並沒有為拍拍貸帶來利好。在三季度財報公佈當天,拍拍貸股價大跌23.34%,市值蒸發2.19億美元。對於提振股價的措施,拍拍貸方面並未明確回應記者的采訪。

無法清零

其實拍拍貸2019年的業績下滑並不意外。

早在2017年12月1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正式下發《關於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以下簡稱141號文件),明確統籌監管,開展對網絡小額貸款清理整頓工作。

141號文件認為,過度借貸、重復授信、不當催收、畸高利率、侵犯個人隱私等是“現金貸”存在的較為突出的問題,存在著較大的金融風險和社會風險隱患。

拍拍貸旗下的曹操貸業務,則屬於典型的“現金貸”業務。在一些用戶群中,有用戶表示,曹操貸雖然屬於拍拍貸旗下,但是二者額度不共享,在拍拍貸借款之後,在曹操貸上依然能夠再次借到。由用戶將這種重復借貸稱作“擼口子”。

這種多頭借貸給拍拍貸造成的直接後果就是逾期率的攀升。在拍拍貸發佈的2017年第四季度財報以及全年業績報告中顯示,2017年第四季度,30天以內的逾期率是第三季度的三倍,150天以上的逾期率是第三季度的兩倍。

2017年12月13日,拍拍貸全線下調其借貸產品的綜合息費至36%以下,且於當年12月停止在所有平臺上收取前期交易費用,將其更改為每月收取的方式。

2018年拍拍貸停止瞭曹操貸的業務,但是此次的風險呈現在財報上是2017年業績高達5億元的虧損。2019年10月,拍拍貸停止P2P發標。

信也科技(原拍拍貸)方面稱,平臺存量的P2P在貸餘額正在快速下降,預計今年上半年將全部完成兌付。然而,據中國互金協會信披系統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拍拍貸借貸餘額為121億餘元,借貸餘額筆數為6498115筆,利息餘額為4.54億元。

P2P業務的借貸資金依然龐大,有效清零也許仍然需要一定時日。

除瞭P2P業務龐大的基數之外,在據投訴平臺上,關於拍拍貸投訴貼高達一萬條,最新一條投訴時2020年1月16日。這些投訴貼涉及暴力催收、高額利息、高額服務費用等等。

可有未來?

從2018年第三季度開始拍拍貸增加機構資金的占比,向助貸業務發展。財報顯示,2018年第三季度拍拍貸通過撮合機構資金合作方促成的借款金額占總撮合額的比例,第三季度為14.3%,第四季度為20.4%。

為瞭合規,拍拍貸再2019年著力增加機構資金。信也科技聯系CEO章峰表示,2019Q3,機構合作夥伴通過平臺完成的成交金額占平臺總撮合成交金額的75%以上,2019年10月以後,這一比例達到100%,

然而,在監管下發的最新文件《關於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轉型為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中,明確瞭P2P平臺轉型的兩條路徑,一是消費金融公司,另一個是網絡小貸公司,助貸一詞不再提及。

易觀金融分析師張凱在接受《商學院》記者采訪時表示,監管雖然在本次較少提及助貸結構,但之前的175號文件已經明確提及瞭助貸機構為P2P平臺轉型的其中一個方向,但是即使轉型助貸,也需要符合對應的資質。

當前,監管對於助貸機構的資質,暫無明確的條文。

但是僅僅助貸這一賽道上,就有樂信、趣店等金融機構的競爭。張凱告訴《商學院》記者,P2P轉型助貸的可行性在於P2P平臺自身積累的用戶數據、行業經驗、合作金融機構和自建風控模型等相關資源,但是在轉型之後,主要挑戰在於新的業務和公司當前的能力能否支撐公司後續正常的經營發展。

而對於監管提出的另外兩條路徑,無論是轉型小貸公司還是消費金融公司,首先需要達到相對應的入行門檻,而監管對此慎之又慎。張凱介紹,相對於小貸公司,消費金融公司對於出資人的要求更高,因而對於P2P平臺來說,絕大部分將會向小貸公司轉型。

向小貸公司轉型,首先需要牌照。因而當下,助貸成為P2P平臺們較為可行的一條路徑。

樂信2019年財報顯示,2019年第三季度通過為各類金融機構服務獲得的金融科技收入達到19億元,比去年同期的5.58億元增長238%,與樂信金融合作的企業數量已超過100傢。趣店2019年第三季度開放平臺業務實現收入9.9億元人民幣,環比第二季度增長150%。平臺交易資金100%由持牌金融機構提供,共與100餘傢持牌金融機構建立瞭合作關系,合作資金餘額增長至384億元。

拍拍貸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中,機構合作夥伴通過平臺完成的成交金額占平臺總撮合成交金額的75%以上。根據章峰的介紹,目前拍拍貸的資金主要來自於銀行、消費金融機構、小貸公司等持牌金融機構,目前對接的持牌金融機構已達20餘傢。

巨頭聚集的助貸之路上,拍拍貸既不是轉型最早的,也不是轉型最快的,也不是合作機構最多的。

對此章峰表示,信也科技的定位是金融科技開放平臺,並非是助貸機構,業務模式早已轉型,已不再是一傢P2P平臺,而是通過技術鏈接金融機構和個人及小微商戶借款人的金融科技開放平臺。“我們的主營業務均與持牌金融機構合作開展,包括與福建海峽銀行進行戰略合作等,同時在自有牌照上也已有相關的佈局。未來,我們還將積極響應監管政策,及時根據政策要求進行相關的調整,也會積極爭取網絡小貸公司、持牌消費金融機構的資格。”

然而,無論是助貸還是金融科技,頭部機構的優勢越來越明顯,拍拍貸的轉型之路上,註定充滿競爭。

(本文來自《商學院》雜志2020年2&3月刊)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