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西方媒體對中國的傲慢與偏見,正讓一些國傢嘗到苦果

我們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瞭,新型冠狀病毒正在中國之外的一些國傢暴發、蔓延。

這對正在舉全國之力抗擊疫情,並已經取得瞭階段性成果的中國來說,並不是一個好消息。

近兩個月來,中國人民做出瞭巨大的犧牲,依靠自己的努力,不僅控制住疫情在境內擴散,而且斬斷瞭病毒向其他國傢蔓延的渠道。

但是,中國正很不幸地成為“被輸入國”。我們註意到,近幾天中國湖北以外省份新增病例中,95%以上由境外輸入。

新型冠狀病毒源頭至今未明。媒體作為社會公器,應是傳播有價信息和知識的平臺。今天,讓我們復盤,在中國抗擊疫情的關鍵時期,一些西方媒體是怎麼做的?

1月底,德國《明鏡周刊》刊用“新型冠狀病毒:中國制造”這樣具有煽動性的封面文章,卻不去警醒本國民眾如何預防,反而忽略醫學常識,將病毒以某一個國傢來命名。

2月初,美國《華爾街日報》文章標題稱中國為“東亞病夫”來譏諷中國;《紐約時報》又以武漢“封城”給中國扣上“不民主”的大帽;一邊說中國信息不公開不透明,另一邊美疾控中心卻宣佈停止公佈本國新冠肺炎確診人數。

同一時期,法國某報紙也在頭版位置刊發類似“大字報”的文章,還用瞭“黃色警告”這樣具有種族歧視的語言,並配發一名女性帶著口罩俯瞰城市的圖片。

除此之外,澳大利亞、丹麥等國媒體,也曾出現過偏見、歧視性的報道。

不難發現,一些西方政客及媒體,面對人類共同的敵人,依然沉溺在“逢中必反”的政治抹黑中。這些報道,顛倒黑白,吹毛求疵,完全背離瞭新聞事實本身,無利於本國抗擊疫情,卻助長瞭當地社會排華,甚至辱華的氛圍。

對此,中國駐阿拉木圖總領事耿麗萍曾撰文指出,藏匿於某些國傢、某些人心中醉心於傳播仇恨的、比新型冠狀病毒更難解的“心魔”,才是人類最大的公敵。

在他們眼中,隻要是中國方案就一無是處。所以習慣性地無視中國的警告,無視中國抗擊疫情的做法和成功經驗。

當某些西方國傢一味妖魔化中國的抗“疫”舉措,如今自己國傢卻身陷疫情,更顯進退失措。

世界衛生組織對中國抗“疫”給予瞭高度評價。幾天前,面對美國媒體,世衛組織赴中國考察專傢組負責人佈魯斯·艾爾沃德贊揚瞭中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舉措,認為中國抗“疫”模式可以復制。

既然經驗可以復制,為何讓疫情局部暴發?以至於有中國網友嘲笑他們,“抄作業都不會”。

當然,國情不同、民族性格不同,不能簡單以“抄作業”來以一概全。

更何況,制度優勢無法抄襲。試問,像中國這樣的號召能力、組織能力、動員能力,還有哪個國傢能夠做到?

“不要人誇顏色好,隻留清氣滿乾坤”。最近,我們正欣慰地註意到,有關中國抗擊疫情的相關經驗正逐漸被越來越多的媒體客觀報道,這將有助於各國根據自身的情況抗擊病毒。

畢竟,人類是命運共同體,病毒是全人類的敵人。面對疫情,理應心手相牽,共同前行。

來源:第69期《今日絲路報》中文版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