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早上醒來,拿起手機,習慣性打開微博,看看疫情發展。

隨即一陣悲傷襲來。

又一名前線醫務人員犧牲瞭!

他叫彭銀華,29歲,呼吸科醫生,原計劃正月初八舉行婚禮。

但那時的他萬萬沒想到,正月初八時的自己,不是站在婚禮殿堂上,而是躺在隔離病房裡。

是職業交叉感染。

2月2日,隔離數天後,彭銀華神志尚且清醒。

得知要更換護理,他還特意在微信上進行致謝。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可一周後,病情嚴重程度突然加劇。

腎透析。

血漿置換。

這些都做瞭,但病情遲遲不見好轉。

“那天晚上傳來噩耗。可他才29歲,那麼年輕,我們一直以為他能挺過來,沒想到······“

彭銀懷生前護理在接受采訪時,如鯁在喉。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而最最最傷心的,莫過於彭銀懷的未婚妻。

她懷有身孕。

這意味著,孩子一出生,就沒瞭爸爸。

他還答應過她:疫情不散,婚禮延期。

可現在疫情尚未散,新郎卻不在瞭。

抽屜裡隻剩一堆,還未來得及發放的新婚請帖。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有人說,對於我們,少瞭一名英雄。

對於傢庭,卻是天都塌瞭。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蔡利萍的天,也塌瞭。

她是ICU護士長。

丈夫劉智明是武昌醫院院長。

身為一院之長,按常理來說,在保護措施方面肯定不會差。

但沒想到,也未能幸免。

像多數那些已經離去的人一樣。

由輕到重。

由重到危。

而這些變化,往往就發生在短短幾日之內。

那些時間,妻子蔡利萍擔憂至極。

她不斷微信艾特丈夫。

“老公,呼吸不好一定要打呼吸機!這樣舒服一點!“

“你能看短信嗎?你害怕嗎?你一定要挺住啊。“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老公,我陪你可以嗎?“

躺在ICU裡的劉智明回:“不要。”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他不是不想念。

而是深知病毒傳染性太強,怕禍及妻子。

那些天,劉智明也收到瞭女兒的來信。

以往你每次回傢,總會找我談話,詢問我這一天的狀況,而從那段時間開始,就算回來,你也隻是推開房門,遠遠看我一眼。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我更未曾想過,那個我習以為常,隻當是自己的父親,又在醫院加班才沒回傢的普通晚上,會成為我時至今日,不斷在深夜裡頻繁出現的夢魘……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妻子在等他康復。

女兒在等他回傢。

可奈何死神無情,天不遂人願。

2月18日上午,蔡利萍接到噩耗:武昌醫院院長劉智明,經搶救無效身亡。

很快,殯葬車到瞭。

屍體要拖去火化。

那一刻,她追在車廂後面,哭成淚人。

畢竟,此次一別,可是永別啊。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劉智明並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倒下的醫務人員。

2月3日,鄉鎮醫生宋英傑離世。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2月7日,李文亮感染肺炎去世。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2月10日,林正斌因感染肺炎離世。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2月21日,一線抗疫醫生肖俊離世。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截止2月18日統計,共有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

確診1716人,犧牲5人。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現在這個數字還在變化。

感染,確診,死亡。

一個英雄的倒下。

一個傢庭的崩塌。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看到這些,我們本能會想:醫務人員都擁有最好的防護,為什麼也不能幸免?

第一個原因,累。

比如彭銀懷醫生。

抗疫期間,他兩天接診300多位門診病人,以至體力不支。

然後,抵抗力極速下降,病毒趁虛而入。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再比如武昌醫院院長劉智明。

缺床位,他要負責。

卻人手,他要負責。

缺乏醫療資源,他也還要負責。

故此,為抗擊疫情,他曾三天三夜不眠不休。

別人勸他休息。

他說:“我是院長,我丟不下!”

和彭銀懷一樣,過度操勞導致抵抗力下降——病毒什麼時候來的,他自己都不清楚。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截止2月22日11:47,全國確診患者是76394例。

其中,僅湖北一個地區就占83%,為63454例。

所以在湖北一線,彭銀懷、劉智明的苦,不是個例,而是醫務人員的普遍現狀。

一個主任,接到電話,自己最好的兄弟倒下瞭。

他瞬間淚奔。

但淚奔之後,轉身又繼續救人。

因為一線狀況太緊急瞭。

他們連悲傷的時間都沒有。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沒有床。

沒有臥室。

沒有絲毫舒適度可言。

下班後,大批醫護人員倒地就睡。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抗疫過程,他們還有個集體共識:少喝水,少吃東西。

目的隻有一個:少上洗手間,多省一套防護服。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有醫務人員說:“早上起來不敢吃不敢喝,生怕再浪費一套防護服。”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有些同事,生理期······褲子都濕瞭。”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眾所周知,關於新型病毒,目前唯一的特效藥就是:自身抵抗力。

可現在他們的處境卻是:

體能透支。

作息不規。

飲食不健康。

甚至,連基本生理需求都不能正常解決。

層層重壓之下,抵抗力自然就會下降。

抵抗力下降,感染風險則會大增。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與此同時,還有一些緊急情況,更是讓人防不勝防。

她叫徐慧連,於武漢一線抗疫。

在接受錢江晚報采訪時,她講到一個細節。

ICU重癥監護室裡,一位60多歲的女患者突然狂躁。

她撤掉吸氧口罩,拔斷輸液管,整個人都摔瞭下來。

沒有吸氧,患者臉瞬間就紫瞭。

生命危在旦夕。

這時,徐慧連試圖和同事,一起將患者抬回病床。

可她剛彎腰,突然,患者猛的抓住她的防護服,死死揪著不放。

“我當時嚇得全身都是汗,因為如果防護服一旦扯破,我就會職業暴露,非常危險。”

“於是我不敢用強,順勢和病人一起躺在地上,先安撫她的情緒。”

徐慧連告訴記者,還好一切都是有驚無險。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圖:徐慧連

包括在插管搶救病人時,醫務人員的感染風險,也會驟然倍增。

因為這個過程,醫生離病人口腔不到半尺。

同時,氣道打開的瞬間,大量病毒噴射而出,直撲醫生頭部。

一旦形成氣溶膠,醫生就很可能中槍。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這也就是為什麼,院長劉智明在犧牲前,再三叮嚀:如果萬一,請不要對我進行插管搶救。

3019名醫務人員被感染,又一名醫生犧牲,今天的頭條,屬於他們

沒有人不懼死亡。

隻是有的人,比之更有擔當罷瞭。

正如基辛格曾這樣評價中國:中國人總是被他們之中最勇敢的人保護的很好。

截止2月17日,全國已經派出3.2萬餘醫務人員馳援武漢,其中1.1萬人是重癥專業的醫務人員。

這個數據,接近全國重癥醫務人員資源的10%。

這次支援規模,遠超造成37萬人受傷的“汶川大地震”。

面對這數以萬計的白衣天使,我不想說你們生死無畏。

我知道,你們也隻是血肉之軀。

有子女在等你們撫育,有雙親在等你們養老,有無數悠長的時光,等著你們去消磨。

所以,已經離去的,望一路走好!但更多的,請你們務必要萬分小心!

要知道,我們在等你們凱旋。

你們的傢人,還在等你回傢。

最後,請允許我改用《悟空傳》裡那段經典對白。

“醫生,此去欲何?”

“戰病疫,救蒼生!”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