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現在是農歷的二月。

天氣已經回暖,企業開始復工,微博也不再是清一色的疫情,而出現瞭些八卦娛樂。

看得出來,最壞的時刻,已經過去。

後面的日子,應該會一天一天變好。

口罩卸掉。

武漢解封。

大傢再談起肺炎,就像閑聊往事一樣隨意。

說實話,有時想到這些我很興奮。

但有時卻是無比沮喪。

因為我們熬過來瞭,但有些人沒有。

有些人就算熬過來瞭,卻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再快樂。

因為那個愛他如生命的人,走瞭。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她叫楊晶晶,武漢人。

在2月16號那天,其父楊元運離傢出走。

原因是出現感染癥狀,怕禍及女兒,連累傢人,所以“主動隔離”。

“走的時候,我父親沒有攜帶錢包、手機、身份證等必備品。情況緊急。“

“身穿軍綠花裙,頭發80%都白瞭。“

在尋人啟事上,楊晶晶這樣寫道。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在打開父親手機後,楊晶晶看到令人心碎的一幕。

那是他與社區工作人員的聊天記錄。

“陳女士你好!我的病真不能拖瞭!吃不好睡不好,現在發燒37.5度!“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傢裡生活壓力很大,夫人身體不好。我傢還要我支撐,不能讓病魔把傢弄垮!”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圖片來源:微博

由此可見,楊元運當時身體狀況真的很糟糕。

那麼,他為什麼不去醫院隔離?

是無法承擔費用,還是沒有床位?

這些我們都還不得而知。

但可以想象,如果不是走投無路,誰也不會以“死”的方式,和傢人永遠隔離。

是的,死,楊元運早有打算。

因為在父親離傢出走後,楊晶晶發現瞭遺書。

“如果這此疫情和我開瞭個玩笑,我坦然接受它的洗禮。”

“屍體火化,不要破壞環境。“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尋找未果,楊晶晶發起尋人啟事。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她的微博名:一隻找父親的楊。

她的頭像,是父親離開時的背影。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方方說,時代的一粒灰,落到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

這座山,把楊元運壓垮瞭。

幾天後,楊晶晶找到父親。

隻是,父親卻再也無法睜開眼睛。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她在微博裡寫道:爸爸你冷不冷,餓不餓?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是啊,爸爸離傢出走時,可是什麼都沒帶啊。

那寒冷的黑夜,他該多冷,多餓,多絕望·····

而在此之後,那個體弱的夫人,那個哭泣的女兒,又該是怎樣的悲傷?又該如何走出這一切,去接受世事的無常?

或許是時間。

或許被災難籠罩的,不是此刻,而是整個餘生。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楊元運的愛,是令人淚目的。

但因為存在於巨大的苦難之中,以至我無法去歌頌。

我唯有敬畏與呈現。

前兩天,四川也發生瞭一起相似的悲劇。

2月12日凌晨3點,天還很黑。

劉女士醒來後,穿好衣服,戴好口罩,並告訴丈夫:”我睡不著,想出去走走,20分鐘就回來。“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但沒想到,這一走,就是永別。

劉女士兒子在《尋人啟事》上寫道:

我媽媽受疫情影響,接觸人流較大,害怕自己感染,再傳染給傢人,所以離傢出走。

走的時候穿著拖鞋,沒有帶身份證和手機。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劉女士是一傢雜貨鋪老板。

每天接觸人流較多,是她懷疑自己感染的起因之一。

但據紅星記者采訪,真正摧毀劉女士心理防線的,是朋友圈的一條消息——一名確診患者,曾到北光市場購物。

而她曾去過這個市場。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2月11日上午,劉女士到醫院拍瞭CT,結果顯示正常。

但這仍沒有消除她的擔憂。

第二天,她走瞭。

是離傢出走,也是永遠的離開。

2月22日上午,救援隊在某條江河裡,發現瞭劉女士的遺體。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是什麼帶走瞭她的生命?

是自身的脆弱嗎?

不,不全是。

更多是災難本身,以及當災難來臨時,人被激發出一種本能的欲望——保全傢人。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我知道,現在疫情出現好轉,贊美的號角已經吹響。

但很抱歉,面對這些無可逆轉的人間悲劇,我真的誇不出來。

因為太多的人倒下。

有的是為傢人。

有的是置身於災禍之中,而根本沒有選擇。

2月24日,湖北十堰市封城已經近一個月。

那天,花果街道的社區人員進行上門排查。

是一個5、6歲小孩開的門。

工作人員問他:“你傢裡有幾個人?”

小男孩說:“我和爺爺。”

“你爺爺呢?“

“已經死瞭幾天瞭。“

隨後工作人員進入房間,發現爺爺確實已經走瞭。

遺體上的被子,是小男孩蓋上去的。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圖片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工作人員問他為什麼不出門。

小男孩說:“爺爺不讓出門,說外面有病毒。“

因為沒有爺爺照顧,小男孩就在傢吃瞭幾天的餅幹。

這是小男孩離開傢時的照片。

隔離服將他小小的身軀包裹,隻露出兩隻眼睛。那空洞的眼神。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後來瞭解,小男孩爺爺叫譚民華,71歲。小孩爸爸在廣西,暫時沒有辦法回傢。

爺爺病逝後,他就守在房間,一個人,一直等。

有時我會想,那幾天時間,小男孩究竟是恐懼還是傷心,是惶恐還是絕望?

又或許,都不是。

畢竟他才5、6歲啊。

他可能都不知道“死”意味著什麼。

他可能還以為,等外面病毒消失,爺爺就能回來瞭。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小男孩的爺爺,回不來瞭。

這個女孩的媽媽,也是。

她是武漢人。

大年初一那天,媽媽因患新冠肺炎去世。

離世前,媽媽留給瞭她一個紙條:

一個人生活以後買小包裝的,東西歸類,免得自己不記得······

別煩媽嘮叨,日子是要精打細算的過。

肺炎離世2718人,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圖片來源:微博

可現在,她再也聽不到媽媽的嘮叨瞭。

這個冬天,我們被困在傢裡。

但有些人,卻永遠的困在瞭2020。

北野武說,災難並不是死瞭兩萬人這樣一件事。而是死瞭一個人這件事,發生瞭兩萬次。

苦難的意義,不是數字,是數字背後的人。

現在,春天已經來瞭,災難似乎很快就要過去。

但對於有些人,災難似乎永遠都不會過去。

因為一個黑夜之後,還有無數個黑夜。

他們會在噩夢中醒來,

會哭泣,

會心如刀割,

會飽受相思的煎熬——那個在2020年冬天死去的傢人。

夜,就要結束。

但他們的天,再也不會亮瞭。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