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緒偉散文:泥土人生

陳緒偉散文:泥土人生

我住過的鄉村,計量時間的方法,是種一季莊稼、收一茬糧食,來作為生命的長度。春種秋收的盤算,夏暑冬寒的季節,計時出一年一歲,便是泥土人生的定律。

時空人間,泥土的莊稼,一季接一茬地生長,一年又一歲地收獲,無窮無盡。雖然人的生命有盡頭,但生命的人在泥土上耕作,一輩接一代,一代連一輩,亦是無窮無盡的。這樣的人生與泥土永遠親近,即使有人沒在泥土上勞作,然而吃穿住行的,生前死後的,永遠離不開泥土。

人生一世,與泥土上的萬物相處,須對萬物本性有所相知,才會順事而為,功到自然成,否則就會世事難為,半途而廢。人生一世,與人相處似乎很難,難在眼見的、耳聽的、鼻聞的、嘴說的,都歸於心想的,而心思會生雜念。其表面與內心、虛假與真實,言語與行為中的是與非、對與錯、真理與謬誤,極難清楚地甄別開來。

泥土之地,一直真心的存在著。常言道:農人善待泥土,泥土就會饋贈豐收。生命的泥土,不管你在乎不在乎她,她心依然默默地註釋著你。因為你的緣生緣滅,你的禍福榮辱,你的憂患與得失,全都註定在生活的泥土裡。“花開花謝,葉落歸根”,花和葉最終柔醉入泥土,鮮活在自然的生命裡。

人生之生,該去善待萬物,真情認識泥土,真實順其自然,真誠呵護大地,返璞歸真地生活,就會萬事如意。人生之生,待人處事相誠向善、換位思考、懂得珍惜,常知足而多感恩,人生就會擁有許多光彩。

心簡單瞭,一切都會簡單,這就是人生的童真。小時候餓瞭就要吃,疼痛瞭就會哭,就這麼簡單。長大瞭,知道的體驗的多瞭,想的就會口與心不一,就復雜起來瞭。看生活的人們,窮的時候簡單,富裕瞭就復雜,原因是“飯飽生餘事”。再者說,為啥智者簡單,小人復雜,因為小人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其心復雜,而失去瞭泥土的純真。

俗話銘言:生命終結,入土為安。簡單也好,復雜也罷,最後終究歸入泥土。我們感知而親身經歷,傳統的清明、七月半、年三十祭禱逝者的日子裡,那些或簡單表達,或復雜心態的不同形式之追思,都是由衷的懷念、祭奠、懺悔、祈禱……此時的言行,無一不是真情、真心、真意……逝者入泥土,人生全放下,一切皆為空,化成泥土更護花。此時,生者思索、記憶逝者人生,無疑是在考究自己的人生之旅——歸入泥土,生命無言的結局!

陳緒偉散文:泥土人生

人生的過程,正是泥土那樣: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種什麼長什麼,長什麼收獲什麼。人生泥土中,卻還有不同的泥土,該種不同的種子;不同的種子,該種哪樣的泥土;什麼季節,就種什麼樣的種子,都得有個適宜的選擇;這樣才會種瓜得到像樣的瓜,種豆得到希望的豆。否則,就會種長的不像什麼,甚至長不出什麼。因此,泥土成為我們生命的根,夢中的搖籃,不論何時,泥土不離不棄地伴隨著。在生命中,我們陪村著泥土,泥土讓我們有更多生命的寶藏。

人生記在泥土上,充滿對生命泥土的激情。正如我生活過的鄉村,整天都與泥土交往,翻土、碎土、點種、鋤草、施肥、收割,再翻土……這樣循環往回,生命從沒有離開過泥土。於是我們就會思索到,整個鄉村的農人,農人與莊稼就是這麼默契廝守著生命的延續。不管黑土黃土,也不論春播還是夏種,泥土都先放松健壯身子,讓一切有生命的植物、動物,在自己懷裡蠕動、成長,壯大。城市也一樣,高大的樓房建在泥土上,寬闊的街道鋪展在泥土上,居住生活的場所都在泥土上,一切都離不開泥土。

人生一世,能活多少年,長命百歲的有多少,活精彩的人又有多少。其實,活得平淡、簡單、開心,才是活得有水準、有滋味的人生。因為,這樣的人生就像泥土一樣,沒那麼多胡思亂想的焦慮,沒那些爭強好勝的傷疼,沒那樣攀比嫉妒的煩惱,沒那種偏執作惡的不安。人生在世,應該腳踏實地,在泥土上健步前行;保持心態自然,與鄰為善,待人接物,友好誠信,在日常生活中尋找美好,在青山綠水中享有樂趣。

人生如泥土,泥土孕生命,我們敬畏泥土,我們敬畏人生。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