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曾經像極少年的白居易,後來很多人卻活成瞭李商隱?

亂世是什麼?

對老百姓來說,就是內心時刻充滿深深的焦慮,為生存發愁。理想呢,很遙遠,隻是個奢侈品。

安史之亂後,大唐雖名義統一,但老百姓處於藩鎮割據勢力爭鬥的夾縫之中。

亂世裡,對於大多數人,真的沒有詩與遠方。

從生命自身的意義來說,無法選擇一個時代。

白居易,這個被後世贊譽響亮的名字,在那個亂世時代,他的出生,起初也隻是生命的符號,無人預知他的未來。

一、詩才神童白居易,年少的美譽,背後彰顯的是傢庭的高度

秦始皇時期大將白起,幫助秦王攻城拔寨70餘座,被封為武安君。1200多年來,這一直是白傢人的驕傲。

為什麼:我們曾經像極少年的白居易,後來很多人卻活成瞭李商隱?

公元772年,對於44歲的白季庚來說,他期待著20歲的妻子陳氏為自己再生下一個孩子,希望能延續傢族的輝煌。

人到中年的他,生命大半已去,卻沉淪世俗之中,前途渺茫。盡管他的父親白鍠是唐代有名的詩人,為官一方,享有清廉的美譽。

亂世裡生存是第一,白鍠深諳此道。他發現陜西渭南老傢的祖屋不適合居住。他選擇瞭運離戰亂的河南新鄭東郭村,利用他的薪水,購置一所宅院,為瞭傢族的繁衍與興旺。

白鍠讓大兒子白季庚居住此處,碌碌的白季庚40歲才成傢,與貌美聰慧、有文化素養16歲的陳氏結婚。

二年後,陳氏生瞭一個孩子,叫白幼文。再二年後,20歲的陳氏又懷得一胎。

772年的春天,白居易降臨在東郭村。普通的生命降臨,是否被未來的時代記憶,是生命個體自身努力的結果。

體瘦身細,做像先輩白起那樣的大將軍看來無望。

“居簡易之所,修鴻鵠之志,行大德之志,是所望焉!”白季庚道,“孩子叫白居易吧!”

白居易,讀起來很響亮的名字。

為什麼:我們曾經像極少年的白居易,後來很多人卻活成瞭李商隱?

二、生逢亂世,卻享受瞭優質的成長環境

六七個月大的白居易,已經能在書屏下對“於”“之”這些簡單的字能辨識出來。歐陽修編纂的《新唐書》裡也有清晰的記載。

全傢人心裡暗自驚奇。

白居易舅爺陳潤,一個辭官歸隱的詩人,連聲稱贊。

白鍠與陳潤都是詩人,現代遺傳學認為,祖孫輩的孩子身上,至少有四分之一遺傳瞭祖輩的基因。信矣。

小小的白居易,被傢人疼愛,退休的祖父天天為他念詩。

筆者前些日子在頭條發過錢學森成長的文章,外面炮火連天,但錢父每天下班回來給錢學森讀書念詩。

亂世,很多普通人為生存奔波,而且成為時代的犧牲品。可是,對有一定傢底的人傢,自身具備的免疫力可以抵擋時代的一些病菌。

白居易出生成長的年代,他享受瞭很好的傢庭教育與文化熏陶。

兩三年後,白居易又有瞭兩個弟弟,一個是白幼美,小名金剛奴;一個是白行簡,小名叫阿憐。

3歲的白居易此時遇到瞭不幸,他的爺爺白鍠在京城病逝。父親回傢守孝三年。他能夠有時間與父親朝夕相處瞭。

父親為孩子講讀詩書,白居易在父母引導下認真讀書,5歲開始學習寫詩。

當窮人傢的孩子為吃飯發愁,白居易在溫暖的傢,享受濃鬱的文化熏陶。

為什麼:我們曾經像極少年的白居易,後來很多人卻活成瞭李商隱?

白季庚守喪期滿,被授官外出。在傢三年,他已給予白居易淳厚的父愛。此時,把教育孩子的任務交給瞭飽讀詩書的夫人陳氏。

嚴格的母親晝夜不停給兒子傳授知識。

三、父親得罪奸人,白宅被人縱火,為生存遷徙他鄉

780年,白居易8歲,父親升遷,被授予彭城令。

做官幾年,白季庚忠於朝廷,得罪瞭背叛大唐王朝的齊王李納。這個小人對白居易父親非常嫉恨,但不敢正面對白季庚有所動作。他卑鄙地派人去新鄭白宅廚房縱火,以示對白季庚的不滿。

大火被撲滅,但白傢人憂心忡忡。新鄭這個地方也開始不太平瞭。

白居易寫信給父親。為瞭傢人安全,白季庚告知陳氏夫人帶全傢到徐州避禍。

此時11歲的白居易隨母親離開這個他深深眷戀的傢鄉。他們準備去徐州符離居住。

一路上艱苦跋涉,長途奔波中,弟弟金剛奴染病,不幸病死路途中。

背井離鄉的滋味,親人的離世,少年的白居易第一次嘗到艱辛與悲痛。

在苦難的時代面前,每個活著的人都是不幸者,也是幸運者。

四、奔赴叔父白季康處,遊歷吳越,追夢京城

白居易到瞭徐州符離,這裡也開始有瞭戰火的侵襲。

此時,身處江南做官的叔父白季康寫信說,徐州不太平,願意奉養一侄兒在南方。

傢人一致推舉內外兼修的白居易前往江南。

哪一種選擇不是流浪。少年的白居易又開始瞭新的啟程。

叔父愛侄如子,加上白居易才學過人,得到瞭叔父一傢人的喜歡。

為什麼:我們曾經像極少年的白居易,後來很多人卻活成瞭李商隱?

當你沒有金錢與地位時,才華也會換來尊重。

白居易在叔父傢認真苦學,不覺過去兩三年。才學更是日益長進。

江南一帶,風光旖旎,繁華富庶。白居易起初思鄉的苦,也被眼前無限的美麗風光消解一些。

叔父開始有瞭一個決定,資助14歲的少年白居易去江南蘇杭一帶遊覽,感知那一帶的人文風貌。

白居易選擇瞭一個人去遊歷。

讀萬卷書後,他開始行萬裡路瞭。

盡管北方戰爭頻仍,但是,不羈的少年開始準備南下,仗劍走天涯,開啟自己生命歷程中長達半年的遊歷,也是第一次真正的探尋文化之旅,

白居易來到瞭金陵。這個留下無數歷史文人足跡的城市,讓白居易流連忘返。白居易一個人在外,酒開始成為瞭他的好朋友。

他又來到瞭蘇州,那個被韋應物管理井井有條的州府。

白居易來到瞭韋應物倡導開設的蘇州府學。就像一個中學生來到自己夢想的大學殿堂一樣。他傾聽裡面教書先生講課的聲音,看到府學上面光榮榜上考取進士的學生,他也萌生金榜題名的念頭。

對一個孩子最好的激勵,讓他親身去實地體驗,這也許是一種好的教育方式。

白居易在府學外面徘徊,此時,一個年僅15歲的少年英才就在裡面讀書,他叫劉禹錫。

相逢還是擦肩,實際都是命運的安排。

白居易沒有見到劉禹錫,但他讀到府學教書先生給他展示的劉禹錫的詩。

好一個“目覽千載事,心交上古人”。白居易嘆服劉禹錫的才華。

他此時,非常渴望結識江南才子劉禹錫,但是,自己是什麼?一個流浪的無名氣的人。

我們常說愛,需要勇氣。實際,有時,靠近一個人,也需要勇氣。

他回到瞭叔父的傢中,病倒瞭。

隻是,這大半年的遊歷讓他有瞭更高遠的理想。

旅行的意義不隻是欣賞沿途的風光,包括對人內心的喚醒。

為什麼:我們曾經像極少年的白居易,後來很多人卻活成瞭李商隱?

生逢亂世,白居易做到瞭讀萬卷書,行萬裡路。這來自於傢庭甚至傢族的厚度。

這個青年不甘心於此,他又開啟瞭文化之旅 ,逐夢長安。

他的世界開始有瞭陽光般的火熱,這就是青少年的白居易。

年輕時,其實我們都是少年白居易,積極奮進,有著仗劍走天涯、追逐夢想的熱情;後來,現實世界的殘酷,讓很多人成瞭李商隱,有瞭幾分茫然無奈。

這是成人世界面對的困境。願君依然是少年的心,砥礪前行。

白居易,讀起來響亮的名字。

(原創首發,2019年12月16日)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