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疫情,把農民分成瞭三種,前兩種令人心酸,第三種突出重圍

一場疫情,把農民分成瞭三種,前兩種令人心酸,第三種突出重圍

2019年,那句從土味視頻出圈的“我太難瞭”,成功成為最熱流行詞,每個人都用它來吐槽著這一年的艱難。然而2020的疫情,對農民來說就太難瞭。

地裡的瓜果蔬菜一茬一茬地生長,往年絡繹不絕的收購商卻不見瞭蹤影,辛苦一年的收成,是等著爛掉,還是賤價銷出?

一場疫情,把農民分成瞭三種,前兩種令人心酸,第三種突出重圍

危機中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選擇:

“太可惜瞭,好好的菜隻能喂豬瞭。”這段時間,很多地方都被曝出瓜果蔬菜被喂豬羊的消息,這實屬無奈,因為這些農民基本處於“集市售賣”階段,往年這個時候,大傢起早貪黑背一背簍菜去集市搶攤位賣,一天下來也掙不瞭幾個錢。現在不讓擺攤瞭,蘿卜青菜啥的隻能喂豬瞭。

一場疫情,把農民分成瞭三種,前兩種令人心酸,第三種突出重圍

“少虧當賺”,危機下這句自嘲話也成瞭現實,處在“規模化、產業化”收購階段的農民們,一直占據著地理環境好、規模化種植、有穩定收購商的優勢,雖然也受到瞭影響,但降價賣總比爛在地裡好,有一些農民能保住本。

一場疫情,把農民分成瞭三種,前兩種令人心酸,第三種突出重圍

除瞭這兩類農民,還有一些農民已經進入瞭“農業電商化”階段,他們依托互聯網,不再“靠天吃飯”,所以這次危機他們不但沒虧,還小賺瞭一筆。因為,疫情下,消費者對新鮮瓜果蔬菜的需求一樣旺盛,物流保證後,他們的農貨通過電商來到瞭全國各地。

最近頻頻上熱門的“拼多多助農直播”就是最好的例子,甚至不止農民自發行動,連各地的“父母官”們也來幫忙帶貨。

一場疫情,把農民分成瞭三種,前兩種令人心酸,第三種突出重圍

在拼多多的助農直播間,浙江衢州市長湯飛帆的“主播首秀”,就交出瞭兩小時賣出25萬斤椪柑的成績單;廣東徐聞縣長吳康秀接力上場,21萬斤菠蘿一售而空;山東臨沭,縣領導陸永春一場直播賣出的8萬斤紫薯,搬空瞭農民10個地窖……

不隻是幫農民賣瞭出去,一位在拼多多上開店二十多天的江西尋烏農民商傢,在縣長直播後店鋪還漲瞭10萬粉,這相當於以後店裡銷量不愁瞭。

一場疫情,把農民分成瞭三種,前兩種令人心酸,第三種突出重圍

毫無疑問,這三類農民做出的不同選擇,結果也大不同。而第三種農民轉變瞭思維,不再把全部希望寄托在“販子收購”上,努力用互聯網“武裝”自己,他們的與時俱進為他們減少瞭損失,這無疑是值得借鑒的。

在“種地人現代化”的趨勢下,第三種農民會不斷增多,還會帶動更多農民擁抱新技術、新知識。在這種趨勢下,中國農業會越來越強,而年輕人也會樂於回到傢鄉。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