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帝之亂,皇帝加爾巴

公元68年6月9日,處在絕望中的尼祿自殺身亡,標志著延續瞭95年的羅馬帝國的第一個王朝,朱裡亞·克勞狄王朝滅亡。起兵反抗的是西班牙塔拉戈納行省總督加爾巴,他在尼祿死後被元老院和民眾推舉為新的皇帝。成為皇帝後的加爾巴心情非常好,一路觀賞沿途的風景,慢慢悠悠地來到瞭羅馬。

加爾巴成為新的皇帝是當時的眾望所歸,然而他並沒有意識到,許多問題在等待著他,繼承帝國的皇位並不是取代尼祿那麼簡單的事情。

尼祿死後存留的問題

直到目前為止,人類嘗試過各種政體,如君主制、貴族政體、民主制等,但沒有一個政體能夠消除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之間的撕裂狀態。在當時的羅馬來說人們通常認為要成為皇帝必須具備三個條件:正當性、權威性和力量。

在奧古斯都創立的“虛構的精致”政體中,正當性是指元老院和羅馬公民的認可,權威性是指繼承奧古斯都的血緣,力量是指作為皇帝的兩大職責,安全和糧食保障,同時還要擁有處理帝國事務所需的各種能力。尼祿擁有足夠的權威——帶有奧古斯都的血緣,但他缺乏力量,也就作為一個皇帝盡不到自己的職責,也沒有足夠的能力處理帝國事務,從而失去瞭正當性,被元老院和羅馬公民所拋棄,最終失去瞭皇位。

從正當性來說,加爾巴獲得瞭元老院和羅馬公民的認可,具備瞭正當性。從力量上來說,加爾巴是帝國最為優秀的行政官員,治理國傢的能力是無需置疑的,但唯獨缺乏權威性,也就是沒有奧古斯都的血緣,這是加爾巴當時存在的一個巨大隱患,但是加爾巴並沒有意識到。

四帝之亂,皇帝加爾巴

如果加爾巴走還留隻要5天就能到羅馬

從當時的西班牙出發到羅馬,如果走海路順風航行隻要5天,走陸路,大約在17天左右,然而當時心情大好的加爾巴或許是對自己太過於自信瞭,一路遊山玩水,用瞭3個月的時候才走到達羅馬,在旅途中也沒有對諸多事務做出必要的安排,使得當時的羅馬在朱裡亞·克勞狄王朝滅亡後的三個月時間裡處在瞭權力真空的狀態之下。

四帝之亂,皇帝加爾巴

結果遊山玩水用瞭三個月才到羅馬

即便是在羅馬進入帝政時期後,要成為帝國的最高統治者必須具備“出身於羅馬”並且“貴族身份”這兩個條件。正因為這個原因,當初出身韋萊特裡並且身份並不高貴的屋大維其實並不具備成為最高統治者的資格。凱撒看到瞭這點,便收其為養子,凱撒本身出生於羅馬的名門望族,在收屋大維為養子後,屋大維便成為瞭出生於羅馬的名門望族,看似非常不起眼的一個動作,其實是屋大維能夠成為帝國最高統治者的關鍵。

羅馬從建國到這個時候,名門望族的貴族在不斷地減少,加爾巴就出身於這為數不多的名門之一。在當時的羅馬帝國來說,擁有國傢要職的經驗也是成為最高統治者的重要條件,這點來說加爾巴是合格的。

舉兵反抗的溫德克斯知道自己出身高盧,沒有當皇帝的資格,起兵反抗後也沒有成為皇帝的想法。他試圖擁立的魯弗斯也是如此,所以無論是溫德克斯還是他的部下,在產生擁立魯弗斯為皇帝的時候他都拒絕瞭,因為他認識到瞭這點。

可以說加爾巴成為皇帝是當時的眾望所歸,因為沒有人比他更適合成為皇帝的瞭。加爾巴出身於羅馬的上流階級,在30歲的時候剛具備就職公職資格的時候就得到瞭提比略的提拔,擔任瞭高盧地區阿奎塔尼亞的官員,之後擔任過執政官、萊茵河地區的軍團長、阿非利加行省總督等職務,在公元60年被尼祿任命為塔拉戈納行省總督。

四帝之亂,皇帝加爾巴

加爾巴

在加爾巴就任總督期間,沒有人控告過加爾巴。當時的羅馬將監督權賦予瞭行省居民,如果當地的總督沒有履行好自己的職責,行省居民是有權控告總督的,那個時候經常有行省居民控告總督的事情,但沒人控告加爾巴,這點來說就很好地證明瞭加爾巴確實將行省治理的非常好。

加爾巴的失誤

加爾巴的第一個失誤在於,他沒有向首都的平民和行省的軍團士兵發放賞金。羅馬帝國的新任皇帝都會對民眾和士兵發放賞金,在當時來說已經形成瞭一個慣例,這並不是簡單地分享喜悅,其實也是一種收買人心的政策。

發放的數量一般相當於一名士兵年薪的三分之一,這個政策從帝國的第一任皇帝奧古斯都時期就受到瞭極大的推崇,即便是刻薄的提比略在剛繼位的時候也是照例發放,因為他們都看到瞭這個政策帶來的好處,而加爾巴並沒有看到這點,加爾巴認為民心和士兵不能通過金錢來收買,雖然話是這樣說,但個人畢竟對抗不瞭既成的慣例。

四帝之亂,皇帝加爾巴

歷代皇帝賞金發放一覽表

這個情況拿到我們的文化當中,比如一個男人要結婚的時候,總會給女方傢一些彩禮錢,看起來女方有些“賣女兒”的味道,但這是我們文化中形成的習俗,即便是在現代化的當下,在中國隻要一個男人要結婚,基本都逃不開這個慣例。如果一個男人在結婚的時候拒絕向女方傢庭支付彩禮錢,即便戀愛的雙方感情非常好,但也會引起很多的誤解和麻煩,當然或許不會直接破壞掉婚事,但也會給婚事造成不小的麻煩。按照通常的說法,“別人都這樣”、“一直都是這樣的”,即便這些做法或許不合理,但就是要這樣去做。

當然,加爾巴的失誤也不止是沒有發放賞金這一點,加爾巴在人事任命上出現瞭重大失誤。

加爾巴任命西班牙盧西塔尼亞行省的總督奧托為自己的副手。在他看來,任命奧托為副手有三個好處:一是雖然奧托不是出身於名門望族,但也是屬於元老院階級,加爾巴認為如果讓血統優良的奧托擔任帝國的第二把交椅,民眾反對的可能性很小;

二是奧托在盧西塔尼亞做瞭10年的總督,將行省治理的非常好,也受到瞭民眾的一致好評,在民間有著相當的威望。在羅馬帝國,行省一般分為兩個類型,邊界地區行省和非邊界地區行省。對於邊界地區行省來說,如萊茵河、多瑙河沿岸地區和幼發拉底河地區,都是帝國作戰的前線,他們的任務主要是做好邊界地區的防禦,維護帝國的軍事安全。對於非邊界地區的行省來說,最為重要的任務就是講行省治理好,讓當地居民滿意,隻要當地居民滿意就不會發生地方叛亂。一旦發生瞭地方的叛亂,那麼帝國就不得不從其他地方調集軍隊前來鎮壓,這樣會造成帝國領土的不安全狀況。所以當時評價一個總督好不好,就看民眾對他的態度瞭,行省居民對奧托的評價非常高,讓奧托擔任自己的副手,能夠增加民眾對自己的支持。同時,他和奧托一樣,都是屬於非邊界地區行省出身的總督,有瞭奧托就能聯手壓制邊界地區行省出身的總督以及掌握兵權的軍團長;

三是奧托此時正值36歲的壯年,自己已經72歲瞭,奧托是在加爾巴起兵後第一個支持他的人,從這點來說,奧托多少是有些野心的,他的想法是暫時支持加爾巴,並與加爾巴一起來到瞭羅馬。加爾巴任命奧托為副手,也消除瞭一個潛在的競爭對手。

在次年也就是公元69年,加爾巴將維尼烏斯選為執政官,此人是加爾巴擔任總督時期其手下的一名軍團長,雖然深受加爾巴的信任,但無論是元老院還是前線的將士看來,他隻不過是安全行省的一位軍事指揮官罷瞭,對於前線的將士們來說,維尼烏斯這個名字更是聞所未聞。

奧托認為任命這樣的人為執政官,很難穩住帝國的局勢,同時加爾巴任命的都是非邊界行省出身的人員,自己也隻不過是加爾巴的一枚棋子,感覺自己被出賣瞭。尤其是對於前線的將士來說,加爾巴重要職位的任命沒他們什麼事,他們對此大失所望。對於元老院來說,由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奧托擔任第一副手,議員們也對加爾巴產生瞭懷疑和不信任。

之後,加爾巴在財政政策上又出現瞭失誤,加爾巴要求平民歸還尼祿統治時期所發放的全部賞金。對於平民來說,加爾巴沒有按照慣例發放賞金也就算瞭,竟然還要要回以前的賞金,這樣的政策引起瞭舉國上下的一片嘲笑。這個政策顯然是無法執行的,畢竟已經過去瞭14年,能怎麼去要回呢?

加爾巴還失去瞭軍隊的支持。由於尼祿在位期間不問緣由地殺瞭科爾佈羅等三位極為優秀的指揮官,引起瞭軍隊上下的一片不滿,在加爾巴上位後,帝國各條戰線的指揮官出於對他的期望選擇瞭支持加爾巴。但是加爾巴一上任就解除瞭高地日耳曼軍團司令官魯弗斯的職務,頂替魯弗斯職務的是年事已高且性格消極的弗拉庫斯。魯弗斯在回到羅馬後加爾巴沒有給他安排任何職務。此外加爾巴還解除瞭低地日耳曼軍團司令官的職務,頂替他的是當時沒什麼名氣的維特裡烏斯。

加爾巴的這些舉動引起瞭士兵們的強烈不滿,要知道能夠擔任高地和低地日耳曼軍團司令官的都是能征善戰的將領,換上平庸人物擔當他們的司令官本身就是對這些士兵們的侮辱,他們認為在安全地區擔任官職的人根本沒有資格擔任他們的長官,必須是經過戰火洗禮的人物才有資格成為他們的指揮官。

其實站在士兵的角度,尤其是對於萊茵河防線的士兵來說,他們天天要和強悍的日耳曼人作戰,一位優秀的指揮官能夠帶領他們取得勝利,但一位平庸的指揮官不但不能帶領他們取得勝利,甚至會讓他們白白犧牲。畢竟士兵上瞭戰場,是將生命托付給瞭指揮官,沒有人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公元69年1月1日,加爾巴與其心腹維尼烏斯一起就職成為瞭帝國新的執政官,這天加爾巴的心情非常不錯,仿佛新的時代就要開始,然而危機卻已經爆發。

維特裡烏斯稱帝

就在加爾巴和維尼烏斯就任執政官的同一天,萊茵河畔美因茨的軍團基地內,士兵們拒絕向皇帝宣誓效忠。這個消息很快傳到瞭首都羅馬,從1月10日到1月15日的短短5天時間內,帝國的形勢發生瞭急劇的變化。

四帝之亂,皇帝加爾巴

萊茵河沿岸駐軍情況

美因茨基地士兵們拒絕效忠加爾巴的情緒迅速感染瞭整個萊茵河防線地區,很快整個萊茵河防線地區的7個軍團全部拒絕向加爾巴宣誓效忠。他們要求元老院選出新的領導人接替加爾巴。不過士兵們很快就改變瞭想法,因為拒絕向皇帝效忠是嚴重的違反軍紀的行為,足以移送軍事法庭處理。

之後再次聚集起來的士兵撤回瞭委托元老院選出新的領導人接替加爾巴的要求,但仍拒絕效忠加爾巴。士兵們經過一番討論,最終決定擁立維爾利烏斯為新的皇帝,而維特裡烏斯也沒有拒絕士兵們的擁戴,欣然接受瞭推舉。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局面呢?其實歷史很多時候也非常詭異。如果要擁立一個新的領導人的話,士兵們的第一選擇是魯弗斯,不過這個時候魯弗斯被召回瞭羅馬。前線的士兵要擁立一個新的領導,隻有高地日耳曼軍團長弗拉庫斯和低地日耳曼軍團長維特裡烏斯這兩個選擇,相對於老態龍鐘的弗拉庫斯來說,士兵們自然不暇思索地選擇瞭維特裡烏斯。

這次軍隊的叛亂顯然沒有任何軍團長、百人隊長等軍官領導,是士兵們自發組織起來的,他們之所以要擁立一個領導,也是在分擔自己的責任,怕日後一旦失敗,就會遭到嚴厲的處罰,而擁立一個人擔任他們的領導,則可以很大程度上分擔這個風險。不過從效果來說,擁立一個人擔任領導卻往往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維特裡烏斯擔任新的皇帝,卻直接造成瞭加爾巴的下臺。

四帝之亂,皇帝加爾巴

加爾巴金幣

其實理解這一點可以從我國清末的武昌起義來做個對比。武昌起義的時候,也是士兵們自發組織起來的一次反抗清王朝的武裝行動,不過當時參與武裝行動的革命士兵並沒有一個領導人,於是便“擁立”瞭軍隊中的最高指揮官黎元洪為他們的領導,當然黎元洪也是被士兵們用槍逼著當上領導的。

黎元洪成為武昌起義的領導之後,其實立場馬上發生瞭根本轉變。一開始之所以不願意當革命軍的領導,是怕一旦失敗,自己會被滿門抄斬,風險太大。但是當時也沒辦法,士兵們已經拿著槍逼他當領導,要是不當就會當場被殺。在當瞭革命軍的領導後,黎元洪其實隻有一條路可走瞭,就是帶領革命走向成功,因為一旦失敗,他也隻有死路一條。當時在武昌有一大筆清朝的稅銀,黎元洪就利用瞭自己地位上的優勢,與各省領導人取得瞭聯系,並承諾隻要宣佈反抗清王朝就立馬打錢給他們,在黎元洪的作用下,當時全國有十八個省先後宣佈獨立,也就直接瓦解瞭清王朝。

其實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萊茵河畔士兵的這個舉動,也直接造成瞭加爾巴統治的瓦解。

加爾巴遇害

萊茵河畔的形勢在1月1日到2日急劇升級,這個消息傳到羅馬用瞭兩三天的時間。1月1日,士兵們要求元老院選出新的人選接替加爾巴,而加爾巴並不想就此放棄,他要再次確認元老院的態度。對於元老院來說,士兵們並不反對元老院,所以元老院本能地想置身事外,讓士兵和皇帝加爾巴去死磕。

加爾巴沒有子嗣,便公開宣佈將剛剛年過30的皮索收為養子,皮索一樣與加爾巴出身於羅馬名門,是參與“皮索的陰謀”中皮索傢族的人,在刺殺尼祿失敗後遭到瞭流放的處罰,尼祿死後他返回瞭羅馬。加爾巴選皮索為繼承人,顯然是為瞭討好上層和元老院,但萊茵河畔的士兵對這位沒有奧古斯都血統,且沒有軍團經驗的人十分反感。

在士兵們的第二個決議,也就是撤回由元老院選出新皇帝的要求,但依然反對加爾巴的這個消息傳到羅馬之前,羅馬就已經發生瞭巨大的變動。由於加爾巴任命的繼承人皮索得不到多少人的支持,再加上維特裡烏斯已經稱帝,加爾巴的統治開始崩潰。

在這種情況下,奧托決定先下手為強,他知道加爾巴的統治已不可持續,如果還跟加爾巴站在一條船上遲早會一起落水,便策劃瞭對加爾巴的刺殺行動。

四帝之亂,皇帝加爾巴

刺殺加爾巴後上位的奧托

奧托在刺殺加爾巴之前,已經得到瞭近衛軍的擁護,在擁有瞭近衛軍支持的情況下,奧托就有瞭發動政變的資本。公元69年1月15日,在古羅馬廣場,加爾巴在出行的時候被人刺殺,與他一同被刺殺的還有兩周前剛就任執政官的維尼烏斯以及他剛收養的養子皮索。

在首都羅馬郊外的近衛軍團兵營中等候的奧托在聽到刺殺成功的消息後,被近衛軍士兵們擁戴成為瞭新的皇帝,對於這場變故,元老院也接受瞭既定事實,承認瞭奧托“第一公民的身份”。

從公元68年6月18日成為皇帝,到公元69年1月15日,前後不到7個月,加爾巴便在刺殺中結束瞭帝王生涯,短暫而極具戲劇性。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